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論語言學科論文寫作的三階段


      2014年12月22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語言學科論文是對語言學科范圍內的一個理論問題或應用問題作系統性研討與探究,并發表個人見解,所形成的新的研究成果的文本表現形式。其問題的研討和論文的寫作是中文系、語言學系本科生的一項基本訓練,是培養學生創造性思維和語言表達能力的一門基礎課。本文討論本科生如何學習漢語研究與論文寫作,以幫助同學們學好這門基礎課。

      為了便于教和學,我們把完成一篇語言學科論文分為三個階段來討論,這三個階段是:選題階段、研究階段、表達階段。本科生開始學習寫這種專業性研究性的學科論文,一般都會感到困難。比如開始要選題———“萬事開頭難”;研討問題需要研究方法———研究方法五花八門,掌握和恰當選用難;有了研究成果,按專業學科論文的要求表達出來難。每個階段的“難”遠不止這些,要奮力戰勝這三個階段的重重難關,完成一篇專業學科論文,并非輕而易舉之事。因此,華中師范大學邢福義教授把闖過這三階段,完成一篇語言學科論文概括為“過三關”。他說:指導學生學寫學科論文,“不是靜態地講述主題、題材、結構、語言等方面的知識與要求,而是強調‘過三關’。”“一為選題關。常言道,題目選對了,文章就成功了一半。如果說,這樣從肯定方面作出判斷,顯得稍為過分,那么,從否定方面提出判斷,認為題目若選得不對,文章就一定不能寫好,這無疑是完全正確的。二為研究關。題目選定之后,必須對有關的問題進行深入的研究。文章是否有新意,有深度,有說服力,都取決于能否過好這一關。三為表達關。有了研究成果,必須用文字表達出來。通過詞語表達出來的概念是否準確,通過小句表達出來的判斷是否嚴謹,通過小句關聯表達出來的推理是否縝密,整篇文章是否明晰曉暢,都取決于能否過好這一關。”(邢福義:序盧卓群、普麗華著《中文學科論文寫作》)邢先生的論述,是學寫學科論文的指導性意見,我們在下面討論論文寫作的三階段時,將這些重要論述及其精神融入我們的研討之中。

      一、選題階段

      做語言學科論文,當然要接觸過語言學科的基礎課程,如現代漢語、古代漢語、語言學概論,至少要開始學習古今漢語課程,同時還要有哲學、邏輯學、數學、文化學、社會學、史學、文學等一般性知識儲備作為選題研究的基礎底蘊和背景知識。這些知識靠我們平時有意識的長期積累。當然,不能等這些一般性知識都儲備齊了再去選題作文,要邊學習,邊積累,邊實踐,邊提高,交織進行,不能單打一地進行某一項工作。

      選題不僅要有專業知識和一般性基礎知識,還有一個重要前題:“要有極其敏銳的語感。”(呂叔湘《給一位青年同志的信》)這就要學會做有心人,要隨時隨地留意各種語言現象,注意和語言相關聯的種種社會現象、自然現象的解讀與領悟,還須有創造性的想象力。這些都可能成為選題的原動力或選題的開始。

      選題要新,這是毫無疑義的。古人非常強調詩文立意要新。如唐代杜甫說:“詩清立意新。”(《奉和嚴中丞西城晚眺十韻》)唐代皇甫湜說:“夫意新則異于常。”(《答李先生第一書》)清代李漁說:“如其意不能新,仍是本等(這一等級,按上下文意,當指末等)情事。”(《窺詞管見》)古人的話語雖是談論作詩詞,對我們選題作文也是一樣的道理。立意不新,選題也無所謂新了。初步選定或即將選定的課題或題目,得要照季羨林先生教導的去做。季先生說:“訓練學生的第一步,就是會用‘目錄學’(借用這個名詞),在確定了要搞的題目后,把與這方面有關的文章全找到。有的研究生導師就是這樣訓練學生,在確定了研究課題以后,把學生帶到圖書館把目錄翻一遍,看看中外文雜志,在沒學會用‘目錄學’以前別寫論文。”(《關于學好中文和外文》)這表明查閱相關文獻資料的重要性。如果沒看到已有的研究成果,你的選題與研究就可能會出問題。這也是確立選題的難點之一。正如古人教導的“不可蹈襲前人”(宋·呂本中《童蒙詩訓》),要求“跳出窠臼外,時加新意,自成一家”(元·顧瑛《制曲十六觀》)。選題要不落窠臼,得從社會發展的現實需要,從當今學科建設的需要,或從推進單位、個人工作與學習新的需要,以解決它們中間存在的理論問題或實際應用問題,是產生新選題的重要方面。

      舉一個例子。馬建忠是清朝的外交家、企業家和經濟學家,可他為什么要做漢語語法這個課題呢?鴉片戰爭失敗后,中國受列強的侵侮,變得極端衰弱、落后,馬建忠極力主張學習西方先進的科學文化,認為這是富國強兵、抵御外侮的重要手段。他認為國家貧窮是因為漢語漢字難學,而漢語難學是因為漢語的語法規律未被揭示出來,學習漢語占去了讀書的時間。他便考慮寫一本語法著作,讓學生掌握漢語言的規律,使之有效地縮短學習漢語的時間,以便騰出時間學習西方先進的科技,達到科教救國的目的。這就是馬建忠對當時中國社會的解讀與領悟,因此選題作了《馬氏文通》。他的這些想法我們暫不去評說,僅就學術研究,對這部巨著本身而言,它是中國第一部系統的漢語語法著作,“是富于創造性的一部語法書”(王力《中國語言學史》)。它標志著漢語語法學作為一門科學正式創立,標志著漢語研究進入到現代語言學時期。馬建忠的這一選題對中國的語言學發展史來說,無疑是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其影響是深遠的,其理論價值和實用價值是不言而喻的。

      作為本科生,剛開始學選題作文,似不宜選作大課題,在學習語言專業基礎課之后,可聯系實際語言現象包括新詞新義詞、一個結構、某一點兒新用法等,選取一個有新意的小點或小點中的小點來研討。也可在語言的交叉學科中,如文化語言學、社會語言學、藝術語言學等選取一個有新意的小題來做,以磨練自己。要注意,選取作題的這一小點,在語言學科中,一定要有一點兒新意。沒有任何一點新意,就是說,“題目若選得不對,文章就一定不能寫好”。

      選題的難度和復雜性,選題的方法和重要性,科學家們精辟地講出了自己的深刻體會。二十世紀上半葉,英國科學家貝爾納說:“課題的形成和選擇,……都是研究工作中最復雜的一個階段。一般說來,提出問題比解決問題更困難。”同時代的著名科學家愛因斯坦和英費爾德合著的《物理學的進化》中說:“提出一個問題往往比解決一個問題更重要。……而提出新的問題,新的可能性,以新的角度去看舊問題,卻需要有創造性的想象力,而且標志著科學的真正進步。”這些論述,對我們學習選題是有啟發意義的。

      題目選定后,要作一個全盤的考慮,諸如文章的脈絡、中心論點、材料范圍、語言表達等等方面,實際上,一開始選題,就開始了研究工作,就要為整個課題的研究工作做盡可能全面的思考與準備。

      二、研究階段

      研究階段的“研究”,當指做研究工作。做研究工作,首先要收集資料,包括已有的研究成果和研究狀況的各種記錄,這是已知的顯性信息材料。以語料為主的實證性材料,這是有待發掘的隱性信息材料。語料是我們研究的主要對象,是產生個人創見的原料、基礎和依據。還有與選題相關聯的所有材料,要盡可能地收集全,這是我們做研究工作的輔助性信息材料。在材料工作上,我們一點也馬虎不得,否則難以進行研究。

      有了材料還要掌握一定的研究方法。在語言基礎課中已學到了諸如層次分析法、替換分析法、歧義分析法、分布分析法、語義特征分析法等,我們還要進一步了解一些常用的分析方法,如統計分析法、比較分析法、歷時和共時分析法、靜態和動態分析法,如此等等。可選取一些相關的著述來學習,比如可讀《漢語小論寫作初步》和《中文學科論文寫作》,初步了解一些常用的分析方法。再讀呂叔湘等著馬慶株編《語法研究入門》(商務印書館,2003年),邢福義著《漢語語法學·研究論》,陸儉明著《現代漢語語法研究教程》(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年),陸儉明、沈陽著《漢語和漢語研究十五講》(北京大學出版社,2003年),袁暉、戴耀晶編《三個平面:漢語語法研究的多維視野》(語文出版社,1998年)等相關著述。古今中外談研究方法的著作都可以拿來學習,為我所用。沒有方法或缺少方法,在一大堆材料面前就束手無策;有了方法,不會恰當選擇,不會靈活運用,也難以產生理想的研究成果。

      研究工作的關鍵是要產生創見,即有自己的觀點或看法。除了學習研究方法,還要學點思維學,形成具有獨創性、多元性、開放性、綜合性等特點的創造性思維方式。錢學森說:“創造性思維才是智慧的源泉。”(1995年3月16日給戴汝為的信)創造性思維才是產生創見的思維方式。有了材料、研究方法、思維學知識這三個方面的基本儲備,便可以開展研究工作了。

      呂叔湘先生教導我們:“研究一個問題,從什么地方著手?自然從收集材料著手。”“收集到一定數量的材料,就可以試做分析,得出一些初步的結果。一般不會一次解決問題,往往是經過初步分析,難題更加清楚了,更加集中了,然后再有目的地繼續收集材料,進行分析。這樣反復幾次,覺得問題基本上解決了,就可以動筆寫了。有時候寫著寫著,還會發現原先沒有注意到的問題,還需要繼續補充研究。在寫作過程中發現這里還有漏洞,那里又有問題,原來的想法全不對頭,要另外從頭做起,這樣的情形也是會有的。”(《給一位青年同志的信》)總之,要采用一定的方法對語料進行細致的辨識,反復分析、提煉、歸納,“經過思考作用,將豐富的感性材料加以去粗取精、去偽成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改造制作工夫,造成概念和理論的系統,就必須從感性認識躍進到理性認識”(毛澤東《實踐論》),從而反映事物的本質和內部的規律性。這就形成了我們的創見,我們的觀點或者論點,形成了文章的靈魂,基本上完成了研究階段的任務。邢福義老師告誡我們:“文章是否有新意,有深度,有說服力,都取決于能否過好這一關。”

      舉幾個本科生的例子。湖北大學中文系96級學生王祖姝在學習《現代漢語》課程時,發現“于是”這個詞還有用法教材中沒有講到,于是抓住這個詞,對其用法選題研討。她收集了200多條例句,遵照老師們的教導,選用合適的方法開展分析、探討、再分析、歸納、提煉、抽象出自己的觀點。又反復驗證,并認真選用例證材料,再經修改審定,寫成了《試論連詞“于是”的承接方式及其作用》[載《湖北大學學報》(哲社版)1999年第3期]。同班的孫雪敏同學發現貶義成語多由褒義成語轉化而來,便選作這一課題。在老師的指導下,對這一語言現象作了歷時調查與分析,找出轉化的特點與原因,得出了帶規律性的結論,寫了《成語語義褒貶轉化試析》(載《語文建設》1999年第4期,香港《啟思教學通訊》2000年第1期轉載)。華中師范大學語言學系99級學生周畢吉對“東一榔頭,西一棒槌”、“你一拳,我一腳”、“熱一陣,冷一陣”之類的短語歸納為“A一量,B一量”,在不斷收集語料的基礎上,對這一結構從構成要素、語法意義和功能以及語用價值,采用多種研究方法進行分析、討論,不斷和老師、同學切磋琢磨,寫了《淺析“A一量,B一量”式并列短語》)(載《湖北師范學院學報》2002年第2期)。同班的段濛濛同學對宗教和動物詞匯的語義關系做了多次研討,又由總寫一篇長文章到分寫幾篇短文章,再到總寫一篇長文章。經過“否定之否定”的反復思考與寫作,完成了《宗教對漢英語言中動物詞匯的影響》(載《新鄉教育學院學報》2006年第1期)。楊曉紅是湖北大學新聞系93級學生,她寫的新聞傳媒方面的文章《試論當今報刊引用語特點》(載《理論月刊》1995年第9期)和《新聞標題的引號用法》(載《武漢教育學院學報》1997年第2期,中國人民大學復印報刊資料《語言文字學》1997年第8期全文轉載),雖說是新聞報刊方面的論文,其研習與寫作的方法和過程,跟寫語言學科論文是相通的,就此兩文的內容,也可以看作是語言應用研究的一個方面。從這些學生研習與寫作的例子看,研究階段是一個出成果的核心階段,同時又是與選題、表達緊密相連,且融為一體而不可分割的一個關鍵階段。

      邢福義老師對這一階段的研究工作的全過程作了一個簡明的概括,他說:“發現一個問題,如果不僅僅限于想一想,而是咬著不放,大量收集有關材料,從中歸納出規律,比較系統地發表自己見解,這便是研究工作了。”(邢福義主編《現代漢語教程·代序:關于現代漢語課程的自學》)。

      事實表明,研究階段既與選題階段緊密連接,又與表達階段交融聯結。呂先生的論述早已說明了這一點。而與下一階段的聯系,邢福義老師說:“一開始研究問題,實際上就開始了如何表達的思考。”研習與寫作的實際也正是如此。下面討論表達階段,無疑貫注著前一階段的思考。

      三、表達階段

      大學生在中學學過作文寫作,到大學又學習基礎寫作或寫作概論,這為語言學科論文的文字表達打下了基礎,我們可以把這些寫作知識遷移用來學寫語言學科論文。

      一般來說,文章的表達,涉及三個方面:一是文體結構,二是表達方式,三是語言邏輯。我們結合語言學科論文的表達,來談表達階段需要完成的工作,重點在表達方式和語言表述這兩個方面。假定在上一階段的研究工作全部完成,只剩下用文字表達的事情了。

      對于不同的文體有不同的結構格式,古人早有論述,今天可作為借鑒。如元代潘昂霄《金石例》中說:“體制亦不可不知,如記、贊、銘、頌、序、跋,各有其體,不知其體,則喻(比方)人無容儀(容貌儀表),……體制既熟,一篇之中,起頭結尾,繳換曲折(轉折變化),反復難應,關鎖血脈(文章的關鍵與內在聯系),其妙不可以言盡,要須自得于古人。”我們今天做學科論文,其代表形式就是畢業論文。本科生畢業論文的內容、格式、能力要求等,國家標準局、省教育廳和高校教務處都有要求照辦的明確規定。

      表達方式,即文章表達的方式,一般指在某種體制的要求內,對文章的組織和布局,材料的選用和錘煉等方面,按一定的體制規范來處理并實現其表達的種種手段。其語言表述方式如敘述、描寫、抒情、說明、議論,這些方式,古人多有論述,現代寫作學之類的書文,亦有講述,要學會把它們拿來有選擇地綜合地運用于語言學科論文寫作之中。這里的表述方式亦指語言的具體表達。語言的表達必須符合邏輯,語言的運用要合乎規范,句子通順曉暢,不寫錯別字等,是大家都知道的。問題在于一個字:“做”———即多讀多寫多修改。

      文章的表達方式和語言表述這兩個方面,說到底,一是表現在文章的組織、安排與調整上。朱光潛先生說得好:“材料只是粗糙的鋼鐵,選擇與安排才顯出藝術的錘煉刻畫。”又說:“文章的布局也就是一種陣勢,每一段就是一個隊伍,擺在最得力的地位才可以發生最大的效用。”(《選擇與安排》)做到這些,一般要多次修改。我們讀過王力、呂叔湘、邢福義、陸儉明等眾位大學者的優秀論文,都是這樣組織文章的典型代表。二是關于語言表述。邢福義老師特別注意論文中語言表達與邏輯之間的關系,他說:“有了研究成果,必須用文字形式表達出來。通過詞語表達出來的概念是否準確,通過小句表達出來判斷是否嚴謹,通過小句關聯表達出來的推理是否縝密,整篇文章是否明晰曉暢,都取決于能否過好這一關。”經過選擇安排和語言上的反復推敲斟酌,這些問題解決了,表達關也就能過了,一篇學科論文就能圓滿完成。

      四、結語

      我們把完成一篇語言學科論文的全過程劃分為三個階段,是為了便于教學,為了讓學生了解如何完成一篇學科論文。由于經過這三個階段很不容易,有很多困難要去戰勝它,有很多大大小小的關隘要闖過它,所以,通過這三階段我們把它形象地稱作“過三關”。這三個階段或者說“三關”,它們不是孤立的,互不相干的,而是互相聯結、互相影響的,是交織在一起的。正如邢福義先生所說:“這三關不是孤立的、頓變性的三個階段,而是相互聯系、相互滲透的三個步驟。簡要地說:一開始選題,實際上也就開始了研究工作,而一開始研究問題,實際上就開始了如何表達的思考;反轉過來講,在表達階段,文章寫著寫著往往會覺得某些或某個論斷需要修改,有時還會覺得題目需要改動,這又是表達對研究和選題產生了逆影響。”(序盧卓群、普利華著《中文學科論文寫作》)這里說明了這三部分絕不是解剖成分離的靜態的擺著不動的三大塊,我們學習了“三大塊”之后,一定要把它們整合起來,弄清它們之間交織與疊合的關系,并用一條“意脈”串通起來,注意它們的內在聯系,融合理解運用,使之生成新知,真正發揮它幫助我們學寫語言學科論文的作用。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