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學術造假”風波迭起調查認定困難重重


      2014年03月03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盤點近年來”學術造假”風波

      2005年12月

      汕頭大學一名教授在被他人在網上揭露有嚴重抄襲行為后,主動辭去教授職務。

      2007年年底

      西安交通大學兩名教授被指夸大自己的研究成果,把他人早已解決的問題,說成是自己的發明。近日,有媒體報道稱,這兩名被指學術造假的教授已經離職。

      2009年2月

      云南中醫學院院長被指倉文抄襲、一稿多投。

      2009年3月

      多篇發表在頂級醫學期刊上的論文因涉嫌造假,被這些期刊撤銷。據媒體報道,這些論文涉及多名院士。

      2009年6月

      華中師范大學的一篇碩士論文被指與廣西大學的一篇碩士論文高度雷同。華中師范大學經調查后認定該碩士學位論文系抄襲,決定撤銷論文作者的碩士學位,并收回碩士學位證書。

      2009年6月

      廣州中醫藥大學校長被舉報其博士學位論文涉嫌抄襲。

      韓國科學家黃禹錫學術造假丑聞曝光后,首爾大學解除了他的教授職務,韓國政府也取消了授予他的”韓國最高科學家”的稱號。近日,韓國法院以”挪用研究資金”罪,判處其有期徒刑2年,緩期3年執行。

      調查動機

      2009年10月26日,韓國法院以侵吞研究經費和非法買賣卵子罪裁定干細胞科學家黃禹錫犯有“挪用研究資金”罪,判處有期徒刑2年,緩期3年執行。法院在對黃禹錫案的判決書中認定,黃禹錫此前在美國《科學》雜志上發表的有關人體干細胞的研究論文部分造假事實成立。法院當天還對黃禹錫科研小組的數名成員判處緩刑或處以罰金。

      黃禹錫曾為韓國首爾大學教授,他帶領的研究團隊曾宣布用卵子成功培育出人類胚胎干細胞以及利用患者體細胞克隆出胚胎干細胞,其研究成果轟動了全世界。韓國政府授予其“韓國最高科學家”榮譽,并向其研究小組提供數百億韓元用于研究。黃禹錫學術造假丑聞曝光后,首爾大學解除了他的教授職務,韓國政府也取消了授予他的“韓國最高科學家”的稱號。

      黃禹錫案判決結果對國內學術界產生了不小的震蕩。近年來,涉及科技工作者論文剽竊等學術造假行為的新聞報道不時見諸報端,但真正受到嚴肅懲戒的案例并不多。在中國,“中國工程院院士陸道培舉報弟子剽竊”一事就曾引起轟動,但時至今日,此事仍未見分曉,“要不是我們一直在努力,要不是我有這個身份、這個地位??別人搞學術打假就更困難了。”78歲的中國工程院院士陸道培坐在自家沙發上,面對前來采訪的記者,感嘆連連。

      今年5月7日,陸道培等9位血液病和造血干細胞移植專家聯合舉行新聞發布會,鄭重宣布:北京大學人民醫院教授黃某在申請2008年中華醫學科技獎一等獎的材料中存在嚴重的學術不端行為。

      “我以我的人格擔保,對申報中華醫學科技獎一等獎公開弄虛作假問題的舉報,我愿承擔一切法律后果。”陸道培在新聞發布會現場這樣說。

      陸道培此舉引起學術界震動,也在社會上引發了一場熱烈的討論。此事如今進展如何?10月28日,記者登門采訪陸道培,被告知:中華醫學會常務理事會將于11月2日審議他與多名醫學專家的聯名舉報。

      學術泰斗的驚人之舉

      陸道培說,當他戴著老花鏡逐條對申報獎項材料中諸多數據查證,確認其涉嫌造假之后,情緒受到很大影響向社會公開舉報弟子的學術不端行為,實屬幾經周折后的無奈之舉陸道培與黃某的這場紛爭,被輿論視為“學術泰斗公開弟子行為不端”的罕見之爭。

      今年78歲的陸道培從事血液病臨床和實驗研究已逾半個多世紀,獲得了“開創我國異基因骨髓移植事業先河、促進造血干細胞移植事業在我國迅速發展”的社會評價。黃某曾是他指導過的研究生。

      1994年至2005年,陸道培擔任了中華醫學會副會長一職。2008年12月,正值中華醫學會常委會對2008年中華醫學科技獎擬獲獎項目進行終審期間,陸道培發現,黃某等人所申報的項目———“細胞因子在造血干細胞移植中誘導免疫耐受的基礎和應用研究”,存在剽竊、侵奪他人學術成果的行為。他為此明確提出,反對該項目申報獲獎。

      隨后,中華醫學會常委會責成獎項推薦單位核實其是否存在學術不端行為。

      2008年年底前,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學術道德委員會邀請相關專家評議此事,作出了“黃某等所申報項目內容與陸道培院士2006年的成果不存在重復申報,材料屬實,不存在學術造假、學術剽竊行為”的結論。這一結論隨即受到陸道培的質疑。

      今年1月9日,中華醫學會在人民大會堂向黃某等人頒發了中華醫學科技獎一等獎。2月,陸道培等9位血液病專家聯名向中華醫學會遞交了《呈請按條例規定撤銷黃某等2008年中華醫學科技獎一等獎的說明》。

      這份文件長達萬言,專業性極強。記者閱讀時看到,在指責被舉報者“偽造樣本”、“偽造實驗數據”、“抄襲研究數據”、“侵奪他人學術成果”、“杜撰結論”等方面,均詳細列有數據出處及釋明比對結論。

      “我手頭有許多重要工作,這牽扯了很大精力。”陸道培說,當他戴著老花鏡逐條對申報獎項材料中諸多數據查證,確認其涉嫌造假之后,情緒受到很大影響….

      今年4月,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學術道德委員會和北京大學學術道德委員會就此事召開了聯合會議,并在會后作出了如下評審意見:“在獲獎人黃某等提供的材料中未發現明確偽造實驗數據的證據,但存在數據有誤、標注不清、表格不規范的問題;根據目前雙方提供的材料,對舉報人提出的剽竊他人學術成果等問題難以作出明確的結論。對黃某等獲中華醫學科技獎一等獎的處理意見建議由授獎部門決定。”

      獲悉評審意見后,陸道培與另外8名醫學專家于5月份聯合召開新聞發布會,向社會公開舉報學術不端行為。這一舉措在他看來實屬“被逼無奈”。

      經過幾番周折,中華醫學會常委會決定由北京大學組織調查,而北京大學醫學部又提出由中華醫學會組織調查。最后,經北京大學建議,中華醫學會委托該會血液學分會對此進行調查。陸道培近聞中華醫學會血液學分會組織的專家調查已形成文字,但尚無法獲知調查結論。

      受嚴肅懲戒案例不多

      由于缺乏關于行政責任或刑事責任的明確規定,打擊學術造假最嚴厲的手段也僅止于解聘或開除公職。與造假成功后所取得的巨大名利相比,這樣的風險簡直可以被造假者們忽略不計“事情拖了快一年了,真難!”陸道培感嘆。

      “就您所知,這件事到底難在哪里?”記者問。

      陸道培答:難在“相關調查不深入、走過場”。

      陸道培說,他對之前的兩次調查很不滿意:第一次調查由申報獲獎者的推薦單位進行,結論稱“沒有問題”;第二次調查是“沒有找白細胞移植專業的人”。陸道培質疑:“不仔細查看原始實驗記錄,怎么能說不是作假呢?”

      聯想到幾年前百余名教授聯名呼吁抵制學術腐敗一事,陸道培的語氣變得激動起來。

      2006年3月20日,全國109名教授聯名致信相關部門,呼吁抵制學術腐敗、譴責“本校保護主義”、建議成立學術紀律仲裁委員會。陸道培記得,教授們在公開信中尖銳地指出:一些大學的“本校保護主義”已經成為孕育學術不端和腐敗的溫床。

      今年9月,在中國科協年會“科學道德建設論壇”上,20余名兩院院士共同聲討學術不端行為———論文造假、抄襲愈演愈烈;靠拉關系爭項目和經費;評審成果造假;偽造學歷及SCI引用查詢證明;報獎搞包裝、搞運作;為應付評估檢查集體作假;搞“應試科研”;部分科技管理部門把管理權力利益化等等。

      接受記者采訪的專家學者,也無一不對學術不端及腐敗話題表現出焦慮和無奈。中國科協主席韓啟德曾表示:對于學術腐敗、學術造假者,要讓他們感到有壓力,有風險,讓他們的日子不好過才行,不能老是靠講道理,做宣傳。

      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也認為,近年來高校學術丑聞不斷,但真正受到嚴肅懲戒的案例并不多。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張新寶告訴記者:“學術造假依據其行為的方式和影響,可能分別屬于法律上的問題、一般的道德問題和職業道德問題。就法律層面講,有的屬于刑事法律問題,有的屬于行政法律問題,還有的屬于民事法律(著作權法和侵權責任法方面)的問題。”

      目前,“打擊學術造假面臨法律滯后問題”已成為業內共識。有專家指出,我國至今還沒有追究學術造假者的行政責任或刑事責任的法律規定,最嚴厲的處理手段是解聘或開除公職。與學術造假成功后所取得的巨大名利相比,這樣的風險簡直可以被造假者們忽略不計。

      張新寶認為,另一個主要根源是“職業道德缺失”,是作為知識分子的職業共同體缺乏相應的職業道德約束。張新寶說,當他看到有學校為學術造假的領導、院士、教授開脫和護短時,他的感覺是“很可悲”。他認為這樣的結果對學校聲譽釀成嚴重損害,甚至會使整個學術界遭受玷污。

      學術造假危害國計民生

      院士稱,中國的科研經費很多,一些部門存在用假的科研成果申報套取國家經費的問題。國家應建立這樣一個審計部門,負責掌管全國科學技術的審計。

      記者近日撥通了北京大學學術道德委員會辦公室的電話,提出了采訪請求,并應工作人員的要求發送了采訪提綱傳真件。工作人員說,北京大學學術道德委員會是學術委員會的下設機構,記者的采訪申請要經過領導批準,之后才能確定接受采訪的人選和時間。

      記者從北京大學網頁上查閱到:北大學術道德委員會負責制定、解釋和評估學校學術道德方面的政策、規定和存在的問題,接受對學術道德問題的舉報,對有關學術道德問題進行獨立調查,并向校長提供明確的調查結論和處理建議。

      北京大學法學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授向記者表示,眼下,學術不端和學術腐敗已被公認是社會痼疾,但現實情況是,如果被抄襲者不主張權利的話,學術行政部門不能主動認定他是侵權,只能說學術造假者違反了學術規范和規章制度。他認為,用法律制裁手段來約束學術造假,“并不現實”。

      “學術造假并不是一個人的責任。”這位教授說,當有人拿到博士學位后被舉報論文抄襲時,其博士論文是經過答辯評審等諸多環節的。那么,是否要追究這些環節責任人的責任?他認為,這一問題還有待探討。

      “近年來學術造假之風大有抬頭之勢,其直接誘因是學術界一些人存在浮躁、急功近利甚至利欲熏心的不良心態。而這種心理誘因的根源在于目前有關機構對科研人員科研成果的評價體系存在問題。”中國人民大學土地管理系博士張遠索對記者說。

      張遠索建議,應建立學者誠信檔案、道德水準評判體系及主要評價機構和評價人員事后問責制,以遏制學術造假行為。

      “我覺得國務院下面要成立一個科學技術審計部門。”陸道培說,他正在考慮這件事,“中國的科研經費很多,一些部門存在用假的科研成果申報套取國家經費的問題。國家應成立這樣一個審計部門,負責掌管全國科學技術的審計。否則,這種學術不端和學術腐敗會極大地浪費國家和人民的錢財”。

      采訪的最后,陸道培對記者說:“我之所以堅持舉報并為此投入大量時間和精力,是因為這并不是個人的事,我希望全社會都來關注學術不端和學術腐敗問題。如果任其泛濫,大家都不去好好做科學研究,而是靠造假獲取名利,那真會危害國家、危害民生啊!”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