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以學術原則處理“學術造假”爭端


      2014年08月20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記者從上海交通大學獲悉,該校為落選院士曹誼林“人耳鼠”造假一事,專門召開發布會并澄清稱,曹誼林的裸鼠背上再生“人耳軟骨”的科研成果經專家鑒定,是真實的。同時,國家審計署的調查反饋,其經費使用均嚴格按項目計劃后執行。

      一名入圍院士候選名單的教授,如果學術造假屬實,這無疑是我國學術界的又一顆重磅炸彈,所以,查清曹教授是否存在學術造假行為,不僅關系他其本人的學術前途,還涉及其所在機構——上海交大的學術聲譽,也考驗著我國學術界是否還存在自凈能力。

      在上海交大公布調查結果之前,筆者注意到兩個現象,一是輿論的克制,相關報道既報道了檢舉者的意見,也采訪了曹教授本人,而在造假事實并沒有確認之前,并沒有媒體跟進評論稱這就屬于學術不端。二是網友的疑慮,一些網友擔心,事情會不了了之,曹教授既然已經已經落選出局,真相也就

      沒那么重要了。

      這兩種現象,其實都指向學術機構如何調查、處理這起“學術造假”檢舉。媒體經過多年報道“學術不端”事件的“洗禮”,已然明白,必須依照學術管理規則啟動學術調查,方可給公眾以交代;同樣,對于被檢舉的當事人,還其清白的唯一途徑,也只有學術調查,如果沒有學術調查,其將永遠背著“學術造假嫌疑人”的身份,難再有學術的尊嚴。真相對學術界和曹教授本人都很重要。

      以此觀察,上海交大和曹教授的做法,是可取的。首先,上海交通大學、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九人民醫院成立了上海交通大學應對工作領導小組,調查小組專家組提出了7條意見。這反映當事人所在機構對此的重視,也是目前開啟學術調查的關鍵步驟。近年來發生在高校和科研機構的學術不端爭議,有多起至今懸而未決,主要原因是當事人所在機構采取“三不”態度——不知情、不調查、不處理,由此使正常的學術爭議、質疑、檢舉變為個人恩怨、“學術陰謀”等等。

      其次,此次調查還移送第三方機構進行鑒定,避免了自身調查可能存在的不公正性。在發達國家的大學,由于有現代大學制度,學校內部行政權和學術權分離,實行學術自治,因此對涉嫌學術不端的教授的調查,就由學校的學術委員會(或學術道德委員會、學術規范委員會)組織獨立調查,并發布調查結果,如果當事人(被檢舉人以及檢舉人)對調查結果不滿,可進一步提起訴訟,學校再組成學術仲裁委員會,進行再次調查、聽證,最終做出的調查結果,和向學校做出的處理建議,是具有權威性的。由于國內大學目前尚未有現代大學制度,所以,內部組織的調查難免公眾的質疑,在這種情況下,組織第三方調查是十分必要的。

      再次,國家審計署對課題經費使用情況進行同步調查,對建立科研經費追責機制有重大意義。早前,中科院同樣列進院士候選名單的段振豪,由于被檢舉虛報冒領差旅費,涉嫌貪污,在中科院監察審計部門核實后已將其移交司法機關處理,其已被刑事拘留,這傳遞的信息是,對于學術欺詐行為、科研經費的挪用、貪污,將不會止于學術調查、學術處理,而將進行經濟調查,并納入司法處理——一直以來,我國學術界對于學術欺詐,挪用、貪污科研經費是否入罪,存在爭議,認為沒有專門的“欺詐科研經費罪”,所以難對涉事學者進行司法處理,而實際上,這類行為在我國《刑法》中完全可以適用欺詐罪、貪污罪、職務侵占罪等條款——此次國家審計署及時介入調查有關“科研經費使用存在弊端”的檢舉,再次表明國家將對科研領域的違法犯罪行為加大處理力度。

      當然,需要注意的是,上述學術不端檢舉的調查和處理,雖然堅持了學術規則和法律法規,但還是以行政機構為主導,這也就讓人擔心,如果行政機構以各種理由不啟動調查,事情結果會是如何,會讓真相水落石出嗎?而近年來我國學術不端事件高發,其根源也是學術管理的行政化,因此,要建立健康的學術管理環境、規范的學術秩序,還得深入推進高等教育管理制度和學術管理制度改革,實行學術本位管理。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