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教育碩士專業學位教育實踐中的問題與解釋


      2014年07月17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教育碩士專業學位教育實踐中存在著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對這些問題的解釋還囿于教育者的權威性、不同角色立場的多元性、不同性質的功利性。而教育碩士專業學位教育的健康發展,需要從其教育專業、碩士學位、職業性、實踐性等特殊規格出發進行解釋:辦學宗旨應當超越功利性體現公益性,招生及學制的靈活性不能松動,質量標準、課程和教學方式應當適合培養規格,導師遴選和論文指導都需要消解教育者霸權。

      我國的教育碩士專業學位教育,已經走過了八年試點培養的歷程。它以其與基礎教育、高等師范教育、教師專業化成長的高度適切性,不僅受到全社會的關注與支持,也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與經驗。但是,它畢竟是新生事物,在發展過程中難免出現問題和沖突。這里,筆者試圖以教育者主體的身份,進行一些“浸入式”思考,并對實踐中某些令人困惑的甚至擔憂的問題作新的解釋。

      一、實踐中的問題:一個看似平常的復雜性范疇

      在一些試點單位里,教育碩士專業學位教育的特殊性還被人們的經驗遮蔽著,而面對實踐中出現的問題,人們只能就事論事作一些處理,于是陷入困境或者滋生偏見便不可避免。其實,許多看似平常的問題實際上存在著內在的復雜性。

      1,實踐中存在的主要問題

      實踐中存在的問題主要有:辦學宗旨不能切實以培養高素質、專業化的基礎教育師資及管理者定位,存在著單純為擴大研究生培養規模、拓展經濟上的創收渠道等功利性傾向,由此誘發了重數量輕質量、重招生輕培養、重收入輕投入等系列問題;設置課程和組織教學不以教育碩士專業學位教育的特殊性為依據,存在著因循經驗、因人設課、高校霸權等保守性傾向,由此誘發了課程陳舊老套、隨意牽強,教學因循慣例、敷衍塞責等系列問題;導師配備和學位論文指導不適應教育碩士專業學位需求,存在著規格上雷同、層次上降低的仿效教育學碩士的經驗性傾向,由此誘發了學位論文選題嚴重重復或與培養目標不相符、開題報告草率、撰寫過程指導不利、論文質量參差不齊、答辯不規范等系列問題。

      2,實踐中存在的主要問題的復雜性

      理論共識和實踐沖突。有關教育碩士專業學位教育的理論,似乎已達成共識。幾乎沒有哪個培養部門、哪位教育者或受教育者會在理論上貶低教育碩士,或者否定其與教育學碩士的同層次不同規格、否定其質量要求。然而在實踐中,這種共識卻蕩然無存,隨處都可以發現問題甚至是尖銳的沖突,這從同樣的教育碩士不同的質量水平、不同的招生、學制、課程教學、論文指導就可以看得出來。筆者接觸過的上百篇教育碩士專業學位論文就可謂天壤之別,究其撰寫過程,有開題報告經4次修改才獲準開題者,也有幾位導師半天時間流水作業“處理”近2O個開題報告并全部獲準開題者;有論文經導師面批5次修改5遍完成者,也有空泛教條幾乎沒經過什么認真指導也蒙混過關者。而筆者接觸過的多種教育碩士課程也可謂良莠并存,究其課程學習,有脫產學習一年以上且課時飽滿者,也有僅以假期授課且半數學員曠課者。諸如此類的實踐差異,競發生在同樣的理論認識之下,問題還不復雜嗎?這種復雜是以“多樣化”的實踐架空了已達成共識的理論。

      角色差異和主體差異。有關理論之所以能夠達成共識,是迫于某種規范性,而滿足規范要求所獲得的價值認可,則是不同角色和不同主體的共同需求,所以角色差異和主體差異也主要體現在實踐方面。就角色差異而言,培養者和被培養者有各自的價值選擇,如果不能高度適切或高度一致,就會造成差異。而且因角色不同造成的差異,其內部還可能有基于客觀條件的和基于主觀意愿的深層差異。譬如敷衍塞責造成培養質量的良莠參差,這在教育碩士,就既可能是因為只圖拿到自欺欺人的學位而不求質量,也可能是迫于原單位的關卡壓欲求質量卻無助無奈;這在培養者,也既可能是妄為人師者誤人子弟,還可能只是術業專攻造成的差異。就主體差異而言,前述實踐中的沖突事實就既可能存在于不同學校不同專業方向,也可能存在于同一環境中。諸如此類的問題,其復雜性顯然并不在于有差異,而是很難理清這些差異,也很難在終結性評價中體現出這些差異。

      兩難問題和兩類問題。實踐中似乎處處都是兩難問題,兩難豈能不復雜?譬如擴大招生規模與保證質量,錄取標準過高能保證質量卻限制了規模,擴大規模又很難保證質量;譬如名優教師或藝體課教師可能某方面存在差距,考試標準不降低,會把他們拒之門外,降低標準標又會影響公平性。另外,如脫產學習與在職攻讀的時間權衡問題、導師遴選及課程設置與教育碩士的適切性問題、學位論文的質量標準與教育碩士的實際水平問題等等,都呈現出不同程度的兩難特征。然而,如果我們對此類問題深層追問,不難發現這些看似兩難的問題實際上又只是反映了兩類問題:一類是要在以質量求生存以質量求發展的前提下逐步擴大規模,同時考慮形式和方法的開放性,如果這種開放不能確實保證培養質量,則堅持嚴格遵循某些規范規定(如錄取標準、脫產時間等規定)。二類是不能在實質上切實保證與教育碩士專業學位相符的質量,卻試圖以種種借口在形式方法上放開,導致了前述的種種問題。因此,這里的復雜性并不是真正出現兩難困境,而是兩類不同性質的問題被誤識為兩難。

      二、問題的歸因:一個看似合理的經驗性范疇

      只要人們還沒有從實質上弄清楚教育碩士專業學位教育的特殊性,這種特殊性在辦學宗旨和辦學指導思想、課程設置以及教學方式方法、導師遴選以及學位論文指導等方面的體現就得不到特別關注,人們對問題的解釋就會囿于經驗。而經驗性解釋往往就是把上述兩類問題誤識為兩難問題,它的實質就是試圖以舊思維駕馭新事物,因而就不適切、不合理,也不利于教育碩士專業學位教育的健康發展。

      1.從教育者的權威性出發解釋問題

      在對待培養教育碩士的問題上,存在著維護經驗權威的荒謬性。由于試點院校已有培養碩士或博士的經驗,就把培養教育碩士看得很輕松,對其類型和規格特殊性的關注不夠,也看不到自己客觀存在著的差距。而且,高等院校一向享有當然的權威性,即使面對一種新規格的人才培養,似乎也無須審慎地研究自身的改造問題。它已經習慣于別人適應它,而不是它適應別人,如果出了什么問題,往往只能被解釋為學習者的基礎素質差,沒法教,卻極少會換個角度思考問題,也極少能認識到沒法教的實質可能是教不得法。

      2.從不同角色的立場和理解解釋問題

      不同角色在培養教育碩士問題上的立場不同、理解不同,因此對教育碩士專業學位教育的規格、課程、教學方式等的解釋也不同,這原本很正常。但是當這些依循經驗的解釋在被無原則地尊重或支持的情況下,就不正常了。就一般情況來看,多數教育者會關注脫產時間盡可能充分、理論課程不宜壓縮、學位論文不能敷衍等等,而相當多的在讀教育碩士則希望縮短脫產時間、盡量利用星期天或寒暑假、壓縮理論講授課充實案例教學、學位論文降低理論難度等,這是基于角色差異的觀點。而基于理解差異的觀點,則包括教育類課程還可精簡、學科專業課應當增加、多開設學科教學論課程、增加教育技術學的操作性技能訓練課、寬進嚴出降低入學門檻、寧缺勿濫從嚴從難確保質量過硬等等不一而足。且不論這里的是非曲直,但必須指出它們有著共同的癥結,即缺乏從教育碩士專業學位的特殊性出發的真正自覺性,反映的是不同的經驗立場。

      3.從不同角色的功利性目的出發解釋問題

      功利性目的往往不坦率,卻相當普遍。單純為擴大研究生培養規模其實就是出于某種功利性目的,至于把培養教育碩士視為開辟創收渠道則是更坦率的功利性目的,這樣,出現盲目擴招、降低錄取標準、縮減脫產時間、主張異地辦學等問題就毫不奇怪,而培養中出現敷衍塞責、指導不利、質量參差的情況也在所難免。教育碩士原工作單位不提供經濟幫助、學習便利,擔心影響本校教學秩序、顧忌骨干教師流失其實也有其功利性,由此他們希望教育碩士少脫產或不脫產、節假日上課也就不難理解。讀教育碩士有支持脫產時間長、理論課程多、外語份量重的,其用意在于借此擺脫基礎教育或為了考博等,也有希望降低入學門檻、減少脫產學習時間的,其用意只要學位,兩者的功利性目的十分清了。如此解釋顯然也有共同癥結,即對教育碩士的培養宗旨缺乏支持,以功利性目的遮蔽了其應有的價值取向、服務于基礎教育的主導意義以及應當承擔的公益性責任,同時助長了如創收、經濟效益等原本無從談起的取向。

      三、問題的解釋:基于尊重教育碩士規格特殊性的觀點

      教育碩士專業學位教育雖是一個新事物,但也有其特殊的內在規定性,這些規定性可以概括為教育專業、碩士學位、職業性、實踐性。我們對其培養實踐中存在的問題進行解釋,既要尊重這些規定性,也要超越經驗。

      1.關于辦學宗旨、招生及學制問題的解釋

      辦學宗旨是個根本性問題,也是在起始階段就必須明確的問題。首先,教育碩士面向基礎教育的性質就意味著某種“公益”而不是功利,在規定教育碩士收費標準的時候,就不該有過多的關于創收和經濟效益的估計。再者,教育碩士是具有職業性和實踐性特征的專業化教師或教育管理者,其碩士層次和專業化規格不可或缺,所以,凡不同時具有高等師范教育經驗和教育學碩士培養資格的高等院校,也不適合承擔培養教育碩士的責任,否則,前者就可能詮釋教師無需專業化,后者則可能詮釋教育碩士低層次。另外,教育碩士中有些人是準備報考教育學博士的,所以會有不符合教育碩士規格的某些需求,他們中有些人誤以為讀教育碩士是條捷徑,既可獲得碩士學位作為考博的基礎條件又能繞過相對嚴格的教育學碩士入學考試,其實是貶抑了教育碩士也嘲弄了教育學博士,從培養教育碩士的宗旨看,我們沒有理由支持這種貶抑和嘲弄。

      招生問題是與教育碩士質量聲譽直接相關的問題,也是最容易受到種種借口糾纏的問題。有一種說法叫寬進嚴出,這分明是個冠冕堂皇的借口。如果有類似自考那樣性質的碩士層次課程考試、學術型研究生那樣的論文答辯,或許可以談嚴出,否則就只能是寬進寬出并且最終敗壞教育碩士的聲譽。還有一種更具體的說法叫“降低名優教師、藝體課教師的入學門檻”,這可謂是個貶低或自我貶低的借口。名優教師固然會比一般教師忙,缺少備考的充裕復習時間,然而這不足以令人信服地解釋他們在基礎性的考試中競考不過一般教師中真正名副其實的優秀者,而說到藝體課教師,要求對他們降低門檻其實是種傳統的迂腐成見,是對他們的貶低和不尊重,單是他們的人格自尊也會拒絕這種對待。

      學制問題主要是脫產學習時間以及能否異地辦學的問題。這關系到是否需要通過某種制度規定保證相對公正的培養質量,它的關鍵就在于質量。其實成人自考乃至學士、碩士、博士都有某些形式寬松的培養制度,但質量關系是其成敗的根本,之所以較少有人能在寬松形式下獲得高學位,正是因為它比脫產攻讀的要求往往要高得多。現在規定教育碩士脫產集中學習一年以上,而且所獲學位與脫產三年的學術型碩士的學位在同一層次,已經體諒了實踐者的實際困難,如果以各種名目如節假日累計脫產時間等等來搪塞,那么教育碩士這座里程碑必將受到極大傷害,初始幾屆教育碩士所建樹的質量威信,也會因此被漠視、被冷落乃至瓦解,這是誰都不愿意看到的結果。在某些已經違規操作的試點單位那里,已經有人稱教育碩士為函授研究生了,而盈利動機卻讓辦學者對此種稱呼毫不介意,這不能不說是令人痛心的狀況。

      2.關于課程設置、教學方式問題的解釋

      課程設置問題時下也是莫衷一是的問題。設什么課或增刪什么課意見分歧很大,這里的關鍵是依據,而決不能附庸經驗或附庸教師或學員的選擇。有人主張刪減教育類課、增加學科專業類課,其實是漠視了教育碩士的規定性,既為教育專業的碩士學位,何以可能異化成理、化、生或文、史、哲呢?保證50%以上的教育類課程是必需的,否則就不宜稱之為教育碩士了。還有入主張多開教育技術學方面的可操作性技術訓練課,人們似乎不懂得,這其實是中等職業教育層次就可以滿足的需要,培養教育碩士不應該滿足這樣的需要,至多可以由院校提供設備條件,由學員們自學補課,如果真的盲目地滿足了這樣的需要,無疑會降低教育碩士層次。也有人以有用為理由主張刪減理論課、增設實踐課,這是揚長避短策略,卻不是適合教育培養人的法則,教育培養人與社會使用人的一個本質區別,就在其揚長補短而不避短,不避短所以要開足理論課。在有關課程設置上有一個常見的誤區,即誤以調研獲得的材料為依據,或以滿足學員需要為依據,其實這些只能作參照而不能作依據,否則就沒了規矩,學習者的主觀體驗、主觀需求不能也不應該直接就成為專業行為的依據。

      教學方式更是值得深思的問題。教育碩士是一種新規格的研究生,它的新主要體現在其職業性和實踐性方面,而且是在其成人職后教育方面,因此如案例教學、討論式教學等等就成了值得關注的教學方式,然而高校經驗里恰恰較少這樣的教學方式。由此,我們有理由認為教育者必須銳意改造自己,而不能自恃高校固有的教學霸權,迫使新規格的人才培養適應自己的舊教學方式,更不能在遭遇沖突或抵制的情況下,依然以曲高和寡來解嘲、以學習者層次低來解脫。教育碩士的教學需要一種新的教學智慧。即尊重教育碩士的實踐優勢和從事教育和教學實踐研究的優勢,弄懂基礎教育和基礎教育管理的實踐。學習并運用案例教學等適合于專業學位教育的新教學方式。其實,就在高校教育者包括相當數量的持有博士學位的教育者貶抑教育碩士的同時,學習者對教育者的貶抑也已經發生了,只不過這里存在一個教與學的角色不同、顯性與隱性的形式差別而已,因此,高校如果不思變革,遲早會陷入某種困境。

      3.關于導師遴選和學位論文指導問題的解釋

      教育碩士的導師遴選,在從基礎教育一線優秀教師或管理者中遴選時,是比較審慎也相當嚴格的,但高校內部的遴選卻并不嚴格。尤其從已經是碩士生或博士生導師的教師中遴選教育碩士導師,無特殊條件限制。人們只從學位層次的角度來遴選,卻不多從學位的規格、類型來考慮,甚至連學位的專業性質都無視或忽視。毋庸諱言,經過遴選而獲得教育碩士導師資格的高校教師中,許多是并無基礎教育實踐經驗的,甚至就其學術素養而言與基礎教育實踐相去甚遠。當許多學術型碩士的導師甚至博士的導師自以為降格低就的時候,正反映了其不懂教育碩士之特殊規格、也保障不了教育碩士培養質量的潛在差距。而高校的各院系里的學科教學論專業的導師則因此必須獨擋一面,一名導師實質性地關照數十名教育碩士的情況也就比比皆是。我們必須懂得,并非凡碩導或博導就有資格被遴選為教育碩士導師,這是術業有專攻的簡單道理。

      導師問題直接影響了論文選題及論文指導。當教育碩士專業學位論文遭遇選題困難時,當過分集中的或大而空的選題令人束手無策時,其實人們往往是因為忽視了教育碩士的實踐性和職業性特征。可以想見,生活和工作在基礎教育一線的教師們,如果選擇研究具體實在的教學或管理的現實問題來作學位論文,這不僅僅是一個極具個性化、獨特性的領域,而且在這里可以研究、能夠研究、適合由教育碩士來研究的選題幾乎俯拾即是。所以選題困境乃至指導不利主要是教育者的問題,是教育者以其昏昏不能使人昭昭的問題。就此而論,有人主張降低教育碩士專業學位論文的字數規定,甚至主張理解其在職攻讀的困難并降低質量標準,其實這是在以教育學碩士的標準為標準。如果從尊重信任教育碩士的視角看問題,他們作為實踐者,從事有關自身實踐的研究是決不會無話可說的,而質量如果不只是以某種僵化的或定勢的標準為參照,他們進行鮮活生動的真研究和實踐研究,追求關照自身特殊性的有效研究結果,無論如何托辭,也尋不出論文質量差距的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