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學術道德的本質初探


      2014年04月23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學術腐敗是我國當今學界存在的一個突出問題。學術腐敗的成因從其行為主體方面予以考量,無非是外部的社會根源和內部的主體根源。外部的社會根源固然重要,但“外因是變化的條件,內因是變化的根據”/外因最終要通過內因才能發揮作用,或許這就是“加強學術道德建設”的呼聲在學界此起彼伏的原因。然而,加強學術道德建設的一個重要前提就是要把握學術道德的本質,明確學術道德是什么。否則,學術道德建設就可能是“無的放矢”,難以取得應有的成效。

      一、對事物本質的認識可依據不同的邏輯規則。依照形式邏輯,事物的本質是反映事物的類的特性,是一類事物之所以成為該類事物而區別于他類事物的質的規定性。質的規定性是事物內在的固有屬性,對于同類事物來說是相同的或共有的屬性;對于不同類的事物來說是相異的或特有的屬性。辯證邏輯則不同,它認為事物的本質是事物固有的矛盾的特殊性。事物的質的規定性只是事物自身同一和與其他事物相異的規定性。“事物不僅是自身同一的而且是有內在差異的,事物與其他事物不僅是相異的而且與其他事物又是有同一性的。事物自身內在同一性和差異性的對立統一,以及事物與其他事物相互差異性和相互同一性的對立統一即事物固有的矛盾的規定性。(事物的矛盾的特殊性就是事物的辯證本質”。本文主要是揭示學術道德同社會中其他道德的類的本質區別,因而,我們在揭示學術道德的本質時所遵循的是形式邏輯的規則,通過下定義的方式,揭示其概念的內涵來反映學術道德的質的規定性。

      按照形式邏輯,定義是通過一個概念明確另一個概念內涵的邏輯方法。事物的本質是通過實質性定義來揭示的。“實質性定義是揭示概念所反映的事物的本質的定義”。因而,從形式邏輯的角度揭示事物的本質,就是對事物進行實質性定義。實質性定義是用屬概念加種差的方式作出的,即種概念屬概念種差。也即是說,對概念下實質性定義,首先必須找到該概念的屬概念,然后找到該概念所反映的事物與同屬其他種概念所反映的事物相區別的本質規定性,最后將兩者綜合起來,形成揭示種概念內涵的下定義項。隨著種概念內涵的下定義項的明確,種概念的本質也就被揭示出來了。這樣,依據形式邏輯對實質性定義進行定義的方法,我們就可以通過對學術道德進行實質性定義,來揭示其本質。

      二概念依據其外延的大小分為屬概念和種概念。外延大的概念是屬概念,外延小的概念是種概念。對于學術道德概念而言,比它外延大的屬概念應是道德。學術道德不過是道德的一種形式而已,道德除學術道德之外,還包括各種形式的非學術道德,如公民道德、醫生道德、教師道德等。

      依據形式邏輯的定義規則,揭示作為學術道德的屬概念———道德概念的內涵,是定義學術道德概念的基礎,也是揭示學術道德的本質的前提。“道德”這個詞在我國古代是兩個詞。“道”的最初的涵義為萬物產生、變化的總規律。韓非《解老》有云:“道者,萬物之所然也,萬理之所稽也”。后引申為社會道德規范、規則,見董仲舒的《舉賢良對策三》:“道之大原出于天,天不變,道亦不變。”“德”的最初含義為“得”《,說文解字》釋“德”為“德者,得也。外得于人,內得于己”。

      “德”事實上被理解為個人內心的“品質”和“自我覺悟”。可見,“道”與“德”原本是兩個不同的東西,“道”是“德”的前提,沒有基于萬物產生、變化的總規律基礎上產生的社會倫理規范、規則,就不可能有對規范、規則的內心自省和感悟;而“德”是“道”的歸宿,規范、規則只有通過“內得于己”才能被接受,并發揮其對人的行為的規范和制約作用,“道”若不為人所“德”(得)也就失去了其存在的價值。不難看出,在古人眼里,“道德”也就是“得道”,意為或者通過他人,或者通過自己的內心自省得到基于萬事萬物運行規律的“道”的基礎上的產生的社會倫理規范,并以所得之“道”來指導規范自己的行為。“中國文化中,‘道’是指事物運行本身的客觀規律,‘德’即得,是講人們悟道之后又遵循道(遵循客觀規律)的人的主觀行為。道德兩字合起來就是講人們的主觀行動必須符合自然、社會運行的客觀規律”。不過,道德概念的內涵也不是恒古不變的,它會隨著時代的發展而被賦予新的內涵。

      在當代倫理學理論中,道德則主要是指人們應當遵循的社會準則與規范,是指在一定社會歷史條件下調整人們行為并使之和諧相處的行為準則。如《倫理學大辭典》就是將道德一詞解釋為’道德“是反映和調整人們現實生活中的利益關系,用善惡標準評價,依靠人們內心信念、傳統習慣和社會輿論維系的價值觀念和行為規范的總和”。

      三種差是將同屬而不同種的事物區別開來的本質規定性。對于學術道德而言,其不同于其它形式的道德的種差就是其本質,正是這種種差使它與其它道德區別開來。學術道德與其它道德的種差就是“學術”概念的具體內涵,因而,揭示“學術”一詞的內涵是我們把握學術道德概念的內涵及其本質的關鍵。

      在我國古代,“學”與“術”是兩個詞$)&。“學”一是指學問,如《禮記·學記》:“七年視論學取友”;二是指獲取學問之過程———學習,見《論語·為政》“: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術”一是為“方法、手段、措施”之意,見《韓非子·定法》:“術者,因任而授官,循名而責實,操殺生之柄,課群臣之能者也。”;二是指“技藝、技術”,見《禮記·鄉飲酒義》:“古之學術道者,將以得身也。”

      近代學者對“學術”的理解主要有兩種觀點:一種觀點將學術理解為“專門的系統學問”$*&。蔡元培先生在愛丁堡中國學生會與學術研究會歡迎會的演說中對“學”與“術”及其關系進行了說明:學是學理,術是應用;學與術之間是有區別的,必須并進才好;各國大學中所有科目,如工商,如法律、如醫學,非但研究學理,并且講求運用,都是術;純粹的科學與哲學,就是學;學必借術以應用,術必以學為基本,兩者并進始可。按照蔡先生的理解,“學”指的是系統的基礎理論;“術”指的是系統的應用理論。另一種觀點是將學術理解為探究學問、發展學問的研究過程。梁啟超指出:“學也者,觀察事物而發明真理也;術也者,取所發明之真理而致諸用者也”$+&。不難看出,梁啟超是將“學”“術”理解為理論研究和應用研究。梁漱溟先生對學術也是持這種理解,他指出:“學術出自人類的智慧而育成于社會交流之上。所謂人類智慧非他,人內心蘊之自覺是也。凡用心在某一問題者運用感官探索之時,必留有印象于衷懷之自覺中,先后多次較量,乃悟得其相關規律,從而步步深入焉。然一人經驗有限,更賴彼此交流,先后傳遞修正,由小道而蔚成大觀”。對學術的兩種不同的理解,反映了學者們觀察學術的兩種不同的視角或取向。一是視學術為“學問”的獲取過程:科學研究活動;一是視學術為科學探究過程的實際結果:系統的科學知識。兩種理解都可以在詞源上以及在現實中找到各自的依據。這實際上反映的是該詞的多義性。

      事實上,目前理論界討論學術腐敗、學術道德失范問題時,“學術”一詞的實際指稱已經超出了上述兩種理解。學術腐敗、學術道德失范不僅存在于學術研究活動之中,而且也存在于學術評價(審)活動、學術獎勵等活動之中,也即是說,學術一詞的實際指稱,既包括學術研究活動,也包括學術評價(審)活動和學術獎勵活動等。概念的生命力在于它對現實的解釋能力。既然學術一詞的現實指稱已包括有學術研究活動,學術評價(審)活動和學術獎勵活動,我們有理由將該概念加以發展,將學術理解為包括學術研究活動,學術評價(審)活動和學術獎勵活動在內的所有活動。

      如前所述,道德是依靠社會輿論、習慣傳統和人們的內心信念,用以調節人與人之間、個人與社會集體、個人與社會之間的關系的行為準則和規范的總和。道德涉及的主要是人與人、人與社會或人與自然的關系問題,其主體只能是人。科學研究、學術評價(審)、學術獎勵等本身是活動,不能構成道德關系,形成道德問題。只有從事學術研究、學術評價(審)、學術獎勵活動的主體———人,才有可能在研究活動、評價(審)活動和獎勵活動的過程中或通過活動的結果與他人、與社會、與自然構成一定的關系,需要運用一定的原則、規范來進行調節,從而產生道德問題。因此,學術道德概念的質的規定性必須通過學術研究、學術評價(審)、學術獎勵活動的主體———人來體現。但是,學術道德并不完全等同于學術主體人的道德。作為從事學術活動的主體人,不只是從事學術活動。他還是一個社會人,承擔著多種社會角色。因此,學術道德只能是從事學術活動的主體人的道德的一個方面,體現于他在從事學術研究活動、學術評價(審)活動、學術獎勵活動的過程及結果中所應處理的與他人、與社會、與自然的關系之中。基于上述理解,我們認為,學術道德就是指從事學術活動的主體在進行學術研究活動、學術評價(審)活動、學術獎勵活動的整個過程及結果中處理個人與他人、個人與社會等方面關系時所應遵循的行為準則和規范的總和。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