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學位論文答辯:一堂智慧升華的課程


      2014年06月14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研究生教育與本科生教育的不同,在于研究生教育的中心任務是完成學位論文,通過學位論文的撰寫和答辯,培養能獨立進行創造性研究或新技術開發和應用的高級人才。因此,抓住學位論文答辯這一關鍵環節,嚴格把好答辯關,將其作為一堂特殊課程來認真對待,就成為提高研究生教育質量的一個治本良方。近十多年來,筆者參加或主持了一些大學召開的學位論文答辯會,有碩士生的也有博士生的。通過總結和反思這些活動,一個深切的感受是,學位論文答辯不僅是一種獲得學位前的必要程序,而且是一堂十分精彩而莊嚴的智慧升華的課程。

      學位論文答辯的一個鮮明特征是,它是一堂難得的由外校教授唱主角的,典型的通過對話和辯論方式進行的,答辯雙方的學術見解和思想觀點之間敞亮交鋒的,常常伴隨激烈的思維碰撞和情感交流以及人格感染的課程。它常常充滿了其他課程不具備的即席的學術挑戰性,常常閃爍著新奇的靈感,常常流淌著精神生命的清泉。一次答辯雖然僅僅幾個小時,但學位論文答辯會上洋溢出一種智慧升華的光彩,令人久久難以忘懷,甚至影響到人的一生。從這個角度看,學位論文答辯不能流于形式走過場,特別是研究生,務必珍惜這個極其寶貴的學習機會。那么,為什么說學位論文答辯會可以和應該歸屬于一堂課程呢?

      一、課程定義及其理論功能

      所謂課程定義有很多種,傳統的說法把課程定義為學校內部的教學科目,如物理課、數學課都是課程,它包含有一定的知識范疇、檢查手段、評價方式。筆者前些年在臺灣的調查中獲悉,他們把現代課程分為四類,一是科目課程(subjectcurriculum);二是廣域課程(broad-fieldscurriculum),包括以下三種形式:相關課程(correlation)、融合課程(fasion)和統整課程(integration);三是核心課程(corecurriculum);四是經驗課程(experiencecurriculum)。顯然,這種分類的對象是大中小學校的基本課程,不包括研究生的學位論文答辯這種特殊形式。

      課程論領域的新觀點認為,學校遵循一定的目標,一定的程序,學校和教師為學生所安排的一切活動或情境都應該算作課程。從這個意義上看,學位論文答辯由于既具有目標、又有一定程序,還有莊重的形式和規范的評價方式,是由學校和師生經過特別的充分準備的專業學習總結性活動。因此,即使從嚴格的意義上看,學位論文答辯應當屬于一堂課程。

      如果從課程的后現代轉向來看,學位論文答辯更是一堂課程。相對于統一性、單一性、本質性和封閉性等現代主義觀點而言,后現代主義強調差異性、豐富性、多元性、關聯性、開放性和發展性等觀點。這啟發和深化了人們對教育的認識,影響和推動了課程觀的變革。一種新的課程運動)))后現代課程)))在2”世紀下半葉應運而生。對話以其所具有的開放性、多元性、針對性、靈活性、感染性和發展性等特征,而成為后現代課程觀的一個主題詞。后現代課程觀的代表人物之一多爾認為:“在教育上,詮釋框架將課程的注意力集中在文本與我們之間的相互作用上)))或借鑒杜威的話來說,交互作用。這一框架超越(或迂回)了客觀主義)))主觀主義的分離,認為意義是個人與公共對話性交互作用所創造的:與自己、同事、文本和歷史的對話。”這實際上就是認同甚至倡導將課程看作是學生個體與自己、教師、同學、文本和歷史等的對話活動。他還強調通過與文本及其創造者和我們自己的對話,我們開始更深入地、更充分地理解問題,而且理解作為個人與文化存在的自我。李沖鋒和許芳認為,在后現代課程中,對話由于其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傳統課程的單一的、封閉的、僵死的、貼簽式的做法,從而把課程引向具有無限可能性、無限生機與活力的狀態。他們強調對話的過程是建設性的,結果是開放性的,具有無限的發展張力。學位論文答辯作為一種特殊的對話活動,通過答辯前與文本的對話、答辯中師生之間的對話和答辯后學生自我對話等活動,其過程就是思想觀念、學術真理、情感意志、審美品質等交叉影響、潛移默化的過程,其間不僅有思維與情感的流動,有人格與審美的升華,還有知識的創新和學科的滋養,是促進師生學術創造和雙方精神生命成長的過程。這無疑可以把其作為一堂課程。

      二、學位論文答辯作為一堂課程的特殊功能

      學位論文答辯作為一堂有特色的開放多元的對話式課程,與傳統課程單向獨白式的知識灌輸相比,至少具有如下八個特殊功能。

      1.展示前沿成果,體現學術風格。碩士論文,特別是博士論文,其向同行展示的幾乎都是學科前沿的成果。學位論文尤其是博士論文,一定要有創新,如有新視角、新材料、新方法、新技術、新結果等,才能被認可和通過。這是不需贅言的。關于后者,這是由于外來專家學者參與答辯會,由于他們不同的學歷學術背景、不同的研究方向和不同的學術環境而帶來的各自特有的個性和見解,體現各自不同的學術風格,無疑給學位論文答辯會感染上豐富的色彩。特別是這些外來學者之間的即席對話,察各名家乃至大師之間的互尊互補、互論互爭之氣象,簡直就是享用一次學術盛宴。

      2.提供研究工作的科學方法論的交叉。科學研究的突破,很多時候是因為運用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效果,有不少科學家在自己本行往往無所作為,轉換到新方向或新領域,巧妙地用自己原來的經驗,解決了在新領域的難題,獲得杰出成就。同樣,不少研究生由于具有不同的學科專業背景,尤其在跨學科的導師組的指導下,使他們找到了適合于自己的最能滿足其好奇心和最充分發揮其專長的專業方向。

      3.可以有針對性地激發學生潛在智能。這里的針對性是指學位論文答辯者,平時很難有機會與這么多的知名學者聚集一起,大家共同針對一個研究課題和成果進行思考提問,惟有學位論文答辯會才創造了這個機會。所以,這種形式給予了答辯人潛在智能的最好激發時機,允許其充分展示自己的想象力,通過學術對話、即席回答,可能把原來沉淀的智慧和淹沒的“精品”,激發到水面上熠熠生輝。

      4.學位論文與學科發展和諾貝爾獎。中國雖然還沒有學位論文獲得諾貝爾獎的先例,但是的確出現過令碩士論文答辯成為博士學位的例子,如曾經發生在20世紀80年代的中國科學院自動化所的佳話。從推動學科發展和諾貝爾獎看,最近有個例子是美國著名數學家納什(JohnF1Nash,1928~),他21歲通過答辯的只有27頁的博士論文,在非合作博弈的均衡分析理論方面作出了開創性的貢獻,對博弈論和經濟學產生了重大影響,于1994年獲得了經濟學諾貝爾獎。在社會學領域,美國社會學大師默頓(R1K1Merton)出版的博士論文《十七世紀英格蘭的科學、技術與社會》(1938年),后來獲得了國際知名的“默頓命題”永留青史的美譽。所以,學位論文的價值,往往直接推動著學科的發展,甚至贏得諾貝爾獎,但其價值不一定是當時能夠識別的。

      5.為解決國民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的理論和實際問題提供重要幫助。學位論文的選題,對于論文的創新具有決定性作用。華中科技大學等不少大學都強調選題應同國民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密切聯系,應以社會發展和科學技術發展中的重要理論問題、實際問題、高新技術和重大工程技術問題為背景。筆者熟悉的涂又光、文輔相和劉獻君等導師,都一再叮囑其學生,研究工作一定要從問題出發,不要從概念出發。就理想目標而言,一般要求碩士論文的目標是國家經濟社會和科技發展的某一難題。以教育學為例子,如當代的農民工子女的讀書問題,失地農民再就業前的培訓問題,國外大學進入中國辦分校問題等等,回答當前國家和社會遇到的難題。而對于博士論文,仍然以教育學為例,當然要求提高標準,要求解決國家乃至世界級的難題。其中,交叉科學的選題最難,并且風險很大。據筆者所知,國外一般交叉科學研究多半是由那些終身教授提出申請,即使風險大些,搞不出來,也不會在晉升職稱上遇到麻煩。總之,理想的博士論文應是原創性的,要求發現人類的真理,解決某一世界難題。

      6.提供學生展示自己多種才華的表達機會。學位答辯為學生的自信心的表達,理論概括的表達,語言文字的表達,個性特征的表達等等,提供一個極其難得的展示機會。這種機會,有時也讓與會的外來學者選擇到“棟梁之材”。歷史上有過這類佳話,一次答辯會,得到了一位才華出眾的青年人。筆者也有過這種經歷,那是在東南部的一所著名大學參加答辯會上,對一位年輕博士生留下深刻印象,后來他果然在事業上取得了突出成就。這里還有一個故事,那是1987年,本文第二作者出席倫敦帝國理工學院召開的第七屆國際控制論與系統學術會議,該校參與旁聽的很多研究生,為引起大會報告人的注意,有的學生甚至把自己的名字寫在硬紙板上面,折疊后樹立在座位前,讓報告人不僅看見他(她),還可能記住。其意圖是,一方面推銷自己,另一方面在提問時省去了自我介紹。

      7.對于參與旁聽的或等待答辯的學生具有示范啟發、擴散智慧波瀾的作用。猶如一句意蘊深遠的古詩所說:“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用信息論的觀點看,信息進入人腦之后,不一定立即反映出來,可能掩藏在某個角落,當你牽腸掛肚地搜索大腦時,它就可能冷不丁地跳出來,過去掩藏已久的那句話讓你頓悟。所以,無論哪里的學位論文答辯會,都是在大學校園張榜公布,歡迎校內外不同學科、不同領域、不同門派的人參加,這已經成為每一所大學的學術慣例。

      8.進行學術研究程序的嚴格訓練。國內外在學位論文答辯之前,都有一個論文評審環境或程序。要求在導師之外,邀請(或教育部門指定)同行專家或學者進行答辯前的審讀,一般提前半年交給審讀專家。要求他們嚴格按照行內規則,提出能否將論文提交到答辯會上的意見。如果他們不通過,則博士生需要按照他們的意見進行修改。這關過了之后,到答辯會上,如果答辯委員會成員有反對意見,則休會進行協商解決。最后還是不能通過的,就延長攻讀學位的時間。歐美不少發達國家的博士學位答辯會,請的專家有不少都是國際知名同行專家。因此,他們的博士學位含金量高。中國將來可能也會走這條路,因為有了國際一流專家參與,其博士論文的水平自然應該獲得國際同行的認可。

      三、學位論文答辯對現代課程論的超越

      當代西方的著名課程論專家如大衛#杰弗里#史密斯(D1G1Smith)等正在努力尋找東方文化中的課程與教學智慧。那么,這些智慧在哪里?我們想,也許從老子《道德經》里能找到極其優美的答案。孔夫子說優秀的教學法應該做到“聞一知十”和“舉一反三”,但這僅僅是知識傳承。研究生學位論文不是這樣,其要求創新,要求“無中生有”。對此,老子的《道德經》有一段精彩的哲學論述:“三十輻共一轂,當其無,有車之用。埏埴以為器,當其無,有器之用。鑿戶牖以為室,當其無,有室之用。故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意思是說,三十根輻條匯集到一個轂上,因為有了中間的孔,才能夠發揮輪子的作用;糅合陶土做成中間空的器皿,器皿才能盛物;開鑿門窗建造房子,有了四壁組成的空間,才有房子的作用,所以,“有”是一種功能,卻來自“無”的結構。

      老子的這種“從有到無”和“從無到有”之間的辯證法,深刻地反映了老子的“大思無限、大音稀聲、大話無言、大象無形”的輝煌哲理。我們生存的這個世界,本來也什么都沒有,是后來經過歲月的推移和人類的活動才“無中生有”的。其實,這種“無”,也反映了教學過程的“無為而治”。對于導師而言,在指導學生學位論文創作時,如果自己有太多的定見,其視界固化后,即教師太“有”了,學生便容易成為“學術奴才”,學生也就“無”了。

      《道德經》對研究生導師的一個重大啟示是:學位論文答辯過程,就是啟動學生的想象力,讓他自己去設計建造那座“新房”,形成他獨特的“結構”,就是里面空空的,請他往里面擺上“家具”、“床鋪”。如果你幫助他做房子,并且把房子塞得滿滿的,當然什么東西也放不進去了。也許正是從這個意義上,愛因斯坦深有體會地說,想象力比知識更重要,因為知識是有限的,而想象力是無限的。目前的各門教學的主要矛盾,都是我們的教師太“有為”了。如前所述,學位論文答辯是一次知識創新的“無為”過程。這個“無為”,其實才是真正高明的有為。它深刻地體現在如下三方面。

      1.學位論文答辯是一次認識事物的求真過程。關于西方古代的哲學發展,有人總結出這樣一個規律,說古代的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士多德等這些學術先賢們對哲學的貢獻,多半來自“對話”。西方是用“對話”方式發展哲學的。其實,中國古代哲學的發展也是如此,論語就是孔子與弟子們對話的記錄。當然,對話之妙包括了答辯之妙,妙在既有答又有辯,在雙方的辯解、爭辯、辨析中,既進入客觀科學的深層,又進入個人的思維深層。在兩個深層里,那些數不清的碰撞,必然閃爍出光芒四射的智慧和精神:如懷疑精神、批判精神、求實精神、糾錯精神、寬容精神、冒險精神、奉獻精神、試誤精神。這就是答辯之妙,且妙不可言,妙趣橫生。

      2.學位論文答辯是一次道德人格的求善過程。季羨林在其《留德十年》中說,他在德國哥廷根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和做博士后的十年里,他的導師對其在學術上要求極為嚴格,但始終和藹親切,令他如沐春風,也使他有信心、有勇氣、有毅力在饑寒交迫、精神極度苦愁中堅持下來,一直看到法西斯的垮臺。中國科學院院士、華中科技大學前校長楊叔子要求其博士生必須讀《老子》、《論語》,其中的重要章節還要求背誦,否則不予論文答辯。這對于培養研究生向善的人文精神是極好的引導。本文第二作者在某大學的一次研究生學位論文答辯中,發現學生在參考文獻中引用一則英文,該文有一個重要觀點無論如何都應該反映到他的論文里,可是論文中卻看不到這個觀點,于是請學生回答:“究竟看沒看過此文?”結果發現了該生偽引。實際上這可以說是學術上的一種不道德行為。因此,對他提出了批評,并舉例說明這種偽引無論對個人還是對科學發展在歷史上曾造成的巨大損失。所以說學位論文答辯,不僅是一種知識求真的過程,而且在求真之中蘊含著一種道德的求善歷程。到場的旁聽生說,沒有想到連一點點虛假都被找出來,學位論文答辯還教會了我們怎樣做人。

      3.學位論文答辯是一次心靈藝術的求美過程。認知的真與道德的善,都可以包含在個體的審美意識之中。其實,不論做人還是做事做學問,只要你研究通透,把握本質,都是簡單之極。國外有的學者把這叫“極簡主義”,我國先哲將此說為“大道至簡”。這不僅是一個美學原則,也是一種審美境界。像愛因斯坦、畢加索等大師都是“極簡主義”者,一個心靈藝術的審美大師。筆者認為,優秀的學術論文,不僅具有形式美(如E=MC2)、結構美(如苯的環狀)、圖像美(如復雜性科學的漲落曲面),同時還有創造性見解的新奇之美(如納什的博士論文選擇了一個完全不同的角度,考察經濟學中的一個最古老的問題,提出了完全出人意料的答案)、情理之中加意料之外的驚喜之美(如科學猜想)等等。在好的學位論文答辯會上,答辯人其實都經歷了一次審美的洗禮,當然這也是一種價值的再發現。

      我們在參與學位論文答辯中曾經感受到,有的研究生答辯,猶如面對一塊巨石,經過答辯人的精雕細刻,硬是把似乎原來就藏著里面的生命,細毫無損地活脫脫地剝離出來,這種創造才能,幾乎令人叫絕。對于這種“沐浴風雨、到達彼岸”求真的智慧、向善的智慧和審美的智慧的學位論文答辯,筆者把它說成智慧升華。

      總之,學位論文答辯是一種充滿人文精神和科學態度的復雜而莊嚴的特殊對話。對研究生而言,經過這一對話,必將產生一個嶄新的自我,這個新“我”,不同于舊我,也不同于他人,而是我成為我自己。這就是一種人生智慧的升華。正如“佛心感言”中有一句名言:“大智慧就是真正的自我。”其實,教育作為智慧之學,其根本目的,就是啟發和幫助學生找到真正的自我。所以,陶行知說,千教萬教,教人求真;千學萬學,學做真人。這個“真”便是真正的你自己。這也是孔夫子“為己之學”的傳統。由此,其為人為學、文章道德都將邁上新的臺階,逐步實現孔子講的“己立立人,己達達人”的育人之功,達到《大學》里講的“明明德”進而“新民”的教化之效,從而使個人自己與家國社群“茍日新,又日新,日日新”。因此,我們的研究生教育,應該帶頭回歸,重新回到教育本身,讓教育重新煥發出青春活力和勃勃生機!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