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走出“論文崇拜”的怪圈


      2014年08月28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論文發表任務如此之重,供需卻如此不平衡,難怪很多人會放棄最基本的道德操守,鋌而走險走上論文造假、買賣論文之路,現在是時候給教師、科研人員以及學生發表論文“減負”了。

      ●網絡化發表既可解決現有期刊容量不足的問題,還能增加更多作者發表機會;既可大幅度降低學者發表費用和各單位的論文庫購買費用,還便于大范圍專家學者評議論文。

      近幾年來,關于論文造假、買賣論文的事件屢屢發生,很多人都借此批判學術界學風日下,呼吁要下大力氣整肅學風,推進高校學術道德和學風建設。誠然如斯,不過,學術界學風也有好的一面。不可否認,最近幾年我國科技發展高歌猛進,神七上天,高鐵飛馳,高校、科研院所的研究人員一流成果和高水平論文高速增長,贏得國際同行普遍贊譽,這體現出很多科技工作者都是在扎扎實實做研究、做學問。

      筆者認為,無論是論文造假,還是買賣論文,當然有不良學風的因素在里面,但在現實制度層面,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機械的“只以論文論英雄”的學術能力和職業能力評價機制:高校、科研單位都將論文發表的數量和級別作為考核教師、學生的主要標準,并據此每年下達指標。在這種情況下,教師和學生為了順利畢業、晉升職稱等現實利益,就不得不抄襲論文、買賣論文,其最終結果是,論文成為一個買賣的產業,高校時時爆出論文造假的丑聞,師德和學風受到嚴重的污染。“只以論文論英雄”,導致無論是高校還是教師、學生個人,都在不斷追求論文發表的數量和質量。大家陷入了一個巨大的“論文崇拜”的怪圈,這該怎么辦?

      要走出“論文崇拜”怪圈,當務之急就是要改變目前過于簡單化、形式化、功利化的學術能力評價方式,不再“只以論文論英雄”。筆者曾對論文發表需求作過分析:高校教師、研究生、科研人員和國有企業人員等有硬性論文指標的人員就達千萬之巨,如果加上一千萬被攤派論文指標的中小學教師,以及需要論文答辯的專科生、本科生和在職碩博,人數已經超過3000萬了。然而,我國現有一般期刊、核心期刊、權威期刊約9468種,國內每年發表于期刊和學術會議的論文約在248萬篇左右。論文發表任務如此之重,供需卻如此不平衡,難怪很多人會冒著被懲罰的風險,放棄最基本的道德操守,鋌而走險走上論文造假、買賣論文之路。如此來看,是時候給教師、科研人員以及學生發表論文“減負”了。

      面對如此龐大的發表論文的群體,首先我們需要理清哪些人必須有發表論文的要求,哪些人沒必要強加發表論文的指標。對于非研究性人員,比如說教學人員、財務人員等,教學人員把課上好,財務人員把賬記好,醫務人員把病看好,這就已經完成了本職工作。我們可以鼓勵他們進行研究、發表論文,但更重要的是承認他們的事務性成果,為他們在這個方向上取得更好的成績營造條件。

      這里尤其要談的是高校的教學型教師。在很多第三方的教師評價網站,我們發現一些教學優秀、深受學生喜愛的大學老師,年齡已經偏大,但由于醉心教學、疏于發表論文,目前仍然無法獲評教授職稱。其主要原因就在于唯論文論的評價方式。實質上,對于高校而言,教書育人、傳道授業是根本,教學型教師同樣很重要,我們應當降低教學型教師發表論文的硬性要求,引導他們在教學上作出突出成績,在各類獎勵評審中,應提升教學型教師的比例,這樣才能讓教學型教師專心教學,提升高校的教學質量。

      對于在校大學生發表論文的要求,一直是社會上關注的熱點問題。筆者曾擔任過本科和碩士畢業生的指導老師,發現學生在最后半年基本沒有時間寫作論文,主要精力都放在找工作上。與其讓其拼湊抄襲畢業論文,還不如采取多樣化的畢業答辯形式,比如實習工作報告等。對專科生、本科生和非研究型碩士生論文答辯和論文發表要求,不應作硬性規定,而應采取多元化的評價方式,引導學生根據自身實際在應用型、學術型研究上作出選擇。

      對于高校和科研院所的研究型人員,當然不能取消論文發表的要求,反而應當倡導論文質量,應鼓勵他們做出具有原創性、實用性、跨越性的成果,把投入的科研經費變成論文,進而轉變為創新性的生產力。

      對于那些有論文發表要求的研究型人員,要防止他們“論文崇拜”,仍需要調整當前的職稱評定、績效評價機制,改變當前急功近利、只重形式不重內容的評價方式,讓他們靜下心來搞研究。對于應用性學科,我們應更重視成果的應用價值和社會價值。對于研究性學科,我們要提倡在更大范圍內的同行匿名評審機制,主管部門可適當延長評價時間,從一年一評價調整為數年一評價,避免科研人員疲于奔命,搞研究急功近利。

      此外,結合國外的經驗,針對目前發表論文難、發表論文貴等問題,應當大力發展國家級網絡化發表平臺,大力支持現有期刊網絡化發表。國外曾經發生過這樣一個論文發表事件。有一位學者宣稱自己證明了黎曼猜想,將論文貼在開放存取平臺arxiv.org上,經過編輯初審,大量專家圍觀,很快就有人指出其論證過程的錯誤之處,這位學者馬上進行修改,圍觀專家又指出其錯誤,這位學者又進行修改,如此重復再三,最后又找來極富盛名的數學家審閱,指出其中一處致命錯

      ,最后這名學者撤稿。通過這個例子,我們看到論文網絡化發表的好處:極速發表、大范圍同行評閱、快速修改、無篇幅限制可公布大量細節,可在很短時間內確認成果是否有效,還可有效避免學術造假。網絡化發表既可解決現有期刊容量不足的問題,還能增加更多作者發表機會,既可大幅度降低學者發表費用和各單位的論文庫購買費用,還便于大范圍專家學者評議論文,可謂一舉數得。由此觀之,構建網絡化發表機制不僅可極大減少“論文崇拜”亂象,而且對科技發展本身也具有加速作用。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