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論文博士”讓文憑更加貶值


      2014年11月03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近日,有人在微博上稱“山東省國土廳一把手正在清華大學法學院讀博士,但從未見其上課”,清華大學法學院黨委副書記廖瑩作出回應,稱山東省國土廳廳長徐景顏確實在該院讀博士,但他不是全日制博士生,而是“論文博士”。而事實上,早在2008年,國務院學位辦副主任郭新立就表示不存在所謂“論文博士”,若發現這類情況,教育部“決不手軟”。目前,教育部已介入調查此事。

      “論文博士”讓人大開眼界。沒有入學考試,只是抽空去聽聽課,然后憑一篇論文就可獲得博士學位。弄個博士頭銜竟如此簡單,難怪很多網友笑問,自己能否也到清華讀個“論文博士”玩玩?

      “論文博士”并非中國高校的發明創造,而是“與國際接軌”。只可惜,無數事實表明,與國際接軌的過程往往是“南橘北枳”的過程,選擇性接軌、半接軌,最后搞得不倫不類。人家搞“論文博士”,要求可能是很嚴格的,寬進嚴出,讀博士不難,難的是拿到博士學位。可在我們這里,憑筆者在高校任教十多年對研究生教育現狀的了解,沒有入學考試這個關口,沒有全日制這個硬約束,那么讀博士、拿文憑大概就是一個“混”字——比如,所謂面試可能是走過場,見面聊一聊罷了;所謂論文研究可能是東拼西湊,甚至讓秘書代寫;至于最后論文答辯能不能通過,基本上是不用擔心的,我們的教授一向寬厚仁慈,犯不著跟研究生過不去,尤其是這個研究生還身居官位。

      眼下的研究生教育水平本就讓人極度不敢恭維,“論文博士”的含金量更是可想而知。這種在職讀博,說白了是為一些人量身定做的,既不耽誤他們在各自崗位上奮發向上,又可讓他們獲取奮發向上的敲門磚,官照做,文憑照拿,兩邊通吃,魚與熊掌兼得。于是我們看到,一些成天忙碌于文山會海的官員,在學歷上竟能步步高升,至于文憑的含金量則顯然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作為晉升的依據。難怪清華大學教授蔡繼明感嘆:“許多在校生十年寒窗苦才拿到博士學位,但一些黨政干部憑借手中的權力,也不來上課,稀里糊涂就混到文憑,這很不平等。”

      高校為了賺錢而批發碩士帽、博士帽,讓文憑進一步貶值。如武漢理工大學,近10年來,通過廊坊碩士班向百余名無資格入學的學生授予碩士學位。高校利用學位授予權濫發真文憑,與街頭小販販賣假文憑有多大區別?

      所以,拭目以待教育部怎樣查處“論文博士”事件,清華等高校會受到何種處罰,那些在讀或已畢業的“論文博士”如何處置。更希望教育部以此為突破口,費點心思,好好整治一下高校濫發文憑現象。文憑的價值對應著大學的價值,文憑的聲譽對應著高等教育的聲譽,筆者很想問:大學要讓自己頒發的文憑貶值到什么程度?當文憑的價值一再貶低,你作為大學的價值又在哪里?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