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張月紅揭開中國學術論文抄襲亂象


      2014年09月09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作為資深學術期刊編輯,《浙江大學學報(英文版)》執行總編張月紅的生活很少如此充滿爭議和起伏。最近一個星期里,網上有人質疑她賣國,嘩眾取寵,也有人力挺她,說她只不過說出了一個事實。

      事件源于國際權威學術期刊《自然》發表于9月9日的一篇通訊文章,文章的標題頗為引人矚目——《中國某期刊檢測出31%的投稿中有抄襲現象》。作者張月紅寫道,“從2008年10月開始,浙江大學學報(英文版)的來稿中有31%的稿件存在抄襲現象,這個數字是驚人的。”接著,她用一些事實介紹,中國學術期刊編輯如何應對存在的抄襲現象。

      “31%”也就是接近1/3!這個數字觸動了中國科研人員的神經,甚至是自尊。各方爭論焦點是:這個數字真實準確嗎?是怎么得來的?張月紅投稿給國際刊物“自揭家丑”的用意何在?更有人提出,《自然》是否對中國科學界存在偏見?

      爭議

      1“自揭家丑”用意何在?作者回應:欲讓世界了解中國期刊反抄襲行動9月9日,張月紅出差歸來打開郵箱看到《自然》用稿函,心跳開始加速。文章原定稿的題目是“創新軟件幫助中國編輯應對抄襲”,張月紅說,寫文章的目的在于展示中國在反學術抄襲上的種種努力,而非揭丑或者抹黑。

      很快,互聯網上質疑聲四起。在科研工作者聚集的科學網上,有人視張月紅為“叛逆”,認為文章簡直是對中國學術界的反戈一擊,是故意給中國科學界抹黑。

      “我覺得很委屈”,修改的內容涉及標題和部分措辭,張月紅認為,文章的總體感覺變得更“硬”了,好像把中國所有的學術刊物一棍子打死一樣。文章引用的數據其實只來自《浙江大學學報(英文版)》一家,而結果也就不針對中國所有的學術刊物。

      討論越來越多,占據了科學網博客首頁的最顯著位置。張月紅不得不掛出了澄清聲明,解釋稱,文章結論源于CrossCheck軟件的分析。為什么會寫這篇文章并投給《自然》?許多人在揣測張月紅的動機,甚至有人說這是一種炒作,目的是炒紅付費軟件CrossCheck。張月紅否認了上述說法,稱投稿源于自己對學術抄襲現象的長期關注,已經在國內發過相關文章。

      “中國學術論文單篇引用率在50個國家中排名第42,我們的科研經費年年遞增,論文產出世界第二,但是目前中國科研跟隨遠遠大于創新”,張月紅表示。

      2009年,她在國內某學術刊物上第一次披露:“(浙大學報英文版收到的稿件中)約有20%的文章由于各種各樣的原因具有一定程度不合理的摘用他人和自我抄襲等現象,其中約5%的文章甚至涉及剽竊和侵犯版權之嫌。”

      張月紅委婉批評說,中國人很愛面子,污點可以藏起來;同時,她也在國外刊物上發表了類似文章,引起刊物主編的重視,還為此開設了專欄。

      今年,《自然》編輯撰文號召世界期刊界成立防止學術不端的“警察隊”,張月紅感到有話可說。她于是寫了一篇通訊文章,“想告訴他們,中國學術界也很關注反抄襲的問題,得到了國家基金的支持,也有類似的軟件等等。”

      “《自然》的影響力比較大,這樣就能讓全世界看到《自然》的人都知道中國的行動!”張月紅這樣解釋自己的初衷。

      爭議

      2“31%”是否真實準確?作者回應:只是保守估計,軟件的分析結果可信爭論的核心在于:張月紅利用反抄襲軟件所檢測到的“31%”的抄襲比率是否真實。這關系到中國以及一些國家學術界的臉面。

      面對質疑,張月紅語氣堅定地表示:盡管《自然》編輯改變了文章的標題,但“31%”的數字是真實的,而且還是保守估計,“我要把所有的數據都爆出來,他們就更受不了了!”

      實際上,部分劣質論文已經從總樣本先剔除了一部分。據介紹,“31%”所指涉的是自2008年至今的2233篇來稿,為了節省經費,2008年10月至2009年,編輯只對經過國際審稿后可能接受的稿件進行CrossCheck查對,不合格稿件已經提前過濾掉。

      而從2010年之后,浙大學報編輯部開始對初投稿件進行CrossCheck查對,特別是一些亞洲地區的來稿。兩者相加,張月紅才得出結論:不合理引用和抄襲(相似度超過30%)的論文約占31%,約690多篇,相關數據都記錄在CrossCheck的數據庫里。

      必須指出,《浙江大學學報(英文版)》A/B/C三輯的稿源頗為國際化,來自日本、韓國、印度、伊朗、希臘、西班牙等國家的都不少,張月紅估計:該刊初次投稿中,國內、校內、國外粗略統計約各占1/3,其中有的專業國外稿略多一點。這也就意味著,發生學術抄襲行為的論文作者并非都是中國人。此外,生命科學和計算機領域是抄襲的重災區。

      但另一個無法回避的問題是,憑借一款軟件就能完整準確地找到全部抄襲文章嗎?在博客上,中科院博士吳寶俊就提出,軟件以“以語句的相似度作為檢測標準”并不完全可靠。

      張月紅解釋說,CrossCheck軟件的檢測結果并非抄襲的唯一判定標準,學報編輯還會對涉嫌論文進行人工篩選,再有嫌疑的還會發給作者本人確認。而對相似度較高的論文,編輯也不會一棍子打死,如果國際審稿人認定其有原創性,編輯會通知其修改語句。

      延伸

      國際權威刊物關注中國學術不端

      案例1:《科學》抨擊國內科研基金分配缺陷

      2010年9月3日,清華大學生命科學學院院長施一公教授、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院長饒毅教授聯名在《科學》上撰文,質疑目前國內科研基金分配存在體制和文化缺陷。“做好的研究不如與官員及其賞識的專家拉關系重要”已成為國內公開的秘密。

      案例2:《自然》披露中國學術造假令人不安

      2010年1月12日,《自然》雜志網站在線版刊登社論《發表還是滅亡》(PublishorperishinChina),披露目前中國學術造假現象令人不安,稱中國研究人員需要在高影響力期刊上發表論文,助長學術不端行為的滋生。

      案例3:《柳葉刀》評論中國需打擊學術造假

      2010年1月9日,醫學界權威雜志《柳葉刀》雜志發表評論文章《科學造假:中國需要采取行動》(Scientificfraud:actionneededinChina),稱井岡山大學大規模造假事件令人失望,呼吁中國采取行動打擊學術造假。

      對話

      張月紅提醒——

      “中國需要冷靜思考學術大躍進”

      南方日報:有了反抄襲軟件,學術不端行為為什么仍屢禁不止?

      張月紅:這些論文出問題,有相當一部分是由于東西方認識的差異。杜克大學教授王小凡講過一個故事,一位國內名校考來的高才生在一次開卷考試的時候,1/3的答案引用了老師的內容,因為他覺得老師的話都很經典。結果,老師要把學生開除。剛好有中國教授知道了這個事情,對美國老師說,“為什么學生不抄別人而抄你的呢?”在東方傳統文化中,把老師的東西背得滾瓜爛熟是受鼓勵的。

      我的文章被《自然》編輯修改后,明確表示:抄襲會把你的科研生涯毀于一旦。我希望許多作者可以借這篇歪打正著的小文淋醒一下,我被冤也算值了。

      南方日報:這兩年國內不斷爆出學術抄襲事件,這會不會影響中國學者在國際刊物上發表論文?

      張月紅:《科學時報》一篇文章說,說今年4月份美國科學院院士年會上有一個特別舉動,一批美國科學院院士聚集在一起,專門討論中國研究人員論文造假的問題。他們為什么要這樣做,大家心知肚明。

      早在《自然》之前,有些國際學術期刊的編輯已經對來自印度、中國、韓國、伊朗等國家出現了條件反射。中國的學術浮躁可能是一個經濟快速發展過程中必然存在的現象,這么多學生都要去發文章,大家心里都很著急。

      中國學術界真的需要冷靜下來,思考現在的學術產出大躍進的前景了。

      聲音

      方舟子力挺——“丟臉的是那些做丑的不是揭丑的”

      南方日報記者連線打假斗士方舟子,談及某些人對張月紅的指責,他態度鮮明地表示,“她做得很好,只要不是捏造事實,家丑就應該外揚的,才能起到國際輿論監督的作用,才能對遏制造假!”“我們需要更多揭家丑的人,她值得鼓勵!”方舟子立場鮮明地投了支持票,他認為:家丑應該揭露,學術不局限于一個國家,是全世界的,讓其他國家知道,一起監督中國學術界,一方面有助于促使中國學術界良性發展。“自己抄襲怕人說,怕人揭露,學術界也只能越來越亂!”

      每個人都應該站出來揭露抄襲,而不是潔身自好。在方舟子看來,對抄襲持潔身自好的態度遠遠不夠,抄襲者對老老實實搞科研的人會造成很大危害,“但現在很多人都做不到這點。”同為揭露造假者,方舟子對張月紅的處境深有體會。他鼓勵說,面對反對的聲音,張月紅需要有“過硬的心理素質……做的是得罪人的事,要經得起挨罵。”

      “31%”是否存在夸張成分?方舟子認為,“我敢斷言,實際上抄襲要比這個更嚴重。”方舟子直言,中國學術界的“歪風邪氣”已引起世界學術界高度關注,不少國外期刊的編者按或評述文章涉及到中國的學術造假問題,甚至有美國教授不愿審中國來稿,以規避“幫助造假”的風險。

      方舟子認為,反抄襲軟件并不是萬能的,若要遏制抄襲,關鍵在于給予嚴肅處理,起到威懾作用,“特別是地位高的人,一旦抄襲更要嚴格處理。可現在剛好反過來,抄襲被發現了,沒什么事兒,地位越高越沒事兒,大家都見怪不怪了,管理部門不管事兒,會造成很壞的社會影響,大家都覺得抄襲無所謂了。”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