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對學術研討會論文評價的幾點思考


      2014年12月07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在院校科研管理中,對發表在刊物和報紙上的學術論文的評價比較容易。因為它們有論文發表報刊的等級,是核心期刊還是非核心期刊,是中央級、軍隊級報紙,還是省部級報紙,科研部門可以根據報刊的等級來認定論文的質量,對作者進行相應的獎勵。可是,在科研管理工作中,還會遇到另一種論文,即在各種學術(理論)研討會上獲獎與入選的論文。這些研討會大多是由政府部門、軍隊總部機關、高等院校、科研機構和一些專業學會舉辦的,會議論文的種類有學術年會、紀念活動研討會、重大理論問題研討會、學術問題研討會、學科建設研討會或以論壇形式召開的各種學術會議。論文的評獎方式有分一、二、三等獎的,有的不分獎項,只設入選論文一項。種類繁多,不一而足。

      研討會是學術共同體通過“對話”的方式推動學術創新的重要形式,也是學者們交流學術思想的必要途徑。每年高等院校都要舉辦不同規模的學術研討會,也會有一定數量的人員參加不同層次的學術會議,并獲得各種研討會論文的獲獎與入選證書。鼓勵教員參加學術研討會是院校科研管理的一項基本政策,但是怎樣來評價研討會的論文質量,院校科研管理部門對此感到難以把握,舉辦研討會的“門戶”很多,層次不一,對教員拿來的獲獎證書不能不獎勵,又不能都獎勵。目前,院校一般對研討會論文的評價有兩種辦法:一種是只認定由行政部門舉辦的研討會,即組織研討會的必須是中央與省級黨政部門或軍隊總部機關,獲獎證書上蓋有黨政軍部門印章的,則予以認定,除此之外的不予認定;另一種是把行政部門與各種學會組織的評獎結合起來,對黨政軍行政部門組織的研討會的獲獎論文予以認定,對學會則要求必須是全國、全軍性的專業學會,如中國哲學學會、中國心理學學會、中國軍事學會、中國軍事教育學會等等,一般地方性學會舉辦的研討會獲獎論文不予認定。

      對以上兩種評價,學者們不太滿意。理由是:學術成果評獎(包括學術研討會)不應該由行政部門包辦,學術性活動由行政部門組織,這還是計劃經濟的思維模式,不符合學術研究與評價的特點。另外,即使是一些由行政部門組織的研討會,也不能保證都是高水準的,都具有很高的權威性。因此,學術成果評價應該由學術共同體承擔,只有學者才能對學術成果的價值做出比較符合實際的評價。“今天我們的學術體制仍然是官本位制,職稱、期刊、課題、會議、獎勵一律往行政靠級。”美國華盛頓大學教授饒毅就批評指出,中國科學界還“沒有形成一種普遍的、以科學利益為最高原則,以學術標準為根本基礎的科學文化。”目前的科學評價體系是科學以外的因素有很大的影響,應該建立專家評審為主的制度。但在實際操作中,科研管理部門傾向于認定由國家行政部門與部隊總部機關組織或委托組織的學術研討會(包括學術成果)評獎的論文。理由是:由行政部門組織的研討會,規模與影響都比較大,且具有一定的權威性。而由各種學會組織的研討會論文評獎(包括科研成果評獎)數量太多太雜,水平不一,缺少規范性與權威性。

      能否尋找一種更為科學的評價方法來認定各種研討會的論文呢?筆者認為,在目前情況下的評價可以分為兩步:第一步是看組織研討會單位的級別,看論文獲獎的等級;第二步是看論文發表的影響因子,即看論文發表、轉載、摘錄、摘引、引用、題錄和索引情況。把一次性評價變為多次性評價,采取定性評價與定量評價相結合的辦法,加大論文評價的客觀權重,這樣可以避免僅靠對研討會論文的獲獎證書進行簡單認定的問題,把層次性評價與綜合性評價結合起來,以體現評價的全面性、科學性、客觀性與準確性。

      一、定性評價

      定性評價就是看其論文是在哪一級黨政軍行政部門組織的研討會上獲的獎。可考慮分為國內(軍內)的高層次、較高層次和一般層次三個等級來評價。

      1.高層次

      由中共中央宣傳部和國家政府部門(包括中國社會科學院)組織的研討會,其規模與影響都比較大,如“紀念鄧小平誕辰100周年理論研討會”、“紀念建黨80周年理論研討會”都屬于這一類。論文是在全國范圍征集,最后入選的又大多經過層層篩選,選題與質量都比較高,可按國內高層次認定;由總政宣傳部(包括國防大學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研究中心)組織的研討會,是在全軍范圍內征集論文,有的情況下,總政宣傳部還會派出人員到報送論文題目的作者單位會同作者確定選題、討論文章框架,研討會的論文從選題到結構都經過會議組織部門的認真把關,有的還是為中共中央宣傳部召開的全國大型研討會推薦的論文,論文整體質量比較高,可按軍內高層次評價。

      2.較高層次

      由全國重點高校、中共中央黨校、省(自治區、直轄市)社會科學院、全國性的專業學會所舉辦的研討會(包括年會),學術色彩濃厚,入選論文質量要求高,在學術界影響比較大,可按國內較高層次評價;由國防大學、軍事科學院、全軍性專業學會所舉辦的研討會,研究屬于國防與軍隊建設的重大理論與現實問題,或是重要的學術問題,論文入選需要有較高水平,可按軍內較高層次評價。

      3.一般層次

      在高層次、較高層次之外的各種研討會論文,包括一般大學、省級專業學會、軍隊院校協作中心舉辦的研討會,可按國內、軍內一般層次評價。

      這里還有另一種情況,有的學術研討會是由幾個不同單位合辦的,在認定時應以會議的第一主辦單位為準,要區分是主辦單位、合辦單位、協辦單位還是承辦單位。

      二、定量評價

      定量評價是在定性評價的基礎上,再看論文發表的影響因子,可分為以下五種:

      1.會議論文集

      大型、正規的研討會除了提交會議論文之外,組織者還會把會議獲獎論文或入選論文結集出版,以擴大會議研討成果的影響。出版又分為有公開書號的與沒有公開書號的兩種,一般地講,有公開書號的要比沒有公開書號的要正式一些,有公開書號的還要看出版社的等級。除了保密、經費等特殊原因之外,大多數研討會的論文不存在出版問題,所以,有無論文集可以作為論文的一個評價因子。

      2.論文發表

      作者提交的論文在參加了研討會后,將論文投給報刊(包括內部刊物)發表,這種情況也比較常見。應該說,只要是高質量的論文,研究問題有針對性,成果有創新性,研究具有一定的科學性、價值性與規范性,論文是能夠發表的。不能發表的論文,除保密等特殊原因外,只能說明水平低,屬于專為研討會定做的“評獎論文”,不能說明別的。筆者就看到有的作者寫的文章連普通的刊物都不能發表,卻由于參加了某某研討會,而且獲了獎,石頭就成了“金子”。因此,能否在報刊發表是檢驗論文學術“含金量”的一個重要指標。若是研討會論文在報刊發表,可根據報刊的等級予以認定。

      3.論文被摘錄

      論文在報刊發表后,能否被《新華文摘》、《人大復印資料》、《中國社會科學文摘》、《高等學校文科學術文摘》、《人民日報》、《光明日報》等報刊轉載、全文復印、摘錄、題錄、索引,或進入二次文獻,這無疑會擴大論文的讀者面與學術影響力,也是評價論文質量的一個很重要的因子。也應該適當增加分值。

      4.論文觀點被作為會議綜述內容

      在研討會召開后,會議的主辦者或專家學者會將會議的主要觀點整理成綜述,在報紙、雜志發表。如果作者的觀點在綜述中被作為主要觀點提出,可以增加分值;被作為一般觀點提出,視情給予分值。這里還要分清楚綜述是作者自己寫的還是由外單位學者寫的。作者的觀點在外單位學者寫的綜述中被提及,反映論文的影響值會更客觀一些。

      5.論文的引用率

      作者的論文收入論文集,或在報刊發表后,又被其他學者在著述中摘引、引用,是反映論文質量的一個重要因子,也是最為同行學者看重的評價論文學術價值的一個關鍵指標。一般地講,論文被學者引用次數多,表明論文影響大,價值高。文章發表后,如石沉大海,一點反響都沒有,恐怕不能說文章有多大價值。一向為科學界所看重的諾貝爾獎的評選,惟一標準就是看論文、著作的“引用指數”。在自然科學界,論文的引證率是相當重要的。據統計分析,“一篇好的論文在發表的幾年后被引用的次數往往在100次以上”。[2]在這里,還要注意區分論文引用是他引,還是自引;是和作者關系親近(如作者的學生)者引用還是非親近者引用;是被專家引用還是被一般作者引用;是在一般刊物的文章中被引用還是在核心刊物的文章中被引用。

      總之,在對研討會論文評價時,以會議舉辦單位的評價作為定性評價的基礎,進一步引入論文評價的客觀因子,以論文集、論文發表報刊、論文轉載、論文觀點被作為會議綜述內容、論文觀點被引用率等作為論文影響的定量評價的指標,將定性評價與定量評價相結合,避免出現“一張證書打天下”,評價“惟行政化”、“圖章化”的學術失范問題。如果論文定性評價與定量評價的各項因子全有,論文的分值就越高,缺項越多,則分值就越低。這樣做的好處,一是使評價科學、客觀、全面,有利于學風建設與學術評價制度的建立;二是可以使評價與其他科研成果的評價指標相銜接,不至于造成評價的學術標準不一,人為拔高,追求“短平快”式的評價,使許多“成果”成為過眼煙云,甚至出現大量的學術泡沫、“劣幣驅除良幣”等等問題,以改變目前一定程度上的學術界學風、會風不正,學術研究浮躁,粗制濫造,評獎水分太大的狀況,真正達到激勵優秀論文作者,提高成果質量的目的。另外,將研討會論文同學術期刊發表與轉載結合起來進行評價,也是論文評價的一個趨勢。有學者研究指出:“學術雜志是學科評價制度的一個基本實體。評價論文是它們的日常工作,編輯部是專業的學術評價組織,其評價的客體是學術論文。”“建構科學的評價制度,學術雜志將成為重要的主體。”

      三、對研討會論文評獎的建議

      如前所述,國內組織的各種研討會論文的評獎基本分為兩種,一種是組織者將會議論文分為一、二、三等獎,頒發證書;一種不分獎項和等級,只是在證書上標明“入選論文”。筆者認為,以“入選論文”作為研討會論文的評價比較合適,也比較科學。“入選”本身就是一種評價,以為評價就是評獎,評獎就是對成果價值的檢驗,其實是對評價的曲解,也是對評獎作用不適當的夸大。

      作為實證性研究的自然科學,其評價也不是即時進行的,一種理論從提出到證實再到學術界承認可能需要幾年時間,甚至幾十年后才得到承認的情況也不鮮見。如2004年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戴維·格羅斯教授,他獲獎的理論早在20多年前就已經提出,但一直到2004年,經過了充分的實驗室論證之后才獲獎。澳大利亞科學家巴里·馬歇爾與羅賓·沃倫早在1979年就發現了幽門螺桿菌,直到26年后的2005年,他們才獲得了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社會科學不同于自然科學,其研究成果的預測性和超前性,社會效益的滯后性,實踐檢驗的不普遍性和間接性,使它與自然科學研究成果在評價的客觀性方面存在較大差異。因此,社會科學研究成果更不適合即時評價。必要的“延時評價”才可能對其價值看得清,評得準,不至于出現“不識廬山真面目”、“亂花漸欲迷人眼”,甚至推倒重來的情況。一篇論文有沒有價值,是精品之作,還是學術泡沫,都需要經過社會實踐的檢驗和時間的證明。僅憑組織者或少部分專家一時的主觀判斷就對論文定級,這種評價“既不利于社科人才的成長,也不利于社會科學研究的正常發展。”“在短時間內對它下結論,評價其優劣也是不實際的,其結果只會導致社會科學研究的急于求成和急功近利,從而造成社會實踐的失誤。”

      匆忙下結論,還會對本來是正確的觀點做出錯誤的評價。在這方面,我們有過深刻的教訓。上世紀五十年代,馬寅初提出“控制人口增長數量,提高人口增長質量”的觀點,一時受到猛烈批判,其結果是“錯批一個人,多生幾個億”。另一方面,對于真正有價值有貢獻的論文與觀點,卻可能任何獎項都難以評價。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顧海兵教授就曾撰文指出,1979年,胡福明一篇《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惟一標準》的文章,1992年,鄧小平提出社會主義也可以搞市場經濟的論斷,對人們思想的解放和對中國社會經濟發展所起到的作用,是很難用某種獎項來衡量的。

      我們說社會科學需要進行“延時評價”,當然,這種“延時”也有一個適當的限度,并不是時間越長越好。到底多長時間是個限度,筆者以為,間隔三年比較恰當。三年不會把“黃花菜放涼”,實踐的發展需要一個過程,學術探索可以預測,但對學術“觀點”的評價不要先行,還是留給實踐去驗證。另外,文章發表,被轉載和引用也有一個周期,三年的時間基本可以反映文章的客觀影響力。

      綜上所述,筆者主張對學術研討會的論文最好還是以“入選論文”評定為好,這樣可以避免在評獎中出現“一等獎論文看名氣,二等獎論文看標題,三等獎論文照顧單位”的情況,以體現評價的公平性、公正性、嚴肅性,有助于良好學術風氣與科學的學術評價制度的建立。表面上看,“入選論文”似乎有些簡單化,似乎分不出“大師”和“新手”的高低,其實入選本身就是一種肯定。學術研討會重在學術,不能“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山水之間也”。研討會不是運動會,要一比高低,排出名次。研討會不能搞成學術評比,學術評價應該“少評比,盡可能地評而不比。”論文入選就如同在刊物上發表文章,發表就是對文章學術水平的一種肯定,并不需要還在刊物上注明文章的研究水平。如果作者的論文質量高,有價值,完全可以通過刊物發表、轉載、被同行引用等途徑得到體現。過多的附加值對個人有用,對推動學術發展則可能會起到反作用。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