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剽竊、抄襲他人的作品是一種嚴重的侵權行為


      2014年04月14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法律意義上的作品,不僅指文學、藝術領域內的作品,也包括自然科學、社會科學、工程技術等方面的作品。學術著作與學術論文當然也在其中。

      作品系“具有獨創性并能以某種有形形式復制的智力創作成果。”為了符合獨創性的要求,作者為之而付出了艱辛的腦力勞動,甚至包括一定的體力勞動。為了對作者的付出給予相應的回報,也為了鼓勵作者創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以發展與繁榮社會主義的文化與科學事業,國家通過著作權法來對作者因創作作品而產生的著作權予以法律保護。嚴禁任何人剽竊、抄襲他人的作品,就是著作權法對著作權保護的條款之一。違者即構成侵犯他人著作權的非法行為,不僅要“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公開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而且同時還“可以由著作權行政管理部門給予沒收非法所得、罰款等行政處罰。”可見其侵權之嚴重性。

      當然“,為介紹、評論某一作品或者說明某一問題,在作品中適當引用他人已經發表的作品。”這是法律所允許的,被認為是一種合理使用的方式之一。但引用者必須指出被引用作品的作者與作品名稱,否則就有剽竊、抄襲之嫌。那么,是否只要指出了被引用作品的作者與作品名稱之后,就不會構成剽竊、抄襲的侵權行為了呢?不一定!這就要進一步看引用他人的作品是否符合“適當引用”的法律要求。這是劃清合法引用與非法剽竊、抄襲的界線。這就是說,在適當范圍內引用他人的作品是合法的,一旦超過了“適當引用”的“度”就會構成侵權的剽竊、抄襲行為。那么這個“度”又怎么掌握?在什么情況下才算是剽竊、抄襲?我國自1990年頒布著作權法以來一直未對此作過明確的法律解釋與司法解釋。在司法實踐與編輯部的審稿工作中,我們一般將以下“作品”認定為剽竊、抄襲的“作品”:

      (1)與他人某部(篇)作品的字句完全相同或基本相同,比如僅僅作了某些刪節、個別修改或結構上的調整。這樣的“作品”,我們就可以認定其為剽竊、抄襲。因為,每位作者在進行創作活動時,其認識、構思、表達方式,以及遣詞造句不可能是一樣的。如果一個人所寫的東西竟與他人作品的整段、整篇的字句完全相同或基本相同,那不是剽竊、抄襲又是什么?這種認定應該說是比較容易的。

      (2)有些“作品”雖未與他人作品的字句完全相同或是基本相同,但在引用他人作品時已超過了規定的篇幅,即本文前面提到的超過了“適當引用”的界線,這也是一種剽竊、抄襲。我國在著作權法頒布前的1985年,曾頒布過一項《圖書、期刊版權保護試行條例實施細則》,雖然它已被我國著作權法及其實施細則所替代,但其中有關認定剽竊、抄襲的量的標準還是可以供我們使用的。該《細則》規定,引用非詩詞類作品(指論文、專著、小說、散文等———筆者按)不得超過2500字或被引用作品的十分之一;多次引用同一部長篇非詩詞類作品(指專著、長篇小說等———筆者按),總字數不得超過1萬字;引用詩詞類作品不得超過40行或全詩的四分之一,但古體詩詞例外;凡引用一人或多人的作品,所引用的總量不得超過本人創作作品總量的十分之一。但專題評論和古體詩詞除外。總之,凡超過上述規定的引用量均應認定為剽竊、抄襲。

      (3)有些“作品”雖在引用量上并未超過上述的規定,但在“作品”的關鍵部分、有價值部分或特色部分卻與他人在先作品相同,我們稱之為實質相同。當然,這種實質相同必須占被指控為剽竊、抄襲作品中的相當大一部分。比如一篇學術論文的基本觀點、主要論據,甚至論證方法;或一篇小說的基本情節、人物特征等都與在先作品一樣,盡管在遣詞造句上有所不同,我們也可認定其有剽竊、抄襲之嫌,除非被指控者能拿出有力的相反證據,證明他的作品確為自己所寫,所出現的實質相同,僅僅是一種創作中的巧合而已。

      (4)有些“作品”完全是他人多篇作品的片段拼湊,而又非編輯作品(又稱匯編作品)。這種剽竊、抄襲行為,當前是大量存在著的。這里抄一段,那里抄一段,拼拼湊湊一大篇。就是沒有自己任何一點創意,還美其名曰:“天下文章一大抄,看你會抄不會抄”,或曰:“抄一篇是抄襲,抄多篇是創作”。顯然,這都是為剽竊、抄襲作辯護的歪理。

      行文到此,筆者突然想起了英國著名科學哲學家卡爾·波普爾的一段言論:“科學的本質,在于無止境的探索。科學研究工作就象開發礦藏一樣,已知的礦藏開發完了,就要勘探最新的礦苗。”學術論著是科學研究結晶的表現,需要我們付出艱辛的勞動。如果不是從自己辛勤的探索中來,而是通過剽竊、抄襲他人的作品,倒賣一些已知的“礦藏”,以尋求獲取名利的捷徑,那就喪失了科學的本質,而使自己淪落到不道德與違法的可悲境地。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