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論學術職業人員抄襲的不正當性:一種契約論的解釋


      2014年09月25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在國內,所謂學術抄襲指的是“把別人的作品或語句抄來當作自己的(行為)”,并無抄襲思想(idea)之說。而在國外,將別人的語句和思想據為己有都是學術抄襲,例如,《朗文當代高級英語詞典》就將抄襲(plagiarize)界定為:“totake(words,ideas,etc.)from(someone’selse’swork)andusetheminone’sownworkwithoutadmittingonehasdoneso”。盡管對抄襲概念的界定略有不同,但是國內外學者普遍認為,學術職業人員不應抄襲,也不能抄襲。事實上,這并不僅僅是學界的共識,也是社會各界的一致看法。本文擬就這一共識進行提問:學術職業人員為何不應抄襲?或者說,學術抄襲何以不正當?

      一、反對抄襲的常見理由

      在現實生活中,人們在解釋學術職業人員為何不應抄襲這一問題時主要有四種不同的看法。第一種觀點認為,抄襲不利于學術的發展。在一般意義上說,這是正確的,但從實際的學術生活來看則不盡然。這可以從科學社會學關于重復發現現象的論證中得到體現。在科學發展史上,重復發現是一個并不鮮見的現象。所謂重復發現是指,前人的研究成果被后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再次提出。人們一般認為,重復發現是多余的。但默頓提出了相反的看法。他認為:“某個發現所提供的信號在構成科學的巨大信息系統的喧鬧聲中被淹沒了,因此必須重新把它發送出去。”重復發現“被別人聽到的機會更大一些”,因此,“能及時地提高把發現結合到現有的科學知識中的可能性,以及因此推進知識的進一步發展的可能性”。顯然,在默頓看來,新發現并不一定會促進科學的發展,只有當新發現被人們意識到,才能推動知識的進步。重復發現增加了人們了解新發現的概率,因此具有推進學術發展的重要作用。按照這種邏輯,抄襲也有可能促進學術發展。如果被抄襲的成果本身是學術發展中未能被注意的創新成果,那么抄襲同樣也增加了這種創新融入現有知識體系的可能,從而對學術發展起到積極作用。在這個意義上說,抄襲不利于學術發展并不一定成立。第二種觀點認為,抄襲影響國家的發展后勁。

      例如,唐開紅和郭祥就認為,學術創新是國家和民族持續發展的根本動力來源,而學術抄襲污染了這一源頭,對國家的發展后勁有著嚴重的負面影響。

      這一看法是從抄襲的后果來反對抄襲的,而且似乎頗有道理。但經驗表明,抄襲并不一定會影響國家的發展。比如美國就不時爆出抄襲的丑聞,但并未影響美國的持續發展。這說明,抄襲并不一定會影響國家的發展后勁。事實上,更為合理的看法應該是,只有當抄襲現象的普遍性達到一定程度時,抄襲才對國家的發展產生負面影響。因此,認為抄襲影響國家發展后勁的觀點同樣不能成為反對抄襲的普遍理由。

      第三種觀點認為,抄襲是違法行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46條第5款明確規定:“剽竊他人作品”是侵權行為。根據1999年國家版權局版權管理司《關于如何認定抄襲行為給青島市版權局的回復》第1條的解釋,抄襲和剽竊是同一概念。這意味著,抄襲是違法行為。但在“抄襲是違法行為”這一前提與“不應抄襲”這一結論之間有兩條不同的邏輯路徑。其一是,抄襲違法,如果你抄襲,你將受到法律的制裁,所以不應抄襲。這是一種法律后果論的觀點。然而,后果論存在許多問題。(1)抄襲不一定會被發現,如果不被發現,就不會受到法律的制裁;(2)抄襲即使被發現,但由于抄襲屬于民法治理的范圍,而民法一般遵循“不告不理”的原則,因此,如果被抄襲者由于各種原因不提起訴訟,抄襲者也不會受到制裁。總之,法律上的后果論解釋并不充分。其二是,法律是社會正義的象征,法律明文禁止的行為都是錯誤的,抄襲是被法律明確禁止的,因而這一行為是錯誤的。但問題在于,法律也是一種人為的事物。作為人為的事物,法律之所以明文禁止抄襲,也是建立在下述認識的基礎上,即抄襲是不對的。于是,問題又回到了原點,抄襲何以不對?

      第四種觀點認為,抄襲違背了學術道德。從目前的學術道德要求來看,抄襲的確違背了學術道德。《高等學校哲學社會科學研究學術規范(試行)》第9條就明確規定:“不得以任何方式抄襲、剽竊或侵吞他人學術成果”。但是,這并不能成為不應抄襲的終極理由。因為人們依然可以追問:為什么違背學術道德行為就是不應該的?

      綜上所述,“抄襲不利于學術發展”、“抄襲影響國家發展后勁”和“抄襲會受到法律制裁”的觀點都是從抄襲的后果來反對抄襲的,但這種后果論不能為抄襲的不正當性提供必然性或普遍性的解釋。“抄襲違法,因而不可取”和“抄襲違背學術道德”的解釋也有其自身的問題,即人們依然可以就它們的解釋進行追問,要求就“解釋”本身進行解釋。換句話說,這兩種解釋都無法為抄襲不正當提供終極的理由,最終將導致解釋的不斷后退。一句話,已有觀點并不能很好地回答學術職業人員為什么不應該抄襲這一問題。

      筆者認為,要為學術職業人員抄襲的不正當性尋找一個普遍且終極的解釋,首先需要對學術職業的概念進行澄清。原因在于,不僅學術職業人員的學術行為是以其對學術職業概念的理解為基礎的,而且對學術職業人員學術行為的解釋和評價也滲透著解釋者和評價者對學術職業概念的認識。那么,應該如何理解學術職業呢?

      二、作為契約的學術職業

      基于不同的視角,人們就會對學術職業有不同的看法。從契約論的角度來看,學術職業就是一種契約。那么,何謂契約呢?學術職業為何可以理解為一種契約呢?

      所謂契約“就是一項交易(bargain),通過它每個人都可以獲得對現狀(statusquo)的改善,作為回報,每個人也要為他的合作者提供類似的改善。也就是說,每個人都必須放棄某些東西以獲得更大的收益。”具體而言,契約具有下述特征:第一,互惠性,即締約各方都能通過該交易而獲得某種利益,或者說締約各方都因為契約改善了各自的現狀。第二,條件性,即在契約關系中,契約主體要想獲得利益的回報,就必須付出一定的代價,滿足對方的利益訴求。第三,契約主體是自利的、理性的和自由的。

      這是契約得以訂立的前提條件。所謂自利是指契約主體訂立契約的目的是維護和增進自我利益。但契約主體對自我利益的追求是理性的,如果沒有理性,人們就會無條件地追求個人利益,從而導致人們之間的沖突,而不是訂立契約。除此之外,契約主體還是自由的。如果沒有自由,人們甚至沒有訂立契約的權利,根本談不上契約的訂立。綜上所述,所謂契約不過是理性自利的、自由的人們之間為了獲得各自處境的改善而達成的交易。

      從契約的概念和學術職業的特點來看,學術職業可以被理解為一種契約,或者說,當一個人選擇從事學術職業時,就意味著他簽訂了一份契約。首先,學術職業是一種職業,而“職業是指從業人員為獲取主要生活來源所從事的社會工作類別”。這意味著,學術職業就是學術人員通過學術工作換取主要生活來源的一門職業。這一理解揭示了學術職業的交易性,即作為一種社會工作類別,學術人員通過學術活動向社會提供其所需要的特定服務,相應的,他可以從社會那里獲得“主要生活來源”。其次,在這項交易中,社會和學術人員都必須有所付出,才能得到回報,充分體現了互惠性和條件性。再次,從職業的選擇來看,在現代社會,人們在職業選擇的問題上有充分的自由。這種自由表現在,人們既可以選擇就業,也可以選擇失業;既可以選擇這種職業,也可以選擇那種職業。即使選擇了某種職業,人們還可以更換職業。在學術職業上,人們擁有選擇或者不選擇學術職業的自由,在選擇了學術職業之后,也有“逃離”學術職業的自由。最后,人們選擇何種職業受到許多因素的影響。美國組織心理學家施恩(EdgarH.Schein)認為,在考慮是否變換職業時,有的看重職業能否發揮自己的能力,有的在意職業能否帶來挑戰,有的注重職業的安全性,有的在乎職業活動中的自主性,還有的則重視職業的經濟回報。在決定是否從事學術職業時,人們也會受到上述因素的影響,但不論哪一種情況,都體現了人們對自我利益的追求。或者說,不論人們是否選擇學術職業,都是基于對自身利益的理性考量。這些論述表明,學術職業在本質上與契約是一致的,學術職業就是一種契約。當人們選擇從事學術職業,就意味著他與社會之間簽訂了一份契約。

      三、學術職業人員抄襲何以不正當

      從概念來看,契約內在地具有義務性。契約是當事人之間為了維護自我利益而達成的交易,當契約得到當事各方履行時,當事人的利益才能得到切實的維護,因此,契約其實就是當事人之間事先的相互承諾。而承諾意味著承諾者踐行諾言的義務。也就是說,契約一旦訂立,就意味著締約各方承擔了履行契約的義務。作為契約的一方,學術職業人員當然也承擔了履行學術職業契約的義務。那么,學術職業人員應承擔哪些具體的義務呢?

      在國外,學術職業是指大學教師從事的工作,在中國,狹義的學術職業“指的是四年制及以上學制的大學的全日制教師所從事的工作。”(沈紅,2011)這種工作就是學術工作。學術職業人員正是通過學術工作,向社會提供學術服務而獲得回報的。根據博耶((ErnestL.Boyer))的看法,學術包括探究的學術(即生產新的知識)、整合的學術(即將分裂的知識整合起來)、應用的學術(即將理論與現實生活聯系起來)和教學的學術(即傳播知識)。這意味著,在學術職業這份契約中,學術職業人員承擔了下述義務:創造新的知識、整合分裂的知識、應用知識和傳播知識。在學術工作中,學術職業人員如果沒有切實履行這些義務,則說明其行為是不正當的。學術抄襲之所以不正當,正在于這種行為意味著學術職業人員沒有履行其應盡的契約義務。

      依據抄襲概念的界定,學術職業人員一旦抄襲就表明,他不是自己生產新的知識而是通過將別人的成果據為己有并提供給社會。這明顯違背了學術職業這份契約要求學術人員自己為社會生產新知識的約定。或者說,學術抄襲意味著學術職業人員沒有踐行其本應承擔的創造新知識的契約義務。在這個意義上,學術職業人員的抄襲行為是不正當的。

      相對于人們就學術人員為何不應抄襲這一問題提出的多種不同解釋而言,對學術抄襲不正當性的契約論說明具有明顯的優越性。前文的分析表明,基于抄襲可能的不良后果而反對抄襲的觀點———“抄襲不利于學術發展”、“抄襲影響國家發展后勁”和“抄襲會受到法律制裁”———并不能為抄襲的不正當性提供必然性和普遍性的證明。基于法制和道德論而反對抄襲的觀點———“抄襲違法,因而不可取”和“抄襲違背學術道德,因而不應抄襲”———則無法為抄襲的不正當性提供最終的解釋,因為人們還可以對這些觀點本身進行追問。而契約論的解釋則較好地解決了上述問題。第一,契約內在地具有義務性,即契約的訂立就意味著履約的義務。將學術職業合理地理解為學術人員與社會之間的契約,就意味著學術人員不可推卸地承擔了履約的義務。

      不抄襲正是學術職業這份契約的內在義務。這樣,契約論的解釋就為抄襲的不正當性提供了終極的理論解釋。第二,根據契約論的觀點,由于抄襲意味著學術職業人員未盡其應盡的義務,因此,不管抄襲出于何種原因,也不論抄襲具有何種積極作用,它都是不正當的,從而為抄襲的不正當性提供了一個普遍性的解釋。

      事實上,契約論不僅較好地回答了抄襲何以不正當的問題,而且具有重要意義。在實際的學術生活中,學術職業人員不應抄襲只是眾多學術道德規范中的一條。如果學術人員不應抄襲可以理解為學術職業人員應盡的契約義務,那么,所有的學術道德規范都可視為學術職業人員理應承擔的契約義務。也就是說,對學術職業人員不應抄襲的契約論解釋可以擴展為對學術職業人員不應違背學術職業道德的解釋。這種解釋對學術職業道德建設具有重要的啟示。從邏輯的角度看,如果遵守學術道德是學術職業人員的契約性義務,那么學術道德建設首先就應該明確學術道德規范的具體內容,并澄清其具體含義,從而為學術職業人員履行義務奠定良好的基礎。其次,從契約論的角度看,違背學術道德的行為就是一種違約行為。因此,加強教育,使(未來的)學術人員形成良好的契約精神,就是學術職業道德建設的當然選擇。此外,還必須加強對違約行為———違背學術職業道德的行為———的懲罰機制建設,為學術職業人員切實遵守學術職業道德提供堅實的制度保障。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