<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美國治理學術不端行為,維護學術界公平和正義


      2014年02月21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學術造假并非某國特有, 以美國為例, 近幾年來發生了數起類似事件, 美國一般將其統稱為“ 學術不端行為” 。美國相關機構對這類行為的處罰基本做到了不護短、不手軟, 盡管無法完全予以遏制, 但在一定程度上維護了學術界的公平和正義。

      在美國, 科研成果報告能否在相關知名學術刊物上發表, 是評判該成果是否得到認可的重要標志。學術不端行為者會企圖將“ 喬裝打扮” 的成果發表在專業期刊上, 以求名利雙收。因此,專業期刊是美國防止學術不端行為的重要關口。

      在美國專業期刊發表論文一般都要經過幾道“ 關卡” 。以美國著名專業期刊《科學》為例, 該期刊有一個專門的審稿編委會,由來自全球的多名頂尖科學家組成。他們負責審定提交給《科學》的各類論文的重要性和可信度, 這些論文中只有約四分之一能通過編委會審查。此后,該期刊還會請外單位專家對論文匿名評議。

      對于“ 高風險”論文, 這份期刊的審查工作異常嚴謹。所謂“ 高風險”論文, 是指那些可能與人們直覺相悖的科學發現, 以及有可能引起媒體或政界強烈關注的具有轟動效應的研究成果。對于這些“ 高風險”論文, 除常規審查外, 還要額外再接受一層審核, 如要求論文作者提供更全面的論文原始數據等。

      不過, 再嚴密的審查也不可能完全封堵住所有造假行為, 一些造假成果最終仍有可能被刊登, 事后才發現研究數據或結果有假。此時, 美國相關機構對于造假者的處罰決不會手軟,2002年的舍恩事件便具有代表性。

      科研人員亨德里克· 舍恩于1998年正式加盟美國貝爾實驗室后, 先后與其他多位研究人員合作, 在短短兩年多時間里在《科學》、《自然》等全球著名學術期刊上發表十幾篇論文, 其中一些研究還被認為是突破性的。這些成果的產出率和分量遠遠超出大多數同齡科學家的成就,舍恩一度被認為遲早會得諾貝爾獎。

      但其他科學家隨后進行的研究卻無法重復得出舍恩的實驗結果。尤其令科學界懷疑的是, 舍恩的多篇論文雖然描述了一系列不同的實驗, 但部分數據看上去卻一模一樣, 有一個“ 噪音” 圖形甚至完全相同, 而這些數據和圖形本應是隨機產生的。在接到投訴后, 貝爾實驗室于2002年5月邀請名外界科學家組成獨立調查小組, 對舍恩的一系列研究展開調查。調查小組最終認定, 在1998年至2001年期間, 舍恩至少在16篇論文中捏造或篡改了實驗數據。有鑒于此, 貝爾實驗室將舍恩開除, 其相關論文也被期刊撤銷。

      舍恩事件是貝爾實驗室歷史上查出的首起科研人員造假行為。在舍恩事件中, 貝爾實驗室直面外界質疑, 認真處理科研人員不端行為的做法, 受到普遍肯定和好評。除了造假者所在機構不護短以外, 美國的學術協會通常也有一套規則處理學術不端行為。

      例如, 擁有數萬名會員的美國物理學會高度重視職業道德建設,曾發布一系列指導原則, 涉及如何處理科研不端行為、對物理學職業道德標準的界定以及如何改進職業道德教育等。美國政府部門中負責處理學術不端行為的機構是衛生與公眾服務部下屬的“ 研究誠信辦公室” , 該機構專門調查和處置那些由美國政府資助的研究項目中的不誠信行為, 并隨時公布違規者的姓名、單位、違規情節和處置決定。

      “ 研究誠信辦公室” 認為學術不端行為是指“ 在提議、開展和評議科研項目或報道科研成果的過程中, 出現的捏造、篡改或剿竊等行為” 。該辦公室一旦認定了某起學術不端行為, 造假者在一定年限內將不得參與任何由美國政府資助的研究項目,也不能在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設立的任何咨詢委員會、評審委員會任職, 也不得擔任這些機構的顧問。根據學術不端行為的嚴重程度, 禁止參與相關研究的年限從一年到終生不等。此外,造假者的身份信息將在“ 研究誠信辦公室” 的網站上公示, 直到“ 刑滿釋放” , 造假者的大名才會從網站上消失。

      “ 研究誠信辦公室” 的經驗表明, 調查、處理學術腐敗, 不能只靠科學界和科學家的自律, 必須要有完善的法律手段做后盾。自律和同行間的彼此監督固然重要, 但由于學術腐敗被戳穿意味著身敗名裂, 因此被指造假者
      常常傾向于對同行質疑采取敵對態度。在美國這很容易引起官司。為此, “ 研究誠信辦公室采取的方針是揭露、調查等工作主要由了解內情的科學界承擔,但對于調查過程中可能出現的法律問題, 包括如何獲取物證、傳喚證人等, 該辦公室則準備了一整套非常細致的對策。

      今年以來, “ 研究誠信辦公室” 又發現了四起學術不端行為, 肇事者來自加利福尼亞大學舊金山分校、洛杉磯分校以及麻省理工學院等機構。這也說明,防范學術不端行為并非朝夕之事, 受利益驅動, 總會有人挺而走險。因此, 一方面要加強科研道德自律, 另一方面也需要更嚴厲的處罰, 令潛在造假者在巨大的風險面前知難而退。
      學術造假并非某國特有,以美國為例,近幾年來發生了數起類似事件,美國一般將其統稱為“學術不端行為”。美國相關機構對這類行為的處罰基本做到了不護短、不手軟,盡管無法完全予以遏制,但在一定程度上維護了學術界的公平和正義。

      在美國,科研成果報告能否在相關知名學術刊物上發表,是評判該成果是否得到認可的重要標志。學術不端行為者會企圖將“喬裝打扮”的成果發表在專業期刊上,以求名利雙收。因此,專業期刊是美國防止學術不端行為的重要關口。

      在美國專業期刊發表論文一般都要經過幾道“關卡”。以美國著名專業期刊《科學》為例,該期刊有一個專門的審稿編委會,由來自全球的多名頂尖科學家組成。他們負責審定提交給《科學》的各類論文的重要性和可信度,這些論文中只有約四分之一能通過編委會審查。此后,該期刊還會請外單位專家對論文匿名評議。

      對于“高風險”論文,這份期刊的審查工作異常嚴謹。所謂“高風險”論文,是指那些可能與人們直覺相悖的科學發現,以及有可能引起媒體或政界強烈關注的具有轟動效應的研究成果。對于這些“高風險”論文,除常規審查外,還要額外再接受一層審核,如要求論文作者提供更全面的論文原始數據等。

      不過,再嚴密的審查也不可能完全封堵住所有造假行為,一些造假成果最終仍有可能被刊登,事后才發現研究數據或結果有假。此時,美國相關機構對于造假者的處罰決不會手軟,2002年的舍恩事件便具有代表性。

      科研人員亨德里克·舍恩于1998年正式加盟美國貝爾實驗室后,先后與其他多位研究人員合作,在短短兩年多時間里在《科學》、《自然》等全球著名學術期刊上發表十幾篇論文,其中一些研究還被認為是突破性的。這些成果的產出率和分量遠遠超出大多數同齡科學家的成就,舍恩一度被認為遲早會得諾貝爾獎。

      但其他科學家隨后進行的研究卻無法重復得出舍恩的實驗結果。尤其令科學界懷疑的是,舍恩的多篇論文雖然描述了一系列不同的實驗,但部分數據看上去卻一模一樣,有一個“噪音”圖形甚至完全相同,而這些數據和圖形本應是隨機產生的。在接到投訴后,貝爾實驗室于2002年5月邀請名外界科學家組成獨立調查小組,對舍恩的一系列研究展開調查。調查小組最終認定,在1998年至2001年期間,舍恩至少在16篇論文中捏造或篡改了實驗數據。有鑒于此,貝爾實驗室將舍恩開除,其相關論文也被期刊撤銷。

      舍恩事件是貝爾實驗室歷史上查出的首起科研人員造假行為。在舍恩事件中,貝爾實驗室直面外界質疑,認真處理科研人員不端行為的做法,受到普遍肯定和好評。除了造假者所在機構不護短以外,美國的學術協會通常也有一套規則處理學術不端行為。

      例如,擁有數萬名會員的美國物理學會高度重視職業道德建設,曾發布一系列指導原則,涉及如何處理科研不端行為、對物理學職業道德標準的界定以及如何改進職業道德教育等。美國政府部門中負責處理學術不端行為的機構是衛生與公眾服務部下屬的“研究誠信辦公室”,該機構專門調查和處置那些由美國政府資助的研究項目中的不誠信行為,并隨時公布違規者的姓名、單位、違規情節和處置決定。

      “研究誠信辦公室”認為學術不端行為是指“在提議、開展和評議科研項目或報道科研成果的過程中,出現的捏造、篡改或剿竊等行為”。該辦公室一旦認定了某起學術不端行為,造假者在一定年限內將不得參與任何由美國政府資助的研究項目,也不能在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設立的任何咨詢委員會、評審委員會任職,也不得擔任這些機構的顧問。根據學術不端行為的嚴重程度,禁止參與相關研究的年限從一年到終生不等。此外,造假者的身份信息將在“研究誠信辦公室”的網站上公示,直到“刑滿釋放”,造假者的大名才會從網站上消失。

      “研究誠信辦公室”的經驗表明,調查、處理學術腐敗,不能只靠科學界和科學家的自律,必須要有完善的法律手段做后盾。自律和同行間的彼此監督固然重要,但由于學術腐敗被戳穿意味著身敗名裂,因此被指造假者
      常常傾向于對同行質疑采取敵對態度。在美國這很容易引起官司。為此,“研究誠信辦公室采取的方針是揭露、調查等工作主要由了解內情的科學界承擔,但對于調查過程中可能出現的法律問題,包括如何獲取物證、傳喚證人等,該辦公室則準備了一整套非常細致的對策。

      今年以來,“研究誠信辦公室”又發現了四起學術不端行為,肇事者來自加利福尼亞大學舊金山分校、洛杉磯分校以及麻省理工學院等機構。這也說明,防范學術不端行為并非朝夕之事,受利益驅動,總會有人挺而走險。因此,一方面要加強科研道德自律,另一方面也需要更嚴厲的處罰,令潛在造假者在巨大的風險面前知難而退。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