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論文查重軟件緊盯“抄襲門”


      2014年07月21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大師”:頻頻涉嫌“學術腐敗”

      今年2月,有關浙江大學博士后賀海波論文造假事件廣受關注。由于浙江大學藥學院院長李連達院士是造假者賀海波的合作導師,而賀海波的論文上又都署上了李連達院士牽頭的課題組成員的名字,于是“院士課題組集體造假”成為輿論的熱點話題。

      賀海波論文造假事件源起于賀海波博士導師戴德哉教授轉來的國際醫學期刊IntJCardiol副主編XanderWehrens博士的信函。根據信函提示,戴德哉教授課題組將要發表的一篇論文與另外一本雜志上發表的一篇論文圖像比較,表中3組數據竟完全相同。戴教授將Wehrens博士的E-mail、IJC編輯部發來兩篇論文的PDF版轉發給了浙江大學藥學院,Wehrens博士的信提示:賀海波的論文數據有剽竊之嫌……

      緊接著,又有6位教授聯名投訴中國工程院院士涉嫌“抄襲剽竊等學術道德問題”。經了解,6位教授多是在本領域作出了一定貢獻,在國內同行中有一定知名度的學者,他們聯名投訴的對象是2007年底當選工程院院士的劉興土先生。

      劉興土,中國科學院東北地理與農業生態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1986—1994年間,曾任該所所長。6位教授的舉報內容包括若干方面,其中一項是“抄襲剽竊”,牽涉劉興土先生申報院士的4本書:《松嫩平原退化土地整治與農業發展》、《三江平原自然環境變化與生態保育》、《東北濕地》、《沼澤學概論》……

      而進入6月,遼寧一所高校又陷入“抄襲門”旋渦。遼寧大學副校長陸杰榮在核心期刊發表的哲學文章涉嫌“抄襲”,引起公眾關注。國內哲學界權威學術期刊《哲學研究》今年第4期刊登了署名“陸杰榮、楊倫”的文章《何謂“理論”?》,其中陸杰榮系遼寧大學副校長,楊倫為北師大在讀博士。而《何謂“理論”?》一文涉嫌抄襲云南大學講師王凌云多年前的一篇講稿《什么是理論(Theory)?》。根據網上顯示的信息,王凌云寫的《什么是理論(Theory)?》曾由“中國學術論壇”和“左岸會館”轉載,轉載時間分別是“2004年1月12日”和“2004年1月14日”,網上的文章后面的落款為“一行空2002年12月28日于海甸島”,文章來源為“蜥蜴子”論壇。

      遼寧大學黨委書記王山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學校在看到網上相關報道后,立即向陸杰榮了解到具體情況:楊倫本科及碩士階段在遼寧大學就讀,碩士生導師為陸杰榮,其后考入北京師范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幾個月前,楊倫給陸杰榮郵來多篇論文,稱“要準備博士畢業論文,請老師幫忙修改”。陸杰榮閱讀后挑出兩篇較好的進行了修改,寄回給楊倫,其中包括《何謂“理論”?》一文。之后,楊倫打來電話,說想在期刊上發表這篇文章,但需要有陸杰榮的第一署名,以“提高身價”,陸經過詢問被告知該論文是學生本人所寫,便同意了這一要求。在知道論文涉嫌“抄襲”后,陸杰榮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楊倫,楊倫誠懇地承認了這一事實。“我在2006年時在網上看到了網友‘一行’的《什么是理論(Theory)?》,就把它改寫為學科作業,當時并沒有想要發表。今年年初,學校要求一定要在相關期刊發表論文才能畢業,我很著急,自己功夫沒有下到,一下子寫不出來,就把這篇文章發給我碩士生時的導師陸杰榮看,老師覺得還行,讓我自己聯系雜志社發表。”楊倫說,一個小博士生在核心期刊發表論文很難,于是他便想靠一個名頭,便將陸杰榮作為第一署名人,將文章投給多家雜志社,但這一情況(包括抄襲、發表等)并沒有告知陸杰榮。

      學生:“不抄白不抄,大家都這樣”

      “又有兩人被查出抄襲,停止其畢業程序。”5月8日,韓彥坤收到了導師吳天的一條短信,正在公司開會的他一時忘記了會場紀律,騰地站了起來,大喊一聲:“我靠,不會吧!”

      在領導和同事們詫異的目光下,韓彥坤連聲說著“對不起”坐回了原位,但內心再也平靜不下來。

      韓彥坤是四川大學文學與新聞學院傳播班的碩士研究生,他是應屆生里的幸運兒,早在2009年2月就被天津高速公司錄取了,其時,學院里只有大約20%應屆生簽了工作合約。

      來自導師的短信,讓他擔心自己論文的命運,進而擔心自己的前程。此前,他已經接到同宿舍的李嘉打來的電話,說學院4月23日送出去盲審的論文已經陸續發回來了,結果還不知道,據小道消息稱,有些外審學校會使用一套“測謊”軟件,專查學位論文抄襲。

      同一時期,與韓彥坤情況相似的張晴也拖著行李匆忙趕回武漢。在研一還沒結束的時候,張晴就已經完成學分離開華中科技大學,一邊實習,一邊找工作。算下來,這兩年她在學校里呆的時間加起來還不到8個月。張晴的畢業論文早在一個月之前已向導師提交了初稿,遲遲沒有回音。4月初,她從QQ群郵件里得知,今年學校要引入一個論文“反剽竊系統”。QQ群郵件,也是她離開學校之后獲知學校信息的唯一手段。

      與韓彥坤一樣,回到學校的張晴親眼目睹了這場“反剽竊系統”引發的大地震。那套引起恐慌的反剽竊軟件,正式名稱是“學位論文學術不端行為檢測系統”(TMLC),學生們習慣稱其為“論文查重軟件”。最初的傳聞里,它功能強大,面對學位論文有一雙火眼金睛。韓彥坤的畢業論文是關于奢侈品廣告的,4.2萬字的論文,他用了不到兩個月時間完成。這速度算不上快,師兄師姐在介紹“經驗”時說,一個星期就可以搞定,方法是直接找一篇現成的論文,在那上面進行一些修補刪減,變成“自己的東西”,再拷貝一點其他論文的觀點,就OK了。師兄張橫還告訴韓彥坤,一定要放寬心,很好過,“大家都是這么過來的”。韓彥坤周圍的大部分同學都是用“拷貝粘貼法”寫論文的。對于他們而言,還有比這個更現實更迫切的任務:實習、找工作。

      張晴同樣認為論文抄襲不值得小題大做。4月底,她所在的學校有5名學生因學位論文抄襲被追回了學位,其中有兩名博士。“那肯定是抄得太離譜了,不然怎么可能被取消學位?”近幾年,因為論文抄襲而被取消學位的新聞屢見報端。而新華網針對論文抄襲事件的調查顯示,44.25%的投票者認為這是“普遍現象,屢見不鮮”,24.28%的投票者在評價此事的社會影響時選擇了“不抄白不抄,大家都這樣”。

      武漢大學信息管理學院碩士生導師沈陽副教授,曾申請和獲得多項反剽竊專利授權,他自主研發的“ROST反剽竊系統”軟件,目前已在全國20多所高校院系和100多家期刊社使用。沈陽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他曾檢測一所部屬高校學生和教師的自由命題論文,783篇論文中,涉嫌抄襲者過半。全文剽竊的論文有161篇,占20.4%;段落剽竊256篇,占33.2%。而他對一所重點院校的450名本科生進行了“剽竊行為的自我評估”調查。認為自己“經常”剽竊的學生占到了32.84%,還有46.15%的學生認為自己“較多”剽竊。

      華中科技大學光電實驗室的周恩波在BBS上發了一帖,打破了單調而喧囂的抱怨氣氛。周恩波的態度是:“如果一個字都不是抄的。哥們放心大膽的。就算檢測系統誤判,學位委員會也會糾正的。在這里擔驚受怕的應該是些什么人,大家心里清楚。”

      他的帖子迅速招致圍攻。周恩波稱,他的博士論文寫了4個月。有人回敬他:“相信大多數和我一樣的學生,在提高自己和把精力耗在一個根本不可能出太多學術價值的論文之間,會選擇前者,貌似我們有點現實,而你們有點理想。”

      周恩波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稱:“當我發現辯解的論題居然是,誠信因為其他現實問題是否可以放棄時,我覺得很可悲。也許現在社會的問題就是如此。”

      學術腐敗為何屢禁不止?

      為什么要抄襲?在許多人眼里不成其為一個話題。四川大學法學院06級碩士張蕓的觀點是:“就業的壓力遠遠大于完成學位論文的壓力,現在就業形勢這么嚴峻,如果我把大量的時間用在寫論文上了,哪里還有時間找工作?”她的想法代表了相當一部分大學生的意見。

      作為傳道授業者,四川大學文學與新聞學院副院長吳建對自身進行了反思,他認為,導師對于學生學位論文的寫作,往往在前期缺乏有效的監督;另外,在論文選題上把關不嚴,有些論題顯得大而空,學生實際操作起來很難下手。

      論文發表的過程暴露了學術界的潛規則。學生為方便在一些核心期刊發表文章署上知名學者的名字,在學界并非個案,甚至幾乎習以為常。況且“掛名者”也能依靠論文數量較多,得到評優晉級、爭取課題等機會,即所謂“雙贏”。如果沒有陸杰榮的第一署名,《何謂“理論”?》在《哲學研究》上發表的機會實在很小。歸根到底,這也是一種學術腐敗。

      遼寧大學黨委書記王山認為,這一事件屬于學生“拉大旗作虎皮”,可能源于一些高校要求學生必須在國家核心期刊發表文章等壓力。陸杰榮并非事件直接責任人,但存在一定“失察”責任,學校將針對此事加強管理,避免類似事件再發生。

      遼寧廣播電視大學校長姜軍指出,“論文抄襲”源于當前教育體制的缺陷:學生為了畢業而寫論文;教師為了評優晉級、獲得科研立項經費而寫論文。時下,學生沒有經過實踐,缺乏創新思維訓練,常常是先定題目再寫論文,極易脫離實際,只能通過“抄襲”得來。此外,一個導師同時帶十幾個碩士和博士研究生,精力和體力有限,自然缺乏對學生的關心幫助和正確引導,由此,學生樂于走捷徑也就不足為奇了。

      在打擊弄虛作假的同時,積極探索改變評價方式的新思路,改變以往“論文為重”的考核方法,側重考核人員的能力和實績。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