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關于學術道德與誠信問題的探討


      2014年04月23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一、對當前我國人文社會科學科研工作者學術道德與誠信整體狀況的認識

      學術道德與誠信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的作用非常重要。培養和樹立良好學術道德和誠信意識,對于規范整個人文社會科學研究和研究者個體的學術活動和學術行為,確保人文社會科學學術研究質量、促使人文社會科學學術健康發展具有重大意義。不僅如此,人文社會科學研究工作者在某種意義上作為公共知識分子,堅守學術道德準則和誠信意識,對于修復和重建以社會誠信為核心的社會基本倫理道德體系,意義尤為重要,其道德操守對于整個社會公德的形成具有很大影響,這也是人文社會科學研究工作者所必須承擔的社會責任。

      當前我國人文社會科學科研工作者學術道德與誠信的整體狀況應該說還是好的。但也不容否認,最近幾年學術失范和學術不端行為不斷地被揭露、被曝光,似呈越演越烈之勢,某種程度上可以說,這種態勢已經到了非遏制不可的地步,長此以往必將影響到對人文社會科學科研工作者學術道德與誠信的基本評估。

      學術失范和學術不端的行為目前呈兩極發展的態勢,一方面被揭露、被曝光對象的職務、職位和學銜越來越高、博導、學院院長、大學校長甚至院士卷入其中;另一方面一些在校學生(從專本科生一直到碩士、博士生)的課程論文、畢業論文、學位論文多被披露存在著不同程度的抄襲現象,而后者處于成長階段,正值培育學術道德與誠信意識之際,故尤堪憂。

      就個人而言,我本人也曾有過論文被剽竊的經歷。上世紀70年代末,筆者就讀大一時所寫的一篇論文曾被推薦參加當年舉行的“上海市首屆文科大學生優秀論文報告會”,學校特予打印100份在會場散發。一年多以后,某著名高校一位老師(后也成“知名”學者)將筆者的論點、材料、論證過程及其結論據為己有,略改標題發表在中國社會科學院某著名學術刊物上,朋友發現后告訴我,當時因自己還是學生沒有采取行動。上世紀90年代筆者另一篇論文的獨家材料、觀點和結論遭人剽竊,被另寫成文章發表,因發現竟是熟悉同行,而且是幾年后發現的,拉不下面子,也沒有采取行動。

      兩篇論文盡管都遭剽竊,但剽竊者還是對有關材料作了重新組織,使用自己的敘述語言。而近年來由于計算機網絡技術的發展,令學術失范和學術不端的形式不斷升級,通過計算機技術,對已有文獻的抄襲可從一兩段文字、發展到整章整節,甚至發展到略改題目和幾個數據,十幾萬字或全部論文照抄復制,膽大妄為程度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當然,在論及當前我國人文社會科學科研工作者學術道德與誠信狀況時也不必談虎色變。在某種意義上學術失范和學術不端行為并非中國獨有現象,在國際學術界也可以說普遍存在。例如近年發生有韓國著名的“黃禹錫事件”、美國著名的“學術新星造假案”等,不一而足。去年英國《自然》雜志發表有關學術道德與誠信問題的調查報告稱,在受調查的全美605家科研機構2012名研究人員中約180人表示曾親眼目睹潛在的造假行為,192名科研人員表示曾報告過265起獨立事件,其中多數造假行為都存在違反倫理道德的確鑿證據。針對科學欺詐和學術不端行為,國際通行做法是重拳出擊,嚴肅處理。著名的“國際科學理事會”(ICS)就建立有“科學道德與責任常設委員會”(SCRES),專門研究解決學術道德和學術責任的問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也在其名下建立起“科學知識與技術道德世界委員會”,并出臺“科學技術道德計劃”及有關科學欺詐和學術不端行為的懲戒措施。

      在這方面,包括國際學術組織、發達國家為完善學術道德體系所建立的懲戒制度和相關規定,值得我們借鑒。

      二、影響我國人文社會科學科研工作者學術道德與誠信狀況的若干原因

      學術失范、學術不端行為不惟現在有,古今中外概莫能外,但于今愈演愈烈當是不爭的事實。所以會產生這些問題,是有其多方面原因的。

      首先是學術體制方面的原因。學術體制問題主要表現為我國的學術界制度建設不盡如人意,學術評價體系嚴重脫離實際。評價導向上的重數量輕質量,評價指標單一,急功近利,成為我國人文社會科學科學評價中的最為突出問題而不斷遭受詬病。正確的學術判斷需要深厚的學養作背景,而量化指標操作以“簡捷性”為目標,只需擁有簡單計算能力者即可勝任。實際上過度追求量化指標,推行的是一種庸才策略,是一種學術不作為,其已成為一味追求數量、“泡沫論文”乃至“拷貝論文”批量生產的“指揮棒”。學術評價機制不合理的一個突出例子是,就是追求短期效應,要求短時期見成果。根據所謂學術評價體系預設的數量指標,科研管理部門熱衷于在不可為的情況下,煞費苦心,東拼西湊,移花接木,想方設法炮制和提供所謂的學術成果。某種意義上正是管理體制問題變相助長了學術不端行為的滋生與蔓延。由于缺乏學術制度的規范建設,我國人文社會科學學研究多年來未形成為大多數研究工作者認同的學術規范。學術道德與誠信缺失,學術不端行為的產生一方面源于研究者學風不正和缺乏道德自律,另一方面也與我國學術界的制度建設有很大關系。

      其次是社會大環境方面的原因。市場經濟秩序的確立與推行,導致競爭意識日益增強,與此同時,轉型期整個社會一定程度上仍處于較普遍心態浮躁、誠信缺失狀態。這種狀態不能不影響到學術界。社會心態浮躁導致學術心態、學術風氣浮躁,整個社會環境誠信缺失,導致部分學者不重誠信。競爭意識給研究工作者形成一定的壓力,不端行為者受社會環境影響采取了不正當競爭手段,功利追求和社會上的不良風氣取代了學術研究的科學、公正和嚴肅性,近年來學術倫理道德問題的反復出現,同一切以市場為中心運作和研究業績用“金錢”換算和衡量有很大關系,其結果導致在激烈的科研競爭中派生出學術不端和失范行為。

      第三是源于自身的原因。近年來我國學術界屢屢出現的學術浮躁、學術不端和學術腐敗現象,既與當前的學術管理體制有關,與社會大環境和氛圍有關,更與學者個人的學術道德和素養有關。一部分人文社會科學工作者缺乏自律,科研信用意識談漠,學術道德意識薄弱;同時由于一段時期以來科研經費、獎勵、分配等機制的不完善,帶來一定的利益之爭;再加上近年來人文社會科學的經費較以前有較大投入,形成新的利益分配格局,這一切都成為一些人利益驅動聚焦點。受不正當的利益驅動,應是當前學術失范、學術不端行為和不良學風產生的主要原因。當前學術界的制度建設不盡如人意固然是事實,但作為一名從事人文社會科學研究的學術工作者,科學研究起碼的準則總該知曉,而有染學術不端行為者中的許多人都可以說是有意為之。

      三、關于當前我國人文社會科學科研工作者學術道德與誠信狀況亟需解決的問題

      當前我國人文社會科學科研工作者學術道德與誠信狀況亟需解決的是要遏制學術不端行為的蔓延,毋使發展成為研究者見怪不怪、習以為常、熟視無睹現象,從而影響我國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整體狀況。

      第一,應盡快改變或修改目前仍普遍推行但存在缺陷的人文社會科學評價體制,建立和推出更為科學合理的以質量為導向的評價機制,而目前似乎依然是雷聲大,雨點小。解決這一問題實際上已到刻不容緩的時候,例如,只要在包括職稱評定、項目經費、科研獎勵等各類評價指標中過分或單純注重成果數量包括發表論文數量這一“指揮棒”依然存在,在目前有效制止學術不端行為的相關制度及各學術單位規章制度尚不健全的情況下,一些學者為了提高論著數量和獲得更多獎勵,仍會不自覺地一再踏線,甚至由于利益驅動,明知故犯,鋌而走險,進一步助長學術不端行為的產生。

      其次,對于被揭露、被曝光、廣為流播并已確認實有其事的案例要予以公開、嚴肅處理,不管其職務、職位、學銜有多高;尤其是影響較大的案例,各級部門不要因學術不端行為者的職務、職位、學銜而“替尊者諱”,有意識予以回避,提供保護傘,以免加劇和擴大已經形成的負面影響,引發和形成人文社會科學學術界更大的誠信危機。要盡快出臺學術不端行為懲戒措施,加大學術不端行為者造假成本的付出,以形成震懾作用,從而達到構建以“誠信”為基礎的健康科研環境的最終目的。從長遠看,鼓勵人文社會科學研究者通過誠實的研究取得更多創造性成果,要比揭露、曝光和懲處學術不端行為更為重要。

      四、關于創建健康的科研環境,加強科研道德與誠信建設意見和建議

      創建健康的科研環境,加強科研道德與誠信建設,從宏觀層面講,需要通過持續不斷的積極努力以形成正面的輿論氛圍,從而構建以“誠信”為基礎的科研環境。歷史地看,中國傳統文化中誠信文化從來不是置于首位的。誠如斯言,“誠信”在中國傳統倫理體系中的地位一向偏低,“信”只能排在“五常”———“仁”“義”“禮”“智”最后叨陪末座,信首先必須從道、從義。因而,中國傳統文化對現代科研道德與誠信建設是存在一定的負面影響的。另一方面,從中國的現代教育體系看,特別是高等教育包括研究生階段教育,也確實存在重政治思想教育,輕倫理道德教育;重知識體系教育,輕學術獨立精神教育等一貫的做法;倘若論及倫理道德教育,則往往以圣人道德、偉人道德教育取代公民道德、職業道德教育,這樣的局面應予以調整和改變,包括在整個國民教育體系中,“從娃娃抓起”,加強公民道德與誠信教育十分必要。當然,加強學術道德與誠信建設不同于一般的精神文明、政治文明建設,也不同于一般的公民道德、職業道德建設。因此,關注其特殊性,有針對性地從特殊性入手加強建設,從而提升人文社會科學研究學術道德和誠信方面的整體水平,顯得迫切而必須。

      具體而言,創建健康的科研環境,加強科研道德與誠信建設有諸多工作可做:比如在加強學術道德修養,樹立學術規范意識宣傳力度方面;在加強學術制度建設,建立學術規范體系方面;在加強學術道德建設,提高學術道德素養教育方面;在重建學術評價機制,推行學術信用管理方面;在建立學術管理透明機制,提升學術研究公信力方面等等,要改變雷聲大雨點小的狀況,戒空談,多干實事。我們欣慰地看到,在政府主管部門主持下一些方面已經開展了卓有成效的工作,例如教育部學風建設委員會就完成了《高校哲學社會科學學術不端行為懲處意見》、《學術博客自律倡議書》等文件的起草工作;組織編寫和出版了《高校人文社會科學學術規范指南》;設立專項課題開展學風建設調查研究,形成一批調研報告。

      與此同時,我們也建議教育部加強與學術共同體合作,在一些政府部門、法院不便出面或難以認定的諸如學術道德事實行為等,交由更具行業和專業權威性的學術共同體處置。要盡可能地動員整個人文社會科學學術界參與進來,為加強學術道德與誠信建設、創建健康的人文社會科學研究環境共同努力。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