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學術論文評價中的“刊本位”評析


      2014年12月07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學術論文評價是對專業人員發表的研究成果的科學性、應用性、創新性等方面進行的綜合判斷。在理想的狀態下,學術論文不是為了訴諸某種評價,而是學者顯示學術水平、學術興趣和治學風格的文本載體,是為了確認科學發現優先權和進行科學交流。但是,由于學術論文評價具有重要的學術導向功能,關乎學術研究和學術文化的發展,而且通過學術論文評價可以達到激勵學者進行學術創新、提高學術質量的目的,因此學術論文評價成為了科學活動之一。由此,就提出了一個如何進行學術論文評價的問題。本文在分析“刊本位”論文評價的基礎上,為規范論文評價提出一些建議,以求教于方家。

      一、論文評價中的“刊本位”及其評價

      盡管論文評價是必須的,但其運作起來并非易事。從本質意義上講,科學的目標在于求真、求善,用默頓的觀點來說,“科學的制度性目標是擴展被證實的知識”。

      與此相適應,學術評價理應體現對科學的“真、善”的追求,以“真、善”為本,其定位應是學術性,無論評價的目的還是評價所遵循的基本規范都要以論文的學術性為根本價值取向。然而,近年來,學術論文評價活動受到了經濟資本等權利場域中其他因素的滲透,論文評價承載了太多的非學術意志,學術評價活動中頻頻出現與科學目標相背離的取向,評價規范和標準模糊化。其中,比較嚴重的是,在論文評價中出現了“刊本位”取向。

      簡單地講,“刊本位”取向是以刊物水平衡量論文的學術水平,即以期刊的地位來衡量學術論文的質量,進而成為衡量該專業人員的研究能力、學術水平和貢獻的指標。原則上說,學術論文評價是針對論文本身進行評價,評價的結果取決于論文的內在因素(如科學性、創新性、應用性等),客觀上應不受論文的外在性特征影響,但現實并非如此。自從學術刊物被劃分為三六九等后,發表學術論文的刊物也成為了評價該學術文章的重要影響因素,甚至是決定性因素。目前,學術界基本形成了一種定勢標準,即認為發表在CSSCI來源刊物和核心期刊的學術成果就是高水平的成果,非核心期刊上刊登的學術成果的水平顯然次之,而發表于國外刊物的學術成果一般也被視為高于發表國內刊物的成果。例如,國內絕大多數高校都將學術成果發表的刊物分為權威期刊、核心期刊、一般期刊,核心期刊又分為一、二、三等甚至更細,成果的水平自然與這些刊物的級別相對應,于是,越來越多的學校對發表于一般學術期刊的文章不計算考核分數,不計算科研成果。而且,在科學獎勵體系(如考核、晉升、晉級以及各類科研項目的資助)中都或明或暗地將在核心期刊上發表的論文數量作為核心指標甚至是決定性指標。

      論文評價中出現“刊本位”取向,是對期刊評價誤讀的結果,即將期刊評價等同于學術評價。事實并非如此,現以核心期刊為例加以說明。《中文核心期刊要目總覽》對核心期刊的定義作了明確表述:“某學科(或專業,或專題)的核心期刊,是指該學科所涉及的期刊中,刊載論文較多的(信息量較大的),論文學術水平較高的,并能反映本學科最新研究成果及本學科前沿研究狀況和發展趨勢的,較受該學科讀者重視的期刊”。評選核心期刊的理論依據是文獻計量學上的布拉德福文獻集中與分散規律,并建立在期刊文獻數量分布的基礎之上的。它以客觀的數據即以定量為主,選擇和運用科學的統計方法與指標,揭示期刊文獻的分布規律。核心期刊是對期刊進行評價的一項文獻計量學研究成果,其初衷是面對期刊激增、價格上漲、經費不足,研制一定的“標準”為選擇、推薦相對重要的期刊服務。從評選的理論依據及指標看,核心期刊的認定是建立在文獻數量分布基礎上的一項研究成果,而非純粹的學術評價,也就是說,無論從其目標還是其所依據的理論與方法來看,《中文核心期刊要目總覽》都不是用于評價學術論文水平高低的。當然,核心期刊上發表的論文中有許多是質量較好的論文,盡管如此,我們也不能在認識上以普遍性代替必然性,將辦刊水平與學術成果水平等同起來,因為在實踐中,核心期刊上也不乏一般之作,非核心期刊上也不乏創新之作。試想,同一篇文章如果發表在核心期刊上就是高水平,若發表在非核心期刊就是水平一般,這顯然是荒唐的。

      論文評價中出現“刊本位”取向,也是學術評價行政化的一種使然。行政權力盡管與學術內生的要求并不完全契合,但在當前卻成了學術評價行為發生的一大背景。行政權力干擾學術評價是具體實在的。例如,行政主管部門或負責人可以控制評審專家組的組成,也可以對具體的評價制度作出“解釋”,從而影響評價結果。行政權力即使不直接介入學術評價,但也是學術評價不得不考慮的重要因素,以致于有些學術成果干脆以行政官員的評價作標準或替代學術評價。因此,我們常常看見某一學術成果得到某一級領導的重視甚至批閱后,該成果仿佛鍍金似的身價倍增,而且對其水平評價的高低往往與批閱人的行政級別的高低有直接關聯。由于行政權力的干預,學術評價制度在一定程度上成為行政管理者控制知識生產的一個手段,論文評價簡單化,于是以刊代評的“刊本位”主義就應勢而生了。

      二、對“刊本位”論文評價的糾正

      論文評價中堅持“刊本位”有悖于科學目標,不利于學術的繁榮,是有害的。現實中,此舉會導致越來越多的研究者不潛心研究反而投機,借用核心期刊來粉飾自己的學術水平,或寧愿將最新研究成果延后面世也得發表于核心期刊。這一方面使學術成果的創新性大打折扣,另一方面也使學術刊物中的“馬太效應”日益嚴重,很多核心期刊兩三年后的用稿都確定了但仍然稿流如潮,而非核心期刊的稿源卻嚴重不足,只能用濫竽充數之作來維持刊物的運轉,造成惡性循環,非常不利于學術刊物的可持續性發展。鑒于此,對論文評價中的這種“刊本位”取向必須得到及時糾正。糾正之方可以多角度進行,但筆者認為,首要前提在于明確學術論文評價的基本規范。

      社會生活中的各項活動要正常有序地進行,不能沒有規范的調控,學術論文評價是科學活動之一,歸根到底要受到科學規范的調控。所謂科學規范是“指導和調控科學共同體成員行為的、具有普適性和長效性的指示或指示系統”。最早明確提出科學規范的科學社會學之父默頓認為,科學中存在一整套“約束科學家的有情感色彩的價值觀和規范的綜合體。這些規范以規定、禁止、偏好和許可的方式表達。它們借助于制度性價值而合法化”。這些規范在不同程度上被科學家內化形成科學良知或“超我”。默頓用“普遍主義”、“公有主義”、“非謀利性”、“有組織的懷疑主義”對這些規范進行了高度概括和表達。在默頓看來,這些科學規范既是學術上的規定,也是道德上的規定。而其中的“普遍主義”、“有組織的懷疑主義”對指導學術論文評價提供了基本規范。

      首先,在學術論文評價中要堅持普遍主義規范。普遍主義規范深深根植于科學的非個人性特征之中,是指“關于真相的斷言,無論其來源如何,都必須服從限定的非個人性的標準無論是把一些主張劃歸在科學之內,還是排斥在科學之外,并不依賴于提出這些主張的人的個人或社會屬性;他的種族、國籍、宗教、階級和個人品質也都與此無關”。普遍主義雖然預設的是“科學無禁區”,但其精神本質適用于論文評價。具體地說,我們在對某一論文進行評價時,既不依賴于著者的身份和地位(如,職稱、學歷、職務等),也不依賴于論文的其他外在特征,如刊登的學術期刊等。評價的著眼點僅在于論文本身,只有這樣才能最大限度地實現學術評價的客觀性和有效性,實現論文評價的真正目的。在這一方面,馬克思和恩格斯是我們的典范。他們一貫主張不惟地位名望是舉,而必須以文章的質量論優劣。曾有一家報紙請恩格斯為之撰稿,他就將《社會思想報》上的兩篇文章專門譯出,寄給這家報紙發表。他對編輯說:“我完全不知道這兩篇文章的作者是誰,但文章對社會發展的經濟條件和歷史條件的深刻理解使我感到驚奇,想不到在一份來自地球如此偏僻角落的報紙上竟有這樣的文章。”

      其次,在論文評價的實施上堅持有組織的懷疑主義規范。科學需要向包括潛在可能性在內的涉及自然和社會方方面面的事實問題進行發問,有組織的懷疑主義正是這種需求的體現。有組織的懷疑主義與普遍主義有不同的關聯,它“既是方法論的要
      求,也是制度性的要求”。論文評價中貫徹有組織的懷疑主義,其實際就是堅持同行評議制度。同行評議(peerreview),亦稱同行專家評審,是指同一個學科或研究領域或同一個研究方向的專家按照一定的標準對學術刊物、研究成果、人員、機構等進行的評價活動。同行評議專家不僅要在所研究領域具有學術的前瞻性和敏銳的觀察力之外,還必須具備為人正派、做事客觀的作風,不以他人意志為轉移,一切以學術問題和科學研究作為評議的唯一標準。“分工而帶來的專業化、專門化,一項研究成果只有同行們才能較真切地了解它的理論價值和意義,所以同行評議具有較高的可靠性”。實踐表明,只有通過同行即有組織的對學術論文進行懷疑性的探討和評價,才具有資格對其學術價值做出客觀的判斷。國際期刊界通常都定期召開同行評議研討會,判斷學術論文的質量。

      從具體對策層面來看,做好論文評價當然需采取許多具體措施,但不管怎樣,這些措施應該都是普遍主義和有組織的懷疑主義的衍生。因此,在論文評價中,也唯有將這兩個基本規范內化為學術評價的精神氣質,論文評價才能走出“刊本位”以及當前的種種認識誤區,從而促進學術成果“百花齊放,百家爭鳴”。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