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遍地“抄襲門”名利所催


      2014年09月25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在眾多的學術造假案中,胡興榮抄襲事件的處理被稱為“宇宙速度”。在被原作者指責學術抄襲后的第三天,胡興榮辭職離開汕頭大學。在信息如此發達的今天,學術抄襲行為幾乎難逃最終被發現的結局,可是一些學人依然鋌而走險抄襲,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學術抄襲如此“猖狂”?

      觀察與點評:近年來,抄襲和剽竊成為中國高校學術界最大的公害,有人戲稱為“學術蝗禍”,其泛濫之廣,已近法不責眾的地步。學術造假固然是有某些“蝗蟲”想不勞而獲,想在學術道路上走捷徑,但當學術打假屢打屢現時,我們不得不把目光轉移到學術界本身和大學現行的量化指標考核。抄襲行為不對,但學術規范、學術評介機制的不完善也難逃干系。

      不僅幾乎照抄我的文章,而且,竟然連我做的訪談也抄襲到注釋中去了!把我對兩位朋友所做的訪談,變成他(胡興榮教授)所做的訪談,也實在太過分了吧!

      2005年12月14日,復旦大學新聞學院博士生張志安在網上發表了《學術打假:〈中國傳媒業呼喚權威型經理人〉一文是否存在嚴重抄襲?》的文章,指稱汕頭大學長江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胡興榮發表在香港《中國傳媒報告》2004年第2期的文章《中國傳媒業呼喚權威型經理人》一文“嚴重抄襲”了自己的《傳媒職業經理人初探》一文。

      據悉,《傳媒職業經理人初探》一文,是張志安與其學友合作的論文,曾發表于《新聞記者》雜志,并被人大復印資料轉載。就在一年前,張無意中在網上發現了胡興榮撰寫的《中國傳媒業呼喚權威型經理人》一文,認真閱讀后發現這篇文章有數處和自己的論文雷同,而且沒有標出引文出處。于是,把抄襲的矛頭指向其作者胡興榮。

      “對照我的原文,幾乎沒有修改就原樣照搬。”張志安詳細對比了兩篇文章的異同,證據確鑿。對此,胡興榮在收到被指抄襲郵件后承認,“文章確實存在失誤之處”,并解釋,“我在寫作本文的過程中并沒有抄襲的意圖,但必須吸取教訓并鄭重在此向張志安先生致歉”。表示要為自己的不嚴謹和疏忽所導致的錯誤負責。

      而受害者張志安并不這樣認為,“不敢相信,一位在臺灣、香港和汕頭都有求學、從教經歷的學者,在幾乎原封不動地搬用其他作者論文段落和訪談資料的時候,竟然‘失誤’到連注釋都不修改的程度!僅憑‘作者訪談資料’的嚴重錯誤,就能夠說明問題了。”

      學術“ 傳染病”

      2005年12月17日,也就是抄襲被揭發的第三天,胡興榮向學院主動提出辭職,學院領導當天接受了其辭職請求。學術“蝗蟲”最終為自己的抄襲行為付出了沉重的代價。但學術界并沒有以此為戒,縱觀近幾年,發生在高校中的抄襲、剽竊屢打屢現,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勢。

      2006年初,天津外國語學院副教授沈履偉在出版個人著作時,因侵犯著權而被作者起訴。2007年初,有匿名信舉報北方工業大學體育教研室1名主任、1名副教授和2名講師,幾乎全文抄襲他人發表過的論文。2007年12月24日,復旦大學學術規范委員會在校園網上掛出“2007年第1號”通告,自曝本校三起學術剽竊事件始末。

      今年年初,學術界又曝出兩起學術抄襲案件,一是福建農科院研究員、著名雜交水稻育種專家謝華安涉嫌抄襲卻被評上中科院院士。二是中山大學副校長、留美博士后黎孟楓為獲取國家科技部研究經費批復的863項目,涉嫌剽竊他人科技成果。

      從已曝光的案件來看,抄襲剽竊問題不僅在一些學術水平低的學校或年輕的學人身上發生,包括一些名牌學府和科研機構,都曾出現過此類丑聞。尤其不可思議的是,就連一些功成名就的才子、名家、權威,也因公然抄襲他人成果而東窗事發。

      功利心誘因

      目前來看,媒體披露的剽竊抄襲案件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學界仍有許多“漏網之魚”逍遙法外。學術造假固然與一些學人職業道德淪喪有關,但當它發展成“學術蝗禍”時,所暴露的已不是個別學人的問題。

      目前,我國高校流行著這樣的做法:教授、副教授必須每年發表多少篇SCI論文、EI論文等;每發表一篇SCI論文、EI論文,即給予作者相應的配套經費獎勵,并將其作為晉升職稱、職務的重要條件。由此可見,學術界本身量化指標考核和學術評介的機制在學術造假問題上難逃干系。誠如我國著名的教育學者熊丙奇所說,學校如果過分看重數量指標,必然導致教師對數量指標的“病態追求”與“病態攀比”,從而使科學研究脫離應有的健康軌道。

      熊丙奇表示,“原創的科學研究是十分艱難的,而且,有不少科學研究要經歷時間的考驗,才能夠顯示出重大的價值,才可能得到承認。所謂十年磨一劍,我們要求一個科學家在幾年里撰寫出多篇高質量的論文,其本身就不一定科學。”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