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論學術論文引文的“必要性”與“適度性”


      2015年01月25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1、學術論文參考文獻引文“合理性"問題值得注意

      學術論文的主創內容與引用的參考文獻觀點、文字、數據等引文內容構成一篇學術論文的有機整體。對被引用的參考文獻而言,被引用是一種帶評價性的學術傳播,其被引次數、引用期刊等是構成該被引文章、被引學術期刊學術評價的重要計量統計資料。近年來,學術論文引用參考文獻篇均引用量大幅增長,其動因除了“文獻積累增長”、“學術意識強化”、“信息收集力提高”諸因素外,引文的“異化”現象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學術期刊公開要求“刊用論文的篇均文獻引用量一般不少于10條/篇。請盡可能多引用文獻,”,也助推了論文參考文獻趨多的傾向;另外,在收錄的期刊數據庫中,論文所列參考文獻越多,被他人點擊機率越高,也是數據庫網絡時代傳播動因的必然趨勢。

      學術論文文末所列的參考文獻表是文內實際引文的源文獻可檢索路徑,引文是所列參考文獻參與學術論文構建的具體成分。對學術期刊而言,既要把握參考文獻表所列文獻在該論文中的學術意義,也要把握實際引文在學術論證中的必要性和適度性,既避免文獻選擇的不當,也避免引文的“過度”、“抄襲”、“剽竊”。但客觀而論,而對目前大量存在的參考文獻標注不規范、且與實際引文脫節的學術論文,僅憑編輯或審稿專家個人經驗及有限條件,要識別學術論文實際引文,并審定其引文的“必要性”和“適度性”,難度極大。因而.引文“合理性”問題常常只在發表后讓社會檢驗,造成一方面對論文抄襲、學術不端口誅筆伐、聲色俱歷,另一方面是抄襲剽竊綿綿不絕,令各方頭疼。

      學術論文引用參考文獻時,引用哪些、如何引用,雖有學術道德、科研規范作依據,但引用的動機、目的、方式、內容、學科、習慣不同,其理解和標注模式生出種種差異。但對于學術研究而言,查閱了他人相關研究成果、借鑒了他人的研究方法、視角,吸收了有關的思想觀點、事例、數據,用于對自己的學術觀點進行獨創性地探討、深化、完善,其過程既為學術研究所必需,也是學術研究活動的重要內容。在撰寫承載學術研究成果的論文時,作者合理地引用參考文獻中的文字、資料、數據、觀點對自己的論文作必要的引證、補充、描述、參照、比對,按規范方式標示為夾注、腳注、文末注釋或參考文獻表等,是學術論文撰寫必不可少的基本工作。這一工作也是評價論文學術水平、作者研究能力的重要因素。由于參考文獻介入論文撰寫時的深度、角度不同,或因學科引證習慣不同、或因采用的引證技術規范不同,學術論文具體的參考文獻標注方式可以不同,但對引文的合理性要求、對考考文獻規范性要求,則是中外學界概莫能外的一致要求。

      就參考文獻的概念而論,所謂“參考”是指在科學研究過程中、論文撰寫過程中“為了學習或研究而查閱有關資料”、“利用有關材料幫助了解情況”、“尋求知識”的研究思維活動H。。所謂“引用”,是寫文章時,或采用現成語,如:成語、詩句、格言、典故等,或采用他人享有著作權的文字、符號、數字,或采用自己已發表作品的某些學術思想、觀點,等等。總之,凡采用非本文產生的統計數據、發掘史料、實驗結果,來表達本文的新的學術思想、觀點、結論,這就是學術引用,所引用的文字即稱引文,提供引文的文獻稱參考文獻。那種把“參考文獻”當作“書目”羅列,文中并無引用之處,顯然與學術研究規范相悖。論文撰寫者對文中哪些觀點與內容是自己原創提出的,哪些是通過查閱參考文獻獲取且在文章論證過程中引證、引用了的,心中必須清楚,這是作者的研究能力、學術水平以及學術道德之所在。近年學術論文在數量上與時俱增的同時,眾多論文作者對參考引文的認識和運用現狀究竟如何呢?

      2008年底,中國知網推出了供學術期刊對來稿及自己刊物已發表文章進行“文字復制比檢測”的“學術期刊學術不端檢測系統(AMLC)”(以下稱“檢測系統”)。該“檢測系統”以學術期刊、碩博論文、報紙、專利、年鑒、標準、工具書數據庫為后臺資料庫,供編輯審稿時對被檢測論文的“文字復制比”進行比對分析統計。“文字復制”是指逐字引用他人文章中的句子、段落甚至全文,“文字復制比”是被檢測文章與“檢測系統”論文數據庫中源文獻的雷同字數與被檢測文章總字數之比。“文字復制比”通常是判定抄襲的重要標志。

      本文筆者通過該“檢測系統”,對某高校學報2009年1月至5月的全部1844篇來稿進行“文字復制比”測試叫。測試結果顯示,“文字復制比”30%以上的文章約占全部來稿23.4%,即大約有1/5稿件因引用過度涉嫌抄襲而不可刊用;“文字復制比”10%–29%的文章占全部來稿26.7%,這部分文章程度不同的存在引用不當的種種問題;“文字復制比”10%以下至0%的,占全部來稿49.9%,即未檢出引用過度的文章尚不足一半。因“檢測系統”的數據庫尚未覆蓋浩若煙海的網絡論壇、博客等網上論文,被檢測文章如抄襲網上論文還存在漏檢的可能,因此,現實的狀況應該比統計數據還要嚴重。

      筆者所進行的測試雖是一家之測,但管中窺豹,對一般學術期刊而言,不無警世意義。面對超過一半的學術論文引用參考文獻缺乏“合理性”,其中1/5稿件因此不能刊用的事實,學術期刊應該對學術論文引文的“合理性”問題引起足夠的關注并進行認真的研究。

      2、學術論文引文“合理性”的前提是引用的“必要性”

      合理的學術引用勢必產生一定數量的相同或相似的文字,但這種引用“一定數量的相同或相似的文字”的前提是應該遵守學術論證所需的“必要性”原則。

      “必要性”指引文是學術論文論證必不可少的內容,是論文原創部分的必要補充,是論文總體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這樣的引文,與學術論文的原創表述相得亦彰,體現了學術研究是站在前人肩上進行的新的研究,對論文學術性有不可替代的提升作用。有研究者總結參考文獻的引用動機有15種之多,引用方式有直接引用、間接引用、轉引、自引引用的作用有駁引、證引、啟引。無論出于何種引用動機、引用方式,“必要性”原則都是學術引用應該遵循的原則之一哺1。有文章認為,當前對參考文獻引用的“必要性”研究大為不足,已是當前研究的盲點。

      學術論文參考文獻規范確是近年來的討論熱點,著文較多,但討論者大多是期刊編輯,注重的是編排規范,對引用的“必要性”討論不多。學術論證中引用的文字所包含的學術內容,是否為論證所“必要”,又因學術問題和研究者本身的復雜性,客觀上難以給出一個普適的描述。從世界各國及我國《著作權法》條文看,學術研究中引用他人著作權成果的法定許可叫做“引用的合理性”。但是,法律對學術研究引用的“合理性”描述要么是原則化概述@,要么是例舉各種“合理引用”的情形鯽。原則性概述具有模糊性,例舉法又不可窮盡。為使學術引用的“合理性”在審定鑒別中有操作的實際意義,其中的“必要性”便是既有學術內核又具操作價值的概念。學術論文作者首先應從自己在研究過程中“參考”“借鑒”“閱讀”過的眾多文獻中,確認體現論文學術論證“必要性”的參考文獻。當論文交代學術思想來龍去脈、學術觀點構建體系時,不引證則傳承不明、觀點體系不完整,不引證則論述不周全、邏輯不嚴謹等情況時必須使用的參考文獻,便有引用的“必要性”,可引可不引的就沒有“必要性”。確認文中所采用的參考文獻引用的必要性后,按照“必要則用”和“用則必標”的原則,對文中涉及引文的種種情況逐一核實標注。如:①必須引用或涉及的他人文章中的觀點、數據、事例、案例、專項技術、相關的重要史料;②引用的名人言論、經典言論:③引用重要(時政、學術)會議觀點、結論、資料;④評述或綜述類論文中必須引用或引述的他人論文、演講、詩詞、言辭;⑤引用的國家或行業標準,⑥論文概念釋義直接引用的辭書條目等等。把學術論文撰寫中具有引用“必要性”的參考文獻在文中引用處和文末參考文獻表中規范地標注出來,供專家和同行從學科、專業角度,結合所引用參考文獻諸因素,評價、鑒定學術論文的原創性及學術水平和價值,是作者在完成學術論文時應該完成的基本工作。

      參考文獻引用的“必要性”反對引用參考文獻時盲目求多。文后“參考文獻”的數量當然反映作者學術研究、信息收集能力,但學術論文實際引文與學術論文相結合而達到的學術水平才是期刊取舍標準,學術期刊豈能以文末“篇均文獻引用量一般不少于10條/篇”幢1的簡單目測代替學術內容的審定,且對具體的某一篇文章而言,要求其“篇均多少多少”有何意義?鑒于期刊和作者為各自的學術包裝對參考文獻多多亦善的共識日增,當下尤其應該注意,參考文獻的“多”一定要在“必要性”的前提之下,否則,參考文獻多而不當、勉強湊數,嚴肅的審稿專家、認真的讀者都會對論文的學術水平、作者的學術道德產生質疑。參考文獻的學術評價功能被低俗或狹隘的功利主義所利用,產生與原有學術意圖背道而馳的效果,被社會詬病為學術不端。“檢測系統”把待測論文與源文獻中的相同文字以彩色字體在對照文章中顯著標出,審稿編輯或專家可以從引用文字在兩邊論文中論證環節的位置,判斷其引文在論證功能上的“必要性”,客觀評價學術論文的原創水平,在參考文獻“必要性”關口,有效制止參考文獻評價功能的技術變異和道德變異。

      3、學術論文引文“合理性”的量化限制是引文字數的“適度性”

      “適度性”是指學術論文合理引用時對引文所占比例及引用字數的數量限制問題。這個問題在我國尚沒有定論。文化部1985年曾頒布實施《圖書、期刊版權保護試行條件實施細則》,該文件規定:“作者在一部作品中引用他人作品的片斷”不得超過“被引用作品的十分之一”、“引用一人或多人的作品,所引用的總量不得超過本人創作作品總量的十分之一”,還對文學類作品引用字數作了限制。但該文件系“內部掌握”并未向社會公布,且于2003年12月4日為國家版權局廢止。世界各國除少數國家,如美國、英國和當年的蘇聯等在對不同文體引用時也有一些單詞數量限制外,大多不作具體規定。中國版權協會理事長沈仁干曾指出,“究竟引用多少為‘適當’,目前還是一個十分困難與復雜問題,有待于作出新的規定”。合理引用的數量“適度性”問題的法律闕如,便造成“過度引用”泛濫,以至成了為“抄襲”“剽竊”辯解的遁詞。

      文字復制比10%—29%的文章占總投稿數26.7%,這部分文章中,評述、綜述類文章確需引述較多其他文章中的觀點、資料,或有的文章引用了較多公知公用的常識或名人名言,審定此類稿件時,大致仍可參照“引用的數量不超過與引用目的相符的數量唧”,“引用目的僅限于介紹、評論某一作品或者說明某一問題。”等條件,審視其引用是“適度”的,還是以“引用”為名行“復制”之實。“文字復制比”所體現的學術引文的限制性量化標準以多少為宜,至今并無法律條文可資,事實上也很難在“適度”與“不適度”之間劃出一條普適的絕對數量或比例的界限,只有當提起訴訟時,由法院根據具體案例進行判決。考慮目前我們學術論文現狀和學術道德規范教育的前景,筆者認為,在引文不構成引用文章的實質內容的前提下,目前可以按引文不超過全文10%為參考標準。當然,這不可能是絕對標準。一篇文章如果其實質內容或核心觀點是抄襲而來,違背了“引用部分不得構成引用人作品的主要部分或者實質部分唧”的“適當引用”必備條件,其引用也屬學術不端。美國歷史上第一個著作權案判例,敗訴的抄襲者,其抄襲文字比例僅4.5%;近有報導,西南交大副校長、博導黃某自己的博士論文被舉報抄襲,其比例占全文7%,因所引文字為論文理論核心,兒引經西南交大最高學術機構一學術委員會認定為抄襲。另一方面,由于表述文字的通用程度不同,“檢測系統”統計有一個正常誤差幅度,具體掌握時,上限以不超過10%+5%為宜。當檢測出一定比例的文字復制但低于30%時,對其引文要認真審查。如上海大學某博導發表論文中一篇抄襲率25%,一篇抄襲率為30%,受到嚴處副。因此,審稿時判斷其引用部分是否構成文章實質或核心部分、是判斷文章學術價值的重要程序,文章引用不當,將使文章輕則缺乏創新、重制有抄襲剽竊侵犯他人著作權之虞。當然,由于學科差異、稿類差異、期刊差異,學術期刊可以尋求或制訂各自適宜的參考標準。對確實具有原創學術價值的論文,其參考引文不當而引用比例偏高時,可指導或告誡作者從論文參考文獻的“公開性”(來源于正式出版機構、注冊網站的公開文獻)、“代表性”(能代表同類文獻者)、“時效性”(文獻的新穎程度)、尤其是從“必要性”和“適度性”諸方面進行重新審視、修改哺“引,使論文參考文獻符合科學化、規范化、標準化。

      文字復制比30%以上的文章大多對引文未考究其“必要性”,簡單地做“謄文公”。這類文章中,有的對他人文章中的文字不加修改,大段直接照抄,或把他人文章的觀點、創意、核心概念變換部分文字、詞語改頭換面寫成自己文章;有的則集其他若干文章之精華重組成文;或引用學術觀點時把原作者對觀點的闡述文字、列舉史料、經典案例、統計表格等等,不管篇幅大小統統引用;?凡此種種不一而足。這類高文字復制比文章共同點是:引文大多沒有標注,或以錯引、偽引的標注來蒙騙審稿者、編者、讀者。當編輯詢問其中一些作者何以引用不標注或標注不規范時,這些作者或以“漏引”為辯詞,或以“暗引”、“意引”而自詡,對古人所謂“當明引不當暗襲”的剽竊大忌毫無概念。此類文章不可視為過度引用,而應歸于涉嫌抄襲剽竊。尤需注意的是,超高比例“文字復制比”文章甚至可能是槍手代庖、網商水貨、重復發表等等違規、違法所為,斷不可用。同時值得注意且被測試證實了的事實是:有的文章由于大量、多篇引用他人文章中的精華文字,易于博得編輯或審稿人的青睞得以發表,發表后也易于被其他文摘刊物轉載、轉摘,甚至可能還有較高的引用頻次和下載量。此類文章的發表與傳播,擾亂了學術研究的規則和秩序,助長了投機取巧的不正之風,給原創作者造成極大不公甚至傷害。現實生活中,此類文章常成為訴訟之源,給期刊帶來的不是榮譽、不是利益,而是法律、經濟上麻煩。制止過度引用、杜絕抄襲,還原創者公道,還學術以公平,是學術期刊在審定來稿的引文時所應負的重要責任。·因此,凡檢測出文字復制比高于30%的文章,應概不送審。

      4、結語

      隨著采用“檢測系統”的學術期刊、學術機構、高等院校增多u}171,那種“天下文章一大抄,就看抄不會抄”的令學術界尷尬的局面應當有大的改觀。由于學術期刊還可以通過“檢測系統”還授權學術期刊檢測本刊物己發表文章,各學術期刊不妨檢測一下自己期刊歷年發表的文章尤其是重點文章的“文字復制”情況,相信必有精彩的發現。對學術論文引文可能造成的學術不端問題,學術期刊守土有責。學術期刊應注意充分利用“檢測系統”,審定學術論文稿件引文的“必要性”、“適度性”,判斷其“合理性”,防止過度引用、制止抄襲剽竊,通過調控審稿程序和標準,引導作者在參考文獻引用的必要性、適度性和標注的規范性諸方面下大的功夫,寫出規范合格的學術論文,發表真正有學術價值的學術論文,為營造良好的學術論文撰寫規范和學術道德環境盡學術期刊應盡的責任。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