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一個學術造假事件的采訪與思考


      2014年03月19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李連生,在2010年3月21日前是西安交通大學長江學者特聘教授。21日這天,他被西安交通大學認定存在“嚴重學術不端行為”,被取消教授職務,并解除教師聘用合同。由《中國青年報》首發并持續追蹤近一年的新聞事件告一段落。

      無實質進展的漫漫舉報路李連生事件肇始于2007年底,當時,一個教育部的科技進步獎一等獎獲獎項目公示讓在校園散步時偶然看到的楊紹侃備感驚訝。73歲的楊紹侃是我國首屆壓縮機專業本科畢業生,曾擔任西安交大動力二系主任,后來又曾擔任過陜西省科委(現為科技廳)副主任。

      這個獲獎項目是西安交大能源與動力學院“長江學者”李連生申報的“往復式壓縮機理論及其系統的理論研究、關鍵技術及系列產品開發”。但楊紹侃很清楚,李連生從沒有涉足過往復式壓縮機,不可能突然獲得這么一個大獎。他到學校科研處找到申報材料一看,發現造假問題嚴重。

      于是他找到5位曾經的老同事共同舉報此事。6位舉報者中,最年輕的56歲,最年長的已81歲,6位老教授都是李連生的師長。在《中國青年報》介入前,6位老教授已先后7次給學校黨委、紀委、學術委員會提交證明材料,3次向教育部反映,3次向科技部寫信,然而,均無實質性進展。

      基于義憤,6人中最年長的陳老先生在科學網上申請了一個實名博客,在老伴的幫助下,圍繞這些舉報問題一字一句敲出了數篇博文,雖然圍觀者眾,卻并沒有讓學校更重視這一問題。反諷的是,這些舉報者還因為博文被李連生告上法庭。

      第一次曝光2009年7月初,他們向《中國青年報》打電話反映情況,報社將任務交給了我們。當時我們正在鄭州采訪,6人中反映情況心切的馮教授連夜踏上了西安到鄭州的列車,清晨6點就撥通了我們的電話,見面后,他擺出厚厚一沓材料,詳細向我們解說問題所在。然而,因為所涉及的問題實在太專業,我們也無從做出辨別。馮教授自己也說,全國搞壓縮機的就那么些人,外行要明白其中的道道,確實很難。不過他告訴我們,李連生起訴舉報者的案件即將開庭,我們可以先去聽庭審。

      這次庭審讓我們發現,通過司法解決學術問題,尤其是艱深的專業學術問題存在巨大障礙。主審法官也坦承確實無從明斷。

      我們決定從非學術問題入手。科技進步類的獎項,獲獎的重要支撐材料來自企業經濟效益證明,而6位舉報者發現了李連生報獎書中的虛假證明,這一企業事實上連年虧損。我們也認為這一證據非常扎實,不存在問題。

      此后,我們又在老教授們苦口婆心的講解下,基本弄懂了李連生是怎么捏造成果和捆綁報獎的,并核實了他專著的抄襲情況。接下來,該向學校求證了。然而,有關領導無一例外拒絕了采訪。李連生神色緊張,表示不愿回應。

      7月24日,《中國青年報》教育科技版刊登長達8000多字的整版報道《西安交大六教授聯合舉報長江學者造假》,一經披露,當天全國就有幾百家網站轉載,第二天又有許多報紙予以轉載,電視臺、廣播電臺也紛紛跟進,一起學術大案由此進入全國視野。

      然而, 當事人及學校均無聲無息,似乎什么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而在社會輿論關注的視野之外,學校在斷續地、不聲不響地做出處理,但另一方面,李連生訴舉報人的官司仍在繼續。

      學術打假的無奈與悲哀報道在西安交通大學師生中引起了強烈反響,絕大多數師生表示支持6位老教授的舉報,認為學校應該拿出“壯士斷腕”的魄力,徹底解決此事,掩飾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

      3月21日,西安交大校園網主頁上掛出《學校取消李連生教授職務解除其教師聘用合同》的消息,事件終于解決。曾調查報道過多起學術腐敗事件的我們深深感受到,如果學術共同體內已無法做到自我凈化,又對媒體和社會輿論監督熟視無睹的時候,造假者只會更加沒有底線。媒體的介入雖然推進了事件解決,但一方面,靠媒體來監督學術界本身就不合理,另一方面,誰又能想到,媒體沒有關注到的那些學術角落,還會有怎樣的罪惡淵藪?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