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還學術界一片凈土需將法律規定細化


      2014年03月19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連日來,眾多媒體紛紛報道“浙江大學院士課題組涉嫌論文造假”事件,一時間,輿論嘩然。浙江大學近日表示,從目前調查的情況看,校方認為論文造假是賀海波的個人行為,與中國工程院院士、浙江大學藥學院院長李連達無關,而賀海波已于2008年11月13日被浙大解聘。但仍有人質疑調查結果,懷疑賀海波是否擔當了替罪羊的角色。

      這一事件的真相究竟如何,還有待于進一步查證,但媒體對此事件的報道再次引起了人們對學術腐敗問題的廣泛關注。

      浮躁之風成造假滋生土壤

      對于學術腐敗,很多人都不陌生。近年來,從虛假浮夸的“基因皇后”陳曉寧,到“北大教授王銘銘抄襲事件”,各種抄襲、剽竊、造假等學術不端行為不時見諸報端,造成了極壞的社會影響。有網友稱,“浙江大學院士課題組涉嫌論文造假”事件僅僅暴露出了我國目前學術界腐敗狀況的冰山一角。

      按理說,科學研究是一項高尚、神圣的工作,但這項神圣的工作一旦與剽竊、造假聯系起來,就為人所不齒。然而,就是這種為人所不齒的行為卻在學術界愈演愈烈,究竟是什么原因導致學術腐敗屢禁不止呢?

      記者就學術腐敗產生的根源、如何完善學術規范和相關法律制度等問題采訪了北京市政協委員、九三學社中央教育文化委員會主任、北京交通大學教授王元豐和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王世洲。“學術造假在全世界的學術領域都存在,浙江大學論文涉嫌造假事件并不意味著中國的學術造假狀況比其他國家更加嚴重。”王元豐教授認為,產生學術造假的根本原因是學術研究工作競爭激烈,為爭取更好的機會,不顧科學倫理規范的約束。

      王世洲教授也認為,目前國家對學術研究發展的關心遠遠達不到學術研究發展自身的需要,學術資源短缺加上配置不盡合理必然會導致學術界的激烈競爭,甚至產生不正當競爭。他同時指出,重數量輕質量的學術評價和學術界的浮躁之風是學術腐敗滋生的土壤。這種數量型而非質量型的學術評價對高水平、負責任的學術研究有害無益。學術研究有其自身規律,做研究需要耐得住寂寞、經得起誘惑,而目前的學術研究太急功近利,稍微取得一點兒成果就急于發表,非常不利于學術研究的積淀。而為了名譽、地位、利益等抄襲、剽竊、造假,就更不利于學術研究的持續健康發展了。

      科技進步法規定有待細化

      學術腐敗不僅破壞學術研究規則,擾亂學術界的秩序,也使正直學者的尊嚴和權益受到挑戰;既不利于形成良好的學術風氣,也會影響和削弱與國際學術界的交流與接軌。那么,對于預防、懲治學術腐敗,我國目前有什么積極有效的制度嗎?

      說到這個問題,必須要提的一部法律就是自2008年7月1日起開始實施的新修訂的科技進步法。

      針對備受關注的科研誠信、學術道德等問題,修訂后的科技進步法規定:“科學技術人員應當弘揚科學精神,遵守學術規范,恪守職業道德,誠實守信;不得在科學技術活動中弄虛作假,不得參加、支持迷信活動”;“利用財政性資金設立的科學技術基金項目、科學技術計劃項目的管理機構,應當為參與項目的科學技術人員建立學術誠信檔案,作為科學技術人員聘任專業技術職務或者職稱、審批科學技術人員申請科學技術研究開發項目等的依據”。

      而在違反科研誠信的法律責任方面,新科技進步法規定:“抄襲、剽竊他人科學技術成果,或者在科學技術活動中弄虛作假的,由科學技術人員所在單位或者單位主管機關責令改正,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給予處分;獲得用于科學技術進步的財政性資金或者有違法所得的,由有關主管部門追回財政性資金和違法所得;情節嚴重的,由所在單位或者單位主管機關向社會公布其違法行為,禁止其在一定期限內申請國家科學技術基金項目和國家科學技術計劃項目。”

      從這些規定可以看出,新修訂的科技進步法是極具學術反腐精神的,但是,這些規定的落實需要更為具體的法規和規章予以細化。

      記者在中國法律法規數據庫中檢索關于學術研究規范的法規,僅發現一部由教育部于2004年8月頒布的《高等學校哲學社會科學研究學術規范(試行)》。該規范屬于部門規章,所規范的也僅僅是高等學校哲學社會科學的學術研究。雖然該規范對于學術成果、學術評價以及學術批評等方面的規范都作了較為詳盡的界定,但沒有規定違反規范的罰則,缺乏可操作性。因此,依賴這一部試行規范來有效地杜絕學術界的剽竊、造假、浮夸等現象顯然是不夠的。

      據了解,目前,規范學術研究基本上是由教學科研單位自行制定相關的學術道德管理規范,對于這種各自為政的學術研究規范,王世洲教授認為,執行起來非常困難,既缺乏有效的監督,也容易造成混亂和不一致。而且這種更多的立足于道德層面上的規范依賴的是學術工作者的自律,總有一些人會出于種種動機鋌而走險。因此,應加強學術研究的制度性和規范性建設。

      亡羊補牢更需要防患未然

      “浙江大學院士課題組涉嫌論文造假”事件經媒體報道后,網易評論頻道就“你如何看待浙大院士造假”進行了網絡調查,一天內共收到投票1833票,其中認為是“恥辱,身為院士不該造假”的有606票,占33.06%;認為“很正常,學術界造假盛行”的有1078票,占58.81%;而認為“無所謂,造假也是門‘藝術’”的有149票,占8.13%。

      從這一調查的結果我們不難看出,大多數進行投票的網友認為學術腐敗已經成為了學術界再正常不過的事情。這種看法反映了人們看到學術腐敗在學術界的盛行,也流露出對學術腐敗屢禁不止的無奈。那么,究竟如何才能有效地遏制學術腐敗呢?

      “完全消除學術造假是非常困難的。”王元豐教授認為,減少學術造假主要要靠學術共同體的監督和相關單位對造假人的嚴肅處理。目前國內高校對學術造假處理的規章制度還不是非常完善,對于學術造假等學術不端行為的處理程序、辦法、處罰標準一般沒有明確的規定,需要盡快制定。

      王世洲對此提出了三項建議:首先,國家應該加大對學術研究的投入,合理有效地配置學術資源,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減少學術界的不正當競爭;其次,要完善學術研究的制度性、規范性建設,建立完整的學術評價標準,缺乏評價標準和評價能力的學術界難免產生混亂;第三,對學術研究不能放任自流,必須在強調自律的同時加強他律,在教師法、高等教育法等相關法律中應增加制訂學術規范的原則性規定,而在學術規范中必須對剽竊、抄襲、造假等概念厘清其內涵和外延,確立概念清晰、體系完善的規范。

      實踐中,對學術腐敗必須動真格,才能形成威懾機制。韓國“黃禹錫造假事件”曝光后,黃禹錫被撤銷所有公職,由其本人和首爾大學校長向全體國民道歉,并追究其在學術造假中涉嫌犯罪的法律責任。其打擊學術腐敗的決心和力度是值得我國在學術反腐中借鑒的。

      有學者指出,遏制學術腐敗,無論是道德層面還是制度層面的建設,都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對于學術腐敗,相關機構要做的不僅僅是亡羊補牢,更要做前瞻性的學術管理規范化工作,要對中國學術界的學術精神、學術道德、學術研究的價值指向提供宏觀的引導。唯有如此,才有可能還學術界一片凈土。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