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草根”—論文撰寫的思與困


      2014年05月22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剛踏上工作崗位時,我以為論文撰寫是“象牙塔里的貴族”,滿懷敬畏,同時也以為今生與它無緣。隨著工作經驗的積累,漸漸明白論文是對教學的總結與探索,可以是深刻的哲學思考,也可以是質樸的課堂敘事。于是每當在教學中有所思,有所悟的時候,有一種一吐為快的沖動;可是拿起筆時又發現這些“草根”的思考與感悟離嚴格意義上的論文還有相當大的距離。

      第一,草根化的深度———只看到現象,抓不到本質。作為一線的教師,常常只看到現象,對現象缺乏深度把握。鮮活的課堂是論文素材的源頭活水,工作實踐告訴我,教學中有一些現象值得研究,比如在學生還沒有掌握新知識之前過早進行變式訓練效果適得其反;有時學生做錯一個不算難的題目時,不需要指導,只要讓他把問題再讀一遍,他往往能獨立改正;有一些學生上課時十分投入,發言也積極,可是做作業時卻會出現較多的錯誤,還有一些學生課上默默無聞,對一些問題卻常常有自己獨到的見解等等。認識和揭示發生這些現象的本質原因,應當對我們的教學有很大益處。然而,當真動起筆來時,又真有霧里看花水中望月的感覺,難以認清其本質。

      第二,草根化的高度———從經驗到理論,難以跨越。當我的教學遇到困難時,總會嘗試著改變一下教學思路,幾年下來,積累了一些有效的方式方法,但始終只是停留在感性層面,不能上升到有關的理論高度。比如我在教學三位數乘一位數和兩位數乘兩位數的豎式計算時,發現學生計算速度不夠快,原因是有進位的乘加口算不熟練。所以我在課前的基本訓練時間就讓學生重點練習有進位的乘加口算,效果很好。再如新課標教材里不把傳統教材中的應用題單獨作為一個章節來教學,相似的類型缺乏對比。我在教學了第六冊的連除問題后,把幾種連除問題和連乘問題羅列在一起進行對比練習,并重點指導學生說出算式的意思,通過比較練習和說算式的算理,學生能更深入地理解題中的數量關系。這些從切身實踐中感悟到的經驗,不過是最最草根的想法和做法,有沒有寫成論文的價值?我常常為之困惑。

      第三,草根化的寬度———在耕耘過的土地上耕耘,如何創新。當我確定一個題材,想寫一寫的時候,卻總是遺憾地發現:我遇到的問題,別人早就思考過了;我想到的點子,別人早就寫成文章了,既然已經有前人寫過了,我的思考還有必要嗎?例如我在進行學校的課題“課堂教學中認知不和諧現象的成因及對策研究”時,曾著意關注課堂中教師的提問方式,寫了《課堂中教師提問方式不和諧現象例談》一文。可是,寫完以后卻發現雜志上寫“提問方式”的論文已經屢見不鮮了,這樣的題材難以創新,還有寫的必要嗎?

      第四,草根化的語言———蒼白單調,缺乏表達力量。有時候,發現了有價值的題材,思考也有了一定深度,自感值得一寫了,可是下筆之后,卻覺得語言不夠鮮活靈動,甚至辭不達意。我曾兩次教學《長方形和正方形的面積計算》,采用了完全不同的教學思路:第一次,我組織學生通過3次用1平方厘米的面積單位來操作,探索出長方形的面積計算方法,學生的操作活動豐富,但是思考空間狹隘。第二次,我采用多媒體課件演示擺的過程,替代學生的兩次操作,使學生有更大的思考空間,去理解長方形面積與長方形內所含面積單位之間的關系,兩次教學體現了我對學生學習數學知識過程的不同理解,自以為有研究價值,可在寫的過程中卻發現表述不清兩次教學的本質差異,更不要說引人入勝了。

      能把自己的思考寫成文字固然是一件快樂的事,然而想寫出一篇有質量的經驗論文,在我看來依然是一件困難的事,多么希望得到能者的指導和幫助啊!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