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關于整治學術腐敗討論的評述


      2014年03月29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學術腐敗是20世紀90年代以來愈來愈嚴重的一種社會現象,與之緊緊相隨,學界對學術腐敗的批評、討論也是聲勢和力度愈來愈大。進入21世紀以來,反對和整治學術腐敗的輿論,幾乎可以說接近反對和整治經濟腐敗、反對和整治官僚腐敗的輿論的影響力。有人在2004年用Google檢索“學術腐敗”四個字,總共有117000個中文網頁含有這個詞條,同時檢索到“官僚腐敗”是65000個中文網頁,“經濟腐敗”是499000個中文網頁。筆者特在此將21世紀以來反對和整治學術腐敗的主要觀點評述如后。

      一、關于學術腐敗的界定

      1.前期描述性的界定

      陳平原是此較早地對學術腐敗作出界定和分析的學者,他在2000年3月11日就撰寫了《有感于“學術腐敗”》一文,該文在《南方周末》2000年3月24日發表時,“題目被編輯擅自改為《學界“世風日下”》”(陳平原語),該文后收入陳平原的《學術隨感錄》(河南大學出版社2006年12月第1版),收入書中時陳平原恢復了原標題。陳平原在該文中對學術腐敗作了如下界定:

      在我看來,所謂“學術腐敗”,指的不是濫用職權、接受賄賂、貪污公款等應該由司法機關查處的罪行或過失。這方面,大學教授無權無勢,普遍很難“大有作為”。當然,也可自我解嘲,說是“不能也,非不為也”。但如果略作變通,將某些學者著書立說時的著意造假、變相抄襲、仗勢欺人、廢話連篇,以及為謀求發表、出版、獲獎而采取種種卑劣手段,做為“學術腐敗”來描述,我相信許多同行都深有同感,不覺得是什么“危言聳聽”。至于為何將某些讀書人之缺乏“職業道德”,或曰“學風敗壞”,與雞鳴狗盜之徒的“假冒偽劣”相提并論,那是因為二者都緣于同樣的利益驅動。

      陳平原的上述界定是描述性的,但其分析很為深刻,是將學術腐敗與官僚腐敗相比較來論述的,既指出了兩者的區別,又明確揭示了二者的共同本質:“二者都緣于同樣的利益驅動”。

      隨后,關于學術腐敗的界定還有如下一些觀點比較有影響。趙建文認為,我們講的學術腐敗應該是作為學術活動的運作者、管理者當中的腐敗,即某些特殊人的腐敗,其特點是他們用非學術的權力去撈學術之名、學術之利。(見趙建文《遏制學術腐敗的關鍵是什么》,載《中國青年報》2000年10月1日)這主要是從學術腐敗實施者的角度進行界定。李運傳認為,所謂學術腐敗就是學界中各種學術運作、學術活動存在的不良風氣,出現的嚴重腐蝕人心、敗壞風氣的歪風邪氣。(見李運傳《學術腐敗三大類型》,載《文學自由談》2001年第3期)這主要是從學術腐敗的表現形式的角度進行界定。鄭良勤認為,學術腐敗是指學界中一些集體和個人為謀求個人和小團體的利益,在學術研究和學術評價中采取的種種非理性和不規范的行為表現。這主要是從學術腐敗的產生根源和存在領域(包括“學術研究”和“學術評價”兩個領域)的角度進行界定。鞠德峰認為,學術腐敗就是發生在學術活動領域中的敗壞墮落現象,其實就是學術工作者為追求個人或小集團的利益,濫用學術工作職權、違反學術規范從而敗壞學術道德的行為和現象。(鞠德峰《關于當前“學術腐敗”問題的道德思考》,載《石油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2年第5期)這是主要從倫理道德的角度進行界定。上述從不同側面、不同角度對學術腐敗做出的界定,各有其側重點,各有其意義。正是基于上述情況,楊玉圣說:“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個公認的關于‘學術腐敗’的界說,這只是就目前學術界、教育界、文化界、出版界等嚴重存在的學風文風問題、學術道德敗壞等現象的一種籠統的說法。”

      2.近期尋求學理性的界定

      網上有一篇影響較大的《究竟什么是學術腐敗》(作者chesk,見合智情報工作網2007年11月7日)的文章,該文首先指出:在國外,一般不采用學術腐敗的說法。美國科學界把在申請課題、實施研究或報告結果中出現的編造數據、偽造數據和剽竊行為稱之為學術越軌或科研中的不端行為(misconductinscienceorscientificmisconduct)。接著,該文從詞義上作解釋說:

      腐敗原義是指事物的腐爛敗壞。腐是指機體發生了變異;敗則指機體的生命力下降,日漸衰敗。其本義所要表達的是有機體由于微生物的侵蝕滋生而分解變質這種現象,既指質變過程又指質變的結果。《漢書·食貨志上》中的“太倉之粟,陳陳相因,充溢露積于外,腐敗不可食。”即是這種意思。腐敗一詞隨著社會的發展涵義愈來愈豐富,現在不僅僅指事物的腐朽變質,也可用來形容人的敗壞和墮落或者制度、組織、機構、措施等的混亂和黑暗。

      基于上述解釋,該文提出學術腐敗的廣義與狹義的區分。所謂廣義的學術腐敗是指學界中一些集體和個人為了謀求利益采取不正當手段違反學術道德、違背學術良知的行為。所謂狹義的學術腐敗是指在學術活動領域中,擁有學術權力的人為謀取個人私利或集團利益濫用權力而違反學術道德、違背學術良知的行為。該文還指出,狹義的學術腐敗的定義應從以下幾個方面來理解:

      第一、學術腐敗的主體是手中掌握學術權力的個人和集體。這是有別于廣義學術腐敗的本質之處。廣義的學術腐敗則是指參與一切學術活動的個人和集體。

      第二、學術腐敗的客體是學術道德和學術規范。學術腐敗是對學術道德和學術規范的侵蝕和腐蝕,是從事學術研究活動的主體在進行學術研究活動的整個過程及結果中沒有遵守理應遵循的行為準則和規范的行為。

      第三、學術腐敗的動機是為謀取個人或小團體的利益、學術腐敗主體人所追求和取得的利益不是公共的利益,而是私人的利益。

      第四、學術腐敗是其行為主體對手中權力的濫用。擁有學術權力的學者或因個人利益,例如為了拉幫結派,聚集個人勢力,形成學術壟斷;或因小集團利益,例如為了保護某個學術派別的地位;或因賄賂,在學術活動中濫用學術權力。

      第五、學術腐敗的后果相當嚴重。學術腐敗嚴重影響了學界的純潔形象,玷污了這一片凈土,沉重打擊了那些真正具有實力和水平的學者,學術腐敗的黑色蔓延會逐漸阻隔社會的進一步發展。另一篇在網上影響很大的文章《中國的學術界到底有多腐敗?(深度報道)》(作者亦明,見“木子網—時政述評”2004年1月26日)其第三部分為“學術腐敗的三個層次”,該文指出:

      確切地說,中國的學術腐敗不是單純的“學術方面的腐敗”,而應該定義為“學術界的系統腐敗”,它至少包括以下三個層面:一,學術行為的腐敗:這是個人行為,主要表現就是學者在從事學術工作時不遵守科學道德,或利用自己的學術地位從事不道德、甚至非法的牟利行為;二、學術權力的腐敗:這是集團行為,主要表現就是在學術界,權力運用的實質就是瓜分、掠奪學術資源,也就是進行對自己有利的利益再分配;三,學術原則的腐敗:這是學術界系統的整體行為,主要表現就是學術界的頭面人物打著“學術”的幌子,與貪官為伍,與奸商勾結,把攫取利益的黑手伸向政府和社會。從此上的引述可以見出,學界關于學術腐敗的界定,本世紀初前幾年主要是采用描述性的方式,近幾年則開始采用了更具學理性、思辨性的方式,也可以說其界定在漸漸地接近本質。

      3.對“學術腐敗”提法的異議

      學界也有人對“學術腐敗”這個提法的本身提出了異議。2003年初,中國科學技術協會的“科技工作者道德與權益工作委員會”向社會呼吁:“中國對學術界存在的不良現象,可按國際通行的說法,稱之為學術界的不端行為或不良行為比較恰當”。(孫自法《科協呼吁改稱“學術腐敗”為學術不端或不良行為》,見“中國科學院”網2003年1月23日)教育部2006年5月出臺的《關于樹立社會主義榮辱觀進一步加強學術道德建設的意見》也是用“學術不端”來指代學術腐敗。(見《教育部對學術道德建設出重拳·學術不端一票否決》,記者楊明方,載《人民日報》2006年5月11日)學者顧海兵2003年3月28日在網上發表《學術不良行為:類型與治理》一文,該文開頭寫道:“嚴格來說,我不贊成使用學術腐敗這個詞。??我個人認為,用學術不良行為這個詞更確切一些。因為學術不良行為既可以包括學術腐敗,又可以包括夠不上或不屬于學術腐敗的問題”。

      還有人雖然未正面對“學術腐敗”的提法提出異議,但在文章中是用“學風不純”這一提法來指代“學術腐敗”的種種現象的。比如危兆蓋在《學風芻議》(載《人民日報》2001年7月28日)中寫道:

      學風不純的表現主要有以下幾種:剛剛步入學術殿堂的年輕學子拿起剪刀加漿糊,居然能在一兩個月內東拼西湊搞出一部甚至幾部所謂“學術專著”,其實都是“豆腐渣工程”;身為博士生導師也敢剽竊他人學術成果,招搖過市;還有的寫了一本小冊子,就到處求名人作序寫評,以博虛名;也有人為了職稱或其他利益而花錢雇“槍手”炮制學術論文,自欺欺人。上文列舉的種種“學風不純”行為,其實就是通常人們所提的“學術腐敗”行為。

      還有學者認為提“學風浮躁”比提“學術腐敗”更合適些。《光明日報》2002年3月19日“學界話題”專欄的文章《浮躁:學術創新的大敵———四教授暢談學風問題》(主持人:危兆蓋)其標題即表明了上述觀點。在該“話題”中,張豈之首先說:“對于當前學風的主要問題,有的提學術腐敗,有的提學風浮躁。我以為,學風浮躁與學術腐敗應有所區別,說‘學風浮躁’更合適些。學風浮躁主要指治學不扎實,不實事求是,不認真研究,急功近利。這是學術界當前存在的主要問題。”章開沅緊接著說:“我很同意用‘學風浮躁’這個提法,在學風問題上,浮躁是腐敗的土壤,學風浮躁不等于學術腐敗,但容易滋生腐敗。”

      二、關于學術腐敗的表現和嚴重程度

      1.關于學術腐敗的表現

      關于學術腐敗的表現,是許多討論文章講到了的。《光明日報》2001年12月25日“學術”版“學界話題”專欄的《維護學術尊嚴反對學術腐敗》為題發表了張保生、楊玉圣、葛劍雄、鄧曉芒、王寧、賀衛方等知名學者的討論意見(主持人:薄潔萍)。該文開篇,主持人就問:“學術腐敗現今已成為學術界談論的熱門話題之一,請問何為學術腐敗?其主要表現在哪些方面?”張保生的回答是:“說到學術腐敗,我們可以列舉出剽竊、拼湊、制造‘學術泡沫’等多種不誠實的學術行為;還有各種評選活動中的請‘托’活動,如給評委送禮、請領導說情、評委之間互相照顧關系等等。但這些都是現象。要從本質上說,它是指一切通過不正當手段獲得榮譽和利益的學術墮落行為。學術腐敗污染圣潔的學術殿堂,腐蝕學術隊伍的肌體,阻礙學術大師的產生,遏制一個民族學術水平的提高,是學術事業發展的大敵。”張保生在這里對學術腐敗的表現、實質和危害都作出了分析。楊玉圣接著說:“學術腐敗的表現是多種多樣的,除了上面說到的,還有高校教材、教參編寫中存在的低水平重復和抄襲現象;粗制濫造的形形色色的辭書;學術文章、著作在數量上惡性膨脹,在質量上卻沒有相應的提升;沽名釣譽,一些并非搞學術研究的人卻利用手中的權力或金錢,當上名牌大學的兼職教授、顧問,以此撈取更大的社會資本;高等教育和學位摻假、注水,在全國各地到處販賣的假文憑使不少人謀取到不正當利益;以及在學術評獎、科研基金項目評審中存在的腐敗現象等等。”

      以上張保生、楊玉圣兩位關于學術腐敗表現的分析比較概括、簡略。楊玉圣在《讓圣殿堅守純潔———學術腐敗問題答問錄》(載《中國教育報》2001年8月9日,篇幅接近一個版)中,回答“學術腐敗一般有哪些表現形式”時,楊玉圣從七個方面進行了總結,其要點如下:(一)出版物低水平重復;(二)制造學術泡沫;(三)搞假冒偽劣;(四)抄襲剽竊;(五)用權錢撈取學術職稱;(六)高等教育和學位注水;(七)學術評審腐敗。還有人將學術腐敗概括為十大表現。據報道:全國政協委員孫頷將學術腐敗概括為:追名逐利、弄虛作假、浮躁浮夸三風盛行。具體表現則又是五花八門,他列舉了學術腐敗的十大表現:為個人的晉升和發展而鉆營,剽竊成果和“學術泡沫”,“教授”頭銜滿天飛,在職博士熱潮,“明碼標價”壟斷學報,假借“學術活動”斂財,名牌院校的假冒偽劣“高新科技產品”,少數民辦院校開“學店”盈利,開始出現“學霸”和“大腕”式人物,虛夸報道科學成果和人物等等。(見耿聯《整治學術腐敗重塑學界圣潔》,載《新華日報》2002年3月7日)楊玉圣等人對學術腐敗的總結,應該說是比較全面而具體的,但還是有學者不斷從不同側面作出補充和總結。其較有影響的看法主要有下列幾種。

      其一,指出“集體名義下的學術腐敗”。《警惕集體名義下的學術腐敗》(作者鐘年,載《光明日報》2001年9月6日)一文開頭即指出:“近來,關于學術腐敗的話題不時見諸報章,文中大多流露出深切的痛心與無奈。不過,在多數文章中,譴責的對象主要是個體,我在這里想說說另一層面的問題。”接下去該文寫道:與個體相對的是集體,其實,相當一部分學術腐敗的產生與集體行為不無關系。譬如,評項目、評獎、評職稱、評學位點等等,對一個學術機構(自然也包括機構中的個人)是至關重要的事情,每逢此等大事降臨,一些領導便會召集群眾,呼吁大家發揮集體的智慧,“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托關系,走門子。只要能達目的,盡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正是在集體的名義下,一些個體做起來不免臉紅心跳、擔驚受怕的事,就變得有點理直氣壯、義無反顧了。浮夸、作假、編造材料,這類事情不時在集體行為中出現,甚至一些人做起來頗有點“使命感”和“責任感”。因為,這些事是可以為集體帶來好處的事,也是可以為集體中的所有個體帶來好處的事。最后事情辦成了,不少人還會夸這樣的領導者有膽識、有魄力、有能力。

      其二,指出期刊腐敗的問題。《人民日報》2005年11月2日發表記者施芳的報道《濫出增刊、一號多刊、拆分出版等行為被叫停·高校期刊不得違規斂財·教育部要求:遵守學術規范,抵制學術腐敗》,該報道指出:

      據介紹,近一個時期,個別高校主辦的期刊出現一些違規現象,主要表現為:不按照期刊出版管理規定出版增刊,沒有在封面注明“增刊”字樣;以出版增刊或出版專輯、論文集等形式,向作者收取“版面費”,牟取錢財;個別期刊一號多刊,將一次性獲得批準出版的一期增刊,拆分成兩期甚至多期增刊出版,以便能多發表文章,多向作者收取費用。

      教育部在通報中指出,這種不正之風,致使一些內容平庸甚至質量低劣的文章得以發表,浪費了出版資源,助長了學術腐敗,也使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上當受騙,嚴重損害了高校期刊界的形象,腐蝕了編輯隊伍,破壞了出版工作秩序,在社會上造成了不良的影響。

      其三,指出“隱性學術腐敗”的問題。《人民日報》2007年2月5日發表記者陳娟的報道《領導掛名成“慣例”,云南政協委員提醒———警惕隱性學術腐敗》,該報導引述云南省政協委員、昆明冶金研究院高級工程師馮成建的話說:“現在的科技評獎,有很多是大領導領銜,小領導加塞兒,真正干活兒的人在中間,后面是一大堆搭車沾光的人———這已經是科技界公開的秘密了,是一種隱性的學術腐敗。”《人民日報》上述報道的同一版還設了“網友議事”欄,其中一網友評說:“這是一種比剽竊更隱蔽、更惡劣的學術腐敗。”

      此外,還有指出學術著作翻譯中的學術腐敗(見資中筠《學術繁榮與翻譯質量成反比》,載《文匯報》2004年11月6日)、“核心期刊”腐敗(見張琰《“核心期刊”利益鏈揭秘》,載《瞭望東方周刊2006年第49期)等腐敗現象的。

      關于學術腐敗的表現,這里還要特別引述下列幾文。其一是《學術腐敗六大癥候》(作者張向東、舒泰峰,載《瞭望東方周刊》2006年第25期)。相對來說,這篇文章對學術腐敗表現的總結是較為全面的。該文總結學術腐敗六大癥候分別是:“七拼八湊編教材”;“洋虎皮做大旗”;“泡沫與浮夸”(該文關于本“癥候”寫道:近幾年中國高校學術界形成了有目共睹的“繁榮”,有人總結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學者特別是享有級職稱的學者、名學者以及擁有各種獎項獲得各種稱號的“專家”級學者教授越來越多。二是高校論文、學術專著以驚人的速度增長。中國的大學教授,中國的專著、論文數量名列世界前茅,但中國有國際影響的大學教授,或者有國際影響的學術專著和論文卻不多,這從每年全世界自然科學的三大檢索上就可以看得出來,一個原因就是中國的學術水準中有“注水”現象);“獎項之亂”(該文關于本“癥候”寫道:學術評獎和立項中的腐敗也為廣大學人痛恨。尤其是評獎,有種說法在人們口中流傳:“評獎就是評委分贓,你給我,我評你,剩下十之二三,再拿來裝門面。”);“職稱亂象”;“剽竊與抄襲”。其二是《學術重“學”更重“德”》(鄒承魯,載《人民日報》2006年4月13日)。該文剖析了“違反科學道德”的六種形式:偽造或篡改原始實驗數據;抹煞前人成果,自我夸張宣傳;偽造學歷,偽造工作經歷;抄襲、剽竊他人成果;一稿兩投甚至多投;強行在自己并無貢獻的論文上署名。另外,《人民日報》2006年12月14日報道《北大修訂教師學術道德規范·六種行為屬學術不端》。(記者施芳、孔令昭)也很值得我們注意,該文轉述這六種不端行為是:偽造與篡改;抄襲與剽竊;偽造學術經歷;不當署名;濫用學術信譽;其他違背學術界公認的學術道德規范的行為。這里所說的“學術不端行為”可以看做“學術腐敗”的同義語。

      2.關于學術腐敗的嚴重程度

      大多數學者認為,當前中國的學術腐敗已到了非常嚴重的程度。楊玉圣在2002年說:學術腐敗是目前嚴重存在的客觀事實,其中學術剽竊現象以及學術評獎、職稱評定、學位授予等弄虛作假、不公正行為問題,不僅嚴重存在,而且愈演愈烈,用中國科技大學朱清時院士的話說,“中國大學學術道德水準下降是不爭的事實。”(見《學術腐敗、學術規范與學術倫理》,載《社會科學論壇》到2004年,楊玉圣又說:

      中國新當選的58個院士,新聞報道里面講都沒有學術問題,沒有學術道德的問題;大學生在考試之前宣誓不弄虛作假,現在都成了新聞了目前出現上述情況,說明考試作弊、學術道德問題等現象越來越嚴重,越來越普遍了。(見《關于目前高校學術流弊的對話》,載《云夢學刊》2004年第3期)學術界的不正之風和腐敗,現在我們要去研究恐怕已經不是“是”或者“不是”的問題了,而是“已經嚴重到什么程度”的問題。尤其是高校存在學術不正之風與腐敗現象,已嚴重到了讓人觸目驚心、痛心疾首的程度了。

      到2008年,楊玉圣繼續說:

      對于學術界,曾經有各種美譽,像“凈土”、“象牙塔”、“精神家園”、“世外桃源”等等。但是,如今世道變了,學術界也不復是原先人們想像中的學術界了。無論是在大學、科研機構還是出版界、期刊界,不如人意之處越來越多。娛樂界,固然問題多多,但那本來就是“娛樂”人的。學術界現在也有向娛樂界轉化的架勢,也開始“娛樂”人了,不過是“黑色幽默”罷了。

      對上引楊玉圣在2002年、2004年、2008年這三個不同時期對學術腐敗程度的評論,我們要注意他的措辭,2002年用的是“嚴重存在”,2004年用的是“越來越嚴重,越來越普遍了”,2008年用的是“越來越多了”。這些措辭可以讓我們警醒、深思。

      大多數論者持與楊玉圣相似的看法。《人民日報·海外版》2001年9月25日發表《端正的學風是學術的生命》(莫礪鋒)一文,該文寫道:“目前學術腐敗的毒菌不僅僅出現在個別學者的身上,它也相當嚴重地侵入了出版機構、學術機構、學術評估體系的集體行為之中,試看現在學術論著的發表、學術成果的評獎和學術課題的評審等活動中,請托、賄賂、以權謀私等不正之風已經甚囂塵上,有些地方或部門甚至達到了顛倒黑白、劣勝優敗的程度。長此以往,這必將導致整個學術界風氣的大潰壞。”

      《新聞晚報》2006年3月10日以《全國人大代表羅家融:整治學術腐敗刻不容緩》(程賢淑)為題報道:“學術腐敗導致真理失去了空間。”3月9日,全國人大代表羅家融表示,整治學術腐敗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

      羅家融說,2003年,武漢一所大學想要改個校名,在打聽到了參與改名的56個評委名單后,就派專人進行攻關,花了數百萬元之巨,最終獲得了46張贊成票。這僅是高校學術腐敗中的個例,在評學科、申請博士點、碩士點時發生的腐敗也不鮮見。一次,某評委在收到一學校的評選資料后,又收到該校的第二份“評選資料”,里面是一臺筆記本電腦和一個信封。在這樣的風氣下,學術的評審已不是科研實力和教研能力的真實體現。

      上述羅家融所舉的例子的確如楊玉圣所說的“讓人觸目驚心、痛心疾首”,故羅家融使用了“刻不容緩”這樣的措辭。

      新加坡《聯合早報》2006年3月5日發表到了《中國學術腐敗“我自巍然不動”》(張從興),該文寫道:中國的學術腐敗問題,大概就像各大河流的污染問題一樣,是個頑疾。而這個頑疾也不是在今天才受到重視的。不久前,國際級數學大師丘成桐公開嗆聲,痛擊中國的學術腐敗現象已經嚴重到可以讓“中國科技的發展至少退后20年”。更早前,遠在美國加州的生物學博士方舟子(方是民)已在他自己的“新語絲”網站,以及搜狐網、人民網等中國大型網站,搞過學術打假。

      上述稱學術腐敗為“頑疾”,可見其程度不淺。

      有三篇網上的文章,對學術腐敗的程度和危害措辭更為激烈。其中一篇題為《要像反恐一樣反對學術腐敗》(夏雪冬雨,見“說辯上虞—上虞論壇”2004年9月9日),該文寫道:

      學術腐敗分子猶如恐怖分子,如今的恐怖分子,四處出擊,用飛機撞大樓,劫持學校殘害兒童,人體炸彈炸毀公車,把世界攪的不安寧。

      如今的學術腐敗分子也一樣,偽造學歷,偽造科研成果,剽竊論文,詐騙職稱和錢財,招生循私舞弊,把中國攪的不安寧。

      同學術腐敗分子的斗爭,和反恐一樣,還是相當艱苦的。恐怖分子是不要命的,學術腐敗分子是不要臉的。他們為了錢財,職稱,官位,名譽,什么都沒有顧忌的,什么都敢做。公然的抄襲到云天霧地的胡拼亂湊,天花亂墜的謊言到驚天動地的瘋話,看的你都不知該從何駁起。

      另外一篇是前面提到《中國的學術界到底有多腐敗?(深度報道)》(亦明,“木子網—時政述評”2004年3月12日)一文,其第七、第八部分的小標題依次是“中國目前的學術腐敗是前無古人的”;“中國的學術腐敗是世界罕見的”。從小標題即可見出其對學術腐敗程度的分析和評估。

      還有一篇題為《是學術腐敗,是學術罪惡,是學術犯罪》(未署名,見“湘雅園論壇”2003年1月31日)。與上述觀點相異甚至相對,也有少數論者提出“不要夸大‘學術腐敗’”。據新華社記者報道,李浩、馮健親、蔣樹聲三位來自學術界的全國人大代表呼吁:不要夸大“學術腐敗”。這三位學者認為:“‘學術腐敗’不能與‘吏治腐敗’、‘司法腐敗’相提并論。要本著實事求是的精神,正確估計‘學術腐敗’的嚴重程度,既不能夸大,也不可輕視。”“對‘學術腐敗’現象要嚴肅處理,但對這一現象的嚴重程度、普及程度,不可估計過高。”“夸大這一問題的嚴重性,無疑不利于學術界、科學界的健康發展。”(奚彬、翟偉《不要夸大“學術腐敗”》,見“光明網”2002年3月13日)另外,前述一些論者不同意使用“學術腐敗”一詞,實際也認為學術腐敗的程度并不嚴重。

      三、關于學術腐敗產生的原因

      1.從宏觀、概括的層面尋找原因

      《光明日報》2001年12月25日“學界話題”專欄《維護學術尊嚴反對學術腐敗》(主持人:薄潔萍)中,主持人問:“在中國學術事業經過20多年的恢復和發展、進入一個新階段的今天,為什么會出現學術腐敗現象?主要有哪些因素造成或促成了學術腐敗?”葛劍雄的回答是:“出現這些問題,當然與學術隊伍本身的素質有關,但我認為不利的外部條件助長了學術界的不正之風也是無法否定的事實,應該從內部制度和外部條件兩個方面找原因。如果不從根本上清除學術腐敗的根源,只靠揭露、批評、打假是遠不能解決問題的。”鄧曉芒的回答是:“造成學術腐敗的原因,我認為主要是體制問題。學術不民主,就給不道德的人以可乘之機,有道德的人在這種情況下是無能為力的,結果是很難達到公正;反之,在學術民主的情況下,即使有些人不講道德,也會受到牽制。”葛、鄧二位都是從學界自身和外部條件兩個方面尋找學術腐敗產生的原因。《中國教育報》2002年4月26日發表的報道《學者眼中的學術腐敗和反腐敗———部分高校校長、學者談學術道德建設問題》(劉繼安),在回答為何會產生學術腐敗時,用了“制度規范和道德約束的雙重缺失”這樣一個小標題作答案;《新華每日電訊》2006年6月25日發表的報道《丑聞動搖中國科學,清理門戶不能拖延》(于達維),是從“學術腐敗的社會土壤”和“高校需要反省”兩個方面來分析學術腐敗的原因;上述在對造成學術腐敗內、外兩個原因孰輕孰重看法上,鄧曉芒明確肯定“主要是體制問題”。(葛劍雄在《新華每日電訊》2006年6月25日發表《學術腐敗看似品德問題,實際是體制問題》一文,與鄧曉芒看法完全一致)。還有不少論者表示了相同的看法。如,邢東田認為:

      學術腐敗橫行,普通學人要負一定責任,但主要責任應當由管理部門和管理者來負。目前的情況是歪經盛行,一是好經往往被管理者念歪了,比如某些明顯的違規得不到懲處;二是經常有歪經尤其是學術評比的歪經出臺,比如毫無根據或缺乏論證的量化評比。這兩方面的問題都要由管理部門和管理者來負責,但遺憾的是,管理部門往往是很不負責。比如大家都知道的非常典型的“核心期刊”,本來是文獻計量學對學術期刊的分析,對學術期刊的評價還是有一定意義的,但它不是對其每一篇論文的評價。管理部門不問青紅皂白,拿過來就作為對論文的評價指標,這就把問題絕對化了。其基本理念就是,凡是發表在“核心期刊”上的文章就必然是高質量的論文,反之則不是。這種“以刊評文”只認衣冠不認人的荒唐做法,居然能夠大行其道于學界,難道管理者不應當負責任嗎!

      2004年11月18日,英國《自然》周刊出版中文增刊《中國之聲Ⅱ:與時俱進》,發表了23位中外科技專家的文章,《文匯報》2004年11月21日摘錄了部分文章,其中有兩篇文章的標題分別是《“官本位”助長學術腐敗》(陳竺)、《體制比項目更重要》(饒毅、魯白、鄒承魯)。還有《瞭望》2006年第15期發表的《科研造假的體制警示》(楊金志),等等。上述文章的標題即顯示了與鄧曉芒、邢東田等相近的看法。

      2.從具體、微觀的層面尋找原因

      上述關于學術腐敗原因的分析是頗為深刻而帶有概括性的;與此同時,還有不少論者是從具體的層面來尋找學術腐敗產生的原因,與前述概括性的分析形成互補。

      2002年5月19日,廣州近千名博士聚集英雄廣場簽名反對學術腐敗,博士們總結出學術腐敗七成因:

      一是巨大的利益誘惑。李明華博士說國家和社會重視科教事業,基本上是只要有了學術成果,就會有相應的待遇及社會地位。因此不少能力不足者不惜冒著身敗名裂的風險去造假。二是以往學術界的錯誤認識。以往學術界對一些學術腐敗現象沒有追究、也沒有強調,因此個別人有恃無恐。三是當前學術體制的弊端。李明華博士說當前學術體制要求你必須發表文章,否則就不能通過考核,這種體制促使一些人不擇手段地多出所謂“成果”。四是人文科學比自然科學更易“學術腐敗”。廣州市人民防空辦公室工程建設處長梅其岳博士認為,人文科學主觀意識性強,因此學術腐敗爆出丑聞多些。五是學術界的功利心太強。河海大學土木博士郝小員認為,當前整個社會氛圍功利心太強,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下難免會有人去想方設法走捷徑出“成果”。六是與國家科研經費缺乏有關。工科博士黃鐘暉認為國內一些自然科學論文事后被揭出壓根兒沒有做實驗就論證出結果,主要原因還是缺錢。七是科研監管機制的缺位。廣州日報報業集團技術處處長梁泉博士說,體制把關不嚴,給一些心術不正者留下可乘之機。梅其岳博士建議應將學術成果向社會公示,形成監督機制。

      楊玉圣在《讓圣殿堅守純潔———學術腐敗問題答問錄》(載《中國教育報》2001年8月9日)中回答“為什么會出現這樣嚴重的學術腐敗”問題時,分析了六個方面的具體原因:第一,長期缺乏知識產權觀念。第二,現代學術規范體制沒有確立起來。第三,量化政策不完善。第四,學術批評的嚴重缺席。第五,研究生培養體制中存在一些缺陷。第六,對已暴露的問題處置不力。

      《中國教育報》2006年12月28日發表的《漢芯事件無人擔責是對學術腐敗的縱容》(劉效仁)也是從多方面具體分析了學術腐敗產生的原因:

      “漢芯一號”作為“全部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創新產品,迎合了某些權力機關和官員急于出政績的功利心理。中國亟待在高新科技領域有所突破,國家政府對自主創新寄予了深厚乃至熱切的期待。尤其自主研發高性能芯片,實在是我國科技界的一大夢想。所以,陳進便利用這種期盼,通過偽造的“漢芯一號”,把自己打扮成自主創新典范的同時,也為某些人增添了政績。在把陳進樹立為典型和樣板的過程中,一些機構扮演了極不光彩甚至助紂為虐的角色。

      無論是無能被騙,還是道德腐敗,抑或是好大喜功,無疑共同構成了學術腐敗擴散、科技造假瘋狂的溫床。“漢芯一號”事件,不僅暴露了我國當下學術評估體系重關系、人云亦云、缺乏職業操守等種種弊端,也暴露了某些政府組織和科研管理機構急于求成的浮躁心態。

      還有一種觀點也很引人注目,《人民日報》2006年12月4日發表的《學術腐敗不能找借口》(曹樹基),在分析“大規模的學術打假也已開展了五六年,為什么學術腐敗仍然層出不窮”的問題時指出:現在有一個很危險的傾向,就是學術腐敗一出現,板子就會打在“制度不健全”上。事實上,任何制度都不可能盡善盡美,現行制度盡管有造假的空間,但也有預防糾正的可能。

      3.從學者個人素質的角度尋找原因

      從學者個人素質尋找學術腐敗的原因,這是一種很獨特的觀點,這種獨特觀點見于一篇在網上影響甚大、篇幅甚長(全文約7.5萬字)的文章《中國學術界的問題及其出路》(亦明,“教育與學術”網2005年2月11日)。該文“結論”中說明該文與2004年開始在網上流傳的《中國的學術界到底有多腐敗?》是姊妹篇。該文包括七個部分:一、“前言:學術腐敗只是中國學術界問題的表象”;二、“學術腐敗的根源是中國學術界學術水平低下”;三、“學術水平低下的原因不是政府投入過低”;四、“學術水平低下的原因是學者個人素質太差”;五、“當代中國學者素質低下的原因”;六、“中國學術界的出路何在”;七、“結論”。

      在上文提到的第四部分“學者水平低下的原因是學者個人素質太差”中講到當代學者的個人素質時,該文分析道:

      如何評價當代中國學者的素質呢?應該說,面對著全面腐敗的中國學術界,我們很難找到合乎標準的中國學者。其實,現在的中國學術界更像一個官場,權勢、地位、金錢、交易所起的作用要遠遠超過真理或學術。認識到這一點,也就找到了評價中國學者素質的切入點。

      在上文提到的第二部分“學術腐敗的根源是中國學術水平低下”中有這樣一段分析:

      學術水平的低下是學術腐敗產生的主要原因之一。為什么這么說呢?因為學術腐敗現象的出現過程大致是這樣的:中國的學術界經過八十年代的人員大流失,即智商較高的學人離開學術界(出國、從政、經商),“隨著文革前的學者全面退休,中國學術界的實權從平庸之輩的手中轉移到了那些被“篩選”下來的碌碌無為之輩的手中。他們掌權之際,也恰逢“科教興國”戰略實施之時。金錢象潮水般涌入學術界,對於搞不了學術的這些人來說,搞腐敗就成了唯一的選擇。”(亦明《中國的學術界到底有多腐敗?》)也就是說,中國的學術界面對著如同泰山壓頂般的“科技興國”重任,面對著如同潮水般涌來的金錢,它既感到茫然若失,束手無策,又感到了金錢從毛孔中滲入時的興奮和激動。最后,它找到了弄虛作假、欺上瞞下這條“捷徑”。

      上述的分析雖然有些言辭過激、雖然包含了義憤的因素,但也不無理性的審思,從形式邏輯的角度看是不無道理的、有一定說服力的。

      四、關于整治學術腐敗的對策

      1.學術界提出的對策

      整治對策的提出是建立在對學術腐敗產生原因的分析的基礎之上的,這符合對癥下藥的原則。如前文第三部分所述,大多數人認為學術腐敗產生的原因主要分為內、外兩個方面,所以不少學者有針對性地提出標、本兼治的對策。《勞動報》2001年10月16日發表的報道《整治學術腐敗刻不容緩》較早提出標本兼治的對策:

      要整治學術界的不良風氣,絕不能畢其功于一役,而必須標本兼治。就治本而言,那就要對許多問題從根本上重新考慮。例如,怎樣來確定一個人、一個單位的學術水平?國內的權威刊物和核心刊物的標準應怎樣重新劃分?在目前情況下,重新劃分的時機是否已經成熟?作為晉升正、副教授依據的論文必須發表在哪些刊物上的規定,又是否具有科學性?這些問題都必須假以時日,進行認真細致的討論,真正做到集思廣益,然后加以改革。

      至于懲治腐敗,防止其蔓延,是必須立即就做的。這就是治標。在這方面,光靠教育是不夠的,應趕快制定一系列嚴格、可行的條例,嚴肅追究當事人的責任,嚴肅追究有關單位領導所應負的責任。上文所述的“治本”指“對許多問題從根本上重新考慮”,即從源頭上遏制學術腐敗;“治標”指對已發生的學術腐敗進行查處。

      還有不少學者表達了與上述相似的看法。《新華日報》2002年3月7日發表的《整治學術腐敗重塑學界圣潔》(耿聯)的報道中,引述了全國政協委員張亦忠的建議:

      現在要大膽進行體制改革,盡快建立完整、嚴格、科學的學術評價體系,廢除當今只重形式和數量的學術評價模式,轉變為重質量和內涵的評價體系。同時,充分發揮學術機構在科學道德建設、學風建設和學術監督中的作用。各級學會要大力倡導科學道德,要積極開展學術爭鳴、批評和對學術不正之風的批判,使學術敗腐者受到應有的譴責,讓學術腐敗為人們所不齒,學術敗腐者在業內無顏見人。上引中“體制改革”即指治本,“科學道德建設”等則指“治標”。葛劍雄《學術腐敗看似道德問題,實際是體制問題》(載《新華每日電訊》2006年6月25日)一文中提出:“現在應該進行綜合治理。”葛劍雄所說的“綜合治理”,既指道德方面,又指體制方面;但更重視體制方面的治理。

      學界絕大部分論者都持與葛劍雄相同或相近的意見。趙建文《遏制學術腐敗的關鍵是什么》(《中國青年報》2000年10月1日)認為:“遏制學術腐敗同遏制其他腐敗一樣,首先是要遏制某些有權者濫用權力,否則反對學術腐敗只能是一句空洞的口號。”“遏制某些有權者濫用權力”即是講的體制問題。《人民日報》前后相隔4年多發表的兩文,從標題上即可見出其觀點,一篇是《從制度上遏制“學術腐敗”———訪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副主任李主其》(記者廖文根、任建民,載《人民日報》2002年2月20日),另一篇是《用制度堵住學術不端行為———訪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副主任沈文慶院士》(記者趙亞輝,載《人民日報》2006年5月27日)。《人民日報》2007年12月26日發表報道《復旦大學通報三起學術違規事件引發熱議·學術造假拷問大學精神》,該報道的第三個小標題為“杜絕造假重在制度建設”,可以見出與前兩文的觀點完全一致。

      整治學術腐敗,體制改革、制度建設固然是最重要的,但道德建設也不可忽視,所以同時有不少論者提出了學界道德建設的問題。邱兆祥《學者應有的學術品格》(載《光明日報》2005年3月16日)一文認為:“近年來,我國學術界的浮躁之風日盛,這決非偶然。它既是受當前社會上存在的腐敗現象的影響,也與學者個人的學術素養、學術品格不無關系。”因此,邱文提出:“學者作為精神勞動者理應比其他從業者有更強的精神需求。作為學者,不僅要有扎實的理論修養,而且還應當有崇高的價值追求。那么,學者的基本價值追求或者價值取向是什么呢?筆者認為,每一個負責任的學者,都必須把報效社會主義祖國,服務人民大眾,探求科學真理,作為自己的基本價值取向。”曹建文《加強大學生學術誠信教育》如標題所示提出了很有價值的建議。熊飛駿《尋找知識分子的良知》(載《天津青年時報》2006年6月12日)指出:“良知”就是強烈的社會責任心和捍衛道德、真理的勇氣以及不為眼前的“急功近利”所引誘、被陰暗勢力“收買”。張存浩《我看科學道德與學風問題》(載《人民日報》2007年7月12日)一文根據我國科學道德與學風問題的具體特點,有針對性地提出了五個方面的建議:一要完善科學不端行為監察制度;二要發揮社會各界和社會輿論的作用;三要加強科學道德規范制度建設;四要建立維護科學道德的有效機制;五要重視對青年科技工作者的科學道德教育。此外,還有論者撰寫了《知識分子道德危機的深層根源》(王曉華,載《社會科學報》2006年5月18日)等等,都表現了對學術界道德建設的重視。

      還有不少論者從可操作性的具體措施的角度提出了整治學術腐敗的對策。《光明日報》2001年12月25日“學界話題”《維護學術尊嚴反對學術腐敗》(主持人:薄潔萍),圍繞如何遏制學術腐敗,表達了三個方面的意見(即三個小標題):“具有正確的價值觀是學者能夠自律的基礎。堅守學術倫理,是一個學者之所以能成其為學者的道義基礎”;“學術評審制度應按程序正義來進行設計。嚴格遵守學術評審的程序是保持公正性的最重要的條件”;“廣泛而公開的學術批評是一個大環境問題,學者們在今天不僅要嚴守學者的職業道德,而且要堅決與學術腐敗的各種現象作斗爭”。與此同時,《人民日報·海外版》2001年12月11日發表的《反對學術腐敗樹立精品意識重要的是加強制度建設》(譚好哲)就具體制度建設,提出了五個方面的內容:一是建立必要的學術評價機制,改變學術水平鑒定中重論著數量而輕學術質量的做法。二是所有的學術刊物和出版機構實行匿名審稿制度,并且對論文和著作中的注釋、引文、引述等作出明確的規定,這是杜絕學術垃圾和學術抄襲的一個重要環節。三是建立全國性的學術管理機構,對整個國家的學術研究事業形成有序的科學管理。四是在全國性的學術管理機構內部或外部組建一個由各學科人品正直、處事公正的權威學者組成的學術鑒定委員會,這個委員會主要發揮學術質量的鑒定和學術糾紛的仲裁作用。五是各有關單位和機構建立明確的獎懲制度。

      楊玉圣在《進一步加大學風建設的力度有效遏制學術界的不正之風》(載《求是內參》2003年第17期)第三部分“關于遏制學術界不正之風的幾點建議”中,一共提出七個方面的建議,其要點如下:第一,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教育部等國家主管部門,應進一步發揮宏觀調控、政策導向的作用,高度重視學風建設的極端重要性、迫切性和必要性。第二,國家重點投資建設的各類大學,應在學風建設、高素質人才培養方面真正發揮模范帶頭作用,把“提倡精品,拒絕贗品”落到實處。第三,學術界應達成共識,切實加強學術道德建設。第四,建立實事求是的學術評價機制。第五,應切實尊重知識產權和學術倫理,嚴禁抄襲剽竊。第六,要特別重視學術懲處機制的建設,同時強調學者自律。第七,鄭重建議達不到專業水平要求的國家公務員(特別是中高級領導同志)不再在大學擔任名譽性職務、兼職教授和博士生導師。還值得注意的是,由部分學者簽署的《岳陽宣言———遵守學術規范、推動學術發展》(載《云夢學刊》2004年第4期、《社會科學報》2004年6月3日等)、《關于恪守學術規范的十點倡議》(載《云夢學刊》2004年第6期、《中華讀書報》2004年10月27日)等,也是針對學術腐敗而各提出了若干對策。

      2.管理界提出的對策

      而對越來越嚴重的學術腐敗,管理界也并非熟視無睹,也在積極應對,出臺了不少對策。2004年初,中共中央發出《關于進一步繁榮發展哲學社會科學的意見》(見《人民日報》2004年3月21日),《意見》中有這樣兩段話:“要深化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體制改革,整合研究力量,優化哲學社會科學資源配置“要深化哲學社會科學規劃體制改革,按照公正、透明、競爭的原則,改革國家社會科學研究基金項目評審制度”要建立和完善哲學社會科學評價和激勵機制。”“要加強哲學社會科學隊伍的思想道德和學風建設。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要樹立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堅持嚴謹治學、實事求是、民主求實的學風。要增強社會責任感,加強學術道德修養,提倡做人、做事、做學問相一致,堅決抵制各種不正之風,自覺維護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的良好形象。”不難看出,上述《意見》是針對學術腐敗而發。

      教育部有一系列舉動。2004年6月,剛剛成立的教育部社會科學委員會通過了《高等學校哲學社會科學研究學術規范》、《光明日報》2004年6月27日發表的報道《高校哲學社科研究出臺首部學術規范》(記者豐捷)中寫道:“針對近年學界日漸盛行的造假、浮夸甚至剽竊、抄襲之風,這部學術活動的自律守則作出了明確而具體的制度約定。”2006年5月25日,新華社發布消息:教育部25日舉行新聞發布會透露,為加強學術道德和學風建設、遏制學術腐敗,教育部已于日前成立社會科學委員會學風建設委員會。2006年5月26日《中國教育報》等有專題報道。

      中國科學院在2007年亦有大的行動。《人民日報》2007年2月27日發表專題報道《強調社會責任·加強學術環境建設·中科院立下6條科研“戒律”》(記者唐文根),報道開頭寫道:2月26日,中國科學院在京召開新聞發布會,正式向社會發布《關于科學理念的宣言》和《中國科學院關于加強科研行為規范建設的意見》,明確了中國科學院科研行為的6條基本準則,并明確了科學不端行為的內涵、認定標準和處理程序。6條基本準則是:遵守道德準則;遵守誠實原則;遵守公開原則;遵守公正原則;尊重知識產權規定;遵守聲明與回避原則。《光明日報》2007年2月27日除以《營造和諧的學術生態》(記者齊芳)為題發表專題報導外,還節選刊登了《關于科學理念的宣言》。

      科技部門戶網站2007年3月2日發布了《“關于整治學術腐敗和不端行為、構建健康學術氛圍的提案”答復》(國科辦提字[2006]139號),《對政協十屆全國委員會第四次會議1344號(教育事業類134號)提案的答復》,該“答復”包括三個方面:一、加強學術道德建設;二、規范科學技術評價活動;三、加強監督管理。中國社會科學院和北京大學等著名大學也先后出臺了有關遏制學術腐敗的規范、規定和措施。

      3.其他對策

      前文提到的《中國學術界的問題及其出路》(亦明,“教育與學術”網2005年2月11日)一文在第六部分“中國學術界的出路何在”中,針對學術腐敗提出了三個治療方案,分別為下策、中策、上策:

      下策針對學術腐敗,它的目的就是要割除這個癌腫,使中國的學術界不至于腐爛到滅亡;中策針對學術水平低下,它的目的就是要中國的學術界能夠自食其力,甚至為社會做出一些貢獻;上策針對學者素質低下,它的目的就是要使中國的學術界達到與中華民族的世界地位相應的水平。

      關于具體的對策,該文提出了三條:“(一)斬草除根,擒賊檎王:鏟除腐敗之源———院士制度”;“(二)歸真返璞、順天應理、量力而行:讓學術界對社會有用”;“(三)以人為本,放眼未來:用新文化培養下一代”。上述建議雖然尖銳,但促人反省、深思。

      五、附言

      1.為了撰寫本文,筆者2008年春節期間一直在閱讀有關整治學術腐敗的資料(資料準備工作已做了幾年的積累,此次是集中閱讀、梳理),我內心的感受只能借用楊玉圣的兩句話可以表達,那就是“觸目驚心、痛心疾首”(見《杞人憂天憂懷天下———關于學界不正之風與學術腐敗的對話》,載《福建師范大學學報》2004年第4期)。

      2.本文的標題中用了“整治”一詞,但筆者注意到所引述的資料中很多的措詞是用的“遏制”。筆者以為(或者說希望):近期目標是“遏制”學術腐敗,長遠目標則是“整治”(治理好)學術腐敗。

      3.學者邢東田于2005年發表了《“學術腐敗史”值得研究》(載《云夢學刊》2005年第4期),我極表贊同。因為:大而言之,研究學術腐敗史是研究當代社會史的一個側面;小而言之,研究學術腐敗史是研究當代學術史的一個組成部分。當然,研究的主要目的還是為了“整治”。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