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從德部長辭職看中國學界治假有多難?


      2014年09月21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就在江南大學副校長王武代表趕赴北京出席全國“兩會”的同一天,德國柏林,古滕貝格辭去國防部長一職。

      在王武印象中,古滕貝格是德國政壇的新秀,39 歲的年齡,前途難以限量。

      “這么高的位子,說辭就辭了,就因一篇論文造假。”王武不禁想起一個月前,因造假被撤銷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的大學教授李連生,“李連生至今仍未公開道歉,更別說主動辭職。”誰把“權力裝進籠子”?

      雖然因為造假辭職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但王武還是對古滕貝格懷有敬意。

      “從事發到落幕,不到一個月。古滕貝格這么快辭去國防部長的位置,真的很難得。”欽佩之余,王武又感無奈,“李連生案,從6 名退休教授實名舉報,到今年2 月被科技部撤獎,用了4年時間。”

      一個是國防部長,一個是大學教授,權勢之差顯而易見。當兩人陷入同樣泥潭時,為何反是部長迅速接受懲罰?究竟是誰能把“權力裝進籠子”?

      在王武看來,“二者的差異,反映了學術監督體系設置的不同”。

      在歐美大學,學術論文怎么寫,什么程度算抄襲,如何啟動學術調查程序,不端行為怎樣處理,皆有成文規范,不同學科,規范不同,并且定期修改。

      為站在相對公正的立場,歐美甚至進行了立法保障。美國政府認定,學術界難以自正,因而在衛生與公眾服務部成立研究誠實辦公室,專門處理學術不正當行為。在德國,獲得學位后,“不體面行為”可以褫奪學位,造假者最重將按欺詐罪處置。

      “我國學術規范模糊,沒有第三方機構處理學術不端行為,只由學校自行處置。”在王武看來,高校具有“選手”和“裁判”的雙重角色,“在缺少制衡之時,能捂就捂,誰愿意自己遏制造假?若非更換領導,李連生的事恐怕還要被按在學校里”。

      誰拽住了學者的腦袋?

      造假形成利益鏈條,助長了造假之風,甚至愈演愈烈。

      上海交大黨委書記馬德秀代表坦陳:“高校本身就是造假受益者。”

      信息時代,各種資料拼湊更容易,這就使造假更容易。造假多了,論文和專利數多了,學校的聲譽也跟著高了。在馬德秀看來,“有些造假還獲了獎,這就不僅是榮譽了,還關系爭取多少項目、多拿多少錢的實際問題”。

      申報,評獎,獲獎,形成了一個完整的鏈條。“很多科研工作者,熱衷于搞關系,校領導、評委會、項目組,喜歡結交上層。這樣的聯絡,使他們沒有多少時間搞科研,自然想到了造假。即便如此,因為平時的關系過硬,吃出來、請出來、跑出來,造假的論文還能獲獎。”王武認為,這在某種程度上形成了“學術共同體”。

      這種“學術共同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在這個圈子里,人們想法設法進行包裝,包裝的越華麗越好。這種包裝,科研人員自己愿意,畢竟包裝之后,別人更看重了,自己的獲利就越多。高校領導甚至掌握專利、項目、課題生殺大權的評委,也愿意看到包裝。這樣,造假的成果,就披上了一層不易被人看穿的外衣。

      這就不能理解,為什么李連生事件,6 位授持續不懈告發之后,還一直捂在蓋子里,經過4年才被處理。“民不舉,官不究。只要高校不出頭,上級相關部門也就沒有必要出頭了。”馬德秀如是說。

      誰讓高校院所成為造假天堂?

      “學者愛造假,高校捂造假,被指標指揮棒拽住了。”在王武看來,過于物化的衡量,讓社會沉溺在道德淪喪中。

      這不是一所高校的悲哀。王武將矛頭指向大學行政體系,“這建構了一個以行政為導向的學術評價機制。”

      在這個機制中,大學的優劣,很大程度要看所謂的“科研成果”,一是數量,二是等級。只要能把發表量催上去,SCI 不會認賬沒有關系。

      山東省科學院研究員李國安代表,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某院所某人,因完不成這些指標,跳樓自殺了。

      聽到這件事,王武忽地沉默了,而后,緩緩地說:“他沒有學會造假。”

      過于功利,讓社會上很多人忘記了誠信。沒有誠信,就沒有思想,更何談創新?王武認為,古滕貝格案發不足一月就辭職,社會信用制度起到了很大作用。

      先是反對黨抓住這點不依不饒;再是民眾和媒體通過各種渠道對此“丑聞”予以曝光和譴責;緊接著其母校拜伊羅特大學宣布取消其博士資格;然后是德國的科學研究界,從其博士論文中找出大量抄襲證據;即使電視臺公布了其辭職的消息,仍難熄學界的怒火。

      “圣人無德,神人無功。在我國很多科研人員太想當圣人、神人了。在別人賦予的光環中,他們道德淪喪,自以為無所不能,認為論文是可以造的。甚至以為造假是一種本事。”王武坦陳。高校院所成為造假天堂,李連生4 年撤獎也是一件幸事了。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