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撻伐學術剽竊,拯救中國學術


      2014年04月22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剽竊者敗壞了知識共同體,敗壞了學者在社會中的聲望,從而貶損了整個學術圈的無形資產。無論古代還是現代社會,也無論成文還是不成文法則,只要是文明社會,就不允許盜用別人的學術作品,謀取私人的名與利。無論現有的知識生產制度在理念和設計上有多少可商討之處,都不能用來替現行的學術盜竊行為辯護,否則就只能是“盜亦無道”,且整個社會的基石會化為齏粉。為此,有必要清點一下,對于他人研究成果明里暗里的竊用,究竟造成了哪些傷害?剽竊者肯定是傷害了理論前驅者或前人。由于這種冒名頂替的行為,盜用學術史上的發明權,使后人只知欺世盜名者的虛假字號,而不了解理論前驅者所作出的真實貢獻。我們在理論研究工作中,時常會發現有學者拼命在講談某個觀點,而且自始至終都避免談到他的研究來源,好像那是他的重大理論發現。久而久之,后人也就將此當成他的招牌觀點,除非我們要專門耗費精力,像偵探一樣循著蛛絲馬跡去正本清源。為避免此類事件的發生,梳理出一部實至名歸的學術貢獻史,建立一本相對清晰的學術發明花名冊,不僅是對于前驅者的應有報答和懷念,更構成了學術界的生存底線。

      正因為這樣,在實際操作層面上,學術界從來都要拿出一部分精力,來專事澄清和維護自身理論建構的沿革史,從而保障自身事業的嚴肅性與公正性,也保持自身發展的秩序與后勁。眾所周知,康德和拉普拉斯對于星云假說發明權的爭執,以及學術界最終使之并列的裁決,牛頓和萊布尼茨對微積分發明權的爭執,以及學術界最終使之“雙贏”的定論,都屬于這方面最經典的案例。

      剽竊者嚴重地傷害了從事學術訓練或研究的同輩。在激烈的學術競技場上,剽竊者毫無顧忌地搶跑,以至于投機、取巧、占先,把承載著沉甸甸學術汗水的獎牌竊為己有,而其他嚴守學術競技規則的競爭者們卻莫名其妙地淪為失敗者。再如,足以容納學者的教研崗位向來有限,剽竊者的存在好比在公共汽車上插隊上車,且通過剽竊他人的優秀成果占據車上最好的座位。那么,在排隊等待公平機會的老實人,總有一個人因此沒有座位,乃至完全上不來車。這當然是不公平和不道德的!于是,在“學術小人當道”的氛圍中,只要有幾匹害群之馬作祟,作為君子國的學術界,就有可能被糟蹋得人人自危。

      如果不禁止搶跑,跑道上就不會有公平,田徑場上就會打起群架。所以,一個知識共同體的“游戲”規則,要么去殺一儆百,要么去自亂綱紀。從表面上看來,這類剽竊行為的犧牲者并不很具體,所以往往難以引起人們的警覺,然而此中的道理卻相當明晰:只要剽竊實現了“不當得利”,社會為勤懇的研究者所提供的總職位就會少了一個,由此一路“擊鼓傳花”下來,總要有一個未名的老實人橫遭學術生涯中不應有的坎坷。

      剽竊者還傷害了讀者,辜負了他們的學術信任,戲弄了他們的閱讀過程。哪怕讀者們是在買盜版的書籍,也會以為其中的內容是原創的,更何況他們是掏出血汗錢,到正規書店買來的貨品,且犧牲了正常的休息時間,去正襟危坐地閱讀。所以,正如波斯納所說:“認定剽竊的一個必要條件是,復制行為除了在誤導預期讀者的意義上具有欺騙性之外,還造成了預期讀者對他的信賴。我說信賴是指,讀者因為相信剽竊作品是原創作品而采取了如果他知道真相就不會采取的行動。(法律人管這叫‘有害’(detrimental)信賴,意指信賴了你因虛假造成的損害)”。

      按照我國的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精神,我認為早該依法制定這樣的規則:既然在任何正規商店買到了假貨,就應依法施以“假一罰十”的重罰,那么,從正規渠道買來了學術書籍,發現其中有剽竊的“偽原創”內容,不僅同樣允許退貨,而且罰款的數額至少不應少于此數。如果不能實行這樣的基本規則,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規就形同虛設,我們的圖書市場就不是完整意義上的真品市場,那些出版了剽竊作品的責任編輯,也就根本沒負起任何應擔的“責任”!

      剽竊者更是傷害到了整個學術界,乃至整個社會。首先,如果放任這類偷盜行為,那么人們無論是否意識到了它的存在,都會使投身學術更像是利益賭博,而學術界也更像是“江湖”。由此,無名的怨憤與憋屈籠罩其間,那些想對自身前途更有把握的年輕人,肯定會遠離如此無序的領域,造成我國的學術研究后繼乏人,危害深遠。其次,如果抓到了這類剽竊而不去嚴肅處理,那么學術界的公正性就會備受質疑,真正嚴謹為學的人就會無所適從。“十年磨一劍”的雄心抱負和“板凳須坐十年冷”的沉穩心態,就會被奸詐老滑的投機心態所取代,真正革命性的重大發現也就無從指望。再次,明明看到了這種剽竊行為,卻成心挑起內斗以模糊學術批評的視線,那么被污染的學術界就只能淪為學術黑社會,清明的治學氛圍被大大毒化,污濁的學術圈也就會派閥林立,連最基本的學術共識都難以達成,何談推動理論創新?最后,因為揭露、爭辯、核查和處理剽竊的活動,必然要耗費很多無謂的學術資源,而這些珍貴的人力、財力與物力,原應投入到真正急需的研究項目,去為人類解決更有意義的問題??

      剽竊者敗壞了知識共同體,敗壞了學者在社會中的聲望,從而貶損了整個學術圈的無形資產。令人痛心的是,中國知識界原本正待重建理性的威望,整個國家也正在急需理論思維的開拓,以便抓住機遇去深耕尚未深入的改革,在這樣的節骨眼上那些學術界的江洋大盜們,卻使我們學術團隊的正常成長一次次大傷元氣,反而助推了迎合和慫恿相當不健康的反智傾向大肆蔓延,用心何在?

      為拯救中國學術,對于學術剽竊,現在應該是大力討伐的時候了!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