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東大校長卷入剽竊風波


      2014年09月08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位于南京的東南大學校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顧冠群最近寢食難安, 因為他的名字成了學術界的熱門話題。

      1 月8 日, 新語絲網站發表一篇網文, 揭露一篇署名“李仕峰、顧冠群”的論文剽竊了國外論文。李仕峰是顧冠群的博士生, 2000 年春季入學, 涉嫌抄襲的論文發表在《現代有線傳輸》雜志2002 年6 月第2 期, 并注明受(顧冠群負責的)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資助, 而英文原文是美國貝爾實驗室研究人員2001 年4 月發表的一篇會議論文。

      一時間, 士林群議洶洶。

      剽竊畢竟是白紙黑字, 更難堪的是牽涉到東南大學德高望重的校長。很快, 東南大學校方于1月9 日作出反應, 發表《關于“東南大學校長剽竊外國同行成果”的真相的說明》稱:李仕峰此文冒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成果, 私自署上了顧冠群為第二作者, 完全是“李仕峰的個人行為” 。

      這份說明中, 一部分是以李仕峰的名義, 承認此文是將國外論文“翻譯和整理”而來, 并稱“一切后果由本人承擔” 。因此, 顧校長暫時從此事中擺脫出來。

      不料, 一波未平, 數波又起。

      自1 月10 日起, 新語絲網站又連續發表文章稱, 另兩篇署名李仕峰、顧冠群的論文同樣是剽竊之作。

      其中一篇發表在計算機類中文核心期刊《計算機工程與應用》2002 年5 月第9 期, 題為《光網絡流量工程的控制機制研究》, 從標題、摘要、插圖到參考文獻, 與2000 年7 月的一篇網上文獻驚人地相似。

      而另一篇論文, 被揭發出來是《現代有線傳輸》上那篇的改頭換面之作。不同的是, 它是一篇會議論文, 發表在2002 年12 月2 日第十二屆中國計算機學會網絡與數據通信學術會議上, 而會議日程顯示顧冠群參加了這次會議。

      緊接著, 第四篇被認為有問題的論文又亮相新語絲。這篇署名沈軍、顧冠群的論文發表在2002 年3 月英文版《東南大學學報》百年校慶特輯上, 被指責為由沈軍與程正潮幾年前已發表論文拼裝而成。沈軍和程正潮均為東南大學計算機系教授, 而顧冠群是沈軍讀博士時(當時沈軍仍是副教授)的導師, 顧冠群還是這份學報的編輯委員會主席。

      在新語絲這個以學術打假著稱的舞臺上, 聚光燈無情地照在了顧冠群身上。

      反響

      不愿披露姓名的舉報人轉告《南方周末》:“一、我是對事不對人, 對顧院士沒有任何私人恩怨,更不像東南大學某些人說的是權力斗爭。二、第二篇文章不是我發現的, 第三篇也是我用goog le搜索李仕峰發現的, 所以不存在所謂故意策劃。三、我說事實不加評論。”

      1 月21 日, 記者與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紀檢、監察、審計、監督聯合辦公室取得了聯系。聯合辦公室綜合處處長羅晶說, 基金委已經收到了匿名舉報, 將認真對待此事。他還讓記者代為轉告,希望舉報人實名舉報。據了解, 在受理投訴舉報、查處違規行為方面, 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頗有口碑。2002 年, 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公布:東南大學教師夏安邦與南京建筑工程學院教師李亞非發表的論文(基金資助)抄襲他人論文。結果二人被通報批評, 取消其3 年的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申請資格。

      1 月27 日, 中國工程院道德委員會秘書金哲女士對記者說, 該委員會主任杜祥婉院士和工程院院長徐匡迪都已經知道此事, 并做出批示, 要求認真調查。

      《計算機工程與應用》主編譚繼紅說:“為了保護知識產權和國家機密, 在讀學生投稿必須征得導師同意。”但雜志社沒有采取相應措施, 例如索取導師簽名, 來保證學生投稿確已獲導師同意。

      校方說法

      1 月22 日, 東南大學左惟副校長接受了本報獨家采訪。

      左惟:“我們承認這三篇論文如網上所說的問題是存在的, 用別人的觀點不注明出處, 這是東南大學不允許的。我們讓李仕峰把入校以來所有論文十篇列單交給我們讓專家細查, 發現了三篇有問題的論文, 就是網絡上披露出來的這三篇。

      “這三篇論文, 同樣是沒有征得顧院士同意署的名, 沒有交給顧院士看, 顧院士不知情。沈軍的論文署名同樣沒有征求顧院士的同意。當然沈軍想把兩個課題對接起來的想法, 顧院士是知道的。”

      記者:“這種現象普遍嗎, 論文不經導師審閱、不經導師同意便署名?”

      左惟:“這事情發生后我們發現是有的, 我們要加強管理。最近我們出臺了新措施, 凡是博士生攻讀博士學位期間的論文, 導師要簽字認可。”

      記者:“你們如何斷定顧冠群院士不知情?”

      左惟:“李仕峰承認的, 之后又寫了第二份檢查。”

      記者:“據我們調查, 東南大學博士生發表論文, 報銷版面費時, 導師一般要憑“雜志錄用通知單”在報銷單上簽名的, 由此可判斷導師是否知情。李仕峰二篇論文均交了版面費, 導師怎么會不知情?”

      左惟有點支吾, 他說:“這個, 版面費是從基金里出的, 校長簽沒簽字, 我們不知道。也許有多種情況……”

      記者隨后提出要求查看那幾張報銷單據, 但當時沒得到答復。

      回避

      在以后長達4 天的調查期間, 校方一直回避本報的三點要求:1 .見到顧冠群本人。2 .查閱相關單據。3 .見“承擔所有責任的”的李仕峰。

      校方說:“第一篇論文被揭發出來, 我們就把李仕峰送回老家了。”

      記者要求面見李仕峰, 確認他是否接受采訪。校方連電話與地址都“保密” 。

      校方至今不愿意提供或讓記者查閱有關單據。

      計算機系賈書記以公務太忙拒絕采訪。沈軍教授在電話里語氣含糊, 對是否“未經顧院士同意署了顧的名” , 他的回答是:“我不清楚, 你問系里。”

      幾天后, 記者接到一個手機, 自稱是李仕峰, 聲明自己不愿意接受采訪。

      在記者再三要求下, 那個自稱李仕峰的人同意和記者見面, 并約好40 分鐘后在東大校門見。

      但記者在校門等了近兩個小時,“李仕峰”始終沒有出現。

      在調查中, 東大的多數博士生對記者的采訪非常敏感。部分博士生接受了采訪, 他們認為“難以相信顧院士完全不知情” 。而且記者來此, 已經有人“打過招呼” :“正在關頭上, 不能出差錯。”“你不能寫我名字, 你不能寫我所在系。”看到博士生們的緊張, 記者只能表示無奈。

      記者同時對學校的調查方式提出質疑:顧院士作為一校之長, 卻由校方來檢查他的署名論文問題是否合適? 能否由權威的第三方部門來調查?

      津貼和論文數

      顧院士的秘書馮老師告訴記者, 事發當天, 是李仕峰電話告知在北京開會的顧院士的, 那天顧院士徹夜未眠。

      顧冠群院士是國內為數不多的從事中國早期網絡研究的權威, 1965 年研究出中國第一臺晶體管積分機, 1988 年他開發出X25 通信控制器, 打破了國外的壟斷, 參與主持中國科研網與中國教育科研網的建立, 在學術界有威望, 他是江蘇高校第一位民選校長。

      此事對顧院士打擊很大。據馮老師說, 顧院士當時就表示:“這是非常嚴重的錯誤, 導師對研究生管理要加強, 制度建設要加強。我要思考和反省。”

      記者從可靠渠道了解到, 在東南大學, 發表論文數量與教師的經濟利益直接掛鉤, 但顧冠群院士是一個例外。

      東南大學實行教師競爭上崗制度, 并規定每年必須在核心期刊上發表一定數量的學術論文, 否則取消崗位和津貼。不過, 顧冠群享受的是每年5 萬的校長津貼———這個數字比博導津貼高出5000 元, 同時校長津貼和博導津貼只能擇其一。而校長津貼并不以發表論文數來考核衡量, 因此,發表論文數對顧冠群而言并沒有直接的經濟關系。

      但問題是, 如果上述論文確實是剽竊之作, 他是否知情呢?

      一種可能——— —如一位東大博士生認為的:顧可能沒有剽竊, 但他可能看了學生論文, 沒有發現問題, 或根本沒有來得及看論文, 但他完全不知情似乎是不可能的, 因為通常必須由項目負責人簽版面費報銷單。

      “院士既承擔科研又當校長, 在科研上作出很大犧牲。”東大一位領導評價說。對校長的評價

      在網上, 有人稱顧院士是“政客型校長” , 并對其人品進行攻擊。

      但在采訪中, 記者發現顧冠群得到的評價還是相當不錯的。部分東大學生認為, 顧是個純粹學者型的管理者, 在品質問題上是比較“較真”的。

      一些人舉了以下例子:他的女兒兩次考研僅差一點分數, 按規定可在特招范圍, 而顧拒絕;他夫人生病住院一年, 顧院士從未用過一次學校的車, 而是擠公交車;有一次下雪, 學校主動派車, 顧自己付了費用;楊振寧與丁肇中推薦顧院士申請20 萬何梁何利獎, 顧拒絕時稱, “我不夠, 我當校長一天, 我就不申請。”

      而對顧校長的批評, 多集中在管理上“沖勁不大” 、“不是能開拓的人”等方面。記者也聽到了眾多的呼聲, 希望顧院士作為學者接受公眾調查。在學術面前人人平等, 院士也不例外。

      “顧院士知情有責任, 不知情也有責任。”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學者稱。

      華東理工大學原校長陳敏恒指導的博士胡黎明畢業論文“剽竊丑聞”(本報2001 年12 月3 日曾報道過)被揭露以后, 中科院化學學部討論會上曾有人提出, 陳敏恒當時在做校長, 事情忙, 可能不太了解胡的論文。但許多院士認為, 既然是導師, 既然署了名, 就得負責,“在科學上, 沒有什么當官不當官” 。

      顧冠群本人2002 年9 月23 日在東南大學學科建設與研究生教育工作會議上發表題為《篤守誠信, 保證和提高研究生培養質量》的講話時特別強調,“丑話說在前, 經評審和核實后, 學位論文確有抄襲和剽竊的, 不僅要處理研究生, 也要處理指導教師” 。非常不幸的是, 這個“丑話”幾個月后落到了他本人的身上。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