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本科畢業論文水準是如何嚴重下滑的


      2014年11月13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在整個本科教育的四年中,一個學生基本不會有機會寫一篇如此大體量的論文。在寫作畢業論文的過程中,一個學生將會經歷論題的設計和討論、材料的尋找、前人研究成果的調查分析、方法的形成和應用,直到最后的推敲行文。即使將來不再從事學術工作,這樣嚴謹的學術訓練將教會他思考,從而提升處理現實問題的能力——北京大學中文系副教授王風。

      “有個學生11 月報選題時,說他想研究一下元代雜劇的故事原型和流變,這是個不錯的選題。我看了他的選題報告,非常有興趣。結果到了第二年,整個4 月他都在忙著找工作。等交了初稿,我一看,很失望。原本的靈氣都沒了。”北京大學中文系張鳴教授向記者抱怨“這樣的事例并非少數”。每一年,總有許多一腳跨在大學內、另一腳正跨向社會的畢業生,在最繁忙的春天之后,沒法交出令導師滿意的畢業論文來。

      本科畢業論文質量下滑嚴重

      張鳴指導中文系本科生的畢業論文已有20 多年歷史。他表示,總體而言,如今的本科生寫起論文來,比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學生更有創意,總能想到一些頗妙的點子,“他們提出的想法和問題都很新,比較時髦。”但同時,比起過去的學生,他們又顯得不夠有深度。張鳴說:“感覺學生的閱讀都比較淺、浮,對知識和理論的理解都不夠深刻。”

      這一點也為北京大學中文系教師王風所認同。王風告訴記者,他所指導過的本科畢業生中很少能自己提出有效的學術問題,許多學生被困在課程教材的看法中。就算有了相當深入的思考和問題意識,這些美妙的想法最后也未必能成功轉化為一篇優秀的畢業論文。

      對于畢業后選擇就業的學生而言,越來越大的就業壓力令他們既無精力也無心思去耐心撰寫一篇對求職毫無助益的論文。而那些選擇學術道路的學生呢?王風感覺,僅僅幾個月時間對于一次系統的學術訓練而言,還是太短了。

      他對記者說:“學生們并非不愿寫好論文,他們要么被求職壓力所逼,要么由于時間太短而留下遺憾。”王風還認為,學生們能否做好畢業論文,導師的有效指導是關鍵因素。而在如今的教育體制中,高校老師們總體上都把精力投向自己的碩士和博士研究生,對于本科生的學術指導則遠遠不夠。

      他表示,從上世紀八十年代至今,碩士和博士的增加令高校學術訓練“上移”,本科生受到的關注越來越少,“許多導師在畢業季只顧著照看自己的研究生,覺得本科畢業生學術水平低,因而也就放低了要求,甚至不要求了。”

      對于這一點,張鳴從另一個角度予以闡發。以中文系為例,“系里共有七八十名老師,一屆本科畢業生有100 多名。若是以平均數來算,導師的數量是足夠的,并不存在供遠小于求的狀況。”他認為,對學生的指導不到位,主要還是老師主觀上不重視。但他也承認,老師和學生之間的分配會出現不均衡。今年,張鳴自己就收到了十幾份來自本科生的畢業論文指導請求。“我會讓他們盡量再找找別的老師,否則指導質量會下降。”

      重要的是論文寫作過程

      “不管寫出來的論文學術價值到底怎樣,論文還是一定得寫。”面對本科畢業論文的存廢問題,張鳴脫口而出。他認為,畢業論文是高等教育成果的一種象征。“重要的不在于學生是否能提出一鳴驚人的學術觀點,本科生的論文不能對它有太高要求。重要的是畢業論文的寫作過程。”在整個本科教育的四年中,一個學生其實基本不會有機會寫一篇如此大體量的論文。畢業論文不同于課程作業,它要求思考的系統性和完整性。王風一直鼓勵那些他所指導的學生“好好寫論文”。因為他認為,在寫作畢業論文的過程中,一個學生將會經歷論題的設計和討論、材料的尋找、前人研究成果的調查和分析、方法的形成和應用,直到最后行文的推敲。即使學生將來不再從事學術工作,但這樣嚴謹的學術訓練將教會他思考方式,從而提升處理現實問題的能力。張鳴曾指導過的一個學生本科畢業后去某國企工作。有一次,他問那個學生是不是畢業時寫的古代文學論文再也沒有用處了。“沒料到他告訴我,在寫論文時培養起來的那些能力現在還很有用武之地。”

      對于本科畢業論文的存廢,王風并不堅持,他認為應當按照不同層次學校、不同專業學科的特點和需求來設計畢業考核。“有些應用型學科,如醫學、教育、新聞等,可以通過其他更符合學科要求的項目來代替論文寫作。大量不以培養學術人才為目標的高校,也根本沒有必要一概要求,否則徒然抄襲成風。”

      北京大學中文系幾年前開始加強對大三下半學期學年論文的訓練。今年,學年論文更是成為保送研究生考核中的一項。對此,張鳴表示,學年論文是在無奈之下對畢業論文重心的轉移,將系統的學術訓練從忙碌的畢業季轉到相對有余力的大三下。幾年實施下來,效果十分明顯。“學年論文的質量正在逐步上升,有許多有意思的題目冒了出來。”今年,張鳴就指導了一篇研究宋代“詞與畫”關系的學年論文。

      張鳴會建議學生把自己的優秀學年論文擴展成研究更為深入的畢業論文,不過每到此時又是失望大于希望。“再好的學年論文,經過了畢業季的洗禮,也總是停留原地,無法成長為更好的果實。”張鳴無奈地說道。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