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學位論文抄襲在國內又掀熱議


      2014年05月24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建立獨立的學術規范團體

      關于學術規范和學風的問題,已經是老生常談。盡管有關部門三令五申,并且不斷地加大論文抽查的力度,學位論文抄襲的例子仍然屢見不鮮。最近兩個最牛的抄襲案:一是華中師范大學2004屆新聞學專業碩士生胡春林的論文《試論財經領域的新聞輿論監督》,除“致謝”部分不同外,其他部分均抄自廣西大學一名碩士生的論文。二是東北財經大學2005級統計學專業研究生袁新的碩士論文《山東省FEEEP協調度研究》,直接抄襲南京財經大學研究生曾康寧的論文,全文只把標題和正文中的“江蘇”換成“山東”,其他均相向。

      如此“牛”的論文抄襲,可謂明目張膽,但卻真的發生了。但這種明顯違反學術規范的丑事,卻一再發生,那究竟是為什么呢?

      根本問題是基本道德規范意識的缺失。就像孔乙己不把竊書當成過錯一樣,一些人并不把抄襲當成嚴重的道德問題。“天下文章一大抄”,成為一些人的座右銘。改革開放以后,尊重知識產權的意識雖然得到了恢復,但仍然有人不把抄襲當成過錯。本案中如此嚴重的抄襲,指導教師和答辯評委們居然都沒有發現,這至少反映了有關人士對此的重視程度不夠。指導教師是最重要的把關者,但是,我們看到,有些導師基本上不看學生的論文,更不要說提什么修改意見,就讓學生答辯,通過學位。甚至還有一些導師私下里問學生,你的論文抄了幾篇文章?如果抄三、四篇以上,那就可以通過。這是在公開鼓勵學生進行“巧妙”的抄襲。尤其是一些領導干部自己也加入了這個論文抄襲的行列。這樣的“榜樣”力量如何不滋長論文抄襲之風,嚴重地違反學術規范?

      學術本是社會公器,是實事求是的神圣事業。一些人把學術當兒戲,當成達到個人功利目的的敲門磚,這實際上是在褻瀆學術。有些人則讓學術成為權力的奴婢,聽任長官意志支配、宰制學術,自然無法形成學界自律的氛圍。學術界本身官場化、官僚化,自身監督和懲罰不力,也是一個原因。多少違反學術規范的嚴重事件被大事化小,對責任人處理不嚴。明明是導師和學生聯名發表,出了問題則把責任全部推給學生,導師不僅毫發無損,甚至還晉級升官。我們就看到有好幾個大學校長都與此有關,甚至有院士也名列其中。這樣的風氣如何凈化學術空氣?學術成績評估只看數量、不求質量,像計算工分單價一樣評估學術水平,也要為此負部分責任。看來,建立并維護真正代表學界良知的獨立的學術規范團體的權威,也是必不可少的。規范學術仍然是一場長期的艱巨任務,需要政治體制改革、學界自律和道德構建的系統配合。

      漠視真理,碩士變鼠

      最近,論文抄襲事件又連續曝光,使中國學術教育界再一次尷尬無比,顏面掃地!小時候聽奶奶講那過去故事,就知道老鼠之所以排在“十二生肖”之首,是因為這個遲到的家伙居然會跳到牛的背上,從而迷惑了玉皇大帝。我生性愚鈍,當時只覺得可笑,并不理解其中含義。如今看到上述抄襲事件,才曉得比“最牛”更“牛”的家伙,不就是跳到牛背上的老鼠嗎?上了中學后,又知道“碩鼠”就是碩大無比的老鼠,那是古代老百姓對貪官污吏的隱喻。老鼠的本能是偷竊,是把別人的東西據為己有。什么是抄襲,抄襲也是偷竊。因此抄襲者就是文化教育界的老鼠,或曰小偷。于是人們不禁要問:如果連碩士也干起那種下流的勾當,豈不是為碩鼠培養接班人嗎?

      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如此狀況呢?

      三年前,我在《學術腐敗是怎樣煉成的》一文中指出:“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在我看來,中國的學術界之所以淪落到這種地步,可能與以下幾個問題有關:一是漠視真理的思想觀念,二是權力依附的人格取向,三是無視興趣的教育過程,四是官學勾結的尋租體制。”

      所謂漠視真理的思想觀念,是指中國現代學術體制的創立,本來是五四運動開始的。從蔡元培入主北大、胡適等一大批歐美留學生從海外歸來,到中華教育文化基金董事會和中央研究院的成立,都為這個體制奠定了良好的基礎。由于學術研究的唯一目的就是追求真理,因此學術界歷來被視為一方凈土,學者專家也被視為社會的良知。但是不知從什么時候起,中國大學就走上一條截然相反的道路。如今的大學,一方面要臣服于權力部門,被納入盤根錯節的行政管理體制,一方面又在洶涌澎湃的經濟大潮中淪為金錢的奴隸。除此之外,它還負有改造學生思想、監督教師行為的責任。至于真知的傳授,真理的追求,卻往往被置之腦后。于是,學術界權力依附的人格取向,學校里無視興趣的教育過程,社會上官學勾結的尋租體制,以及屢見不鮮的學術腐敗事件,也就應運而生。

      這恐怕就是碩士變鼠的原因所在。

      板子沒打對地方

      近來媒體不斷曝光學生抄襲問題,搞得沸沸揚揚。其實這并不是什么新鮮事,早已有之。人們要問的是,此類丑聞在教育管理部門三令五申之下,為什么非但不見少,反而是習以為常,愈演愈烈???我以為,主要是板子沒打對地方。

      在最近的比“史上最牛”還“牛”的抄襲案中,發文憑的學校一推六二五,好像只是學生個人的問題,與學校無關。理由之一,該生參加的是研究生學位班,而不是統招的碩士研究生。理由之二,可以抄襲的地方太多,老師也很難查。

      按照他們的第一理由,學位班就可以在管理上放松。這也算是理由?一名學生如果只能業余完成全部課程,對其應更加嚴格,至少要與統招生同樣要求,怎么能降低標準呢?說穿了,還不是讓錢給鬧的。圈內人都知道,所謂學校辦班,并不是或主要不是為了“社會效益”,而是為了“經濟效益”,美其名日“創收”。去年年底,媒體上爆料“史上最牛考生”,說某縣一位局長大人,考試遲到受了批評,竟在黨校研究生班考場上破口大罵:“這是啥考試,還弄得和真的一樣,我掏錢買文憑,你有啥資格管我!”既然是買文憑,學校自當放松要求。大家彼此彼此,你賣我買,公平合理。不就是弄個文憑嗎?何必當真!

      第二理由也很荒唐。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做導師的先決條件,就是要掌握本專業的各種學術觀點與最新研究動態。如果這起碼的一條都不夠格,看不出學生的論文是否抄襲,導師還當個什么勁?而學校又怎么能聘用這樣的人做導師?以師昏昏,使生昭昭,可乎!

      據報道,該校學位委員會已調查并認定該學生碩士抄襲結論成立,該生碩士學位被注銷。學生抄襲應當制裁,但學校賣文憑怎么就沒有事呢?吸毒者受到處罰,制售者逍遙法外,這樣做何以服眾?抄襲之事又何以禁絕?抄襲固然有錯,但只是個人行為“不端”,學校賣文憑,管理者默認,就不能算是“不端”而是“腐敗”。小巫大巫,一目了然。

      事情往往就是這樣。教育管理者既掌握著規則制定權,又掌握著規則執行權,諸多花樣都是他們“創新”創出來的。而一旦出了“紕漏”卻毫無承擔,千方百計將應負之責推得干干凈凈,把該打在自己身上的板子和該打在學生身上的板子,混在一起,統統打在學生身上。

      不僅把該打在自己身上的板子打在學生身上,而且還要“為之辭”,唱幾句高調,比如:嚴肅學風,堅決懲治“學術不端”,以及“零容忍”之類。這不由讓我想起一個典故,但用到此處需換個位置。這就是“百步笑五十步”。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