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學術不端行為泛濫及其嚴重后果


      2014年03月09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的學術研究取得了許多有目共睹的成就,但從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卻受到學術不端現象的困擾。近年來,種種無視學術規范、違背學術道德的丑聞頻頻曝光,學術不端行為似乎愈演愈烈,大有積重難返,一發不可收拾之勢。學術不端行為在世界各國學術界都曾經發生過,但都沒有像目前我國學術界這么泛濫。這說明我國的學術發展正陷入一場危機。人們一般對社會經濟生活中的“豆腐渣工程”和“三聚氰胺”事件深惡痛絕,但對發生在學術界的學術不端行為則比較寬容,對學術不端泛濫的嚴重后果缺乏清醒的認識。學術不端并不單純是一個學者的道德問題,而是一個事關學術和社會健康發展的大問題。要端正學風,清除學術不端,促進我國學術和社會的健康發展,必須對學術不端泛濫的嚴重危害和消極后果有一個深入、透徹的認識。

      一、極大浪費社會資源和學術生命

      學術不端的泛濫意味著社會資源配置的扭曲和低效。隨著科教興國戰略的實施,我國在知識進步方面的投入越來越多。為了爭奪國家的學術資源,一些學者捏造事實,弄虛作假,騙取科研經費;有些學者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和地位,優先為自己安排科研項目和經費;還有個別人鉆課題多頭立項而管理部門信息不通的空子,用同一研究課題改頭換面,重復爭取經費資助。一些課題早已有定論,但還在申請經費、立項研究。科研經費的獲得存在“潛規則”,一些科研領域事實上成為某些權威人士的勢力范圍,形成了“圈子”,只有開展“公關”,接近和進入“圈子”,才能得到項目和經費支持力度較大的項目,致使項目評審過程難以做到公平、公正,科研資源的配置不怎么合理。有實力的學者不一定能拿到項目經費,拿到項目經費的不一定有實力。有的人神通廣大,一年能拿到好幾個項目,手頭握有好幾筆科研經費,自己沒時間做,就“轉包”給他人做。科研經費到手后也沒有全部用在刀刃上,“跑冒滴漏”的情況相當突出。科研經費是怎么花出去的呢?為爭取項目經費,需要疏通關系,這項花費占去科研經費的很大一塊。經費撥下來,就要想辦法花掉。花不完時,就出差、旅游,買電腦、小車,購置辦公或生活用品,反正錢是剩不下的。掌握項目經費的人在這段時間內吃喝拉撒都能報銷,其他人也都在發票上做文章。幾十萬、上百萬甚至幾千萬元的科研經費,有相當大的部分通過巧立名目而流失。項目承擔者在拿錢作課題時,盡可能偷工減料,壓縮研究內容,簡化研究過程,該做的實驗不做,該深入探討的問題故意回避。到成果鑒定時,又找來熟人,“揣上紅包”,冠以“國內領”、“填補國內空白”的虛假評價而結項。結果是國家花冤枉錢卻得不到像樣的科研成果。原來我們以為只要肯下本錢,科研成果就會雨后春筍般地冒出來,現在看來則是太多的羊養肥了太多的狼。有專家估計:80%的科研經費都被“玩兒完”。最近幾年,我國的科研經費持續以20%的比例增長,到2009年底,我國的科研投入已超過日本,位居世界第二;但這么多的投入卻沒有對我國的科學研究起到應有的促進作用。這當中被侵吞和浪費的有多少呢?

      為了多出成果,學者們忙于拼湊、炮制和發表論文,一味追求數量,學術界充斥抄襲、造假之風,每年有海量的科研成果仿佛用法術從地下被呼喚出來。一項最新統計數據顯示,我國科研人員發表的論文數量已經超過美國,位居世界第一,而論文的引用率卻排在世界百名之外。數量與質量嚴重不成比例。這些海量成果不少屬粗制濫造,低水平重復,水分多多,廢話連篇,缺乏原創性,鮮見個人真知灼見,部分涉嫌偽造或篡改數據,學術作假,可以稱之為“學術泡沫”或“學術垃圾”,是對我國社會資源的浪費。據楊曾憲研究員前些年的估算,在我國圍繞著“泡沫學術”已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經濟產業鏈”。僅就人文、社會科學領域(科學技術領域同樣嚴重)而言,各級政府每年投入資金超過1000億元(包括約50萬人的“人頭費”、基建辦公科研費、各種基金獎金費等等),它所拉動的上下游產業效益在3000-4000億左右,減去產生教育效益、具有學術價值的部分,其中至少一半所產出的成果屬于“學術泡沫”,對社會毫無積極效益。我國學術研究的產出率如此之低,虛假繁榮的背后是國家和社會大量資源的付之東流。科研經費和學術資源是稀缺的,并且最終是來自納稅人和社會的腰包。中國還是一個發展中國家,國民的人均收入還很低,近年來不斷增加的科研投入是從國家財政和社會總收入中擠出來的,但不斷泛濫的學術不端行為卻將這寶貴的、數額驚人的社會資源白白打水漂了。

      學術不端的泛濫不僅是對社會資源的浪費,也是對學者學術生命的浪費。學者研究能力的養成需要一個較長的時期,學術研究也需要付出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對一個有追求的學者來說,學術生命是極其珍貴的,學術創造的活躍期是短暫的,根本不可以虛度和浪費。從事學術不端,把時間和精力主要用在“跑項目”撈錢和制造“學術垃圾”上,實際上等于放棄了自己的學術追求,把本應發揮創造力的學術生命給浪費掉了。而且這種浪費的機會成本之大,不僅在于其個人自身學術生命的損耗,還在于這樣做實際擠掉了更有熱情和創造力的頭腦進入主流學術界的機會。現在有一些原來很優秀、極有發展潛力的中青年學者,不是老老實實去做最應該做的科研,而是心浮氣躁,與學術不端為伍,這很可惜。學術成果的取得有時要靠天分和機遇。投入了時間、金錢做研究,即使沒有成果起碼也有教訓在。但如果壓根就不去進行學術探索,而只是投機取巧,剽竊抄襲,弄虛作假,心甘情愿地浪費學術生命,大言不慚地糟蹋和侵吞社會資源,直接或間接剝奪別人的發展機會,那就是對自己和社會的犯罪。

      二、扼殺學術創新,破壞正常的學術秩序

      學術不端是學術研究的致命內傷。學術研究以追求真理,探索新知為已任。學術研究的目的在于創新,其生命力也在于創新。沒有創新,就沒有真正的學術和學術的發展;沒有了創新,學術研究就失去了它的應有價值。學術不端與學術創新勢不兩立。不把精力和時間放在深入研究問題上,而是通過粗制濫造、假冒偽劣、抄襲剽竊等來制造學術成果,不會有學術上的創新。冷靜審視當代中國學術就會發現,真正原創性的成果少之又少。近年來我國科研人員發表的期刊論文數突飛猛進,但科技創新和轉化為生產力的能力卻與發達國家相去甚遠。對于越來越多的論文,學界自身的評價是,90%以上是“垃圾”。每年國家統計的數萬項科研成果中,90%以上無實際價值。專利部門的資料顯示,我國有八成科技成果在“睡大覺”。大量的“科研泡沫”導致我國在國際科技總體實力競爭中長期處于弱勢。科技成果轉化率如此之低,一個重要原因在于有許多科研成果算不上真正的成果。現在學術界名義上的學術成果越來越多,但質量卻越來越差。這是學術不端扼殺學術創新的直接后果。我們國家現在的科研投入不斷增加,但如果學者們依然急功近利,熱衷于搞學術不端,就絕不會帶來學術上大的突破與進展。整天琢磨著弄虛作假,制造學術偽劣產品,還想成世界一流?沒門!學術的創新需要學術爭論。如果學者們擔心自己的觀點被剽竊而不愿意拿出來進行討論,就不會有不同學術觀點之間的交鋒與碰撞,也就不會激發出創新的思想火花。

      求真與創新是學術研究的品質和使命。學術不端違背求真與創新的學術使命,還將學術研究引上歧途,使學術發生了異化。“假作真時真亦假”,長此以往,學術將不學術。其長期的和全方位的蔓延將對我國學術的發展產生巨大而深遠的惡劣影響。如果單靠剽竊、捏造數據、送錢行賄,就能制造學術成果,獲得科研項目和學術聲譽,占據較高的學術地位,那就會挫傷廣大學術研究者的創新積極性,破壞正常的學術秩序,在學術界造成“劣幣驅逐良幣”的怪象。由于“學術泡沫”的制造成本遠遠低于學術精品的生產成本,如果學術不端行為得不到有效的制止,就必然會在學術界引發大范圍的效仿和惡性競爭,助長學人的浮躁之風。學術研究是一項枯燥而寂寞的精神勞動,除了天賦和勤奮,沒有捷徑可走。而目前學術不端的高收益、低風險,將會使學者坐不住“冷板凳”,無人腳踏實地搞科研,一心一意做學問;不以抄襲剽竊為恥,而以“高產”為榮;不以背離學術創新為恥,而以生產“學術泡沫”為榮。做好學問可以出人頭地,但前提是應當有一個公平公正的游戲規則。如果付出和回報不對等,認認真真做學問的競爭不過剽竊造假的,“劣幣”就會驅逐“良幣”。這時候淘汰的將不是那些學術不端者和學術敗類,而是學術骨干和學術精英。這將嚴重腐蝕和瓦解學術隊伍。其消極后果是有學術抱負的人望而卻步,有科研實力的學者或同流合污,或被迫外流,學術研究的創新精神蕩然無存,學術創新的動力被完全消磨掉。如此下去,談何創新?

      創新是國家競爭力的核心,是支撐國家強盛的筋骨,是社會發展和進步的強大推動力,是一個國家、民族興旺發達的源頭活水。一般而言,對創新負有責任的不是普通百姓,而是學術界的學者。而且,隨著知識經濟的到來,社會對知識創新的需求越來越強烈。學者當以知識創新在社會上立足,炮制“學術垃圾”是學者的大忌。如果他們癡迷學術不端,而放棄學術創新,那我們的社會還能依靠誰來創新?學術不端在學術界的泛濫,不僅將浪費大量的社會資源和智力資源,而且將鈍化一個民族的創新精神,窒息一個民族的生機,導致一個國家科學文化事業的停滯,消解社會發展的動力和發展后勁。如果作為知識之源、創新之本的學術界淪為學術不端的天堂,那中國的學術研究就沒有希望,提高自主創新能力,建設創新型國家的目標就會成為一句空話。學術不端的泛濫是自主創新的一大殺手。

      三、毒化教育環境,影響人才培養質量

      學術界的主要任務一方面是進行學術創新,另一方面是培養人才。高等學校和研究院所是培養和造就高素質、高層次人才的專門機構和場所。能否培養和造就出高素質、高層次的人才,取決于在那里為人才的培養提供了怎樣的學術導向?開辟怎樣了的學術道路?營造了怎樣的學術氛圍?如果那里盛行學術不端,就是為人才的培養提供了錯誤的學術導向,開辟了學術上的歪門邪道,營造了極其不良的學術氛圍。

      培養人才,教育者是關鍵。”學高為師,身正為范”是對所有教育者的要求。教師是學生的引路人,教師的言傳身教直接影響學生治學與做人的態度。尤其是在研究生教育階段,導師和學生的關系比較密切,導師對學生的影響更大。導師之”導”有雙重含義,一是在專業知識上引導研究生向縱深方向發展;二是在人品、素養上引導研究生健康成長。導師只能靠學高、身正,即既能在專業上不斷鉆研,始終站在國內外學術前沿,又能在遵循學術道德方面以身作則,給學生以正確的指導。如果不去鉆研學問,連最起碼的身正都做不到,讓他們給學生傳道、授業、解惑,就將誤人子弟,影響人才培養的質量。一般來說,教師自身學術道德素質不高、學術行為不軌,就不好對學生提出高標準的學術要求,即便提出了,也難以得到學生的認同。如果教書育人者誠信缺失,不能遵循基本的學術規范,那么我們有理由擔心他們會教出什么樣的學生,能否為社會的未來培養出值得信賴的人才?青年學生原本是懷著憧憬進入學術殿堂接受教育的,當他們發現自己原本敬仰的老師不過是在制造”學術垃圾”,當看到自己身邊的一些碩士生、博士生導師堂而皇之地進行學術不端,可以想象會對其人生觀、價值觀產生多么大的沖擊。這將動搖他們崇尚學習和鉆研的價值取向,使他們對學術界不再信任,對學術喪失虔誠和投入的熱情。教師身為為人師表者,其學術不端行為將給莘莘學子不當導向,產生極壞的示范效應。如果導師有學術不端行為,他所帶的研究生就會染上這種惡習。學生會在心里說:為什么老師能抄,我們不能抄?

      學風是學者學術風范的真實寫照,更是濡染浸潤學生的精神根系。那些在學風不良的環境中成長的學子,很容易受到學術不端行為的誤導而偏離嚴謹治學的正道。即便原本立志獻身于學術,也容易被”拉下水”,逐步認同學術不端行為。研究生論文寫作是學術研究的重要階段。如果在這一階段學會了抄襲剽竊、弄虛作假,勢必影響以后的學術研究。從師承關系來看,學術不端的教師會帶出一群學術不端的學生,學術不端的學生日后走上學術崗位,成為學術骨干又會帶出新的一群學術不端的學生學術不端不僅危害一代學子,而且可能危害子孫后代。學生既是學術不端的受害者,同時又是影響其他同學學術行為的影響源。學生同輩群體在求學期間相處時間長,相互之間的影響也不容小覷。個別同學的學術不端行為會被其他同學加以效法。學術不端的泛濫,嚴重毒化教育環境。如此教育環境,怎能讓學生養成健康的人格、良好的道德素質?怎能提高學生的創新能力?怎能培養出拔尖創新人才和學術大師?

      在當代社會,人才資源成為第一資源;國際競爭的核心是人才競爭,特別是高素質、高層次人才的競爭。高等教育以育人為本,培養人才是其第一職責。如果對當前十分猖獗的學術不端行為不予以有效遏制,將最終影響高等教育育人功能的正常發揮,損害我國人才培養的質量。這一負面影響事實上已經顯現。我國現已成為世界上研究生數量最多的國家,成為最大博士學位授予國,但普遍反映研究生的質量不佳,博士學位的水分較大。一份最新的調查報告稱,50%的用人單位認為,我國博士培養質量10年來整體上沒有進步,甚至有下降趨勢。這些年來我國高等教育從投入到規模都翻了幾番,但我們對高素質、高層次人才的饑渴依舊,今天仍在大張旗鼓地向海外招攬優秀人才。為什么我們總是培養不出高素質、高層次的人才?學術不端的泛濫恐怕難辭其咎。

      四、敗壞社會風氣,助長社會的不道德行為

      學術不端玷污學術,敗壞學術風氣。流風所及,學者成為寫者,書房變成作坊,一生只寫一本書、不輕言著述的傳統蕩然無存,甘坐冷板凳、潛心做學問的學者反成不識時務的”異類”而受排擠。學術界雖享有一定的相對獨立性,但不是完全脫離社會的”象牙塔”。愈演愈烈的學術不端行為的消極影響不會僅限于學術界。學風是世風的先導,學風敗壞,世風必然跟著敗壞。學術不端的”病毒”具有極強的滲透性、擴散性與”放大效應”。它會從學術界向社會生活的各個領域迅速傳播和擴散,敗壞社會風氣,對整個社會風尚帶來嚴重傷害。尤其在當下,學術活動、學術研究是開放的、交叉的,與社會普遍融合的;專家、學者是全面介入社會生活,與社會聯系密切、高度社會化和世俗化的;學術不端泛濫對社會風氣的不良影響會很大,難以估量。

      學者歷來被視為”社會的良知”、文化價值的守護者、社會道德的中堅力量、高尚文化的創造者和傳播者。學者成其為學者,不僅在于學者有知識、有學問,更在于學者是正義的化身,代表著社會的價值理想,在堅持人類的精神追求和道德操守方面負有特殊的責任。他們的道德狀況是整個社會道德狀況的風向標。在古人看來,讀書人的品行關乎世道、風俗,士風對社會風尚具有重要的引導和表率作用,是社會風俗的發源地。孔子說:”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顧炎武強調:”士人有廉恥,則天下有風俗。”"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馮從吾言:”世道隆污,系士風厚薄。而返薄還厚,倡之者當自士大夫始。”中國歷代的學者十分注意樹立道德風范,他們把立德擺在立功、立言之前,將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視為做人的信條,力圖以自己的高風亮節,移風易俗,改善社會風氣。而在今天,在凈化社會風氣的問題上,社會公眾仍對學術界和學者寄于厚望。在人們的心目中,學術界是道德的高地、文明的燈塔,承載著輸出先進文化理念,捍衛文化基本精神價值,引領社會風尚,改善社會風氣的重托。社會中存在的問題越多,人越希望從學術界聽到代表真理與正義的聲音;社會上的不正之風越盛,人們越希望在學術界找到一種與濁流相抗衡的清流。學術界應成為抵制社會腐敗,凈化社會風氣的強大堡壘。人們希望能從學術界吹來一股清新的空氣,蕩滌社會的污穢。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是學者的座右銘。社會的健康發展既離不開學者們的知識支撐,也離不開學者們的精神支撐。他們的道德擔當同他們在知識上的貢獻一樣對推動社會的健康發展有意義。德國哲學家費希特認為,學者是人類的教師、教養員。他應當成為他的時代道德最好的人,他應當代表他的時代可能達到的道德發展的最高水平。學者的職責就是永遠樹立提高整個人類道德風尚這個最終目標,當他在社會上做一切事情時都要首先想到這個目標。學者作為人類文明與社會良知最有覺悟的守護者,理應在道德上率先垂范,在社會中發揮中流砥柱、激濁揚清、匡扶人間正氣的作用,起碼也要守得住為學做人的倫理底線。

      然而,令人遺憾的是,當前學術界身陷學術不端的泥淖,根本沒有起到抵制社會腐敗、凈化社會風氣的作用。而一旦作為眾望所系和社會上層建筑的學術界充斥學術不端現象,學者的學術道德淪喪,社會上就似乎再沒有其他的力量來抵制、抗衡社會的不良風氣,人們改善社會風氣的希望就會破滅。不僅如此,學者的學術不道德行為還會起到反面的帶頭作用,加劇社會腐敗的風氣,使社會風氣進一步惡化。學術研究本是一項追求真理的高尚事業,容不得半點虛假。但我們的不少學者卻為了評職稱、爭項目、拿獎勵,竟然不顧道德的基本準則,大肆剽竊拼湊,弄虛作假,甚至不擇手段。這將毒化社會風氣,沖擊人們的誠信意識,破壞社會的道德規范,削弱人們對真善美的追求,降低人們的道德標準,助長社會的不道德行為。社會上的人會競相效仿。

      他們會這樣為其行為辯解:連學者都作偽,何況我呢?如果連真理的追求者和道德的守護者都不講道德,這個社會的道德基礎就會徹底坍塌。假如社會上有太多的人不守道德,什么都不當回事,沒有什么不可以做,后果不堪設想。在正常情況下,作為學術殿堂的大學和研究院所不但代表著社會的智力高度,也體現和保障著社會的清潔度。可是,學術不端的泛濫非但沒有讓學術界成為社會風氣的凈化器,相反卻成為了敗壞社會風氣的污染源。學術不端行為的泛濫是學術界的腐敗和墮落。學術界的腐敗,意味著社會整體道德底線的下沉,學術界的墮落,加劇著社會的墮落。

      五、使整個學術界和知識分子喪失社會公信力

      學術是文化的精華,是衡量一個社會文明水準的重要尺度。在社會的分工體系中,學術研究的職責是探索真知,闡釋正義,傳承人類文明的薪火;學術界的基本職能是文化價值理念與文化知識的堅守、傳播、生產和創造。知識分子作為一個階層,從社會中分化出來,獨立出來,是要他們承擔闡釋和創造文化價值與文化知識的使命的,這是他們的天職。幾千年來,他們一直守護著經過歷史檢驗的文化價值準則,詮釋著世界的意義;他們比其他的社會階層掌握更多的知識,擁有更高的文化智慧和人格境界,在人類社會生活中發揮著領頭羊的作用。正因為此,學術界才被認為集中體現著社會最高的道德水準,代表著一個民族的理性精神,而享有崇高的社會地位;知識分子才被視為文化英雄、民族的大腦和脊梁,獲得引導社會精神生活的合法性,而受到社會的信賴和尊重。對于學術界與知識分子,中國民眾歷來懷有一種樸素的信任與好感,士居四民之首,對知識分子的尊重是我們民族的一個優良傳統。至今,社會和普通百姓對專家學者、知識分子在國家發展、文化傳承中所擔負的角色仍然抱有很高的期待。但是,如果知識分子不顧臉面,放棄自己的學術操守,用學術不端來欺世盜名,糟蹋社會資源,那普通民眾肯定會改變對他們的看法,不再對他們有所期待。如果任由學術不端行為蔓延,真正追求知識創新、堅守道德準則的人減少,就會令社會公眾對學術界和學者產生信任危機,削弱知識分子及學術共同體的話語權、感召力和公信力。假如因學術不端,連科學研究結果都可能假冒偽劣,而讓人難以置信,那我們社會發展所需的學術成果、國家決策所需要的學術支持到哪里去尋找?社會的健康發展怎么能得到保障?假如因學術不端泛濫,致使整個學術界得不到社會的認同,那就意味著我們的民族無法從學術界分享理性工作的成果,無法得到人類文化價值標準的規范和指導,社會就會喪失提升自身品味和境界的可能而趨于沉淪,人們便不能獲得對自身的理性理解[12]而無所適從,隨波逐流。與此相應,知識分子也就會喪失自己在社會中的存在價值。

      學術界與學術研究的莊嚴、神圣,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學術研究者的人格、品質決定和維持的。如果學術研究者為圈錢、騙錢、騙職位,不斷曝出學術不端的負面新聞,那將損害學術界的聲譽,敗壞學術研究在公眾心目中的形象。學術研究需要社會的支持,依賴社會提供科研經費和尊重學術的輿論環境,缺了這些因素,學術就很難發展。如果學術界不能遏制學術不端蔓延的態勢,不但會削弱社會對學術的支持,甚至連學術與學術界存在的合法性都會受到質疑。通常在老百姓心中,學術研究是一種高尚的職業,大學和研究院所是神圣的學術殿堂,從事學術研究的人都是值得尊敬的專家、學者,院士、大學校長更是令人頂禮膜拜的科學家、教育家。

      我國學術機構的領導、院士、教授都是政府或學校任命、評選的。發生在他們身上的學術不端行為,既違反學術道德和職業操守,還直接影響著政府、高校和研究院所的社會公信力。對知識分子而言,他們中間一些人利欲熏心,而從事學術不端所要付出的代價將是沉重的。頂著專家、學者的名頭,卻干著東抄西竊、弄虛作假的骯臟事,那毀損的將不僅僅是自己的聲譽。學術不端的泛濫將會使包括高校教師、科研院所的研究人員在內的知識分子整體蒙羞,集體貶值,導致知識分子的整體形象和地位的實質性受損。知識分子可能因此而失去千百年來所形成的社會對自己的尊敬,喪失自己在社會中的話語權和合法性。知識分子甚至可能會因此而自己砸掉自己的飯碗,淪為真正的臭老九。這決不是危言聳聽。近年來,因學術不端,知識分子的集體形象江河日下。他們在學術和道德上的覆滅,將對中國的未來產生嚴重的不良后果。公眾包括媒體對此反響強烈,正反映了社會對這個群體的期望與失望。

      學術關乎世道人心和國家興衰,是一個國家和民族的文化命脈。學術不端對社會的危害廣泛而深重,要經過一個較長的時期才會完全顯現出來。它不僅侵蝕科學和教育事業的發展,而且腐蝕人們的思想觀念、價值尺度、道德情操,扭曲人們的靈魂。如果任其泛濫,將斷送學術,瓦解民族精神,動搖社會道德基礎,最終摧毀國家的根基與發展能力。民國時期北京大學校長蔣夢麟曾說:學術者,一國精神之所寄。學術衰,則精神怠;精神怠,則文明進步失主動力矣。今天我們似乎可以這樣說,學術不端蔓延,則學術衰,人心邪;學術衰,人心邪,則文明之樹枯萎,國家、民族危殆。現在中國學術界已經到了必須正視學術不端泛濫的嚴重危害,痛下決心,整治學術不端,還學術的天空一片藍天的時候。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