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舉報學術腐敗,為何反遭停職


      2014年08月05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10月8日,中國政法大學在校長辦公會議上,對卷入“抄襲門”的兩位教授金仁淑、楊帆作出了停職反省、聽候處理的決定。此事一經媒體報道,在社會各界引起了軒然大波。

      從今年3月起,中國政法大學商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金仁淑就爆出學術抄襲傳聞,而舉報者正是年初與女學生發生肢體沖突的楊帆。后楊帆也遭金仁淑舉報學術抄襲,但學校認為抄襲不成立。

      舉報者和被舉報者同時被處理,在近年來爆發的學術腐敗事件中,尚屬首例。南方周末的調查力圖撥開其中的疑云。

      是誰“抄襲”了誰?

      今年3月26日,中國政法大學一學生打假團體舉報了金仁淑的一本學術專著《21世紀中國人力資源競爭戰略》有60%涉嫌抄襲。該書共18萬字,其中10萬字和東北師范大學博士生王德君的博士論文《知識經濟時代中國人力資源競爭戰略研究》雷同。

      舉報者楊帆稱是一名自稱是“雪山飛虎”的法大學生發來的舉報材料。作為法大商學院學術委員會主席,他將舉報材料遞交到中國政法大學學術規范與校風建設委員會(簡稱法大學風建設委員會)。

      數位參與調查此事的知情人士向筆者描述了學風建設委員會調查審議此事的經過。5月8日,學風建設委員會召開第一次會議,會議由學風建設委員會主席叢日云主持。叢日云和金仁淑曾經同在遼寧師范大學共事,金仁淑也是由叢日云介紹進入法大。金仁淑提交了一個文字說明稿,說自己在遼寧師范大學任職時,曾經主持研究過這方面的課題,《知識經濟時代中國人力資源競爭戰略研究》的作者王德君參與了課題研究。她自己有一個獨立創作的書稿,早于王德君2003年11月的論

      文完成時間。

      金仁淑還分別拿出了遼寧師范大學科研處、王德君本人以及王德君在東北師范大學的教授金喜在的證明。證明稱她幫助金喜在指導過王德君的博士論文。后來王德君帶走了這個項目的一部分資料。王德君的身份是大連市地稅局第三稽查局局長。

      到底是金仁淑抄王德君,還是王德君抄金仁淑?叢日云說可以認定王德君抄襲,因為金仁淑作為博導,不可能抄一個地方官員的論文。其他委員認為這樣認定太草率,萬一定錯了別人打上門來不好辦。“學術失范”還是“構成抄襲”?

      最后,5月8日的學風建設委員會會議要求金仁淑在15天之內拿出最初的書稿。5月21日,學風建設委員會提前開會,金仁淑沒有拿出書稿,而是出具了遼寧省委宣傳部的公函,證明這個科研項目被取消了,書稿沒找到。知情者回憶說,金仁淑一邊哭一邊說,情緒激動,承認自己“學術失范”。5月26日,學校科研處作出初步的調查結論:金仁淑的專著有10.7萬字與他人著作雷同。學風建設委

      員會投票審議,10名委員參與投票。5名委員認為是“學術失范”,建議批評;5名委員認為構成抄襲,建議撤消其學術職務。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學風建設委員會委員告訴筆者:“這已經比較網開一面了。如果請外面的專家來鑒定,可能還有剽竊。”在學術意義上,抄襲僅僅指文字雷同;而剽竊是指盜用他人的學術觀點。這一投票結果,被一些法大的教授認為是“奇恥大辱”。

      今年6月,中國政法大學兩次派出調查組到大連、長春進行調查,發現金仁淑出具的各種證明都是偽造的。第二次,法大調查組從遼寧省委宣傳部取回來一部密封的書稿。但遼寧省委宣傳部拒絕開證明說明這部書稿的來龍去脈。

      一部分委員則提出對書稿進行專家鑒定,把學術抄襲案辦成鐵案,“要鑒定書稿并不難,因為5年前的紙張、筆跡和現在都不一樣。”而一部分學風建設委員會委員認為,這部書稿來歷不明,不可以作為證據使用。事實上,金仁淑抄襲完全可以認定。但是書稿取回后,學風建設委員會的“上司”校學術委員會收回了調查權,“學校把我們的權力剝奪了。”一位委員說,學校調查后,理應再次啟動

      審議程序,“如果再次投票,絕不可能是5比5的結果。”一位委員表示。5月底,金仁淑舉報楊帆一稿多投、學術剽竊等5個問題。經過法大校風建設委員會兩次審議,認定楊帆不成立。委員投票表決時,以10比1的意見認為,楊帆不構成剽竊。舉報者為何也遭停職?

      金仁淑是不是構成學術抄襲?直到現在也沒認定。10月8日,校方對“抄襲門”中的舉報者和被舉報者做了處理,算是對學術抄襲事件有了一個正式的意見。由于校方一直沒有對為何處理楊帆拿出正式的說法,各界猜測紛紜。一位學風建設委員會委員說,絕對不可能是因為楊帆學術剽竊。“學校可能認為,楊除了學術規范問題外可能其他問題都有。”但他認為,校方這樣“捆綁式處理”是不妥當的。

      10月13日,楊帆在博客上發出聲明,聲稱學校處理他的依據有4點:對學校聲譽產生損害,這是50年以來沒有的;違反師德;違反學術規范;違反公共道德。學校對他提出要求,不得在網上發表有關言論,要看兩人態度決定處分。處分包括:解除學術職務,停止博導資格,職務降級,限期調走,

      除名。楊帆稱,學校叫他反省,但他不知道自己該反省什么。

      卷入“楊帆門”事件的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蕭瀚在博客中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他曾因發表《“師文”掃地何時休》批楊帆,遭到謾罵,差點辭職。但他認為:“不論什么事情,應該一碼歸一碼。楊帆教授根據匿名郵件的真實內容,將事情向學校匯報,我認為這樣做合乎他的學術職務身份,也合乎學術倫理,是在盡自己的職責。”

      蕭瀚認為,不必猜測舉報者的動機,這件事不在于惡意打擊誰,而在于楊帆舉報的內容是否屬實。在“抄襲門”事件中,校方只能處理金。蕭對校方提出了3條建議:撤銷對楊帆的處理決定,并且向楊帆道歉;肯定并表彰楊帆在維護學術規范方面作出的貢獻;如果校方認為楊帆存在其他問題需要處理,應當啟動新的程序進行調查,按照程序討論后作出公正的決定。

      另一位中國政法大學知情教授稱,盡管他不喜歡楊帆的為人,但這件事上楊帆沒有做錯。楊帆確實和金仁淑不和,但舉報學術抄襲和動機沒有關系。學校的處理很可能是因為事情的擴大化。9月份,滄海云帆論壇上又有人舉報商學院另外兩名博士生導師學術抄襲,此時,楊帆又舉報金仁淑對他進行“誣告”。學校這么做是要他們別鬧了。如果商學院4個博導都卷入“抄襲門”,那么博士點就保不住了。

      為何處理舉報者楊帆?以后是否還會啟動調查金仁淑學術抄襲的程序?從今年6月“抄襲門”事件見諸媒體以來,法大校方一直沒有正式表態。10月14日,筆者致電法大校長徐顯明,其手機關機,黨委書記石亞軍、副校長高浣月表示不方便談此事,學校宣傳部負責人一直不接手機。“抄襲門”

      事件爆發后,金仁淑一直不接受媒體采訪。學校作出處理決定后,她仍然不同意接受采訪。學術剽竊為何難受嚴懲?

      近幾年,學術界抄襲、剽竊案頻出,媒體也多次報道,引起社會轟動的就有北大教授王銘銘抄襲案、汕頭大學教授胡興榮抄襲案、北京大學教授黃宗英抄襲案、武漢大學教授周葉中抄襲案、天津外國語學院教授沈履偉抄襲案等。然而,真正得到處理和追究的卻少之又少。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指出,周葉中案和法大“抄襲門”事件有類似之處,就是抄襲者利用私人關系做文章。不管是教育部,還是各個大學,都有學術規范,一些名牌大學還用學術打假軟件來判斷研究生、博士生論文中是否存在抄襲。但是對于學者、教授的處理相對來說比

      較弱。這是因為學術界就是一張私人關系網,師生情誼、同門情誼、同事情誼??私人關系用于公事之中,導致校方處理這類事件時,抹不開情面。

      另外,這幾年在職博士生問題也非常突出,老板博士生、官員博士生遍地開花。法大“抄襲門”中,一直就有意見認為金仁淑作為博導,不可能抄一個地方官員的博士論文,很可能是金仁淑不知不覺當了他的“槍手”。在職博士生也能成為學者之間辦事、溝通的橋梁,“轉上兩個彎就找上了”。

      近幾年的學術腐敗案中,只有汕頭大學教授胡興榮主動辭職,處理得最干凈;北大黃宗英被學校解聘;王銘銘被學校解除學術職務。“這樣做出處理的,一百個中也沒有一個。”

      究竟怎么做,才能維護大學、學術界的名譽?一名學者認為,關鍵是對學術抄襲、剽竊的態度:“抄襲擾亂了公共學術秩序,如果拿犯罪行為類比,那就是搶劫,而不是盜竊。”

      采訪中,多位專家都談到學術界的抄襲、剽竊具有“普遍性、嚴重性、復雜性”三個特點。如何才能凈化學術界?針對這個問題,蕭瀚提出了“學術原罪”的觀點。他說,學術草創階段的抄襲或者半抄襲以及不規范的引用是可以理解的。因此可設定一個“大赦”的時間段,某年之前的抄襲既往不咎。

      這樣,學者們心中反而可能會升起一種恥感,從而促使學術界自律。他認為,對學術規范這樣一種歷時性的規則,應該有歷史的眼光,也要有現實的眼光;既要建立規則,也要有寬容。因為建立學術規范目的不是整人,而是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設置合適的路標。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