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淺析論文與職稱體系的廢除


      2014年05月24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論文抄襲、學術造假已經不是什么新聞了,但最近這兩件還是讓人“眼前一亮”。3月24日,《中國青年報》報道,廣西柳州市第一人民醫院檀德馨和浙江省平陽礬礦醫院潘芝芬發表在《中國實用婦科與產科雜志》1997年第13卷第6期的《刮宮術后宮腔粘連185例分析》一文,遭到16個單位25人的6輪抄襲。依照網絡用語的習慣,它被稱為“史上最牛論文抄襲”。

      如果這件事是因其荒誕性而引人關注,那么清華大學中文系教授、《讀書》雜志前主編汪暉的博士論文涉嫌抄襲,則無疑是因為名人效應。3月10日出版的國家級核心期刊《文藝研究》,刊發了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王彬彬的長篇論文《汪暉(反抗絕望——魯迅及其文學世界>的學風問題》。文章稱,汪暉寫于20多年前的博士論文《反抗絕望》,存在多處抄襲,抄襲對象至少包括李澤厚的《中國現代思想史論》等5部中外專著。

      論文抄襲與買賣的亂象,折射的是中國學術評價標準、職稱評定程序的漏洞百出甚至無可救藥。就在這兩起報道前不久的3月3日,以關注學術界腐敗知名的學術批評網最醒目的位置,掛著多名學者炮轟CSSCI(中文社會科學引文索引)成為學術標準的文章。

      論文抄襲與買賣到底嚴重到什么程度?學術界對學術評價體系又有怎樣的議論?亂象

      “審丑疲勞”的論文抄襲

      “16個單位25人的6輪抄襲”這樣的表述顯得有點復雜,報紙不得不專門畫了一幅宛如食物鏈一樣的“連環抄襲圖”。但讀者們可能根本沒有耐心看完。

      因為這樣的事實在太多。隨便在網上搜索一下論文抄襲,就跳出來好幾條:西安交大六教授舉報長江學者造假;工程院院士陸道培開發布會指認弟子剽竊、造假等嚴重學術不端行為??這些新聞后面的跟帖,大多類似于此:“這年頭誰不抄”、“沒有時間寫,連抄的時間都沒有”。

      可以說,這是一個對論文抄襲已經“審丑疲勞”的時代,人們對待它就像對娛樂圈的緋聞——做的人不以為恥,看的人也不再義憤填膺。在媒體聯系上的涉嫌抄襲的醫生中,只有一位承認自己確實抄襲了。據“中大學子”查對,該醫生有5篇論文涉嫌抄襲。在與記者的通話中,她介紹,“周圍許多人都是這樣弄的,大家都說,又不是什么研究成果,隨便抄抄就能行。”相比之下,屢被詬病的文學界似乎還要好一點,至少當某位作家曝出抄襲時,他在同行中將很難再有地位。

      不過,這些被“中大學子”無意間盯上的醫生,因其名人身份而格外受關注的汪暉,還有無數被報道出來的論文抄襲、造假者,多少有點“倒霉”。因為在他們背后,是無數抄襲論文但毫發無損的人。暨南大學中文系副教授陳義華在接受本報采訪時就說,他碰到很多抄襲論文的人,但還沒碰到過栽在這上面的。

      武漢大學信息管理學院教授沈陽及其團隊用反剽竊軟件查詢,在2007年正規發表的論文中,涉嫌抄襲的比例是10%,而在2007年買賣來的論文中,這個數字更加驚人:72%的文章是全文抄襲,24%的論文為部分抄襲,只有4%的文章不存在抄襲。

      10億元的論文買賣市場

      如果說論文抄襲還是自己動手抄,多少會有點良心的不安和對東窗事發的恐懼,找人代寫論文、買版面發表則完全是抄得心安理得,發得“物有所值”。

      沈陽及其團隊此前曾向本文作者披露,學術期刊與論文發表要求僧多粥少的局面,導致了買賣論文與非法學術期刊泛濫,包括非法期刊在內,中國買賣論文已經形成產業,2009年規模達10億元。

      沈陽稱,自己和團隊開展了3年多的買賣論文與非法學術期刊專題研究。其研究數據顯示:中國現有一般期刊、核心期刊、權威期刊約9468種;查詢中國學術文獻網絡出版總庫可知,中國國內2008年發表于期刊和學術會議的論文約有248萬篇。而中國每年有100萬高校教師、約100萬在校碩士生和博士生、超過30萬科學研究人員、500萬以上工程技術人員特別是國企工程技術人員、70萬農業技術人員、360萬以上衛生行業技術人員有論文發表需求,合計超過1180萬人。每年仍有數百萬人有發表需求,卻注定沒有機會。這數百萬人中,相當比例迫于畢業、評職稱期限臨近,具有剛性的論文發表需求,只能求助于網上或網下的論文買賣市場和非法學術期刊解決。

      記者在網絡隨便搜索,就能找到詳盡的價格表、操作細則和各種“代理機構”。一般情況下,普通的省級期刊發表5000字,標價590元到600元;而國家級核心期刊的價格相對較高,一般都是2000元起價。一位網友疑惑地發問:“我想發表一篇論文,可是每個出版社都說要交錢,而且價錢不一,有的說交400,有的甚至說交一千二,怎么這樣啊?而且有些是合法期刊呢。”后面馬上有跟帖回答:我們對客戶有以下承諾:1,發表周期短;2,重質量守信譽;3,保證期刊合法;4,保證成功;5,保護用戶資料及稿件,不會泄露給媒體或第三方。

      而代寫論文的分類則更加詳細。從博士論文、碩士論文、本科論文、留學論文、職稱論文等等各種用途的論文都能代寫。學科分類也非常細致,通常在100種以上。

      面對“墮落”的學風,相關部門試圖通過推行反剽竊軟件來遏制歪風邪氣。這確實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遏制剽竊之風的作用,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一措施促使買家更加迫切地尋求論文代寫中介,或直接聯系“槍手”買論文。而論文代寫的賣家也順應時勢,提供便捷服務,還保證質量和原創性,更是助推了2009年論文買賣市場的活躍。

      有人對10億元的數字表示吃驚和懷疑,但陳義華卻覺得還“不止10億”。他說,我們可以簡單算一下,全國有2000多所高校,每一個學校都有自己的學報,而且通常文理學報是分開的,就算高校總共大概有5000份雜志,基本上2個月出一期,1年就有6期。一般雜志一期有5-6篇論文,我們算平均每篇論文要花600元,這里就有1億多了。這還是最保守的估計,還有社會上的雜志呢,還有代寫論文的呢?

      呼吁學者呼吁教育部廢止目前學術標準

      是什么導致了論文抄襲無恥的蔓延,催生了論文買賣異樣的繁榮?需求很明顯:每年到評職稱的時間段,就是鼓搗論文的高峰期,就會掀起花錢買版面的熱潮。不少雜志干脆專靠發論文過日子,只要你付足了錢,至于論文是不是抄的,抄了誰的,抄了多少,沒這閑功夫管。

      為什么會有這么強烈的需求?回答這個問題,就繞不開如今備受詬病的學術評價和職稱評定體制。目前,各大高校一般以在CSSCI(中文社會科學引文索引)作為對學生、教師的考核指標,通常以論文和著作數量多少為衡量標準。于是通過量化,復雜的學術評價變得簡單快捷。這種評價制度在實行初期,激勵了高校教師的科研積極性,但當學術與學者身價、收入直接掛鉤,學術評價的功利性、短視性和種種偏頗便隨之產生。

      陳義華告訴記者,職稱是與福利、系里面的地位和校外地位緊密相關的,除非是特別看得開的人,不然一般人很難不追求。“我以前在武漢一所大學教書,副教授和教授單在津貼這方面就差了1800多元。另外像學校團購房,都是按職稱來排隊的。好的樓層,好的朝向的房子肯定就

      被教授先得了。在補貼上也有很大差異。”“評副教授還比較簡單,但要評教授就復雜很多。必須要有兩樣東西,一是關系,你必須多聯系,多參加學術會議。這樣你就可以認識一些雜志編輯或主編。跟他們套近乎,或者請他們來學校搞一個講座,但搞講座顯然是一個幌子,之后你肯定要請他吃飯啊,玩啊。這都是一種風氣。二是錢,買版面發一篇小文章大概要1000-2000塊錢,在核心期刊發一篇大文章最低要1萬到1.4萬塊。”

      越來越多的論文抄襲和買賣事件,讓有良知和熱情的學者對目前的學術評價體制發出質疑。3月3日,湖南師范大學博士生褚俊海在學術批評網發文《CSSCI:學術界的竊國大盜》,炮轟“中文社會科學引文索引(CSSCI)指導委員會”,而中國政法大學教授,學術批評網主持人楊玉圣在《炮轟CSSCI(論綱)——兼論學術腐敗》中,直指CSSCI“業已異化為高校學術評價標準的權威指數,并成了某些單位和某些人的斂財工具”。

      其后,上海師范大學教授方廣锠發表了《廢止以CSSCI為高校學術評價的標準——致教育部長袁貴仁教授的呼吁書》,明確提出,“敬請袁貴仁部長嚴令廢止這一做法,嚴令教育部有關部門、全國各高校不得再以在CSSCI上發表論文作為對學生、教師的考核指標,同時加緊建立新的真正符合社會科學研究規律的、科學的評價體系。”

      值得注意的是,高校學術論文主要還是好與壞的問題,而中小學、事業單位等無數人群評定職稱也以發表論文為標準,就有點讓人啼笑皆非;這其中的水分全擠出來,恐怕能緩解目前的西南大旱。

      取消非研究人員評審職稱需要論文的規定

      不健全的學術評價體制,“寬進寬出”的人才培養機制,法律監管的缺失,讓論文抄襲和買賣成為人們的“審丑疲勞”。要解決這個問題,沈陽認為,擴大合法期刊陣地,論文網絡化發表,降低非法期刊的需求是對策之一。紙質學術雜志的論文逐步轉向網絡發布,這是世界趨勢。沈陽說:“取消非研究性大專生、本科生、碩士生的論文發表和答辯是第一步,取消非研究人員評審職稱需要論文的規定這也是不難辦到的。比較搞笑的是,我碰到的很多財務人員都需要論文,中小學老師就更不用說了。這部分人群實際沒有必要有論文要求。”

      陳義華認為,要不要論文不是問題的關鍵,關鍵是如何評價,“比如一篇論文發表在一本很不起眼的雜志上,但它的引用率很高,或者它的社會反響度很大,這些都可以作為評價一篇論文的標準。不要只按照一個標準來套。”沈陽也認為,在取消部分非研究性人群論文要求的同時,要強化對部分研究人員的論文質量要求。但是,最根本的措施是多部委協調,改革職稱評審和論文掛鉤的規定,改革論文水平的評價標準,教育部和科技部要面向社會集思廣益,組織多學科以及各年齡階層的學者研究新的科研水平評定辦法,克服盲目量化帶來的弊端。以公開而普遍的同行評議結論作為論文水平的標志,而不是目前只憑少量專家、期刊本身級別和論文引用率來判定論文水平。”

      學生還沒有出校門,就把路走歪了

      記者:你所說的CSSCI弊大于利中的“弊”,從實際情況來說包括哪些方面?方廣鋁:主要是讓年輕學者無法靜下心來完成學術訓練和學術積累。我讀博士的時候,老師規定我三年內不準發表文章。我現在教學生,首先要求他們養成良好的學風,要沉潛篤實,做老實人,做老實學問。但現在的情況是,很多學校規定碩、博士不發表論文不準畢業。有數據統計,全國CSSCI學術刊物全部版面供給碩、博士都不夠。學生要畢業怎么辦?只好托人找關系,花錢買版面這樣,無論老師怎么教導都沒有用,學生還沒有出校門,就把路走歪了。這是社會制度的問題。

      還有,每個學生的情況不一樣,有的有能力發表好論文,有的僅三年訓練還不夠。非要他發表論文,就導致了抄襲、剽竊等現象。教師也一樣,一等的學問是要沉下心來做的,所謂“十年磨一劍”。用發表論文的多少作為每年考核的指標,讓人怎么沉下心來做學問?特別是年輕教師,他們上有老,下有小,還要評職稱。中國學術的將來在年輕人身上。現在的這套評價體制,毀了許多年輕人。大家都在呼喚大師,用現在這套方法,只能出急功好利之徒,怎么能夠出大師?至于那些博導還要剽竊,更是學術的恥辱。

      從雜志的角度講,這給了他們一個賣版面的機會,而且是一個供小于求的市場。造成許多CSSCI刊物質量低下,有的一期發表數十篇論文,另外還要出增刊以謀利。總之,以CSSCI作為學術評價標準,其學術導向的謬誤是極其明顯的,它將明顯導向浮躁、不健康的學風,危害很大。

      社科研究有自己的規律,無法搞量化

      記者:廢止CSSCI作為學術標準后,是否就真能“促進期刊提升學術質量”?

      方廣鋁:我覺得可以。一旦廢止CSSCI作為學術標準,這些學術刊物就不能以收版面費來謀利,必須以稿件質量來吸引訂戶和讀者,刊物質量也會提高。

      記者:如果高校不再以在CSSCI上發表論文作為對學生、教師的考核指標,那么應當建立怎樣的評價體系?

      方廣鋁:我覺得,對學生、教師的學術評價,還是應該以同行的評價為主,因為同行都是火眼金晴。我以前在中國社會科學院工作,這是公認的學術水平較高的研究機構。這里最大的好處是,沒有量化的評價標準正因為如此,我所做的《敦煌遺書總目錄》才能從1984年一直做到現在。一旦完成,將大大方便研究者。如果當時有量化的考核指標,我就不可能做這樣的基礎性研究。學術研究環境應當寬松,社會科學研究有自己的規律,無法搞量化。

      有人可能會說,搞同行的評議者也可能出現營私舞弊現象。實際上,一個真正的學者必然講學術良知。即使有個別不良學者搞營私舞弊,他在學術圈必然難以生存。如果我把一本很差的學術論著吹得天花亂墜,那么同行必然知道我要么有私心;要么在這個領域實際是外行,水平很差。在一個正常的學術環境中,搞營私舞弊,無非是自我暴露。當然,必須設計一套公開、公平、公正的同行評議制度。一個好的同行評議制度,會產生良幣驅逐劣幣的效果而現在的情況恰恰相反,是劣幣驅逐良幣,逼良為娼。

      何謂CSSCI標準

      國內高校通常采用的人文社會科學評價系統標準有兩個,即全國中文核心期刊和CSSCI(中文社會科學引文索引)CSSCI是南京大學于1997年研制提出,最新的2008~2009年度CSSCI來源期刊共收錄25個門類、528種刊物,集中在人文社會科學方面。由于各地、各單位紛紛把CSSCI作為人文社會科學學者的考評與獎勵體制的主要參考標準,CSSCI大有統一人文社會科學評價體系的趨勢。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