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處理學術剽竊爭議須堅持學術原則


      2014年04月21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新聞背景】中國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控中心近日發出通報,稱去年12月1日,以該中心研究員邵一鳴為通訊作者,發表在《柳葉刀》雜志(在線版)上的一篇學術文章,存在擅自使用其他科研人員研究數據的問題。作為主要責任人,邵一鳴受到通報批評。

      有意思的是,對于這一處理結果,當事雙方都不滿意,邵一鳴及其他署名作者,均認為自己沒有問題;其他科研人員則認為邵一鳴“剽竊”。

      在筆者看來,疾控中心對此事的處理,并沒有嚴格按照學術規則進行,啟動獨立的學術調查,而是動用行政力量加以“協調”。據報道,中國疾控中心曾責成性艾中心成立過一個協調小組,而該協調小組也曾對論文事件做出過一些初步的調查結論,但疾控中心并未采納。這顯然不是按學術原則處理問題的思路。

      疾控中心不應該按行政規則處理這一學術爭議,而應該組成獨立的學術調查委員會對此進行調查,此舉有兩方面好處。

      其一,做出令當事人、學界信服的學術處理,中國疾控中心性艾中心的官方通報稱,“增補作者”的目的是,“體現相關科研人員對于艾滋病單陽家庭防治研究的創造性勞動”,這似乎認定原作者侵犯了相關科研人員的創造性勞動,可卻對原作者只指出批評處理,這是很不嚴肅的,必然兩頭不討好。只有通過獨立的學術調查,并舉行聽證會,才能讓雙方的意見充分表達,查清是否存有剽竊數據的事實,并根據調查結果做出處理。

      另外,業內專家也提出這一事件需要澄清幾個基本事實,比如,邵一鳴團隊所使用的數據,是否為已經整理過的清潔資料,還是原始數據;邵一鳴團隊發表的論文,究竟是否在數據分析基礎上,做出了創造性的觀點貢獻,等等,這些從學術規范提出的質疑,都要調查、澄清。因此,這一事件的處理,不能止于稀里糊涂地補上19位作者、給原作者批評就大事化小。

      其二,針對這一事件暴露出來的科研數據開放、共享中存在的不規范問題,建立完善的國家科研數據庫開放機制。據報道,對于暫時不對外公開的數據,中國疾控中心內部有一系列規定,科研團隊須經過一系列的申報手續,獲得批準后才能使用。而從疾控中心的通報稱邵一鳴團隊“擅自使用”這一概念分析,邵一鳴團隊使用的是暫不對外公開的數據,這就讓人疑惑,既然使用暫時不對外公開的數據,要經過一系列申報手續,那么,邵一鳴等人怎可能擅自使用?這背后有什么玄機呢?

      處理學術不端爭議,必須堅持學術原則。離開了學術原則,就會把學術不端處理成一筆糊涂賬,這也會傷及學術的尊嚴與公信力。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