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學術造假與制度改革


      2014年03月25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7月15日下午,西南交大學術問題通報會,內部通報了校方對黃慶“抄襲門”事件的認定結果:抄襲事實成立,學校學術委員會決定取消黃慶管理學博士學位,并撤銷其研究生導師資格。(據7月16日《成都商報》)堂堂一所教育部直屬重點大學的副校長,居然也因為學術造假而被摘掉博士帽,剝掉導師袍,這讓人們看到了西南交大學術打假的決心。如果每一個人才培養單位和每一家用人單位都能如此嚴厲地打擊學術造假,禁絕這一流弊儼然克日可成了。

      其實不然。原因有二,一是“空前”難,即將以往的學術造假一一“抄底”,難度極大。二是“絕后”難,如若沒有適當的制度安排、科學的制度設計,學術造假還將重現。

      先說“空前”難。7月10日,中國科協發布了五年一次的“全國科技工作者狀況調查”報告,其中提到一組數據:分別有43.4%、45.2%和42%的科技工作者認為當前“抄襲剽竊”、“弄虛作假”和“一稿多發”現象相當或比較嚴重,認為“侵占他人成果”現象相當或比較普遍的比例更高達512%,過半數(55.5%)科技工作者表示確切知道自己周圍的研究者有過至少一種學術不端行為。如此嚴重的學術造假情況、這些一抓一大把的學術造假行為,要是一一追究起來,那很可能會出現全國性的學術打假運動。就是一所規模較大的大學,也要抽調專人組建專班,來從事學術打假。如何兼顧學術打假與單位正常的科研、教學、工作,如何安排學術造假者的去向,如何處理揭發造假引發的人際紛爭,這都是一堆亂麻式的棘手難題。

      如果只是有一說一,抓住一個懲罰一個,固然能夠顯出壯士斷腕般的雄力,卻也缺乏對癥下藥的智慧與效果。以往的學術造假現象嚴重,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制度安排不周,如果不從這一層面去抓改革,那要想“絕后”也很難,打假再多也枉然。

      舉個簡單的例子,你聽說過有幾個官員、老板讀博自己寫學位論文的?這樣問似乎有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那換個問法:你聽說過官員、老板讀博讓別人代寫學位論文的嗎?答案自在人心。那些讓別人寫的論文,雖然本身不一定造假,使用了也不構成侵權,但這種類似于把別人的孩子從一出生就抱到自己家里的行為無疑還是學術造假。相比其他剽竊或過度行為,這種行為可稱為“全剽竊”、“全引用”。如果不從改革官員、老板讀博的招收、培養、學術水平考核制度上著手,這種假又怎么打呢?

      又比如,有的大學規定碩士研究生在校期間必須發表一定數量的論文,否則不予畢業。而現在,有的大學的院系為了擴大碩士生生源,招收了大量外專業的本科畢業生,采取的還是兩年制培養方式。如此速成班,當然也很難保證讓學生在寫論文方面“包教包會”。但他們又不享受“不會免費再學”的待遇,于是只能被逼造假。如果分類施教,實行彈性學制,造假現象應該會有所遏制。要是索性取消發表論文規定,也不失為可行之策。

      造假無疑違背學術道德,但人們行事并非全依道德。當制度逼得人們在學術上造假的時候,或者在發現、防范、懲處造假上留下很大的余地的時候,不造假就未必合算了。因此,學術造假不能全怪制度,但從制度上動點腦筋,才能將學術造假斬草除根。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