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海外期刊:如何打擊學術造假


      2014年08月20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NSA藥理學》雜志主編米歇爾教授表示,賀海波論文案之所以被稱為學術造假,是因為一稿多投。有兩篇幾乎一樣的文章同時發表在兩本不同的雜志上,還有一篇內容大部分雷同的文章也發表出來,《本草療法研究》雜志主編伊麗莎白·威廉姆森向《第一財經日報》講述了吳理茂、李貽奎和李連達等人署名發表《葛根素與丹參素聯合應用對大鼠急性缺血性心肌損傷的心臟保護作用》造假事件始末。

      這篇論文在2006年就提交給《本草療法研究》,而且被馬上送審。審稿結論是需要作出部分修改,同時論文所用英語也沒有達到可以發表的水平。但是雜志所要求的修改作者很長時間都沒有完成。伊麗莎白不得不自己對論文作出了修改。因此從投稿到發表的整個過程持續了相當長時間。

      事后,經讀者舉報,伊麗莎白發現這篇文章的作者同時將文章提交給了《藥理學及制藥》雜志,并在2007年14卷發表,題目為《葛根素和丹參素對大鼠急性缺血性心肌損傷的保護作用》。當伊麗莎白與作者取得聯系,要求作出解釋時,作者試圖說明,是因為雜志令他們等待太長時間,所以才轉投別處的。伊麗莎白表示:“我了解投向我們這里的論文是正本,但是我不能容忍這樣的欺騙行為,所以我們撤回了論文,包括這組作者所寫的其他論文。”

      伊麗莎白還表示,投稿時作者必須簽署版權轉移同意書,確認論文是他們自己的研究成果。而這份確認書中的簽名有部分顯然是偽造的。

      一稿多投難以發現

      國際刊物普遍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同時投稿給數家雜志事前很難發現。波蘭《藥理學通報》雜志主編拉森教授在給本報的郵件中寫道:“如果作者將同一篇文章或者數據同時提交給數本雜志,那么對審稿人和主編而言,根本無法避免重復發表的情況。”

      《NSA藥理學》雜志主編米歇爾(MartinC.Michel)教授表示,賀海波論文案之所以被稱為學術造假,是因為一稿多投。有兩篇幾乎一樣的文章同時發表在兩本不同的雜志上,還有一篇內容大部分雷同的文章也發表出來。“這三篇涉及學術造假的文章在發表之前是不可能通過審查發現的,因為幾乎是同時進行投稿的。”

      米歇爾所指的論文,是發表在《NSA藥理學》雜志2008年5月號上的《丹酚酸B和貝爾普力對小鼠慢性心肌梗塞心臟保護作用的比較》。這篇論文幾乎原樣發表在了波蘭《藥理學通報》雜志2008年第60卷,只是題目稍作修改為《丹酚酸B和貝爾普力對小鼠大面積心肌梗塞心臟保護作用的比較》。

      另外,2008年3月,荷蘭《人種藥理學》雜志發表文章《丹酚酸B對于大鼠大面積心肌梗塞的心臟保護作用》,單獨論證丹酚酸B治療心肌梗塞的藥理作用。內容是前述兩篇論文的一部分。上述三篇論文賀海波均為第一作者,包括李連達和吳理茂。

      “在數本雜志發表相同的數據而沒有指明參考文獻的話,按國際慣例來看就屬于造假行為。在這個例子中屬于自我剽竊。”米歇爾表示。

      不過,雖然這種造假行為事前很難避免,但是事后卻很容易發現。拉森表示,只要論文上網,就有專門的程序能夠追蹤剽竊行為。然而賀海波等人還存在數據造假。

      《本草療法研究》雜志主編伊麗莎白·威廉姆森表示:“這組作者還偽造了數據,這也很難發現。我們依賴科學家們自身的誠實,這正是為什么這一事件造成了如此大的破壞——它打破了科學家們可信任的慣例。”

      造假的制度防范及處理

      “要判斷提交的論文內容是否真實,對所有雜志來說都是不可能的。”米歇爾表示,“我們唯一能做的事情是,看論文整體是否存在不一致的地方。在賀先生論文這個例子上,我們要求作者提供了原始數據。”

      每本雜志都有防止一稿多投的制度安排,但是這根本上還是要靠科研人員的自律。論文作者故意同時向多本雜志一稿多投,在目前制度下是無法禁止的。論文被接受發表前通常經過至少兩名專家的評審,但是由于評審期間同時投向其他雜志的文章通常也還沒有發表,所以評審人無法發現這一問題。

      《藥理學通報》要求,所有投稿都必須附有全部作者簽名的聲明,表明該論文的全部或部分內容都沒有投稿給其他雜志。

      《藥學與藥理學雜志》出版人林賽·福田(LindseyFountain)表示:“我們有一套道德指導方針以約束作者、評審以及編輯的行為。我們還是英國出版道德倫理委員會(CommitteeofPublicationEthics)的成員。”

      “絕大多數研究者都是誠實的,而我們編輯在評估他們的成果時也不能太過懷疑。”《藥理學通報》主編拉森表示。

      也許正因為事前的難以防范,因此學術雜志通常認真對待此類不當行為的舉報。米歇爾表示:“《NSA藥理學》對造假行為當讀者提醒我們有此類問題存在時,我們同時采取了數個步驟:首先,我聯系了作者就此發表看法。他承認有兩篇相同的論文得以發表,但是沒說

      明任何理由(而且沒有提到還有第三篇差不多的文章即將發表)。第二,我與其他發表類似論文的雜志編輯取得了聯系。第三,我和其他雜志編輯聯名與作者賀海波所在單位取得聯系,要求他們正式調查此事。”

      林賽·福田表示:“《藥學與藥理學雜志》在這樣的事情發生后,我們會因循既定的程序來處理。我們在2009年2月5日接到外部舉報稱,論文《娑羅子提取物三萜皂苷中b-七葉素抑制人白血病HL-60細胞增殖,誘導凋亡》存在不當行為。舉報稱這篇論文含有與幾個月前發表在中國

      《白血病·淋巴瘤》雜志上的一篇論文有著相似的內容和結論。我們對這兩篇文章進行調查后,我與論文的兩位主要作者牛泱平和吳理茂取得了聯系,要求他們作出反饋。牛泱平作出了反饋,但是我們認為并沒有作出充分解釋。因此我們決定撤銷論文。我們將此決定通報了兩位主要作者、浙江大學校長以及《白血病·淋巴瘤》雜志。3月6日該論文從網上撤下。”

      學術雜志也在不斷改善評審程序等制度安排,來盡量避免和減少學術造假。米歇爾表示,雜志出版商確實正在嘗試更經常地使用軟件來幫助發現這類造假行為。現在這一做法正處在測試階段。

      《藥學與藥理學雜志》也在考慮是否引入剽竊檢測軟件。不過林賽指出,這些制度改進早就已經開始,并非因此次造假事件的出現才匆忙應對。不過,剽竊檢測軟件仍然只能加快事后發現的過程,并不能解決一稿多投問題。

      對中國的影響

      接受《第一財經日報》采訪的幾份雜志對這起學術造假案的反應并不完全一致。反應最為激烈的是《本草療法研究》主編伊麗莎白。“這一事件會不會影響所有中國的科學家尚需觀察,但是肯定不會對中國科學家有什么正面幫助。”她在給本報的郵件中表示,“我還不知道這一事件會對我們雜志產生何種影響。我贊賞中國對此事件的處理,但是仍然對來自中國科研小組的論文持

      懷疑態度。”

      而《藥學與藥理學雜志》已經決定,三年內不再接受該論文兩位主要作者的投稿。但是林賽表示仍將繼續接受其他中國研究者的投稿。

      《藥理學通報》主編拉森則表示:“我認為中國的生物化學和藥理學方面的研究已經處于很高水平,個別壞的例外并不會改變這種局面。中國的研究者以創造和刻苦聞名。但是科學界中道德失范的所有案例都應當受到學校管理層的嚴肅處理。”

      德國《NSA藥理學》雜志主編米歇爾表示:“科學界的不當行為幾乎每個國家都出現過。因此,賀海波造假論文不會影響我們雜志將來對來自中國的論文的處理。”

      米歇爾還對浙江大學的處理表示贊揚。他在郵件中寫道:“事實上,我對賀先生所在機構在調查此事中表現出來的行動力和快速性印象深刻。他們已經嚴厲處罰了賀先生及其主管。與此相比,近期奧地利也出現了造假事件,程度甚至更為嚴重。然而,奧地利相關大學和管理當局幾無作為。在造假事件被《柳葉刀》和《Nature》雜志撰文披露之后,作者所在的大學才開始采取行

      動。與此相比,中國的大學作出了更為充分的反應。另外,浙江大學還告訴我,為預防此類事件再次發生,他們已經針對新的教職員和研究員開設科研不當行為課程。我希望所有的西方大學也能在這類問題上如此積極!”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