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審丑疲勞”比學術抄襲更可怕


      2014年08月04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媒體日前報道稱,貴州大學體育教學部部長劉煒和副部長邱勇被舉報“存在嚴重剽竊他人成果的行為”。貴州大學回應稱,相關的調查工作要等到學校開學之后才能全面展開,調查結果預計也要10天左右才能出來。

      恕我直言,這篇報道之所以能引起大家關注,與其標題“貴大體育教學部兩負責人同陷‘抄襲門’”很有關系。假如不是具體到“兩負責人同陷”,而只是兩個普通教師,或者單是一個“負責人”,這件事就可能歸入一般的學術抄襲事件。而一般的學術抄襲事件,已經越來越難以引起人們的關注。

      搜索一下關鍵詞“學術抄襲”,我們可以輕松找到近300萬個詞條。環顧近年來媒體關于抄襲事件的海量報道,我們甚至會感到審丑的疲勞和批評的詞窮。中國科協此前發布的一份“全國科技工作者狀況調查”顯示:近半數科技人員認為當前學術不端行為是普遍現象,過半數科技工作者表示確切知道自己周圍的研究者有過至少一種學術不端行為,有相當比例的調查者對學術不端行為持寬容態度。

      一位學者的態度很有代表性,他在評價某地教師抄襲事件時,搖頭說“這樣的事情太多了”。事情太多了,見怪不怪了,這恰恰是最令人擔憂的地方。對學術抄襲這類操行失范的現象感到習以為常,這種“審丑疲勞”比學術抄襲本身更加可怕,它所造成的危害甚至超過100次抄襲事件的總和。

      理想的學術生態應該是這樣的:所有學者都潛心于自己的研究,一旦出現抄襲現象,就無可避免地招致群起指責,最終付出相當的代價。在一些國家,抄襲是絕不會被容忍的。德國前國防部長古滕貝格和匈牙利前總統施米特·帕爾都因“抄襲門”而辭職。而在中國,這樣的事情不可想象。貴州大學體育教學部的那兩位教師即便被認定論文抄襲屬實,大概也不會有如此嚴重的后果。這也許正是我們要反思的地方。

      在很多時候,學術抄襲不僅不被看做極嚴重的問題,反而常常被解讀為制度的、社會的問題。實際上,這歸根到底還是個人操行的問題。要“遏制學術抄襲之風”,當然要在法律、制度、機制等方面有所建樹,但更重要的是重塑“抄襲非常可恥、抄襲十分丟人”的樸素認知架構。一方面,輿論對任何一起學術抄襲現象,都應該零容忍;另一方面,每一個為學者在做學問、寫論文的時候,都應該把“抄襲可恥”前置于撰文之前。

      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學術抄襲是極其嚴重的、不能容忍的問題”這一常識必須普及化。只有這樣,涉嫌抄襲的教師才不會有恃無恐,相關高校才不會非要“等到開學再處理”,我們的媒體才不至于非得挖空心思尋找足以引起人們關注的“新聞點”。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