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學生權益難堪論文測謊亂象


      2014年04月14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據《長江商報》3月29日報道,去年,武漢多所高校啟用的反抄襲軟件,遭遇了五花八門的“反反抄襲”,使軟件行將失效。包括論文抄襲在內的學術不端行為一直是社會關注熱點。被稱為論文“測謊儀”的反抄襲軟件因此被寄予了很高期待。然而,除了遭遇“反反抄襲”外,其在實際中的使用也需要得到規范,這是筆者近日對40所高校有關論文“測謊儀”的“實施辦法”進行比較分析后的發現。

      從已經公布的40所高校的“實施辦法”來看,目前高校在論文“測謊儀”的使用上主要存在以下幾個方面的問題:其一,在實際操作中,出現簡單化、粗暴化的傾向。據筆者統計和實地調查,有些學校明確要求對檢測過程、檢測內容和檢測結果嚴格保密,沒有有效地開展學術規范教育;雖然多數高校都規定了專家鑒定或學術委員會審核程序,但實踐中卻因操作程序不明確或時間有限而很少啟用,嚴重損害了學生的基本權益,也使該系統成為懲罰學生的“利器”。

      其二,從適用對象看,多數高校將所有博士生的學位論文納入檢測范圍,部分高校尚未將碩士生全部納入,這可能是考慮到兩者培養目標的不同,也可能是基于現實條件的局限性。但還有一些高校將全日制研究生和在職研究生區別對待,讓人有些費解。事實上,無論是《學位條例》還是《學位條例暫行實施辦法》在規定學位授予條件和授予程序時都沒有對二者作出區分。當然,學校可以根據培養目標從不同角度對其學術能力進行考察,如更側重實際運用能力的考察,但在學術規范和學術道德的遵守上不應區別對待。

      其三,從檢測指標看,各高校的做法千差萬別。從指標構成看,有的只采用單一指標,即文字重和百分比或文字復制比;有的采用雙重指標,即重合字數和重合百分比。問題是多數高校在規定檢測指標時并未區分不同學科,而只是在“實施辦法”中規定統一的指標體系,并由研究生院在實施檢測時統一適用于全校各院系的論文。這種無視學科差異、整齊化一的做法損害了學術的權威性、科學性和公正性。

      其四,從操作程序看,因為論文“測謊儀”只是學術不端行為檢測的輔助工具,所以其操作程序必須服從服務于《學位條例》和《學位條例暫行實施辦法》所規定的整個學位授予程序的正常進行,而不能妨礙或者越過法定的學位授予程序。但從統計結果看,多數高校的規定都比較簡單粗糙,尤其是在事前告知、預留修改時間、專家鑒定等方面。

      總之,基于既要保護學生基本權利又要尊重高校自主權的原則,筆者認為宜采用行政指導這一柔性管理方式對論文“測謊儀”的使用予以規范。具體地說,可參照《高等學校哲學社會科學研究學術規范(試行)》的做法,由教育部學風建設委員會作為主導部門,在總結經驗和廣泛論證的基礎上,出臺示范性的指導意見,對論文“測謊儀”的使用所涉及的基本方面作出原則性、靈活性的規定,各高校可參照該規定并結合本校具體情況制定相應的實施辦法。至于這一管理方式能否產生效果,正如中國人民大學教授莫于川所言,“盡管此種指導方式并沒有拘束力和強制力,但由于行政機關在知識、資訊、資源、信用等方面的一貫優勢,故能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和引導著行政相對人的行為選擇”,從而避免各高校“自說自話”所帶來的混亂局面,使論文“測謊儀”這一技術手段更好地服務于論文檢測工作和研究生培養工作。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