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論文抄襲,為什么受傷的總是大學?


      2014年05月08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面對高校學術不端屢禁不止,今年3月15日,教育部部長周濟在“高校學術風氣建設座談會”上強調,對學術不端行為要像體育界反興奮劑一樣,像對待假冒偽劣產品一樣“零容忍”。然而,今年不僅高校論文抄襲事件的丑聞頻頻曝光,而且肇事者的身份日益增高,直至8月媒體爆出武漢理工大學校長、中國科院今年有效候選院士周祖德論文抄襲丑聞。

      在近年來的中國,論文抄襲,一旦被曝光,抄襲者所就職的大學不僅首當其沖,一夜之間舉校名譽掃地,而且即使事后抄襲者本人早已度過了有驚無險的“事發期”,而重新風光甚至威風起來的時候,大學仍然在論文抄襲的重創中艱難喘息,元氣不再。

      論文抄襲,為什么最后受傷的總是大學呢?這是由于今日中國大學的雙重人格決定的。一方面,大學在庇護抄襲者、尤其是學校內的有權勢的抄襲者時,顯示出綠林莽漢式的孔武,誓死捍衛之意氣,仿佛既出于本能,又本于大義。但是,另一方面,大學真要處理學術不端時,又充分表現出無能、無力、無知的徹底軟弱。大學可能會處理一些不那么有地位、權勢的抄襲者,甚至也可能例行公事地“問責”某些被社會曝光而罩不住的權勢人物,但是,大學的懲治之箭,永遠是認人不認事,欺軟怕硬的。事實證明,校長導師雖然不知學生抄襲之情,但是卻知掛名論文之情。比如周祖德自己告訴媒體如下情況,“拿著錄用通知書后,謝鳴把論文通過郵件發給了導師周祖德,期望獲得會議注冊費支持。周祖德將之轉發給了課題組負責審核的李方敏等兩位教授。”但是,事發后,不僅周祖德自己公然聲稱自己對這篇抄襲論文“不知情”,而且他治下的大學也力挺他的謊言,甚至還惡劣地拋出“打假陰謀論”,指責揭露周祖德論文抄襲是與周競爭中科院士者的“別有用心”。武漢理工大如此無能、無力、無實地面對周祖德論文抄襲丑聞,已經毫無是非、原則和法制。大學的另一面性格在此暴露無遺。

      正是大學面對論文抄襲時的無是非、無原則的軟與硬的雙重人格,使她總是最后受傷。大學是什么?大學本是由教師、學生和行政人員構成的教學和科研實體。大學有自己的歷史、文化和精神,因此,大學是有人格的。應當說,大學的人格是超于大學中任何個人的,它薪盡火傳地主導著大學的管理原則和教育精神。但是,在高度行政化的當代中國大學,論文抄襲一旦涉及校內權勢人物,大學雙重人格的效用啟動,最后受傷的必然總是大學。大學是培育社會棟梁人才的基地,對大學的致命傷害,是對大學教育精神的傷害。我們看到,盡管受到了“嚴肅處理”,謝鳴們并沒有受到教育,反而錯上加錯,膽大妄為的抄襲再加上明目張膽的謊言。從謝鳴們,我們痛心地看到,大學的人格異化為周祖德們的人格,就是大學的教育精神的致命之傷。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