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決定學位論文答辯質量的重要元素


      2014年12月15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我國研究生教育規模擴大以后,每到論文答辯旺季,許多研究生導師不得不穿梭于校內校外,少則參加幾場答辯,多則需應付十多場答辯,最要命的是這些事情都必須在一個非常集中的時間段內完成:有時候要看的論文堆成山,根本無法細細閱讀、慢慢咀嚼、認真準備;一些任務過重的答辯委員只能事先草草地翻一翻論文,看一看章節標題,有的連內容都顧不上看,便匆忙上陣應戰。這種情況下,怎么能問得出有質量、有水平、讓學生心里佩服的問題?如果答辯委員的專長領域與論文的選題范圍反差過大,提問更有可能變成“隔靴搔癢”,或者干脆就是走形式。如今,在答辯過程中,對一些不切題、不清楚、不正確、不規范的辯答,已經很少再有答辯委員愿意去“頂真”了,怕人家嫌自己討厭。至于答辯結果,則幾乎毫無懸念,否決權是擺擺樣子,表決形同虛設,因此也難怪學生越來越不把答辯當回事。

      撇開影響答辯態度的管理體制問題不談,光是提問這事本身,其實就是一種不淺的學養。提問的質量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研究生學位論文的答辯質量,應該引起廣大導師的重視。而要提高答辯提問的水準,就不能不對“提問”這門學問下一番工夫。

      一、提問是答辯的前提

      1.提問應精心準備

      完整意義上的答辯,是由“問”、“答”、“辯”三個環節組成的。三者之間的關系是:“問”引起“答”,“答”又可能帶來進一步的“問”;“答”對于“問”一般是順“應”,但也可能出現逆“應”,那樣就會形成“辯”。在這個過程中,“問”居于主導地位,“問”的水平影響著、甚至決定著“答”與“辯”的水平。一場真正意義上的答辯,不僅考驗著答辯人的識、智慧與人格,而且考驗著答辯專家的知識、智慧與人格。因此,答辯專家對提問環節絕對不可掉以輕心。凡是有水準、令人心頭為之一顫的問題,都不是唾手可得的囊中之物,而是扎實、細致、深入的案頭工作的結晶。有時候,能不能提出一個既有針對性又有很高價值的好問題,要耗去答辯專家不少寶貴時間。因此,答辯前,認真地閱讀一番論文原作,不惜為準備提問多花費點時間,是最起碼的職業要求。導師們有必要樹立這樣一種榮辱意識:不僅學術著作、研究成果反映自己的學術造詣及水平,答辯提問的水準同樣也反映自己的學術狀態及水平。

      2.提問應有的放矢

      只有在對每一位答辯對象都做到“察論文之失”、“知作者之惑”、“釋求解之方”之后,提問才能夠做到有的放矢。雖然答辯總是按照一定的學科范圍劃分的,提問一般較多地集中在基本理論、實驗方法、研究結果、創新之處等方面,但由于每一個具體的答辯對象在研究題材、研究類型、理論取向、自身實力等方面的實際表現往往各不相同,不同個體在選題、概念、邏輯、結構、體系、方法、工具、實驗、計算、分析、推導、資料使用、學術規范性、寫作規范性、引文規范性等各個環節出現問題的情況也經常千差萬別,因而每一場答辯中的關注焦點很少會完全相同,所需解決的具體問題及其學術評價標準有時候甚至大相徑庭,不可能以不變應萬變。答辯專家常常需要在反復研讀論文的相關重點部分、深入了解作者的全面情況之后,才能夠完成“察失”、“知惑”、“釋解”的案頭作業,明確答辯提問的方向、角度以及側重點,同時斟酌表達方式。

      3.提問應簡明扼要

      問話的一般模式包括導語、具體問題、結束語三個部分。不過,對于答辯提問來說,除非確有必要,導語和結束語是可以從簡甚至省略的,因為此時場域和語境的模糊性很小,冗長的導語或結束語反而會沖淡和干擾聽者對具體問題的注意力,同時擠占原本可以由答辯人使用的寶貴時間。在答辯現場,除非確有必要,所有的委員都應力避發表長篇的論文評議,因為這項工作主要應由評審專家而不是答辯專家來完成。尤其是要杜絕這樣一種現象:提問者在一邊高談闊論、滔滔不絕或是泛泛而談、東扯西拉,把現場的注意視線從本來的主角———答辯人那里轉移到自己身上來。這就犯了本末倒置、喧賓奪主的錯誤。一場成功的答辯應當盡可能做到集中、連貫、緊湊,提問簡明、扼要、突出,盡可能把時間留給答辯人用于有價值的“答”與“辯”環節。即使答辯方出現答非所問或牽強附會的現象需要予以糾正,那也主要是答辯主席的職責。

      二、答辯提問的功能

      1.提問具有審查與考察功能

      答辯是對學位申請人在本門學科上是否掌握了堅實寬廣的基礎理論和系統深入的專門知識、是否具有獨立從事科學研究工作的能力、相關研究結果的匯報是否真實、論文(設計)中是否還存著缺陷和問題的最后一道審查關口,對于學位授予部門確保學位授予質量、維護學位授予聲譽至關重要。在答辯中,提問是達到審查目的的具體考察手段,為了嚴格把關,只要不是出于非學術因素去刻意刁難,在提問時即使讓答辯人感到有一點緊張、有一點尖銳也不是壞事,而礙于情面、避重就輕、避實就虛、不痛不癢的提問,乃至于故意“放水”的提問,則是完全不可取的,而且應該受到譴責。通過提問,答辯專家可以敲打、探詢直至確認答辯人在論文(設計)中表現出來的、或是尚未充分展現出來的知識、能力、素質特征,考察其研究工作的真實性、深刻性、規范性以及臨場應變及表達能力;而答辯一方則可以進一步對論文進行陳述和補充,在交鋒中展示和發揮自己的才能。

      2.提問具有啟引與融合功能

      答辯中的提問不同于人們在其他場合的提問,比如不同于記者招待會上的提問或法庭審訊中的提問。在那些場合中,提問者與被問者之間不存在、也不允許存在“合作”或“共謀”的關系。然而,答辯場域中的雙方卻恰恰需要鼓勵建立“合作”或“共謀”的良好關系。學術答辯的性質決定了答辯過程是一個以問為主導、問答雙方相互探討問題、共同實現答辯目標的過程,是學術研究過程的延續與完善。提問是這一過程的開端,專家通過提問來探詢答辯人的視界,促使其作出應答,引導他在充分顯露和敞開視界的過程中,進一步發揮其具有特殊價值的成分,同時啟發他反思和清除視界中的不合理成分。提問者與辯答者通過一系列基本點的問答交鋒,經由質疑、辯駁、碰撞而最終達致“視域融合”,共同完成思想、方法、觀點的深化與升華,提升思考的獨立性、廣闊性、深刻性、縝密性、批判性、創新性等品質。對于一位好的論文作者和一組好的答辯專家來說,一場論文答辯的最高境界乃是“有答有辯,辯答熱烈”。

      三、答辯提問的姿態

      1.真誠性

      答辯是一項需由問答雙方共同進行、通過信息傳遞和交流、生成并共享新的意義世界的交往行為,必須采取溝通與合作的姿態。無論是作為組織行為來看,還是作為個人交往行為來看,溝通行為的首要特質都應該是真誠性。人和人只有真誠相待,才有可能換取對方的信任與尊重,締造相互接納、心理相容的氛圍,達到耐心傾聽與直言不諱的境界,從而最大限度地實現答辯目標。這就對答辯專家提出了較高要求:你的真誠必須是發自內心的真誠,而不是刻意擺出來的那種“真誠”。答辯專家在答辯過程中,要做到最大限度地釋放善意,即真心實意地表達看法,真心實意地提出問題,真心實意地傾聽回答,真心實意地作出批評,真心實意地承認自己可能問錯了、說錯了的地方,當然也真心實意地鼓勵答辯者“當仁不讓于師”,這是答辯取得成功的重要前提。

      2.民主性

      答辯是教學過程的延伸,是師生關系的延續,還應當體現出民主性和平等性,反映正確的教育主體觀。專家如果將答辯設定為一種主客性質的對象化關系,而不是“我-你”性質的主體間關系,刻意以權威面孔出現,居高臨下、疾言厲色,必然使被問者備感緊張,甚至產生嚴重的心理抵觸。這樣,答辯過程勢必產生扭曲,不利于鼓勵答辯人發表或堅持他深信是正確的學術觀點,最終陷入“有答無辯”的糟糕境地。因此,在答辯過程中,正如在其他教學環節中一樣,需要樹立“師道”與“學道”兩種尊嚴,為問答雙方創造性地解釋現實事物以及科學問題營造良好的人文氛圍,使答辯過程成為答辯方展示自身智慧、膽識和口才的機會,而不是消極、恐懼地去防御。考慮到答辯方在知識、經驗和人數方面明顯處于場上弱勢一方,更有必要采取民主姿態,消除其緊張心理。

      3.嚴肅性

      “提問”是答辯專家印證相關推斷、消除心中疑竇、試探答辯人真實水平、作出相應學術評價結論的重要手段,其嚴謹與否,近則影響一場答辯結果是否客觀公正,遠則可能改變答辯人一生的學風。在答辯中,答辯委員應本著對答辯人高度負責的態度,像寶石鑒定師那樣一絲不茍,像法官那樣秉公執法,像醫生那樣治病救人。一次嚴格、認真、負責的答辯,可能為社會造就一位未來的科學家;而一次走過場的答辯,可能毀掉一個本來很有才華的科研苗子。在答辯界流傳一句話:高高舉起,輕輕放下。此話殷切如佛理,頗值得細細玩味。“高高舉起”似羅漢,“輕輕放下”似菩薩:前者顯然是強調答辯要有嚴肅性,而后者卻不可片面理解為關鍵時刻也一味“心慈手軟”。對一篇不合格的論文及其答辯毅然行使學術否決權,雖然令雙方都感到痛苦,卻恰恰是對當事人和對社會負責的表現,需要具備過人的勇氣,是值得欽佩的舉動。

      四、答辯提問的技巧

      1.“不動聲色,切中要害”

      提出的問題應具有較強的針對性與關聯性,在和顏悅色的外表之下,答辯專家的眼光卻必須是犀利的,能夠問題一出口,就點在了穴位處,有“道他人所不能道,發弦上所必然發”之勢,讓答辯人有一種相見恨晚(也可能是愛恨交加)的感覺,所謂啟憤發悱也。這樣的提問,不僅能使答辯方對自己原來在研究與寫作過程中未能徹底領會的問題或未能覺察出的錯誤茅塞頓開、豁然開朗,而且會收到問答兩方悠然會心的愉快效果。有一位MPA研究生,他的選題是某市醫藥體制改革中藥房托管運行問題研究,論文整體上做得還不錯,他本人又在相關的政府管理部門工作。怎么提問才能幫助他進一步提高呢?筆者是這樣問他的:“藥房托管”的性質既然為民法上的委托代理,也就是說,醫院和藥房托管企業之間的行為應由契約關系來約束,屬司法調節范圍,可是為什么該市的“藥房托管”模式卻是以政府主導為特色呢?要求他闡明其中的理論及法律依據。這就促使他反思了原來未曾給予足夠重視的第三方利益———患者利益問題,而患者利益涉及重大公共利益,不能完全適用民法上的意思自治原則,政府介入的理論及法律支點也就隨之清晰浮現出來。

      2.“小切口,深含量”

      有時,為了探測被問者的學術視野以及思維的敏銳性與深刻性,可以選擇一些具有典型性、綜合性與分析價值的實際問題,內中暗藏玄機———埋伏學科前沿的某些重大理論爭論,同時隱含一定的框架與邏輯順序,從看似不大的問點挑破,“欲擒故縱”,“誘其深入”,一步步地“牽問”下去,由外向里擴大“探測”的深度及廣度。這種問法有助于引導答辯主體在思維方向上進一步擴張,提高其對知識與理論的綜合運用程度,促成其發生認識的躍遷,啟發其形成新的想法和創見。有一位研究生的學位論文是《社會撫養費征收管理問題研究》,看了論文后,感到在論題所及范圍內,作者幾乎已達到滴水不漏的程度,如果再就論文本身去提問,意義已經不大。再三考慮之后,筆者問了這樣一個問題:社會撫養費征管行為行使的是行政執法權,它所指向的生育行為則涉及公民權,應該怎么認識行政權與公民權在社會撫養費征管問題上的關系?之所以這樣問,是因為行政權與公民權無論從理論上看還是從現實上看,都是一對很有“故事”、很有“風景”的關系,與我國未來行政體制改革方向的關聯性強,雖然是從“社會撫養費征管”這個小口子切入,但是可發揮的空間非常大。

      3.“意料之外,學理之中”

      還有的時候,“迂回”提問比正面“交火”更好。比如,有意給出一些經過一定引申之后會與既有概念和邏輯形成例外、矛盾、背反關系的問題,通過答辯人的回答,暴露其原有認識中的模糊點與未知領域,揭示其原有認識鏈中可能隱藏著的粗糙、缺損、悖謬等不足,促使其對原來的認識體系結構進行反思。曾經有一篇研究高等教育組織治理模式的論文,自稱采用了調查研究、比較分析、案例分析等研究方法,表面上看洋洋灑灑,內容很“熱鬧”,觀點很“超前”,實際上找不出多少研究素材和研究過程,可是前面已經有個別答辯委員稱贊了這篇論文,作者正有點沾沾自喜。對其學風不正要害,是點還是不點?正在筆者猶豫之際,另一位答辯委員開口了,要求論文作者先具體說說是在哪些地方運用了上述研究方法,然后又要求他說說是怎么運用的。不一會兒,被問者便自相矛盾、亂了陣腳,研究設計中被掩蓋的破綻逐一暴露出來,特別是,其研究結果是按照某些所謂的理論演繹而來、而不是由相關的事實歸納而來這一主要毛病昭然若揭。這類提問雖然有些出其不意,但仍在“學理之中”,能夠產生“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的良好效果。

      為了全面保障學位論文的答辯質量,還必須端正思想,整飭風紀,對已有的答辯管理制度一定要切實執行,為答辯委員忠實履責創造良好的學術環境和體制條件。比如,應提前足夠的時間將論文提交給評審專家與答辯專家,而不是臨時匆匆送去;聘請論文評審專家與答辯專家必須遵守“同行專家評議”的準則,避免選擇專長領域與論文研究方向差距過大的專家,以致不能進行實質性評審;每場答辯的對象不宜安排得人數過多,要為答辯過程留出比較充裕的互動時間;必須恢復答辯表決的真實性與權威性,議決中主辦方須如實出示評審專家的評審意見,決議應真正現答辯委員會的整體意見;對過高的零否決率現象,要設置警戒線與問責機制,等等。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