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研究生學術剽竊的原因與遏制


      2014年02月24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研究生是未來各學術機構、學術團隊的主力,近幾年,在研究生的課程論文與學位論文中,剽竊現象日益普遍。一些高校為應對日益增加的學術剽竊行為,紛紛采用反剽竊軟件進行論文檢測。從去年開始,筆者所在的學校也引入反剽竊軟件對研究生的學位論文在答辯前進行檢測。高校應用反剽竊軟件的初衷是為了端正學生的學術態度,警示學生遠離學術剽竊,但更多的學生考慮的是如何通過字句與注釋等的修改,降低學位論文與軟件所比照的數據庫中的“文字重合率”。與此同時,幫助學生檢測論文是否過關的生意已經在淘寶網等知名網站出現,只要將學校所用系統的名稱和論文發送給賣家,賣家即可通過系統出具詳細的檢測報告,并標示出高相似的文字部分,方便學生在向學校提交論文之前進行修改。

      高校內外的反應完全背離了研究生管理部門應用反剽竊軟件的初衷,看來,遏制研究生的學術剽竊現象,還應配合其他“治本”策略。在國外,研究生的學術剽竊也是長期困擾各高校的問題,本文擬回顧國外學術界對學術剽竊的研究,結合筆者在研究生課堂教學中的經驗,探討學術剽竊的原因與遏制學術剽竊的策略。

      一、什么是剽竊

      在澳大利亞,教育部門認定學生的以下行為屬于剽竊:從同學或其他人那里購買作業并將其作為自己的作業交給老師;從另一名同學那里借閱或瀏覽,將之作為范本,在自己作業的結構與風格中采用;從各種文獻中抄襲但只作小的改動,如用同義詞替代一些動詞或形容詞,剪切或粘貼一些段落但打亂順序;在自己的作業中采用同學的口頭或書面建議;采用小組的討論成果,等等。

      美國教育部門一般將學生的以下行為認定為剽竊:在提交作業與論文時,從其他已發表的文章中整段復制,或者抄襲其他學生的作業,或者將往屆學生的作業作為自己的交上來,或者從一些所謂的論文修改機構或學習支持機構獲得論文;①考試時從其他考生處抄寫或與其他考生交流;將已經使用過的其他課程的作業拿來用于本課程以獲得成績與學分;②大量使用未經說明來源的圖表,包括圖形、照片以及表格等也被認為是剽竊。在以上所有形式中,最難以發現的是那些沒有指明資料來源的剽竊。美國學界人士撰寫論文一般會參考的《芝加哥手冊》和《韋伯美國標準寫作手冊》對學術創作的各個細節進行了嚴格的規范,在界定剽竊方面,手冊規定:凡使用他人原話在3個連續詞以上,應使用直接引號,否則即使注明出處,仍視為剽竊;無論直接還是間接引用,凡從他人作品中得來的材料和觀點,都必須注明出處,否則即為剽竊。

      在瑞典,抄襲其他研究者的原稿、申請書、出版物、數據、正文、猜想假說、方法等都被認為是剽竊行為。學者李普森認為,剽竊不僅僅是指挪用別人的語句,它還指挪用別人的觀點、想法和理念,凡未經授權而使用或高度模仿其他人的思想、語言或表達方式,均屬剽竊。

      中國國家教育部在2009年《教育部關于嚴肅處理高等學校學術不端行為的通知》中給出了學術不端行為的范圍,第一條就是“抄襲、剽竊、侵吞他人學術成果”。按照中國國家版權局版權管理司的解釋,剽竊與抄襲是同一概念,指將他人作品或者作品的片段竊為己有發表,是一種竊用他人智力成果,嚴重侵犯他人著作權的違法行為。

      以上有關剽竊的形式與定義雖各有不同,但其共通之處是:在沒有致謝和允許的情況下使用他人的成果,將他人的工作當作自己的。

      在學術界,剽竊被認為是非常嚴重的學術不端行為,但有些研究生雖然認為考試作弊不能容忍,卻認為剽竊無傷大雅。比如,新加坡的許多學生就認為教師根本不必向相關部門報告剽竊行為。學生的學術行為是社會構建與形成的,學生通過與老師、同學的交流與相互影響,形成了對剽竊的態度,師生之間對學術剽竊態度的巨大差別,說明社會還沒有對剽竊形成一致的態度。

      二、為什么要遏制研究生的學術剽竊

      (一)法律原因

      在學術界,國內外每年均出現不少被剽竊者起訴剽竊者的事件,如果研究生遭到原有知識產權所有者的起訴,后果就非常嚴重,輕者取消所修課程的學分,重者被勒令退學或取消學位。

      (二)道德原因

      學術道德的培養是研究生教育的重要環節。1992年,由美國國家科學院、國家工程院和國家醫學研究院組成的22位科學家小組將在申請課題、實施研究報告結果的過程中出現的捏造、篡改或剽竊稱為學術不端。科學家們認為,科研工作中的誠信對維護科學的尊嚴和保持公眾的信任至關重要。誠信既是科研人員個人也是他們所工作的機構的特征,對一個科學家來說,誠信首先體現在致力于學術誠實,對自己的學術行為負責。科學史提供的大量案例表明,社會信念和個人信念有時會扭曲研究人員的工作,但價值觀不可能也不應當與科學相分離。學者渴望有出色的研究成績,這體現的是一種人性價值,但在科研中不僅要客觀,也要堅持誠實標準,剽竊就違反了誠實標準。

      哈佛大學在給每一名新生發放的《哈佛學習生活指南》第一頁最顯著的地方,用加粗字體印著:獨立思想是美國學界的最高價值;美國高等教育體系以最嚴肅的態度,反對把他人的著作或觀點據為己有的剽竊行為。在一些大學教授看來,若學生在課程論文與學位論文中剽竊,甚至被視為是對自己的侮辱。

      (三)經濟原因

      從國家層面來說,教育的重要目的是通過培養合格的畢業生滿足國家對人才的需要,故教育機構有責任確保畢業證書與學位證書反映學生的能力。從個體層面來說,剽竊對那些努力而誠實地完成論文拿到學位的學生不公平,更重要的是,它傷害了發生剽竊行為的學生本人,因為他們不僅不會從研究和學習中獲益,還極有可能畢業后不具備勝任相關工作的能力,致使他們在研究生期間的時間與經濟投入付諸東流。

      三、有多少學生及哪些學生選擇剽竊

      學生剽竊的規模、特點與程度在不同國家、不同時間會有不同,很難對此進行比較研究,其原因主要有兩個:一是研究焦點不同,一些文獻研究了所有形式的學術不端,包括剽竊、偽造或篡改數據、捏造事實、不當署名、重復發表等,而另一些文獻只研究學生的剽竊現象;二是信息來源存在差別,一些研究是基于學生自我報告的剽竊(這種研究不完全可靠,因為學生所做的與所說的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另一些卻只考察教師發現了的剽竊(這只是冰山一角,因為有許多剽竊行為并沒有被發現)。

      不少研究者的結論表明,至少有50%的學生有過剽竊行為。一些學生自我報告的剽竊率達到四分之三,最嚴重的發現是80%的研究生自我報告,至少存在一種形式的學術不端,包括剽竊。

      哪些學生更有可能選擇剽竊呢?對剽竊的研究表明,男生比女生更有可能剽竊。與年齡更大的人與成年人相比,非成年人更傾向于采取剽竊行為。其母語不是英語的國際學生,為應對語言方面的困難,以及缺少相應的學習策略,更有可能發生剽竊行為。較之學分績點更高的學生,學分績點較低的學生更容易發生剽竊行為,但也有研究認為不存在這種因果關系。那些在社會生活中更活躍的學生更有可能剽竊。許多研究都強調,學生在決定是否剽竊時,會考慮被發現的可能性與后果,故在有嚴格的反剽竊規則約束的大學剽竊發生的概率更低。缺少自信、處于壓力與尋求父母與同伴認可的學生更易于剽竊。學生對那些認為不重要或不感興趣的課程,以及教師較少能引起他們的興趣或教師較寬容的課程,更傾向于采取剽竊行為。

      在不同學科之間,美國最頂尖的31所大學的學生自我報告結果表明,剽竊行為發生最多的依次為商業、工程、科學與人文。在不同國家之間,有84%的波蘭學生存在剽竊,美國只有55%。隨著時代的發展,主要是獲得數字資源越來越容易,以及高等教育大眾化的持續壓力與師生之間的交流減少,剽竊現象越來越嚴重。除此而外,研究者在其他方面的看法就不太一致了,這主要源于研究變量的復雜性,這些變量包括學生的信仰與價值觀、個性、壓力、課堂環境與學習背景等因素。

      四、學生為什么剽竊

      為應對剽竊,教育者需要了解發生剽竊的原因,但到目前為止,還很難找到簡單的因果聯系。從社會心理學角度來看,學生選擇剽竊的原因有以下幾種:

      1.無知:尤其是非故意的剽竊行為,①學生們并不確切地知道什么是剽竊、何時該引用、引用什么以及怎樣引用,不知道什么是“常識”,②不知道如何用自己的話表達思想。

      2.時間管理:學生的時間要用于社會生活、學校的各種社團活動、承擔家庭責任(尤其是對已成家的學生來說),以及在短時間內完成多項作業的壓力。導致學生剽竊的時間管理方面的原因還可能是學生花了太多的時間收集信息而不是分析信息,或者不能從多種信息來源進行選擇,或者低估了完成作業與論文所需要的時間,等等。

      3.懶惰:一些學生僅僅是不愿意勤奮地工作、拖延,以及想盡可能花最少的時間來學習。

      4.面對壓力時展現的個人價值與態度:一些學生認為社會壓力的存在使他們不可能不剽竊,通過沒被發現的剽竊而使他們獲得了高分或學位,這就是一條聰明而可以接受的捷徑。

      5.藐視或尋找刺激:有些學生將剽竊視為對權威的藐視,或者認為這些作業與論文既不重要也不具有挑戰性;還有一些學生可能從剽竊中體會到了打破規則的刺激,因為他們認為教師們審查研究活動中的剽竊行為是一種耗時而充滿風險的活動,故不可能發現他們的剽竊行為。

      6.學生對老師與課堂的態度:一些學生選擇剽竊是因為他們對老師認為有意義的作業與任務持否定態度,他們并不認為那有什么意義。師生之間是否互相信任對是否發生剽竊也很重要,因為研究表明,發生剽竊的課程一般是那些學生認為老師不會認真閱讀或了解他們的作業或研究工作的課程。

      7.誘惑與機會:今天的學生已經習慣在網上下載音樂、閱讀電子書,他們認為這是可以接受的。當網絡搜索引擎工具使尋找和復制信息更容易時,剽竊就應運而生。在因特網時代,學生很容易進入電子期刊、數據庫全文,這些電子文獻一天24小時、一周7天都開放,學生可以在自己的房間里安全而舒適地下載,網上資料很容易通過有效的搜索引擎如GOOGL等即刻獲得,所以全球教育部門都面臨所謂的電腦剽竊。因特網為學生提供了20年前根本無法想象的學習與教學資源,也向學生提供了用“剪切與粘貼”方法進行剽竊的機會。

      8.利益驅動與缺乏威懾:學生通過剽竊可以獲得更高的分數(提高平均績點)和節省時間,如果學生認為被發現的機會很少甚至為0,或者他們被發現后懲罰很少甚至沒有懲罰,那么,剽竊的收益就超過了風險。

      一項研究表明,有29%的學生認為是因為自己不了解學術規則而發生了無意識的剽竊,有54%的學生采取剽竊行為是因為懶惰,或者時間管理存在問題,40%的學生認為通過網絡獲得資料加劇了剽竊發生的可能,59%的學生是為了得到更高的分數而剽竊。

      五、什么措施能有效制止剽竊

      抑制剽竊的因素可分為以下三種:一是積極因素,如自我尊敬、對其他人(包括原創知識的所有者與老師)的尊重、學習欲望(若剽竊就學不到任何東西)。

      二是消極因素,如恐懼(擔心被發現、擔心陷入困境、擔心失去工作或擔心影響自己的職業發展)和內疚(有些采取剽竊行為的學生會有深深的內疚感)。

      三是外部因素,這些因素外在于學生本人,如學生相信教授對某一領域的文獻相當熟悉,教授是絕對可靠的專家,他們會發現任何剽竊的文字與思想;被發現的可能性,幾乎所有想剽竊的學生都會考慮這一問題,這是強有力的外部因素;時間壓力,有些學生認為,剽竊要花費相當多的時間與精力,在潛意識的成本收益分析中,學生會考慮剽竊時要進行計劃,并要花時間避免被發現;將來需要的知識,若研究工作或作業要求的內容是學生將來需要的某方面的知識,學生就很少剽竊,如社區咨詢服務的學生認為,如果是有助于他們通過執業考試的特定知識,或者課堂上獲得的知識與技術和學生將來需要運用的知識有明顯的聯系,剽竊行為會減少。

      以上三大因素中,有些因素是教師無能為力的,如課堂知識是否與將來的工作有關,還有在短期內提高個人自我尊敬與學習的欲望等內部因素似乎是不可能的,但可以將這些特征體現在招生政策中。應對剽竊行為,國外正在采取的對策是調查有嫌疑的論文,提高被發現的可能性、建立誠信制度,改革考試與評估制度,讓學生認識到將來會需要這些知識等。

      (一))采用反剽竊軟件和其他手段進行檢測,并提高對剽竊行為的懲罰力度

      電腦剽竊是一把雙刃劍,同樣的技術既可以讓學生隨意地搜索與復制資料,也可以通過對文本的比較來偵查剽竊。但單純依靠技術雖然可以激勵學生們改善引用與參考的技術,并不能實現糾正學術不端行為的目的,國外學生會采取詞匯替換、對來自不同文本的段落與句子進行修改以使之互相協調(以避免語氣與寫作風格的不一致)、所引用的文獻出現在正文中但不出現在文后的參考書目中等“反偵查”手段,甚至還有一些人采取將美式拼寫法轉換為英式拼寫法的措施以逃避軟件的檢測。另外,技術手段也不能偵查出剽竊者是無意的還是故意的。

      2003年,對11所加拿大大學的16000名研究生的在線調查表明,至少有1/3的學生在畢業之前剽竊過1次,1/5的學生承認曾有過更嚴重的學術誠信問題,5%的學生承認他們曾在網上購買論文作為他們自己的。從2001年到
      2002年,排名第一的多倫多大學,人文類學科從網絡資源進行剽竊的研究生比例甚至從50%上升到了99%。面對這些讓人警覺的統計數據,加拿大大學開始使用軟件來阻止與發現學生的剽竊行為,早在2004年就有28%的大學在使用這類軟件。但引起國內與國際媒體關注的事件———一個學生拒絕將論文通過該軟件檢測———出現后,高校開始討論替代檢測軟件的反剽竊方法。

      英國樸茨茅斯大學經濟學系的和以及薩里大學經濟學系的,建立了剽竊行為的經濟模型,研究了學生在節省時間與獲得高分的動機下,其剽竊行為的選擇。

      在時間節省行為的剽竊模型中,他們考慮了五種情形:第一,考慮沒有兼職也不會剽竊的情況,學生會將時間用于休閑與學業,假定用于學習的時間提高了分數,故增加了效用,但也假定學生享受來自休閑的快樂,故為了最大化效用,學生會考慮如何將時間配置在這兩種活動中,直至休閑的邊際效用等于學習的邊際效用。第二,考慮學生從事付薪的兼職工作并不會剽竊的情況,時間成了一種預算約束,假定學生工作可以增加收入,可以用收入購買消費商品和服務,但不必為剽竊付費,并令工資率和消費品的價格成為外生變量。第三,考慮學生兼職并且需要購買剽竊的材料,但剽竊行為不存在被發現的風險的情況,在這一模型中,學生需要用預算收入購買剽竊材料,但無需付出時間,這一模型放松了時間約束但加強了預算約束。第四,考慮學生剽竊會被發現并懲罰的情況,學生知道這一點,并據此得到預期的最大化效用,學生會比較被發現的風險(概率或可能性)和被懲罰的成本(如重交作業、分數降低、甚至畢業后的收入降低)。

      第五,考慮學生從事兩種剽竊的情況,這兩種情況的成本、節省的時間以及被發現的風險都不同:一是學生從公開出版的不同學術資源中尋找適合完成自己作業的資料,如從網上下載、剪切、粘貼,或抄襲公共領域的印刷材料,材料雖然是免費的,但學生要花時間搜索與選擇,但如果他們不會被發現,付出一定的時間是值得的,即使他們會被發現,概率與懲罰成本都不高;二是學生向私人付費讓其代做,或者通過一些中介公司的安排讓他人代替自己來完成,這兩種方式的優劣都有賴于各自的成本和被發現的風險,它們都由工資率與學習時間的邊際效用決定。

      在提高分數的剽竊行為模型中,假定學生剽竊是為了提高分數或成績,而不是為了節省時間,學生可采用兩種投入提高成績,即誠實學習與欺騙。

      如果他們的理論模型合理地解釋了剽竊行為的特征,那么,對大部分選擇剽竊的學生來說,從事學術工作相對其他活動來說,效用較少,故減少剽竊行為最有效的措施就是提高預期被發現的可能性和懲罰的嚴厲性,增加剽竊的成本,以降低剽竊的效用。

      但是,對被發現和懲罰的害怕可能只對某些剽竊者管用,而有些剽竊行為的發生跟文化與環境有關,提高剽竊被發現的比例并不必然能阻止那些在特定環境的影響下認為剽竊無關緊要的學生的剽竊行為。

      (二)建立誠信制度

      1990年代北美大學的調查顯示,學生并不認為剽竊是一個嚴重的問題,老師也沒有采取措施有效制止它。為應對這種挑戰,許多高校制定了正式的誠信制度,呼吁學生重視學術誠信和社會責任。1994年,只有1/4的北美大學引入了這種制度。到1990年代后期,美國大學決定在阻止學生欺詐(包括剽竊)方面采取預防性的措施,北加利福尼亞杜克大學學術誠信中心,的成立顯示了美國大學的這一決心。現在,超過200個高等教育機構加入了CAI,以強調學術誠信的基本價值(誠實、信任、公平、尊重與責任)。

      CAI所采取的方法是告訴學生學術誠信是什么,它為什么重要,鼓勵和要求學生簽署他們將遵守學術誠信、不欺詐不剽竊的誓約。但在學術誠信精神的制度下,不同機構的程序不一,如杜克大學和范德堡大學要求學生參加公開的簽署儀式,每個人都必須承諾遵守大學的學術誠信規則,而在馬里蘭大學,校方要求學生在每一門課程與考試時寫作和簽署誠信協議。在預防剽竊方面,美國的許多大學在學校網頁及學生學習、生活手冊中的顯著位置上都設有有關剽竊問題的專題,并為研究生開設包括剽竊問題在內的學術規范課程,內容包括剽竊的定義、分類、預防措施及寫作練習等。

      不管采取什么形式,這些大學都會分發給學生清楚的反剽竊規則,同時教師也與學生公開討論以避免誤解,其目的是讓學生知道,學術誠信是大學的重要制度。北美的經驗還說明,學生在誠信規則方面應有自己的聲音,他們應參與規則的形成與實施,當學生積極參與這一過程時,誠信制度運行良好。

      關于學術剽竊是否可以通過教育避免一直存在爭議。因為學生對學術誠信的態度受多種因素的影響,包括學生的個性特征、學術興趣、社會活動和學生性別。但研究者一致認為,在有規則制約的機構,學術誠信水平更高,學生自我報告的剽竊行為也更少。

      (三)改善評估與考試制度

      教師在課堂教學中要與學生建立互相信任的關系,教師的職責是教育學生什么是可以接受的,什么是不能接受的,并在課堂上討論剽竊的結果,一旦剽竊發生就要及時采取行動。

      在課堂作業與小組討論設計時,教師給出的問題不應該是記憶性的,不要采用選擇、判斷題,而要鼓勵學生用自己的語言討論問題。如果條件允許,甚至可以對不同的學生設計不同的作業與問題。每一屆學生的學期考試中,不能沿用同樣的試題,而應從試題庫中隨機選擇問題,或徹底更新試題。通常說來,那些論文的相關主題可以在網絡上復制或者從往屆學生那里獲得的課程,學生更有可能采取剽竊行為。所以,對那些發展變化很快的學科,任課教師應更新課程,經常更換論文的主題,更新授課材料不僅使課程變得有趣,而且也讓學生沒法從以前選修該課程的學生中獲得舊的考試與論文材料。教師應該要求學生分析、綜合和評估信息,而不是復制信息。另外,如果教師僅僅要求學生在學期末提供一篇論文而不監督他們的進展,這就為學生創造了剽竊的機會,因為學期末到來時,時間已所剩無幾,那些還沒有開始的學生只得尋找能讓他們快速完成論文的剽竊方法。這說明教師應將論文視為一種過程而不是一種結果,并讓學生上傳其借用思想與觀點的所有文章,老師每周瀏覽一次,每次課留出15-20分鐘時間來了解、監督與評論學生的進展。

      對那些應用性較強的專業,教師應與學生討論,他們研究中的剽竊是如何危險,他們現在學習的知識對于將來職業的成功是多么重要等。除以上三大措施外,學校還應給學生提供配套的學術支持,如由專門的機構(如學術支持中心、圖書館等)與專業教授提供關于時間管理、學術寫作、學習技術、任務管理的研討班等。

      六、對我國研究生學術剽竊的思考

      在中國,研究生的學術剽竊無疑已經成為一個重要問題,而且正日益引起社會的關注。高校在處理研究生的學術剽竊行為時,通過軟件協助檢查只是一種事后的措施,研究生階段是學術道德與學術規范形成的重要階段,研究生只是受教育者,所以不應只關注懲罰與威懾手段,而應采取能達到實現研究生教育目的的治本措施。

      (一)清晰界定與公開討論學術剽竊

      到底什么程度的抄襲才算剽竊?即使在應用反剽竊軟件的學校,我國也沒有設置統一的標準。文字重合率達到10%、15%還是30%才叫剽竊?根據國外的定義,比較隱蔽、難以判斷的應該是對核心觀點的剽竊,尤其是對文科研究生來說,他們的學術研究主要是闡述一些觀點,如果有些觀點完全雷同,而只是觀點的推導與論證存在一些差異,這是否仍應被界定為剽竊呢?所以,中國高校需要從形式與實質兩方面清晰定義研究生的學術剽竊。

      (二)向學生提供學術規范指導,降低非故意剽竊行為高校在懲罰研究生的學術剽竊行為之前,首先應確保學生知道什么是剽竊,讓學生知道引注的基本原則,讓他們學會如何使用網絡和電子資源完成他們的作業與研究以避免剽竊。

      在學術論文的寫作過程中,每一個句子都是作者造出來的、所有的思想都是作者原創的情形是極端罕見的,因此,寫作學術論文當然要參考別人的文獻。如果學生不了解規范的學術要求,對那些即使本身并不愿意剽竊的學生來說,仍會發生無意識的剽竊。通常,大部分研究生的剽竊行為都不是故意的,一些學生僅僅是因為不了解引用規則,或者是因為做筆記時匆忙、粗心,將自己的觀點隱藏在了他人的觀點之后,而沒有能夠用自己的語言將這些觀點清楚地表達出來,以致其解釋和概括不足以與原文區別開來。

      在中國,學術訓練不足是導致學生非故意剽竊的主要原因,因為目前的大部分高校較少開設關于學術規范的課程,沒有將學術規范列入研究生的教育體系中。除此之外,任課教師與指導老師對研究生在學術規范方面的指導也很少,在研究方法、引用他人作品等方面,與研究生的交流極其有限。沒有規范的學術教育,研究生對引用、注釋等學術論文中最基本的要求都沒有明確統一的認識,自然無法堅持學術操守。

      除任課教師與導師外,其他校園機構(如圖書館、學生社團、寫作中心、教育服務部門等)可以向研究生提供定期或不定期的指導,圖書館的專業工作人員最有優勢指導學生什么時候應該引用、采取何種引用方式、用何種工具管理來自網絡的信息,甚至可以提供以上內容的在線教育。

      總之,任課教師、圖書館工作人員、論文指導老師以及研究生管理部門應共同努力,清晰地告訴學生什么是剽竊,并讓他們知道如何避免剽竊,這至少可以減少由于不當引用、參考或表述而發生的非故意剽竊行為。

      (三)在日常教學中采取措施,降低故意剽竊行為在研究生的日常教學與課程論文寫作中,教師的職責是教學生如何逼近問題,即讓學生通過學習如何提出問題、如何進行研究設計、如何解釋最終結果而培養專業的思維方式。

      在給研究生上課時,每門課程筆者都會在第一次上課時先講授“課程概論”(大概相當于美國大學課堂教學中的),內容包括課程框架、課程要求與學習資源,并明確告訴學生,什么是剽竊,如何避免剽竊,第一次剽竊會導致該次作業以零分計,而第二次剽竊就會意味著這門課程無法通過。

      同時,筆者也盡量避免布置一些要求學生去收集和陳述信息的作業,而要求學生對一些獨特的或最近發生的事件進行評論,因為后者沒有太多的現成資料可供參考,發生剽竊的可能性更低。比如,在探討中國稅制改革時,如果讓研究生陳述支持與贊成房產稅改革的理由,學生肯定會選擇節省時間的剽竊,這一作業也就失去了意義,但若給學生四種理由讓他們比較與對照這些觀點,思考與學習的可能性就會增加。筆者在要求學生寫作課程論文時通常會隨機選擇學生在課堂上做一個簡短的演講,來監督他們的進度,以杜絕學生在最后一周甚至最后一天因沒時間完成課程論文而倉促抄襲的情況發生。課程論文初稿提交后,筆者也會隨機進行一些口頭考試(如問學生“你從你的課程論文中學到了什么”?“在寫作課程論文的過程中你遇到了什么樣的困難以及你是怎么克服的”?),以了解他們是否熟悉自己的觀點。另外,給學生留更多的作業雖然可以促使學生在課外花更多的時間學習,但并不意味著學生會學得更好,因為作業多得沒辦法完成或者作業的質量不高針對性不強時,效果可能適得其反。所以,除課程論文外,筆者一般不會再布置其他的作業,即使有,這些作業也都與學生的課程論文息息相關,如學生所研究主題的文獻綜述、對所研究問題的某一主流或非主流觀點的評價等等。

      (三)教育部門應共同關注研究生的學術剽竊,統一行動由于中國高校反學術剽竊的制度不夠健全,對研究生學術剽竊的態度也不一致,缺乏處理剽竊的統一方法。各高校擔心因學生剽竊勒令學生退學的事件會影響大學的聲譽,不愿意對被發現的研究生學術剽竊采取行動,這就使個別教師勸阻與懲罰剽竊的努力成為徒勞。所以,教師們在日常教學與學位論文指導中面臨的問題是,他們一般不愿意處理研究生們那些被懷疑的剽竊,因為證明剽竊的時間多、工作量大,而且教師也不愿意因為對剽竊的調查而導致學生申訴,影響師生之間的關系,或成為學生與同事眼中“小題大做”的“異端”。結果是教師們發現在日常教學與學位論文指導中倡導的種種降低剽竊的方法可能并不會發生作用,只好看著研究生的學術剽竊現象愈演愈烈而無能為力,這正如西方的某些學者所言:你從來不要指望消滅它,所以你最好還是學會去適應它。

      要改變這一狀況,中國高校不妨以澳大利亞制定的“教師管理學術誠信的十條守則”為指南,警示我們的研究生———學術界未來的主力遠離學術剽竊,這十條守則是:(1)肯定學術誠信的重要性;(2)培養研究生對學術的興趣;(3)像信任自己那樣信任學生;(4)創造課堂信任環境;(5)鼓勵學生為學術誠信負責;(6)清楚表明對學生的期望;(7)形成公平而富有成效的評估制度;(8)減少學術剽竊的機會;(9)一旦發現學生剽竊就迅速應對;(10)公布清晰明了、全校各部門協調統一的學術誠信標準。

      總之,遏制研究生學術剽竊的措施主要應重視訓練,以養成良好的學術誠信習慣,而不是懲罰,因為學生是受教育者。但是,在統一標準與學術訓練同時啟動的情況下,懲罰也是必要的。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