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論文打假:向“抄襲剽竊”行為宣戰


      2014年03月26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2006年,在中國政法大學研究生院誕生了一個自主研制的“論文打假軟件”。這個軟件自誕生之日起就對涉嫌抄襲剽竊的研究生學位論文顯示出威懾力。經它判別,不僅虛假論文難以逃之夭夭,而且能給出量化結果,據此可作出情節輕重程度的判別———

      “打假軟件”:讓虛假論文現出原形

      “這個軟件是專門為我院近3年來開展‘學位論文原創性檢查’工作而開發的,這項工作俗稱‘論文打假’。在法學方面,它對虛假論文的鑒別準確率是100%。”中國政法大學研究生院常務副院長、法學教授李曙光自信地對記者說。

      李曙光副院長在向記者列舉“論文打假”成效時說:“2006年4月,打假軟件開始用于判別被抽查的研究生論文。當時共提交論文1283篇,檢查論文583篇,有抄襲行為的論文59篇,占所檢查論文的10.1%。其中抄襲內容不超過全文10%的有47篇,抄襲10%—25%的有11篇,抄襲25%以上的有1篇;2007年5月,提交的1543篇論文全部用軟件‘篩’了一遍,共判別出80篇有抄襲行為的論文,占論文總數的5.18%。其中抄襲10%以下的有47篇,抄襲10%—25%的有25篇,抄襲25%以上的有8篇。從去年到今年,中國政法大學研究生院共有7名學生為自己的嚴重論文造假行為付出了代價———被取消了學位申請資格。”

      他提醒記者注意一個鮮明的數字變化:“通過這場‘論文打假’行動,虛假論文占所檢論文比例已從去年的10%下降到今年的5%。這顯示出‘論文打假’的威懾力,表明抄襲剽竊等不良學風正在扭轉。”

      依法治校:允許“失足者”申訴和改正

      “在這場‘論文打假’行動中,我們首先是建立一套制度,為此先后發了5個文件。在制度中比較重要的是《關于對學位論文撰寫中弄虛作假、抄襲剽竊行為的認定及處理的幾點意見》。文件對什么是抄襲和剽竊行為作出了認定。”李副院長介紹說。

      “抄襲是指在學位論文中大面積照搬他人已發表或未發表的作品原文,或者是從不同的資料來源中,對原文詞句進行拼接且不注明來源的行為;剽竊是指在學位論文中使用他人的思想見解或語言表述而不注明其來源的行為。”

      他說,各個學院的學位分委員會和答辯委員會是抄襲剽竊行為的具體認定權力機構。一旦發現論文抄襲剽竊行為,他們會針對三種情節按規定作出不同處理。第一種屬于情節輕微:即抄襲剽竊行為不超過論文全文的10%,一般分別酌情給予責令修改論文一周后答辯,或責令修改論文延期半年再允許答辯的處理;第二種屬于情節比較嚴重:即抄襲剽竊行為占論文全文總數的10%—25%,一般酌情作出修改論文一年內答辯,或者是提請學位評定委員會取消學位申請資格的處理;第三種屬于情節嚴重:即抄襲剽竊行為超過論文全文總數的25%以上,一般是作出取消學位申請資格的處理,而處理的決定必須在3天內書面通知本人。

      “除了制度,我們還建立了實施這套制度的機制。”李曙光特別強調說,我們是依法治校,要對學位申請人的合法權益予以保障。比如,雖然認定了某個學生有抄襲行為,但是允許他申訴,他可以拿出自己的證據來證明對其處理決定有誤,并可以逐級申請復議,向各學院的學位分委員會直到學校學位委員會下設的學術規范與復審委員會申訴。

      在介紹申訴和復議情況時,李曙光副院長說:“在今年的‘學位論文原創性檢查’中,共查出有8人抄襲剽竊行為情節嚴重(25%以上),其中有7人提出申請復議。最后復議的結果是,5篇維持‘原判’,兩篇降到25%以下。”

      記者問:“對那些經過申訴和復議仍然認定為抄襲剽竊行為嚴重的學生,你們果真照章處理,使他拿不到學位了嗎?”

      “對!這沒有回旋的余地。但如果他的論文經過修改后,可以考慮讓他畢業。我們是學位與畢業分離制,能畢業的不一定拿得到學位。”李副院長說,“論文打假行動雖然有言在先,同時在學校媒體上也作了大量宣講,但還是有同學存有僥幸心理,認為學校不會動真格的。如果學法律的學生都不具備優良品質,將來又如何去做法官!”

      “對于情節輕微的初犯者,還是給予改正機會,不會一棍子打死。今年各個學院對前兩種情況的抄襲行為一般都根據論文的改正情況予以從輕處理。”

      “有沒有判錯的時候呢?”

      “目前還沒有,只是在量的認定上會有一些細微的差異。比如,原來認定的是剽竊,后來發現論文的作者只是忘了引證,因為在前面的論文中他都作了引證,后面因疏忽沒引證,這樣涉嫌抄襲的‘量級’就降到了10%以下,屬于學術不規范行為。”李副院長說。

      上下共識:志在整肅學風

      中國政法大學研究生院開展“論文打假”已經3年了。從2005年開始關注,2006年著手,2007年全面鋪開。李副院長說,該院下決心做這件事主要基于三個背景。

      第一,這幾年研究生在不斷擴招,研究生數量不斷擴大。在規模不斷增長的同時,急需出臺保證研究生培養質量的有效措施。

      第二,中國政法大學定位于辦成多科性、研究型的世界知名高水平大學,這更要加強研究生培養的學術質量及論文質量。

      第三,當前整個社會可以說彌漫著一種急功近利、非常浮躁的思潮。這種思潮在很大程度上影響著我們的大學。中國政法大學的學生雖然是經過激烈競爭,以9∶1或10∶1的比例考進來的,但受社會不良思潮影響,有的學生對論文造假不以為然,認為是小節,是捷徑;還有的同學進校后忙于三大考試———第一年外語考試,第二年司法考試,第三年公務員考試,然后要找工作,并沒有把心思用在讀書和做論文上。前幾年,經常有導師抱怨研究生院對抄襲剽竊行為太寬容,說“有的學生抄了那么多你們還讓他答辯!”,有的導師對做假論文沒有“高抬貴手”,反而在導師之間產生了個人恩怨,被認為是“你斃掉了我學生的論文,是對我的不敬”。從大趨勢和小環境來說,建立一套學術制度、一套論文打假制度成為我們的必然選擇。

      李曙光副院長說,“學位論文原創性檢查”不僅是一場整肅學風的行動,也是一次道德的洗禮。其目的是維護學術道德,規范學術行為,反對學術腐敗。盡管也有阻力,有的被處理的學生到處托人說情或施壓,但是都被我們擋住了。因為一兩個人無權改變處理決定,它是由答辯委員會集體作出的。現在全院上下都形成了共識,一定要把這件事做下去。

      不破不立:打假后的思考

      “論文打假”行動動了真格的,不僅對犯了錯誤的學生觸動很大,在教師當中也產生了無形的壓力。許多同學悔恨萬分,表示是對自己人生的一次深刻教訓,下不為例;一些教師擔心自己學生的論文出岔子,就認真地對其進行學術培養和論文指導,同時更加繃緊了進行學術道德和學術規范教育這根線。

      “雖然現在發現學生論文造假后的處理并未涉及教師,但我院正初步考慮,如果有兩三次出問題的學生都在同一位導師名下的話,將視情節輕重對該導師作出通報甚至停招的處理。”李副院長說。

      據李曙光副院長介紹,這場觸及靈魂的論文打假之后,研究生院更多地是考慮如何從正面入手,樹立優良學風。從新學期開始,該院要專設一門課,教給學生如何正確寫論文,如何開題、選題,如何更清楚地了解學術規范;對于教師,也正在醞釀建立導師規范,包括對導師的開課、對學生讀書報告的檢驗和論文寫作過程各環節的指導,以及導師與論文打假之間的責任關系等等方面,都建立起一套制度和規范來。

      ■相關新聞

      位于倫敦北部的考文垂大學,在自己的電腦系統中安裝了一種名為Tur鄄nitin的軟件。它可以將學生提交的論文與本校和其他學校數據庫中存儲的論文進行對比,找出它們之間的相似之處。當相似之處達到一定比例時,軟件可以斷定此文屬于剽竊。該校通過這種計算機程序,發現有237名在校學生將網上刊登的論文竊為己有,這些學生上網后僅用簡單的“拷貝和粘貼”便“攢出”了論文,這種行為違反了學校的相關規定,其中7名情節嚴重的學生已被學校開除。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