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如何打擊?學術造假的衍生難題


      2014年08月26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前不久,科技部在官網發布通告,撤銷原西安交大教授李連生2005年獲得的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二等獎項目,理由是存在嚴重學術不端行為。

      這是我國“第一例”因學術造假被撤銷的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獲獎項目,被譽為“國內學術打假第一拳”,顯示了國家打擊學術造假的態度和決心,對于遏制日益猖獗的學術不端行為,將起到積極作用。

      學術造假亂象

      李連生事件,僅僅是學術造假亂象的一個例子。近幾年,學術造假事件不斷涌現,已經到了觸目驚心的程度。

      原上海交通大學微電子學院院長陳進換個LOGO就成“漢芯一號”;原同濟大學生命科學與技術學院院長楊杰將他人論文和課題列入申報博士點的材料中;原汕頭大學長江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胡興榮嚴重抄襲復旦某博士的論文??從學生到教授,到院長、校長,甚至院士、長江學者也被卷入其中,學術造假幾乎涵蓋了所有的學術人群。

      在某高校開展專題調研時,該校政治系自己進行的統計顯示,“教授抄襲占30%,副教授抄襲占50%,博士抄襲占70%,本科生幾乎100%。”

      大量的論文抄襲還產生了專門做論文交易生意的網站。在搜索引擎Google輸入“論文網”這個關鍵詞,竟有112,000項查詢結果。這些網站經營項目,既包括單純的代寫或代發,也有連寫代發的一條龍服務。其業務范圍很廣,從實習報告到學位論文、職稱論文等都可包攬。據調查,論文交易每年涉及金額高達10億元人民幣以上。

      難怪有高校負責人很無奈地說,“抄襲非常嚴重,沒有辦法治理,已經到了法不責眾的狀態。”正是在這樣的現狀下,50%的科技工作者對于學術不端行為及其當事人,持寬容或同情態度;也正是在這樣的現狀下,大多數人對身邊的學術造假行為見怪不怪,即使在學術造假行為被揭露出來后仍然三緘其口,而揭發、調查學術造假行為,就更加困難。

      上海交通大學材料學院原教師楊軍舉報自己的同事涉嫌剽竊、一稿多投等行為,但沒有得到滿意的答復,自己反倒被解聘,且至今無單位敢要。

      舉報李連生造假的西安交大教授為了取證,不遠千里趕到被侵權的有關單位調查,知曉造假內情者卻不愿在說明材料上簽字。

      而專門揭發學術造假的方舟子更是屢屢被揭發對象告上法庭,還不斷接到恐嚇信、恐嚇電話、被人跟蹤,甚至人身受到直接侵害。

      “學術造假不除,中國的學術就沒有希望了。”著名院士朱清時一直這樣大聲疾呼。

      為何屢屢發生

      學術界,特別是高校,一直被人們譽為“象牙塔”,本應是一塊探求真知的凈土,為什么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學術造假?有識之士認為,這背后,除了一些學者急功近利的道德因素外,更多反映的是學術管理措施、制度建設的滯后。

      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很多大學不切實際地提出幾年時間里趕超“世界一流大學”的目標,對老師實行以論文和著作等數量為指標進行獎罰的制度,并把這些與職稱評定、科研經費、重金獎勵、職務晉升等掛鉤,甚至以SCI論文數量多少評價科研水平。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一些人不惜違反基本學術規范,制造假數據炮制論文,或者是抄襲拼湊,基本不講創新和質量。許多學者在所謂核心刊物上每年發表數十篇文章,平均約半個月寫一篇論文。

      著名學者易中天曾形象地把大學比作“養雞場”:“現在的大學采取量化管理,規定老師們從講師升為副教授,要發多少篇論文,從副教授升為教授,又要發多少論文。在這樣的制度下,大學里的老師變成了母雞,根本沒有心思好好做學問、好好帶學生,光忙著生蛋發論文了。”

      除此之外,學術評價體制不完善,也是學術造假的重要原因。清華大學化學工程系教授邢新會曾抨擊說:“近年來,在大大小小的科研項目評審中,動輒找人,更有甚者科研單位領導牽頭集體找人,重關系輕水平、‘政治掛帥’的不健康風氣有不斷上升的趨勢,這嚴重影響著科研項目評審的公平性,抑制了科研創新及科研人員的積極性。”

      從大的層面來說,科研項目、經費的分配不透明,也助長了學術造假亂象。

      人們常將地方官員到中央部委爭取項目和資金稱為“跑部錢進”。這種現象同樣發生在學術界。近年來,科研和教育經費總量急劇增長,但這些經費中的大部分集中在主管部門和官員的手中,又缺乏必要的監管。他們的好惡就決定了項目和資金的分配。

      一位“海歸”科學家在個人博客上總結說:“回國后的經歷表明,不走后門正常申請經費,會屢遭悶棍。而搞拉幫結派有后臺的,盡管科學記錄并不很好,卻也不難得到支持。”

      另一方面,目前我國對學術造假揭露不及時,使得很多學術造假現象難以得到有效識別,即使偶然被揭露出來,多數院校、科研機構也是態度曖昧,甚至姑息遷就,如果不是舉報人一再堅持,如果不是輿論介入,大多會不了了之;堅持了,介入了,也多以批評、教育或者扣發獎金為主,最嚴重的也僅僅是撤職,無法對學術造假者形成足夠的威懾。

      就拿李連生事件來說。幾年來,西安交大6名退休教授一直向各部門舉報其獎項的造假問題,但他們的舉報信大多石沉大海,校領導約見他們時甚至說,“這不光涉及到西安交大的臉面,也涉及到國家的臉面。西安交大地處內地,2007年科研成果排名16來之不易,希望你們高抬貴手,不要攪黃了。”甚至連威脅利誘都用上了:“你們如果是為了利益,我們可以轉達李連生們,讓他們把教育部一等獎勻給你們一些。”

      直到去年眾多媒體尤其是《焦點訪談》報道后,西安交大才解除李連生的職務,并解除其教師聘用合同。

      按高校問題研究專家熊丙奇的說法,對于校方來說,處理學術不端事件,一方面可能影響學校形象、影響自身政績;另一方面,可能牽涉到諸多既得利益,包括申請課題、爭取經費等。這就使得學術造假所付出的成本遠低于所獲得的收益,造假者更加有恃無恐,造假現象更加泛濫成災。

      改革評審體制

      有識之士認為,破解學術造假難題,需要大學建立起一套制度化、科學的學術規范并廣泛宣傳教育,更需要從根本上轉變目前已經嚴重扭曲的學術評價體系。

      對國家重大科技計劃立項和評估,專家們認為,應聘請德高望重、相對超脫的國內外同行專家參與。專家在受聘期間,不得申報涉及項目指南中相關的研究課題;評價機構和評審專家要對其評價意見負責,要經常到現場調查研究進展情況。

      復旦大學教授葛劍雄認為,要給科研和學校必要的自主權,保證正常的科研和教學不受到外界的干預,更不要將科研和教學人員的職稱、待遇、地位簡單地與項目、經費、成果掛上鉤。北京師范大學副教授田松撰文指出,應把學術管理從日趨嚴重的行政化中解脫出來。重質量和內涵,建立一套科學、合理的學術質量評價體系。

      田松建議采取國際學術界比較流行的科研計量評價法。依據這種評價方法,評價一篇學術論文、論著的質量可以依據兩個核心指標:論文被引用次數、影響因子。

      中科院數學與系統科學研究院院長郭雷院士則建議,遵循科技多樣性的客觀發展規律,進行具體的管理與評價:對基礎研究成果,應依據其對學科或科技發展所起的實質性推動作用,主要由公認的學術組織和學術團體來評價獎勵,而對技術和應用研究成果,應該考察其實際應用效果和推廣情況,主要通過市場機制等來評判和獎勵。

      專家們認為,運用科學的考核標準評價體系,擠干學術泡沫,避免學術浮躁,引導更多科技工作者以皓首窮經的治學態度,真正投入到具有開拓性、原創性的學術創新中來,才能從根本上鏟除滋生學術造假的土壤,還學術一片凈土。

      據悉,近年來,學術造假已經引起中央高層關注,教育部先后成立了社會科學委員會學風建設委員會、學風建設協調小組,各個部委相繼下發遏制學術不端的文件,掀起整頓學風的運動。教育部還正在起草有關以創新和質量為導向的科研評價體系的若干意見。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