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不尊重首創權,學術腐敗必橫行


      2014年03月30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吳敬璉等眾多代表委員呼吁專門立法懲治學術腐敗

      學術研究究竟怎么啦?

      科研人員“跑部錢進”、“科研老板化”、學術造假……

      “學術造假實際上就是沒有尊重首創者的首創權!”全國政協委員、經濟學家吳敬璉接受記者采訪時,一針見血。

      全國政協常委、臺盟上海市委主委石四箴也表示,需盡快建立專門的懲治學術腐敗的法律,或者盡快在《著作權法》、《專利法》等相關法律中完善懲治學術腐敗的內容,確保懲治學術腐敗有法可依。

      制度缺陷

      學術造假敗露,學術單位更愿意“捂住”?因為造假者和單位已成利益共同體。行政化官本位的科研制度不改,學術腐敗難除。

      在吳敬璉看來,以首創權為核心的學術規范是一種最好的激勵機制,“看誰最先提出了這個
      定理、發現了這個規律”,刺激著人類的求知欲望。

      而學術規范的建立、學術規范的執行和對首創權的獎勵應該靠科學家共同體來做,吳敬璉介
      紹說,像法國法蘭西學院,英國皇家學會,就是這樣的科學家共同體。

      而這一“共同體”,在我國卻往往變成了“利益共同體”。全國人大代表、北京化工大學校長王子鎬就直斥這種學術利益共同體現象:一些單位領導人對學術不端行為一般是私下處理或者不處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是因為各學術單位在諸如評比、課題申請等方面競爭激烈,如果學術不端行為被揭露,會影響單位利益。

      不少委員更是深入指出,這其實是當下行政化官本位的教育科研制度的問題。如果繼續沿用,就很難去談科學創新,學術規范也沒有保障。

      監督失效

      為什么一些“假項目”可以通過專家論證?因為持不同意見的專家根本沒有被邀請論證。專家論證利益化,學術內部監督失效。

      不能說現在的學術制度設計沒有監督機制。

      但是專家論證和結項這些重要環節中,有不少存在著走過場甚至是“花錢買表揚”的嫌疑。全國人大代表、安徽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整形外科主任汪春蘭對此憂心忡忡,她認為,現在很多“專家論證”實際上是“小圈子”論證。一個項目,多數專家認為不可行,但隨后召開的專家論證會卻可以順利通過,因為持不同意見的專家都沒被邀請。

      汪春蘭代表說,不規范的專家論證必然成為個別利益部門的“技術托兒”,一些不該上馬的項目堂而皇之地誕生了。這其實是程序偽民主的表現。但是,誰來追究這些專家的責任?所以,應當盡快建立專家論證責任制度。

      學術浮躁

      如此浮躁的學術環境,遲早會出現中國的“黃禹錫”?院士感嘆:忙項目,忙指標,忙評獎,
      沒有時間“發愣”、冥想、思考。

      大多數委員和代表都認為現行學術科研評價機制不科學。全國政協委員、中科院聲學所所長田靜為此發出呼吁:能否多給我一點發愣的時間?他說,科學家累,為項目,為評獎,為指標,為雜事,然而,科研需要“發愣”,科研從某種程度來說,就是腦力體操,需要冥想,需要思考,需要較為自由和寬松的環境。

      全國政協委員、重慶大學教授黃尚廉則對浮躁顯得有無可奈何之感。他質問道,我們年年說浮躁,年年反浮躁,浮躁風究竟什么時候才能剎住?我們要小心“黃禹錫事件”在中國重演。

      呼吁立法

      立法是為了幫助學術單位反學術腐敗,更是為了監督學術單位。

      全國人大代表、十屆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委員李主其表示,只有立法才是解決學術腐敗的根本方法。他表示,作為針對一個部門的法律,不能僅是為這個單位行使權力提供法律依據,更關鍵的是要加強對該單位本身的監督管理。

      汪春蘭代表就提交一份建議,建議加快出臺懲治學術腐敗法,同時要考慮學術活動不同于商業經營活動,學術腐敗行為人,也不同于一般的腐敗分子,因此要注意這種腐敗行為的特殊性與復雜性。

      部門回應

      建誠信數據庫,給科學家們“留底”,建學風建設委員會,在高校“打假”。

      科技部部長徐冠華表態說,為了避免出現韓國黃禹錫造假那樣的尷尬事件,科技部在科技評價,科技獎勵等各個方而正在制定和完善相關政策措施,比如科技項目將全部實行網上申報,加強信息公開,以強化社會監督。

      科技部副部長馬頌德說,科技部將建立一個“科學家誠信數據庫”,每個科學家的學術研究、
      參與科技評審都會在這個系統中留下記錄。通過這個系統,就能發現科學家曾經的學術行為是否得當。

      教育部新聞發言人王旭明則透露,教育部正醞釀成立學風建設委員會等機構,以有效治理高校出現的“學術抄襲”和“學術造假”問題。

      懲治學術腐敗需還學術自由

      汪春蘭代表,李主其代表、石四箴委員都提出了懲治學術腐敗必須推動立法的建議。以法律來約束學術腐敗,是一種后發性的威懾性的約束,但是倘若如果現行的學術評價和認證機制不更改的話,依然以論文數量、科研成果為導向的話,學術造假恐怕法律也會力有所不逮。

      我的一個擔憂是,法律是剛性的,而學術則有著很大的自由的空間,法律講究的是“無規矩不成方圓”,學術卻是需要打破一些固有范式,以實現學術創新。而沒有學術自由的學術創新最有可能導致自欺欺人的虛假學術繁榮。你不可能設想,先驗性地設定一個規矩,你按照這個規矩來操作就是創新,否則就是不尊重科學。如果事先能夠按照某個規矩或者指導思想就能有超越性的創新,那真正意義上的科學也就不需要存在了。

      出現學術腐敗后,以法律來懲處之,是對癥下藥,但仍需要分析原因,否則,純粹靠威懾,并不能從根子上鏟除。不少學術腐敗并非完全是個人主動行為,一大根源在于現有的評價體制是急功近利的成果指向型的。由于個人學術命運和待遇都和學術成果連接在一塊,所以許多人迫切需要出成果。而正如田靜委員所說,科學需要“發愣”,如果疲于出成果,疲于為出成果而四處造假或者公關,那幺腐敗就在所難免了。

      學術理應有一個寬松和自由的環境,廢除掉那種唯成果是從的學界政績觀,給予學者和科研者以能坐冷板凳的時間,注重他們從事研究的過程的鉆研精神,而不是命令式的必須拿出什么成績來,這才能可能導致有超越性的成果出現。否則,把愛因斯坦放到我們的現行學術評價和激勵機制下,那也充其量在國內混混日子罷了。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