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教育論文應該是教師“射程以外”之獲


      2014年10月25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在一次聚會上,我邂逅了己定居德國多年的兒時伙伴。那時,朋友己是歐洲某著名大學的博士,或許是虛榮心作祟吧,閑談時,我向朋友詳細講述了自己的一些教育教學業績,尤其是十多年來在什么級別的刊物上發表了多少教育論文。朋友思索了許久才說:“在德國,作為一名中學教師,特別是像你這樣的年輕教師,是很少發表教育論文的。”一句話,不知是褒是貶,卻一直在褂自中梗著,盡管我還一直在編織著我的味夙型優秀教師”的美夢。

      辦公室年輕美麗的外籍教師MG給我們帶來了許多歡樂,但這些歡樂時光是不屬于我的,因為我把時間都用在了“圓夢”上,也因而,我成了他們的課后談資。一天,MG老師跑來告訴我,在美國,教師的工作只是教好書,做教育研究不是教師的職責,而是專家們的領域。美國的教師基本上不搞教育研究,也不寫教育論文。這時,兒時朋友的那句話和MG老師的介紹慢慢混為一體,我如醒酗灌頂、大徹大悟:教師專業化的根本在教育實踐智慧,教育科研或論文的寫作不過是教師“射程以外”之獲。

      記得孔子當年就是“述而不作、信而好古”,但這并不能抹殺其教育界祖師爺的地位和光輝。蔡元培先生當年執掌北京大學,聚攏當世英才,他們中間既有西裝革履、留洋歸國的陳獨秀、胡適,在北京大學講壇上洋洋灑灑大講新學;也有長衣馬褂、一代名儒辜鴻銘,侃侃而談“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還有沒有大學文憑的梁漱溟,在北京大學的杏壇上激揚文字、淺吟低唱……他們開創了北京大學個性教學之先河,成為中國教壇上的美談。這些學術名流、教壇泰斗當時并不是以寫“論文”著稱于世的,蔡老校長似乎也沒在這方面對他們進行考核,只講讓學生愛聽的課就是好課,讓學生愛學的教授就是好教授。因此,評定教師最核心的要素應該是教育實踐智慧,這也是需要教師用心提高的真正所在。

      其實,并不是每一位教師都要成為或者都可以成為科研型的教育專家。在這個世界上,一個人所能擁有的最高權利就是給自己的生命賦予意義,一個人所能享有的最大尊嚴就是真正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因為每一個人的智力狀況、興趣愛好、察賦才智、成長路徑和人生目標不一樣,所以,科研型教師的泛化要求不合乎以人為本的精神,同時,它也不是我們基礎教育發展的福音。作為一名優秀教師,他只需要熱愛讀書、崇尚自然、擁有廣博的知識和高尚的情懷,同時又喜歡思考,善于引導學生,在課堂上或激情飛揚或流水潺潺或海闊天空或春風化雨,僅此而己。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