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學術不端與知識產權-以學術剽竊及其治理為視角


      2014年04月21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學術不端是當前學術界和社會輿論中的熱門話題之一。學術不端涉及內容相當廣泛,其中部分直接涉及知識產權侵權問題,尤以學術剽竊為典型。從著作權法的角度看,學術剽竊之作具有非獨創性。學術剽竊的認定可以從前提條件和實質條件兩方面把握。規制學術剽竊應以法律制度的完善為中心,融造以學術剽竊為恥的社會氛圍。

      2010年3月10日,某大學教授王某在專業核心期刊上發表文章,指出另一大學教授早年完成的博士論文中,涉嫌利用“攪拌式”、“組裝式”、“掩耳盜鈴式”、“老老實實式”以及“偷意”等手法,抄襲、剽竊4位學者的《本著作。隨后該文在《南方周末》全文刊登,并引發人們的廣泛關注。除了網絡熱議,《中國青年報》、《新京報》等諸多平面媒體或者由記者進行深度調查,或者刊發專家的相關評論,使相關問題的討論引向深入。不到半年時間,發表相關文章已達上百篇。

      客觀地說,上述作品涉嫌剽竊的內容并不嚴重,在幾十萬字的著作中,王某舉出該書涉嫌剽竊者,為12處共計4000余字,與學術界當前存在的諸多剽竊相比,這簡直不值一提。不過,這一并不嚴重的抄襲事件之所以成為一起新聞事件乃至社會事件,在于人們對現在已經演變成了“癌癥”的學術不端惡疾的關注。從某種程度上可以說,人們希望通過“剽竊門”事件,為學術界乃至整個社會提供一個規范學術行為的法則,整肅當前屢禁不止乃至愈演愈烈的學術不端之風,純潔學術環境,還學術以本來面目。這是一個大課題,筆者作為知識產權法學者,僅從知識產權法的角度,主要針對學術不端中比較突出和嚴重的學術剽竊現象及其治理加以研究,以就教于同仁。由于學術剽竊針對的往往是他人享有著作權的作品,以下將先從受著作權保護作品的構成特別是獨創性方面加以討論。

      一、學術剽竊的非獨創性特征:從作品獨創性角度考量

      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是作者通過自己的創造性勞動所完成的、表達作者某一方面的思想或感情的(如傳授知識、反映現實、闡述理論、抒發感情等)智力勞動成果。作品的獨創性是作品取得著作權保護的首要條件。所謂獨創性,指作品是作者通過自己的腦力勞動,對相關知識、信息進行選擇、取舍、安排、設計的結果,而不是依已有的形式復制而來的,或者依照既定的程序、程式、手法進行推理和運算而來的,更不是抄襲、剽竊而來的。一
      般說,作品的構成以有無獨創性為標準,不受行為人技藝水平高低的影響。在認識學術剽竊問題,特別是如何鑒別其與合法利用他人作品的行為,如合理使用行為的區別時,認定是否具有獨創性具有關鍵性意義。

      從獨創性的角度研究,學術剽竊具有以下特點。第一,學術剽竊首先是針對他人作品表現形式的竊取。作品具有表現形式和思想,但在著作權法上,只有前者才受著作權保護。從作品的創作過程看,作品是作者獨立的腦力勞動的結晶,獨立創作成為界定獨創性的根本標準。作品的獨創性是作品中凝聚的作者創作活動的體現,對創作行為的保護構成了著作權保護的實質內容。從這里我們也可以理解,對作品獨創性之界定,必須與作品創作活動相聯系,只有這樣才能真正揭示作品獨創性的本質內涵。

      創作活動本身是一種主觀見之于客觀的活動,這一智力活動的成果通過作品這種外在形式表現出來,通過這樣的活動,作品被直接形成。這種行為凝聚成作品的狀況,在著作權法上就是所謂的“獨創性”。可見,作品獨創性從根本上說是指作品來自創作這一智力活動。作品獨創性強調作者的“獨立創作”,在中國著作權立法中有明確規定。學術剽竊由于采取“拿來主義”的做法,在剽竊的部分中不存在個人創作的空間,而是通過竊取他人作品的表現形式而占有他人智力成果的不法行為。

      第二,學術剽竊除了著作權法意義上的占有他人作品的表達形式外,還涉及更深層次的對他人作品思想、學術觀點和見解的竊取。在討論這一問題時,需要注意著作權法意義上的獨創性并不涉及對他人作品思想的竊取,因為思想不受著作權保護。原因在于,獨創性不要求新穎性和創造性,正如197》年美國國會立法報告中所說的一樣,“著作權法中的創造并非創始或新奇——首先在地球上出現之意,而是指作品為作者獨立創作完成”。英國出版的《現代版權與外觀設計法》一書也指出:獨創性只是意味著作者并沒有原封不動地抄襲,,技巧、知識可以彌補腦力勞動的缺乏。該觀點強調獨創性立足于獨立的創作性勞動。對于作者創作的作品,只要是作者本人獨立完成的,即使在其創作完成之前已有相同或類似的作品存在,仍不喪失作品的獨創性而享有著作權。對此,美國最高法院1991年Feistpublication,Inc.v.RuraltelephoneServiceCo.,Inc.案即有相關觀點:“獨創性絕不等于新穎性,盡管一部作品和另一部作品非常相似,但只要該相似具有偶然性而不是復制的結果,就具有獨創性。”突尼斯示范著作權法在第1條的注釋中就特別強調此點,即作品的獨創性是問題關鍵所在,但應注意不應將獨創性與新穎性相混淆。從這一點也可以看出,作品的獨創性不是絕對的,只是相對于作者而言的。

      當然,不要求作品具有首創性、新穎性僅僅是從作品取得法律保護資格的角度而言的。實際上,獨立創作完成的作品往往具有不同程度的新穎性。人類科學文化發展是一個推陳出新的過程,說作品享有著作權不取決于是否具有新穎性決不是說其不重要,而只是指符合著作權客體的要件。對此,從懲治學術不端現象的角度看,可以更加深刻地理解作品中負載的思想、觀點和學術見解的重要性。學術剽竊不僅涉及前述對作品表達形式的竊取,而且還涉及對他人在先作品思想、觀點和學術見解的竊取,盡管這一行為難以通過著作權法予以治理,但從學術道德來講則是嚴重背離學術規范的學術不端行為。

      竊取他人作品的思想、觀點和學術見解通常見于他人在先作品尚未發表,竊取者在發表自己的作品時將在先作品的思想視為自己的思想,使讀者誤以為是其個人獨創的思想。例如,對一個尚未公開的新穎觀點和學術思想,剽竊者通過一定途徑獲悉后,以自己的語言重新表達并以自己的名義發表,致使在先未發表作品的發表價值大為降低甚至喪失。如上所述,盡管作品中包含的思想、觀點、學術見解不受著作權保護,但它卻是作品的重要價值所在。對于尚未發表的作品而言,如果這部分可以由他人任意占有,并以“思想不受著作權保護”為由,在一些情況下將對尚未發表作品或者特定作品的價值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這里不妨以筆者曾接受咨詢的涉及課題領域中的思想、學術觀點和見解的剽竊為例加以說明。

      在一起申報某國家級課題的糾紛中,申報人甲經過數個月的精心研究和論證,完成了課題申報表的撰寫。但在打印時,不小心遺留一份在打印室,被本單位另一位后來中標的乙發現。乙僅花費一天功夫便將甲申報的課題實質性部分,以自己的語言填寫好,將甲申報課題眾多獨到觀點和見解據為己有,最終使課題獲準審批,同時使甲喪失了獲準審批的機會。在該案例中,乙的行為顯然屬于剽竊了甲申報的課題作品的主要思想的行為。申報課題具有特定意義,不會像一般作品一樣公開發表,但甲失去的潛在利益卻是巨大的,例如其因此失去了獲得批準課題的機會。在自然科學作品中,對他人作品思想、觀點和學術見解的剽竊后果也很嚴重。在這些情況下,很可能還涉及技術秘密的保護,雖然著作權法不能干預這些行為,但依然可以受到其他法律的規制,例如反不正當競爭法。至于在另一起案件中,被剽竊者指控一個中標的省級課題幾乎全盤照搬其申請在先的同樣的課題名稱和所有內容,只是對申請人和課題組成員進行了變更,這種情況較之于上述案例更加惡劣,因為它不僅限于對課題作品中思想的竊取,還幾乎全部照抄了其表達。

      關于上述涉及更深層次的對他人作品思想、學術觀點的竊取問題,還應當指出,實踐中存在著一種不明顯構成學術剽竊,但仍然屬于學術不端行為的現象。例如,有的作者在參考、研究了他人的作品并從中吸取了確實很有價值的學術思想、觀點、思路后,為了避免使讀者以為自己作品中表達的思想、觀點和學術見解來自于他人的作品而失去新穎性、創造性和吸引力,而故意在文章或者書中對其起了重要作用的在先作品只字不提,而對那些只是一般性參考的作品則不厭其煩地列舉。雖然涉嫌作品并沒有在表達形式上照搬在先作品,也沒有明顯地將他人學術觀點和思想說成是自己的,但由于沒有以任何方式體現在先作品的信息,這種行為盡管還難以稱得上是學術剽竊,更難以認定為著作權侵權行為,但至少可以說是學術不端、學術不夠規范的行為。至于與上述情況相反的一種情形,即作者為了向讀者“展示”其作品涉獵、參考、研究內容的權威性、全面性,故意在其作品中參考文獻等位置羅列根本沒有參考過的一些作品,特別是名家的作品,這種情況也非罕見,屬于學術不夠嚴謹的行為。

      第三,學術剽竊不存在體現剽竊者作品個性的空間。作品的個性,本質上反映了作者的獨立人格精神,它雖然不是中國著作權立法明確規定的構成作品的要件,卻是衡量一部作品是否具有獨創性的內在因素。這是因為,既然作品是作者自己獨立創作完成的,就應當有自己不同于其他作品的獨到的地方,如富有個性的文字、表達風格、思想、情感、審美態度等。反映作者特定的個性內容是作品獨創性內涵所在。如在德國,學者就重視區分作品中的有個性特征和屬于公有領域的因素,只有前者是受著作權保護的。作品的個性使不同的智力創造成果存在一定的差異,這種差異是作為智力創作成果的作品在作品創造性的量的規定上必然呈現的特征,是智力創作成果經個性化后出現的必然性。著作權保護的目的,即保護帶有個性的智力成果,保障作者在對其作品的利用中得到適當的份額,正是以個性的標志來體現的。就學術剽竊來說,由于剽竊者是直接“白拿”了他人的智力創作成果,當然也就不能體現剽竊者作品表達其個性的空間。因此,通過評判涉嫌作品是否具有表達、反映涉嫌剽竊者個性的空間,也有利于判斷學術剽竊行為是否成立。

      以上闡述的作品獨創性是各國著作權法的普遍要求,這一法律特征排除了非獨創性作品享有著作權的可能性,排除了剽竊之作在著作權法上的合法地位,從而能夠確保著作權法對作者因創作而產生的正當權益進行保護的目的的實現。事實上,考察國外著作權司法實踐可以發現,對作品獨創性的強調是著作權保護的基本要旨。例如,有的判例認為,原創性要求表達最初來自于作者而不是從他人那里復制過來的,它是一個描述創造性表達的非次要的量。如果從著作權立法目的的角度思考,著作權立法宗旨之一就是激勵作者創作,促進精神文化領域的創新,而學術剽竊則嚴重背離了這一宗旨,因而受到各國著作權法的規制。

      二、學術剽竊的認定:著作權法角度的規范分析

      (一)學術剽竊基本概念的梳理

      1.學術剽竊的概念

      上述學術剽竊是人們在談論學術不端問題時經常用到的一個概念,它針對的是在學術研究、學術活動、學術成果等涉及學術問題的主題時,存在對他人成果、思想的竊取、非法占有的行為。

      學術剽竊分為對作品的全部剽竊和對作品的部分剽竊,前者見于將他人作品全部復制,只是將他人作品署名改為自己而已,后者常見于改頭換面、喬裝打扮式的剽竊,如竊取他人作品的部分表達,然后加以變造、調換順序等。著作權法意義上的學術剽竊是針對作品的表達形式,而不是作品的思想,因為后者不受著作權法保護。在實踐中,如果有作品涉嫌剽竊了他人作品的觀點、思想,不能以著作權侵權對待。當然,如前面所討論的一樣,盡管這類行為不構成著作權侵權,但因其是一種嚴重背離學術規范和學術道德的行為,其也會受到輿論的譴責。

      2.學術剽竊與非法復制、參考、引用的區別理清學術剽竊的概念,還可以從其與非法復制、參考、引用方面加以理解。

      學術剽竊與非法復制有相似之處,但行為性質更惡劣。它是將別人作品當作自己作品,改變了被學術剽竊作品屬于著作權人的關系,非法復制則不改變被復制作品與原著作權人的關系。可見,學術剽竊具有欺騙性。這一欺騙性的危害是多重的,它首先敗壞了學術風氣,助長了不勞而獲的學術惰性,破壞了文化精神領域的正常秩序;其次,該行為欺騙了讀者和公眾,違反了誠信原則,對社會公眾也具有欺騙性和危害性。也正是因為這一特性,學術剽竊被認為是學術不端的重要內容。

      學術剽竊與參考他人作品不同。各國著作權法都認為受著作權保護的作品可以被參考。在著作權法意義上參考是指創作作品參閱、了解有關資料,吸取對自己創作有用的事實、觀點以及表現方法。作者創作往往要參考他人作品,因為社會的發展是一個推陳出新的過程,新作品的誕生,總是在吸取、借鑒已有作品智力成果的基礎上出現的。學術剽竊則不同,它不僅將作品內容,而且將作品表現形式搬進自己“作品”中,是白拿他人智力成果的行徑。學術剽竊屬于公然竊取他人智力創作成果的違法行為、侵權行為,其與對有形財產的偷盜一樣沒有本質區別,只不過剽竊行為是對著作權這一無形財產權的侵害,具有較大的隱秘性,因而被學者戲稱為“斯文陣地上的海盜行為”。當然,如前所述,實踐中有一種介于學術剽竊和參考他人作品之間的學術不端行為,就是參考了他人作品、吸取了他人作品營養而故意不以參考文獻等任何形式體現被參考作品的信息,以凸顯自身作品思想、觀點“獨創”。這類行為應受到學術道德的規范。

      學術剽竊與合理使用中的引用有時也容易混同,主要原因在于兩者都在自己作品中引用了他人作品。適當引用是合法的,但如果引用超出與引用目的相符的數量,也會變成一種變相學術剽竊或轉載行為。從著作權法的角度評判,涉及引用方面學術剽竊或者一般意義上的學術不端,除了前述形式外,還包括以下形式:一是在引用作品時不注明作者姓名、作品出處,這種情況一般可直接判為學術剽竊。當然,如果發表的作品中被引用作品出處和作者姓名等信息沒有出現是因報刊社、圖書出版者等出于版面考慮而被刪除的,而不是由于作者過錯造成的,就不應認定為學術剽竊。二是將間接引用標示為直接引用,使讀者誤以為引用者是直接引用了被間接引用的作品。例如,有的作品中作者翻譯了外文作品并加注了外文文獻來源,引用者卻直接將該被翻譯的外文文獻和其來源移植到自己的作品中。這種行為顯然屬于學術不夠嚴謹的行為。

      (二)學術剽竊的法律認定

      在實踐中,要證明學術剽竊并非易事,因為只有被控作品的作者才知道其作品是如何產生的。加之學術剽竊與巧合、參考引用、非法復制等常易引起混淆,更增加了認定學術剽竊的復雜性。這也就是為何現實中有些“剽竊門”事件久久不能解決的原因所在。

      不過,從著作權法的角度以及學術剽竊的本質特征出發,對學術剽竊的認定還是“有規可循”的,即可以從前提條件和實質條件兩方面加以考慮。

      1.認定學術剽竊的前提條件

      學術剽竊是對已有作品的照搬,因此,構成學術剽竊的前提條件是:(1)在學術剽竊行為發生時,被學術剽竊的作品已經存在。這一點顯然是容易理解的。不過,在網絡環境下,這一問題變得復雜起來,因為有時要證明涉嫌剽竊作品晚于被剽竊作品存在一定的困難。(2)學術剽竊者能夠通過一定的途徑接觸到原作品。通過接觸原作品,學術剽竊行為才得以完成。

      例如,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焦某訴傅某、某電視臺著作權糾紛案如何處理的復函》(1992年)指出:根據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報告和案卷材料,以及有關部門鑒定結論,傅某撰寫的“八女投江”劇本是在看了焦某的“八女投江”劇本后寫成的,且兩個劇本存在多處雷同,故可認定傅某有抄襲行為,傅某應依法承擔民事責任。這一條件可以稱之為“事先接觸”說。這一要件為著作權糾紛中巧合作品的保護提供了法律屏障,避免了將那些不屬于學術剽竊的行為納入進來。

      2.認定學術剽竊的實質條件

      其一,學術剽竊人主觀上具有故意性。在學術剽竊行為中,行為人的動機和目的幾乎都表現為故意,即有意竊取他人作品據為已有,以騙取名譽和獲取經濟利益,行為具有欺詐性。行為人主觀上故意是學術剽竊行為一個基本特征。基于這一特點,如前面提到的一樣,如果有的作品在出版或發表過程中,由于編輯基于篇幅縮小或人為疏忽等原因,將作者在作品中的引文注釋刪除,以致引起糾紛,不應認定作者具有學術剽竊行為。在審判實踐中,通常是通過陳述被告作品的創作意圖、構思和完成過程及其在原始稿件和有關材料中確認被告人創作動機和目的,進而分析被告人有無學術剽竊之故意。

      現實中,學術剽竊行為的故意性通常與剽竊者故意將被剽竊作品的信息隱瞞有直接的關系。在筆者接觸到的一些咨詢案中,剽竊者為了掩人耳目,一般都是有意將剽竊部分的出處省略。而且還有一個有趣的現象是,越是熟悉的人,越是容易成為對方剽竊的對象。從心理學的角度分析,這可能與剽竊者持有一種對方礙于臉面、“不敢將我怎么樣”的心理有關。無論如何,這些都反映了學術剽竊者的主觀故意性。如果作品中涉嫌剽竊他人的作品屬于被控侵權人一時疏忽所造成的或者是由于第三者的原因造成的,在查明事實的基礎之上應和故意剽竊劃清界限,特別是后者甚至不應追究法律責任。以下不妨以一個案例加以闡述。2010年初,原告發現某出版社出版的一本書中有一章署名為王某,而文章的內容完全照搬其剛出版的博士論文中的一章,遂告出版者和王某著作權侵權。事實是,該書由李某主編,李某在未經王某同意的情況下擅自將其碩士學位論文收入該圖書中,并將原告博士論文中的一章也收入該書,而且署名為王某而非原告。事發后,李某旋即同時向原告和王某郵寄道歉信,陳述了事情的原委。在該案中,王某顯然也是受害者,而不是學術剽竊者。對該案的處理,應本著有相反證據的可以排除署名者的作者身份的原則對待。

      其二,學術剽竊作品具有非獨創性。學術剽竊之作本身所具有的獨創性是原創作者智力創作成果的體現,學術剽竊人并未投入獨創性勞動。因此,要判斷一部作品是否為學術剽竊之作,可從獨創性標準來判斷。這條標準就是:看被告作品是否以非獨創性方式包含了原告作品中的獨創性成份。有些國家采用被告承擔舉證責任的辦法,在無其他證據否定學術剽竊行為存在的情況下,被告有證明其作品是通過獨創性創作完成的義務。如果不能證明自己作品的獨創性,就很可能被判為學術剽竊。在界定涉嫌作品是否具有獨創性時,美國司法實踐中總結出的抽象測試法有一定的借鑒性。即看涉嫌學術剽竊的作品是他人作品中的抽象描述還是具體的表達,如果是前者則不能認為是侵權,如果是后者則可能被判為學術剽竊。

      聯系前述從獨創性角度評判學術剽竊問題和學術剽竊法律認定的前提條件,可以進一步總結學術剽竊作品非獨創性特點判斷的幾個考慮因素。

      第一,學術剽竊缺乏獨立創作的部分是從他人作品那里部分或者全部復制過來。在涉及學術剽竊的著作權侵權案件中,如果原告欲證明被告剽竊了自己的作品而缺乏獨創性時,可以提供被告能夠接近原告作品并產生了類似作品的證據?。同樣,如果被告能夠證明無從接觸原告作品,則可以排除原告針對被告的剽竊性質的侵權指控。只有被告有機會實質性地接觸原告的作品并且被告作品和原告作品之間存在實質相似時,才能充分地否認被告作品的獨創性并確認被告侵權。

      第二,由于著作權法中獨創性限于作者個人“創作”的部分,在認定學術剽竊時,需要通過一定方式為獨創性劃定界限,將原告作品中涉及“公有領域”的內容過濾,以免不適當地擴大著作權保護范圍。正如鄭成思教授指出:享有版權的整個作品中,也會有一部分處于他人專有領域的內容(如引文),還會有一部分處于公有領域的內容,在認定或否定侵權之前,必須先把這部分內容排除,即把不屬于原告版權覆蓋范圍內的他人、前人的成果-過濾.出去。

      這一做法主張顯然考慮了獨創性作品中的公有領域不受著作權保護的原理。在司法實踐中,法院也重視原告作品的獨創性程度。如果原告作品的“獨創性”來自于在先的作品或者公有領域,那么法院將認定原告作品不受著作權保護。

      第三,學術剽竊作品與原作具有形式上的雷同性。作品的表現形式包括符號、結構和體裁等。通常在分別獨立創作的情況下,兩部作品相同或者近似的可能性很小,如果出現雷同,就有可能被認定為學術剽竊。根據一般的生活經驗,如果某人在看了一部學術作品后會感覺到另外一部學術作品與其相似或雷同,即可以懷疑其中一部對另一部的學術剽竊。但須指出,“雷同”應從作品整體上把握。從現實情況看,明目張膽地全然照搬行為畢竟很少,大多是有所隱飾、喬裝打扮式地竊取他人作品,由于此時并未改變原作的基本情節和結構,從整體上看就能確證該作品是偷過來的。

      三、學術剽竊的治理:構建法律與社會氛圍的雙重壁壘

      在中國,所謂“文抄公”層出不窮。由于人們知識產權觀念淡薄,對之往往只是從輿論和道德上進行譴責,而不去借助法律武器予以制裁。中國現行著作權法及其實施條例,對此也未作詳細規定,故有必要著重從構建法律與社會氛圍的雙重壁壘探討一下這個問題。

      (一)法律對策

      中國學術剽竊之風蔓延不止,其原因是多方面的。除了學術評價體系、社會風氣、上述“天下文章一大抄”的不正確觀念等因素的影響以外,也可以從法律層面尋找原因。這是因為,就學術剽竊本身而言,它不僅是一個學術道德問題,更是一個法律問題,是一個侵權行為,不僅應受到道德和輿論譴責,而且應依法承擔相應的侵權法律責任。中國法律對抄襲的規定并非完善,除了《著作權法》對剽竊、抄襲行為進行了規制外,其他法律法規鮮見有類似規定。而且值得指出的是,2001年修訂《著作權法》后,不僅沒有強化對剽竊、抄襲作品行為的打擊力度,反而降低了保護力度,即剽竊、抄襲行為不再承擔行政法律責任,而只承擔民事法律責任。應當說,法律對剽竊行為規范不夠全面,法律責任不夠嚴厲,是導致剽竊屢禁不止的立法原因。

      從法律經濟學的角度看,侵權現象之所以發生,是因為侵權的成本小于侵權效益。就學術剽竊而言,現實中剽竊之所以屢禁不止,剽竊成本過低確實是一個主要原因。為此,法律特別是著作權法應在這方面發揮其特有的預防、教育、規范和制裁的功能與作用。一方面,從立法制度看,需要進一步完善規制學術剽竊的違法行為;另一方面,在實踐中發生的學術剽竊事件和案件,應在法律實施中嚴格把關,嚴禁姑息,應使學術剽竊者受到應有的法律制裁,而不只限于輿論和道德范圍內的對待與處理。

      就立法制度本身的完善而言,當前中國《著作權法》正面臨第二次修改,是否對現有關于剽竊的問題進行修改,值得探討。筆者認為,可以做如下考慮:(1)加大對包括學術剽竊行為在內的打擊力度,將嚴重侵害他人權益和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剽竊行為納入承擔行政責任的侵權行為中;(2)明確認定剽竊的條件,以增強法律適用的可操作性。另外,還可以利用司法解釋的形式,專門就包括學術剽竊在內的剽竊行為認定與解決的問題做出詳細的司法解釋。

      (二)被剽竊者維權意識的覺醒

      在中國,鑒于知識分子的“面子觀念”等原因,大量的剽竊行為或是通過“私了”,或者被被剽竊者容忍而沒有通過法律途徑加以解決,這在客觀上也助長了學術剽竊之鳳的蔓延,甚至泛濫。就被剽竊者而言,提高保護自己權益的法律意識,對剽竊行為不予姑息牽就,有利于制止學術剽竊行為的蔓延,為學術研究融得一片凈土。

      (三)融造學術剽竊行為可恥,應當予以堅決打擊的社會氛圍

      如前所述,學術剽竊行為本身既是一個道德問題,也是一個法律問題。通過輿論導向等建立一種學術剽竊行為可恥,應當予以堅決打擊的社會氛圍,對于凈化學術空氣,防止學術剽竊之風盛行,亦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當前中國一些部門和機構正在開展的一些規范學術行為,防范學術不端行為的做法就值得充分肯定。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