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導師“連坐”能否剎住學術歪風


      2014年09月11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前不久,國務院學位委員會發布“關于在學位授予工作中加強學術道德和學術規范建設的意見”,又一次將知識界的學術不端現象以及高校、科研機構中研究生與導師間的關系問題,推進了人們的視野。

      “又一次”,因為一年前,教育部曾發出類似通知,規定高校必須制訂切實可行的具體懲治辦法和建立完整的處理機構。這是我國教育部門第一次就處理學術不端行為發出通知,給出具體處理原則。

      “又一次”,也因為2009 年里被揭露出來的論文抄襲、申報成果造假等事件,有愈演愈烈態勢。有關科研人員的學術道德失范、科研成果考核機制存在的不足,一次次成為受關注的熱點話題

      《意見》

      學生學術不端,導師有責

      2009 年3 月教育部的通知中,明確強調各高校對查處學術不端行為負直接責任。而在日前發布的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意見中,“導師”更要為學生的學術造假行為負重要責任。

      該意見強調,學位授予單位要“制訂切實可行的處理辦法,懲治舞弊作偽行為”。須受懲處的行為包括“在學位授予工作各環節中通過不正當手段獲取成績;在學位論文或在學期間發表學術論文中存在學術不端行為;購買或由他人代寫學位論文;其他學術舞弊作偽行為”。

      對于相關人員的處罰標準,意見指出,學位授予單位可依據法律、法規和有關規章制度作處理。學位申請者或學位獲得者,面臨著暫緩學位授予、不授予學位或撤銷學位授予的處罰;其指導教師,則要接受暫停招生、取消導師資格的處理;嚴重敗壞學術道德的,由學位授予單位依據國家有關學術不端行為處理辦法進行處理;對于參與舞弊作偽行為的相關人員,由學位授予單位按照有關規定進行處理。處理結果應報省級學位委員會(軍隊系統報軍隊學位委員會)備案,并在一定范圍內公開,接受社會監督。

      高校

      “作弊”問責導師,難在執行

      “制定新規則,解決學術道德失范問題,十分必要。高校導師對自己的學生不僅有學術上的指導作用,在學生的基本道德教養方面也負有相應責任。多年來,我們對教師的‘師德’要求經常流于概念、口號,單靠‘師德標兵’等評選表彰的引導遠遠不夠,還需要建立制度性約束。”華東師范大學黨委書記張濟順這樣說。

      作為大學管理者,張濟順也擔心,學生造假追責導師的新規定開始執行后,短期內會增加教師的心理壓力,引發部分教師的消極和抵觸情緒。事實上,許多教師在認同“學生學術不端,導師有責”的觀點之后,也表示了類似的憂慮和抱怨。

      “看看這些年發生的論文抄襲案件,雖然抄襲者是學生,但媒體炒作時矛頭必然指向導師,完全因為后者更有名氣,更有社會影響力。”復旦大學一位教師這樣抱怨。

      然而,讓高校為難的是,這個原則性新規定要落實為學位管理的細則,操作執行起來并不容易。華東師范大學去年有4 名研究生被取消學位,其中兩名因論文質量不合格,另兩名則存在論文抄襲等不端行為,被導師指出后,學生不服處理,一直在與老師打官司。導師不僅煩惱、頭痛,更為此心痛。

      近幾年來,很多高校已建立了學術鑒定、學術規范或學風建設委員會,名稱不一,功能相同,即負責調查處理研究生、教師的學術成果造假和抄襲等事件。但在實際操作中,如何理清和界定導師該負的責任,仍是難題。復旦大學學科建設辦公室主任葉紹梁表示,“尤其是學生在求學期間為達到學校培養要求、獲得答辯資格而撰寫、發表的論文,有些經導師指導、修改,有些由學生與導師聯名發表,有些則是學生獨立發表。一旦出現抄襲、造假問題,情況較為復雜,涉及對導師、學生之間關系的理解和定義,如何掌握處罰標準,應該有更多的操作依據。

      師生

      剎住“不端”風,根在機制

      “現在學校都有規定,研究生在讀期間須在核心期刊發表多少篇論文,否則就不能答辯、獲得學位。這是很現實的問題。如果自己拿不出高質量的論文,壓力之下,就會做出抄襲、花錢買版面的事情。”復旦大學碩士生小蔣這樣說。上海交大另一位博士生則歸之于“浮躁、偷懶和僥幸心理”。

      事實上,不少高校已經啟動了學術不端行為鑒定體系,在論文數據庫里通過一定的技術手段去實現甄別,還對學生學位論文采取導師、學生姓名都蔽除的盲審方式。有些高校還規定,一旦發現學位論文造假,即使是已經獲得的學位證書,也將予以追回。

      如此后果不可謂不嚴重。但一些學生“僥幸心理”依舊,因為抄襲行為依然存在隱蔽性。“現在論文這么多,任何一個領域再知名的教授,都不可能把相關方面所有網上的文章看一遍。靠人力也難查出一篇幾萬字、十幾萬字的論文里有多少是‘引用’的。”上海交通大學數學系教授、博導章璞說。

      “學生學術道德和學術規范方面存在問題,暴露的是整個教育體系的缺陷。如今的碩士、博士生源渠道不一,有些學生甚至到了博士生階段仍然未接受嚴格的學術規范訓練,導師的管教并非對所有人都能起作用,一些學生犯錯可能只是抱著僥幸心理。如果不分青紅皂白,所有學生犯錯,都要處理導師,肯定不行。” 因此,“比起處罰規定,更重要的還是加強教育,包括對教師和學生的學術操守、學術規范教育。”章璞認為,高校中的思想品德等課程,與其說些大道理,不如更多從學術道德入手。研究生培養體系中,也應放寬發表論文的要求。他舉例說,數學系研究生不過兩年半時間,一篇論文從產生想法、寫作、修改、找期刊投稿,加上審稿期,在答辯之前發表,質量很難獲得保證。如此體制,必然逼使學生抄襲造假。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