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學術不端檢測場域下高校學術研究的變革


      2014年04月25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高校是學術的生產者、出版者、傳播者和管理者,學術不端與腐敗侵蝕并異化了高校的學術事業。在長期與學術悖逆行為的博弈中,學術不端檢測逐漸進入我國學術成果編輯出版界、科研評價與管理界,形成了以文字重復率(TR)為主要檢測指標的抄襲、剽竊以及偽造、篡改、不當署名、一稿多投等學術不端文獻檢測。這種檢測在揭示出不端文獻的同時,也存在著因過分依賴檢測系統而造成誤檢誤判的現象。隨著學術不端檢測的逐步推廣,高校傳統的學術觀念、學術規范和學術管理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在沖突中進行調適,在顛覆中進行重構,成為當前高校繁榮學術研究事業的必然選擇。在這場破與立的學術變革中,高校學術管理者必須科學合理運用不端檢測;學術職業者和傳播者必須遵循學術研究規律,恪守學術倫理道德,修正學術價值標準,規范治學行為,秉持求真務實的精神,銳意創新,探求學術真諦。

      一、學術不端檢測對高校學術研究的挑戰

      1.學術觀念層面。

      學術不端檢測源于編輯出版、評價管理等機構對學術成果真實性、科學性、價值性的信任危機。2008年底中國知網率先在國內推出“科技期刊學術不端文獻檢測系統”(AMLC)并推廣于多家學術出版機構,高校學術成果中的文字重復率、不當署名、抄襲、剽竊等學術不端與腐敗勢頭受到遏制,固有的學術理念被顛覆。

      首先,改變了學術成果出版的前期審核觀。學術不端檢測系統問世前,學術成果在發表與出版前均需接受嚴格的審核。這種前期審核主要限于選題、立意、論證等方面,由于人力、技術等限制,對于一稿多投、重復發表、抄襲、剽竊等學術不端與腐敗行為關注有限,使其有了面世之機。這就要求對其審核必須從前期推延到發表后,這在傳統手工時代難以做到。學術不端檢測系統可應用于學術成果的審稿、待出版審核以及出版后的再檢測,學術成果監測被置于日益通透的境地。審理技術的更新,改變了學術成果的前期審核觀,形成了全程檢測觀。從“審核”到“檢測”,凸顯了觀念嬗變與技術進步,開辟了學術成果全面質量控制的新時代。高校是學術成果產出大戶和出版重鎮,學術不端檢測徹底改變了高校學術職業者的學術審核觀,促使他們在心中建構學術預警機制,自覺把控自我,端正學術態度,嚴把學術成果產出關。

      第二,打破了以“自我”為中心的學術生產觀。高校學術職業者從事學術研究,有著自己的精神家園,崇尚學術自由,自我意識強烈。在學術生產過程中,往往會按照自我追求去開展研究,按照自我認知與構想去建構文本,按照自我希冀去展示學術作品。這種“主觀主義”在發揮其主觀能動優勢的同時,難免存在著狹隘性、固執性、悖逆性和自私性,體現出濃厚的“自我中心”色彩,往往與學術規范發生沖突。學術不端檢測的使用,使得千百年來形成的“自我”學術生產觀首次在智能機器面前遭受挫敗,無論是該當受罰,還是誤判誤傷,其教訓足以讓學人驚醒。不端檢測的鐵律告誡學人,必須拋棄狹隘的“自我”學術觀,融入學術生產主流,以免釀造苦果。

      第三,否定了成果已發的既定事實觀。長期以來,學術成果一經面世即成事實,為社會所接納。除極少數嚴重學術不端和腐敗者被揭發、暴露而受到懲罰外,多數存在學術不端問題的成果和個人未受到任何責罰。以文字重復為主要特征之一的學術垃圾因此泛濫,由此造成的學術泡沫淹沒了真正的學術成果。學術不端檢測的啟用,洗滌著學術成果中的污垢,促進學術管理逐步從學術文本深入到其學理內核,使得越來越多的刊物將存在學術不端問題的已發表文章撤稿,中國知網等數據庫也著手將重復發表、抄襲、剽竊等不端文章剔除。“已發表”的既定事實觀被徹底改變,學術檢測附著于每一個學術成果之上,“學術清算”成為新的學術規則。

      2.學術規范層面。

      以技術規約和道德養成為主導的學術規范是高校學術職業者的必備素養。技術規約以學術成果的編輯、出版規范為主,隨著出版、傳播技術的發展而不斷更新,其中媒介類型對其影響最為深刻,學術成果引用由此變得復雜和難以把控。值得注意的是,傳統的技術規范主要針對紙質媒體,盡管有著編輯、出版等國家與行業標準,但編輯出版單位多有自行規定,牽引著作者,造成媒介與媒介、媒介與作者間的壁壘與隔閡,使得作者難以適從。學術不端檢測漠視這種差異,基于數字指紋的多階快速檢測方法,采用量化的數字規則,一統地對學術規范進行量度,為學術自由設置邊界,發揮學術引導作用,重塑學術媒介和學術管理者的公信力。

      如此沖突中,媒介與作者的技術失范最終可能招致檢測差評。同時,長期以來,高校學術成果審核存在著淺視性的致命缺陷,過于看重作者及其單位的身份、地位、背景等外觀因素,科研成果評價與管理機構更是以成果所在媒介身價來確定成果級別。這種表象化的規范要求無情地扼殺了一批富有生命力的學術成果與人才,并導致悖逆者道德滑坡,故意拆分自己或者他人的前期成果低水平或者重復發表、不勞而獲地在他人學術成果中署名、使用槍手騙取學術成果攫得名利等“傳統”的學術生產方式便泛濫成災,成為戕害學術事業的大敵。學術不端檢測鄙視這種道德失范,將學術共同體、機構、個人等生產或出版的學術成果進行多向鏈接比對,形成可視化的知識關系圖譜,將各種學術思維關聯及不端疑點呈現出來;以檢測的規則一致性、系統公正性、檢測程式化彰顯學術的一統規范和基本法則,淘汰落后的學術方式,發揮出特有的學術規制與導引價值。

      3.學術管理層面。

      從生態角度來看,學術是一種有序化的事業,這種有序化的表現內容之一為學術職業者學術介入和入職的誠摯、守規與持續追求,并以鮮明個性、特殊功能和實際價值融入學術序列,成為學術有機體的組成分子。高校學術有序化依賴于必要的學術管理,學術評價作為學術管理的重要組成部分就顯得至關重要。由于高校的行政權力、人際關系、功利化評價標準等結構性因素不合理,形成的嵌入式學術評價體系使得學術研究價值觀錯位、貢獻率降低,學術不端泛濫,學術生態處于混沌甚至退化狀態。學術不端檢測是對學術有序化的訴求與整飭,對學術市場行為起著排斥作用。在我國高等教育學術權力與行政權力的沖突與博弈中,學術不端檢測可以促成全天候持久監察防范體系的構建,將行政、學術等權力干擾剝離于文本,發揮出學術去行政化、去權威化的作用,凸顯了技術哲學的魅力。在此氛圍中,高校的學術目標、學術利益、學術共同體受到了嚴峻挑戰,學術生產與管理由唯我獨尊式單一化主體,轉變為學術出版者、科研管理者、學術評價者、學術生產者以及其他利益相關者多元主體多維立體管理與共同治理的格局。不端檢測獲得差評的“突然死亡”法則對以學術論文數量、級別、影響力等為主要指標的大學排名構成強烈沖擊,學術GDP泡沫隨時會被擠壓清理,五彩的肥皂泡隨時會破滅。這在一定程度上無情地動搖了學術共同體的利益,打破并遏制了炮制學術泡沫過程中的權學、錢學、情學交易行為和利益格局。學術不端檢測在對學術理想化牽引與市場功利性驅使的對抗中,構置了新的學術語境,實現了學術話語權的理想化授受,抬高了學術準入的門檻,序化了學術運行制度,強化了學術遷出制度。如此,高校學術政策發生了改變,學術準入制度、運行制度、出列制度的設計趨于完整與明晰,學術不端與低端的淘汰將成為一種常態。高校學術管理制度的設計無論是頂端、高端抑或低端,都將不得不突出與強化學術責任,將學術擔當內化為自覺意識與行為,實現學術自律與學術創新,發揮出學術創生知識與信息的獨特功用。

      二、適于不端檢測的高校學術研究變革

      1.重構學術價值標準。

      學術不端檢測是對學術不端與腐敗的矯枉返正,這種“外科手術式”的檢測具有鏈接與顯微的獨特效用,以其強力凈化著日益渾濁的學術系統,推動其吐故納新。學術不端檢測系統自國內推行短短數年間,高校以之為核心便逐步建立起新的學術檢測制度。當“達摩克利斯之劍”高懸于頂學術不端與腐敗難以遁形時,學術不端檢測系統作為學術“測謊儀”無疑成為了立在各學術利益者面前的一面鏡像,據此審視自我,矯正過失,建立適于檢測與評價的學術行為模式。這無疑為學術職業及相關行業設立了新的治學參照系,導引著新的學術理路的構建。不端檢測通過預設的技術標準,在對檢測對象的過濾與篩選中,將不端文本清理出局,最終形成了包括思想理念、技術能力、話語表達、道德倫理內化等要素訴求的新學術價值標準。為此,高校學術職業者應該摒棄功利化的學術價值觀,選擇課題應有頂天立地的氣魄,勇于擔當歷史責任,力戒無病呻吟或小打小敲,不做學術的軟骨和侏儒。事實證明,功利化主導下的學術研究是形而下的,以追求眼前利益為終極目標,終究難脫淺陋的窠臼。學術不端檢測盡力削弱著學術研究中的同構化和趨同化,有效減少成果低水平重復,對無價值重復予以否定。因此,學術職業者必須以學術為神圣事業,以強烈的契約精神去克服行為慣性和非獨立思考缺陷,力爭擁有學術主心骨和話語權。鑒于學術不端檢測對學術創新的要求更嚴、更高、更遠,學術職業者必須以創新為學術發展的永恒動與目標,改變粗放的學術研究與發展模式,轉而依靠知識、技術創新來提高學術生產率。將先進理念內化為學術思想與操守,學習、掌握和運用先進的研究方法,大力提高學術研究的前瞻度、新穎度、層次性和價值性。

      2.確立技術規范治學模式。

      技術規范是學術得以建樹的根本要素之一。從高校學術不端檢測結果來看,多數學術不端行為源于技術的無范、失范和冒犯。與需要長期內斂習成的學術道德規范相比,盡管技術規范具有強制性、遵從性、格式化、可視化、可執行等特點,但在現實中常常被忽略甚至篡改,尤其是受到學術經驗的排斥。經驗哲學認為,基于實踐的經驗可以有效指導實踐,使得實踐能夠按照既定的目標進行,取得預期成效。學術經驗作為學術生產的本能和技巧無疑是學術職業者獲取學術成果的重要保證,具有對學術規律主觀感受與把握的優勢,成為治學主導方式之一,進而形成經驗主義學術思潮和學術流派。然而,學術研究中的經驗行為易于固化在閉鎖的學術環境里,所形成的定式思維和行為慣性難以應對技術規范的規約,導致學術受挫。

      與之相比,技術規范將學術思維及其表達言語細分為若干個語義片段,并連接成字段,最終創設出規范性條款,實現智能機器的編目與檢索,在高校學術的國際化、標準化、規范化管理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植根于學術規范的學術不端檢測契合、凸顯并強化了技術規范,使其法則化,成為治學圭臬。因此,高校學術研究必須實現從經驗行為向技術規范行為的轉變,從經驗行為模式向技術主導型模式轉變,以技術規范為參照標準,設置學術行為邊界,進行標準化與統一化管理,以便融入到整個社會學術體系中。

      學術職業者必須超越經驗行為,將技術規范內化為學術基礎與治學之道,大力開展學術交流,擴展學術視野,提升學術價值。在向技術規范轉型過程中,要防止過于程式化和模式化。應該看到,在海量的學術成果面前和強大的利益驅動下,技術的負面性可能導致已有的學術規范對學術不端行為從失控走向失效,人工審核在鋪天蓋地的弄虛作假面前手足無措進而失靈。

      3.創新學術評價機制。

      學術不端檢測系統試圖以“工具理性”去凈化學術生態。然而,各種檢測系統囿于研發時間短以及數據庫和比對源有限等,對于規避文字重復檢測的槍手代筆、刻意修改、碎片化復制等學術造假往往束手無策,對于學術成果價值的真偽高低更是無從判定,同時,檢測報告所呈現的文字重復并非一定就是不端與腐敗。因此,高校學術評定機構在檢測時進行必要的人機互動,消除違背時間邏輯等明顯的誤差,得出較為客觀的初檢結果;還要成立以學科專家為主體的第三方審核組織,鑒別檢測結果和學術成果真偽,合理取舍,判定其學術價值,最終得出客觀公正的檢測報告,為高校科研管理提供科學的參考。同時,應該建立作者申訴制度,讓他們有機會對不合理的檢測結果進行辯護,消弭誤解,對成果及時復審,糾正誤測與誤判,維護學術職業者的合法權益。對于學術職業者,應該充分了解學術不端檢測的工作機理,辯證地對待檢測結果,實事求是地展示學術成果的合理繼承、學術創新和價值貢獻所在,以中肯的自我評價為檢測的最終評定提供有力的證據。

      學術不端檢測是高校學術評價的重要手段。作為終結性評價,不端檢測無法對所有成果作出不端檢測,其運用場域是有限的,因此,高校在進行學術評價時不能盲從不端檢測,把檢測結果作為鑒定學術成果真假優劣唯一標準,不能僅憑一紙報告草率判定學術職業者學術行為的真假正邪,更不能在職稱晉升等評定中以此來決定學術職業者的“生死存亡”。對檢測系統的非理性依賴就會造成學術鑒別與評價的偏誤,造成“學術不公”。所以,高校不能無限放大不端檢測的作用與運用場域。毋庸置疑,學術研究貴在務實求真,重在對學術真理與真知的探究與把握,促進學術職業者學術精神、學術品格和科學態度的養成,此乃高校提升整體學術水平的必由之路。科學合理地發揮學術不端檢測的甄別與評價功能,能夠有效促進高校學術本真的理性回歸,繁榮學術事業。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