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談談本科生畢業論文寫作的方法與實踐


      2014年07月23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對于我們很多人而言,寫論文是一輩子的事。大學本科生要寫學士論文,碩士生要寫碩士論文,博士生要寫博士論文,工作以后還要寫學術論文。寫什么和怎么寫,便成了需要寫論文的人必須認真思考的問題。當然,這其中也包括我。我所要談的論文寫作,實際上主要是針對本科畢業生而言,因為對于本科生而言,由于平時接觸的多是教材,掌握的都是基礎知識,接受的都是技能訓練,根本就不清楚什么是論文。因而對他們講一講論文的基礎知識和寫作技巧,尤為重要。

      一、問題意識的培養

      其實,要想寫好一篇本科論文,并沒有想象的那么難,關鍵應該分清論文和教材的區別:如果說教材是用來傳授學生基礎知識和基本理論的,那么論文則要求學生深入地對某一個問題進行分析討論。因而,寫論文首先應該知道自己想研究什么,即要有一個明確的研究目標。舉例來說,大家都學過《日本文學史》教材,在介紹《源氏物語》這部作品時,可謂面面俱到,作者生平、寫作背景、作品內容、作品結構、作品影響等,這些都屬于基本的文學常識,假如論文寫成這樣,無疑就成了常識介紹。論文探討的是學術問題,不是一般常識,它需要圍繞一個問題做深入細致的探討,沒必要大費筆墨去介紹那些基礎知識或基本概念,只需直接進入正題即可。

      比如:你想寫一篇題為《源氏物語》與《長恨歌》的文章,就沒有必要對這兩部作品的作者及作品內容等進行介紹了,直接利用比較文學的影響研究方法,探討《長恨歌》對《源氏物語》的影響就可以了。其次這個研究對象范圍不能太大,因為本科生論文充其量就是要求七八千字左右,題目太大,就不可能進行窄而深的研究,而論文恰恰要求研究題目要窄而深,這樣對一個問題才能研究得透徹。這一點很多同學都做得不好。如“關于外來語”、“關于日本的飲食文化”等題目,都顯得大而不當,寫論文講究“小題大做”和“大題小做”。所謂“小題大做”,就是選擇一個看似毫不起眼的題目,做“窄而深”的研究。這和我們平常所說的“以小見大”的寫作技巧有異曲同工之妙,本科生最適合做這樣的論文,一是材料好找,二是容易抓中重點。古今中外那些大學問家,寫這樣論文的比比皆是,而且在平淡中見真功夫。如已故季羨林老先生的代表性成果《糖史》,歷時十年寫成,選取的研究對象就是大家常吃的“糖”這種副食品。該著作83萬字。展示了古代中國、印度、波斯、阿拉伯、埃及、東南亞,以及歐、美、非三洲和這些地區文化交流的歷史畫卷。雖然前人也寫過《糖史》,但真正從文化交流的角度來寫《糖史》的,唯季羨林先生一人而已。至于“大題小做”,相對來說就不太適合本科生論文,因為這樣的論文需要大量的學術調查和翔實的文獻為依據,需要對某些問題進行較客觀的宏觀描述和學術性的思考,其選材往往是對相關領域的學術史的描述。比如我的論文《<源氏物語>在中國的研究綜述》、《“物哀”在中國的傳播與接受》就屬于這樣的論文。

      二、資料的收集和整理

      要想探討問題,光有問題意識是遠遠不夠的,因為論文寫作不同于一般文章的寫作,不能隨意想象和任意發揮,它需要有科學的依據,即材料支持你的觀點,俗話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沒有資料,就等于是無米下鍋。因此在論文寫作中,資料的收集和整理就顯得尤為重要。一般來說,可以分為以下兩個步驟:

      首先,對相關文獻資料的搜集整理。它看似簡單,其實操作起來卻不那么容易。這幾年來,為了完成博士論文和平時科研需要,我東奔西走,煞費苦心。有時為了一份找不到的資料,會躊躇好一陣子。例如周作人曾在一篇文章中介紹,胡適也看過《源氏物語》,于是我順著這條線索找下去,查找了眾多胡適的著作,始終沒找到胡適關于《源氏物語》的只言片語。于是只好暫時放下。忽一日,我在書店翻看胡適的著作,偶然間發現胡適在1934年的一篇文章《信心與反省》中,講到《源氏物語》,不由得欣喜若狂,如獲至寶。

      其次,是學術史問題的調查梳理。這對于本科生而言,無疑是“硬趕鴨子上架”,幾乎很難做到。雖然本科生論文不公開發表,但如果不做相關學術調查,就難免重復別人的,吃人家嚼剩的饃。只有對你要寫的題目做相關調查,才能從中發現問題。學術圈里有一句話叫“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意思就是說,你的研究是在前人的基礎上,進一步探討被忽略的或沒有研究透的問題,本科生尤其應該從這方面著手寫作,這樣做容易找到切入點,還可以模仿別人的寫法。說到模仿,也許有人覺得是抄襲了別人。這種態度正如我們中國人評價日本文學與文化,在許多人眼里,日本文化一文不值,都是抄襲中國的,其實這是一種誤解。胡適在《信心與反省》這篇文章中,就曾經對國內輕視日本人的模仿,進行過批駁,他說:“文學史家往往說日本的《源氏物語》等作品是模仿中國唐人的小說<游仙窟》等書的。現今《游仙窟》已從日本翻印回中國來了,《源氏物語>也有了英國人衛來先生(Arthurwaley)的五巨冊的譯本。我若比較這兩部書,就不能不驚嘆日本人創造力的偉大。如果‘源氏’真是從模仿《游仙窟》出來的,那真是徒弟勝過師傅千萬倍了!

      應該說,即使在今天看來,胡適的這番對《源氏物語》的評價,也是一語中的、發人深省的。《源氏物語》雖然利用了《游仙窟)等中國題材,但它絕不是簡單的“移植”,而是已經浸透到作品中,原有的形態已不存在。它是把中國的枝條嫁接到日本樹木上的“移花接木”。“移花接木”恰恰就是日本文學對中國文學深度消化的結果。我們不可輕視日本的模仿。時至今日,若還要笑人模仿,而自居于“富于創造性者”的不屑模仿,那真是盲目的夸大狂了。善于模仿,才能很好地創造,這種方法尤其適合本科生。

      三、論文的閱讀與寫作

      要學會寫論文,首先要求學生多讀優秀的論文和著作。這是一個最起碼的要求。然而現在的學生除了讀課本,根本就不讀書,尤其是外語專業的學生,課外的閱讀幾乎等于零,這一點筆者深有體會。筆者一直擔任《日本文學選讀》這門課程,在領學生分析作品時,頗覺頭痛。學生基本上是一問三不知,連最起碼的日本名家名著都沒看過,何談賞析?當然,這種情況不光是外語專業的學生,其他專業也同樣存在。對于本科生而言,筆者以為,讓他們去閱讀學術著作和學術論文,實在是有些強人所難。為了強化這方面的訓練,我在論文課上采取了很多有針對性的辦法。首先是關于論文理論的講解。這部分我沒有照本宣科,空談理論,而是拿出本校歷屆畢業生或其他院校的相對比較優秀的論文,結合我個人多年來寫論文的一些切身體會,就論文資料的搜集整理、論文選題、寫作方法等,講解盡量做到通俗易懂,不兜圈子,不故弄玄虛,讓學生聽后很快就能接受;其次,我讓學生先把所要寫的論文擬好提綱,我看了之后,再和學生討論,指出這篇論文有沒有寫的價值,或者怎樣構思等,這樣學生就能少走彎路,很快就能進入寫作環節;另外,要求每個學生都要閱讀與自己選題有關的論文、著作、論文集等(包括中文的)。除了學習借鑒人家的學術見解,多琢磨人家的寫作方法,從論文結構到語言表述,都值得我們去認真研究。

      當然,要想學會寫論文,最根本的還是要“勤動筆”。我所說的“勤動筆”,并不一定經常寫論文,對于本科生而言,要求他們這樣做也是不現實的。在選題之后,閱讀相關文獻的過程中,每個人難免會有新的發現和新的想法,這些發現和想法有時就是“靈光一閃”,古人云“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說的就是這樣的道理。而這些發現和想法如果不及時形成文字,過后就會忘記。蔡元培在《我的讀書經驗》一文中,曾經感嘆自己讀書不得法:我的不得法,就是不能勤筆。為速度起見,我無暇把自己需要的摘抄下來,或在書上做一點特別的記號。我因為懶得動筆,所以沒有成就。隨時隨地把自己看書后的所思所想記下來,時間久了,就養成了思考的好習慣,而“勤思”和“勤筆”都是寫論文必備的好方法。

      毫無疑問,要想寫好畢業論文,就需要下各種工夫。不僅需要認真閱讀相關的資料,還要有吃苦耐勞的精神。雖然本科生將來未必要搞研究,但是養成一定的思考能力,對于今后的發展還是有益處的。古人云:“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當然,能否寫出論文,關鍵在于個人的努力。“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如果拙稿能夠給人以啟示,實為筆者之幸。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