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大學畢業論文危機及其相關制度調適


      2015年02月03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時下,一場大學生畢業論文的誠信危機正快速蔓衍全國。針對這一危機,不少學者紛紛開出道德自律、學術批評、行政管制等救弊之方,甚至要求祭起法律制裁利器,用心可謂良苦,但實際效果并不理想。為什么呢?道德自律么,恐怕永遠只能針對少數人有效;學術批評么,他壓根兒就沒打算跟你玩;行政管制么,必然會導致大批學生不能如期畢業;法律制裁么,大學畢業論文違法甚至犯罪究竟能算哪一回事情?如此看來,更新思路、從本求治是非常必要的。

      家長花了大價錢,老師費了大心思,我們的學生為什么就不能誠實地寫出自己的畢業論文,而非要從互聯網上直接下載或簡單拼湊不可?從現象上看,如此做法與學生忙于找工作緊密相關,但實際關聯程度要遠遠低于我們的推想。比如不找工作時,學生處理課程論文、學年論文、競賽論文的方法幾乎與畢業論文一模一樣。也就是說,在當今中國的大部分高校中,論文作為綜合性的實踐性教學環節,其存在合法性已經遭遇學生普遍背叛行為的無情質疑。

      在純理性層面,包含寫作理論、課程論文、學年論文、競賽論文、畢業論文等環節設計的畢業論文制度并無多少可以挑剔之處,問題主要發生在這一制度的適用領域或適用限度。學生之所以以不同的抄襲方式完成畢業論文,有實質意義的理由無非是如下兩項:一是無“被意識到的問題”可寫,二是無“目標興趣”支持。客觀世界存在的問題多種多樣、無窮無盡,但“被意識到的問題”其實相對有限。科學史早已表明,問題之所以被提出是因為解決該問題的主客觀條件已經具備,否則就只能固守在前人已經圈定的知識框架中做非常有限的邊際改進或應用延伸,而后者又恰恰是大多數專家、學者及工程技術人員職份中事。從這個意義上講,要求一般大學畢業生提交一份綜合性作業是可以的,或者參加一次綜合性知識技能測試也是可以的,兩者結合也未嘗不可。普遍要求一般大學畢業生提交有一定創新意義論文的做法應該廢止。

      “目標興趣”攸關大學生早期人生目標定位與職業目標定位。對大多數大學生而言,畢業后能直接就業始終是他們的首選目標,這直接決定了他們對職業知識、技能的需求、興趣要遠遠大于課題研究與論文寫作,后者的核心是辨物析理的學術精神與扎實可靠的實驗室功夫、田野調查功夫、文獻解讀功夫。當然,大學生也應該適當了解科學研究工作,這可以通過開設相關選修課程的方式解決。同時,對確有學術天分或學術興趣的大學生,學校也應該允許他們選做畢業論文,前提是慎重對待、精心指導、嚴格把關、不搞一刀切,總之數以百萬計學生同過畢業論文獨木橋的問題已到了非解決不可的時候。

      至上個世紀末為止,中國用大約百年的時間完成了由傳統國民教育向現代國民教育的轉型,其突出成果之一即國民教育縱向分化結構已基本定型。具體來說,小學主要完成識字教育與計算教育,可稱為發蒙;中學主要完成普通科學知識教育與人文知識教育,可稱為小成;大學主要完成專業科學知識教育與人文知識教育,可稱為中成;研究生階段則主要完成專業性科學知識與人文知識再生產教育,可稱為大成。也就是說,從文化傳承、流變角度看,研究生階段以前的國民教育主要承擔文化模式的維持功能,此后的國民教育才承擔文化模式的創新功能。上世紀八十年代以前的中國基本上沒有成規模的研究生教育,這才有本專科畢業生實際上被當成研究生使用的特殊事情發生。因此,大學畢業論文制度是特定歷史條件下的產物,不分青紅皂白的普遍維持已經不合時宜。

      現代社會中,集成性的知識創造與集成性的知識擴散是同時存在的現象,應當說,互聯網工具的日益成熟為之提供了必要的技術基礎。據筆者多年指導畢業論文經驗,現在學生所提交的文章大多認識層面較高、知識界面較廣、形式要件較完備,這當然得歸因于互聯網的有效操作。但這樣的文章早已失掉論文的知識創造本質,謂之模擬性的知識運用則無不可。由此產生的問題是:知識本身正變得越來越價廉物美,但知識獲取的成本可謂高昂,這里有學生的時間、精力投入,也有老師的時間、精力投入,還有家庭、學校的財富投入,更有大量的林木資源被無效耗費。說得極端一點,所謂大學畢業論文其實就是我們精心設計、制作的那件皇帝的新衣。

      廢止大學畢業論文制度并不等于放寬對大學生的知識與能力要求。作為未來社會的技術操作精英,當代中國大學生的職責主要不在于知識的原創研發而在于知識的集成運用。從這個意義上講,大學生依托互聯網工具完成畢業論文不能簡單地視為學術誠信缺失,倒是其運用公共知識的初步能力值得適當肯定。循此思路而進,我們應當追問的問題主要是兩個:其一,進入互聯網之前,學生所學專業的知識儲備是否充分?這包括知識的廣度、深度及其結構化程度,否則學生將缺乏必要的鑒別選擇能力與匯通遷移能力。針對這一問題,行之有效的解決方案當然是組織綜合性知識背景測試。這種測試因專業而異,操作性較強,成本也較低,因而其具體形式值得積極探索。其二,進入互聯網之后,學生對互聯網中專業資源的構成、分布、價值等級、利用方法等情形是否充分了解?否則學生對互聯網中專業資源的利用就只能是片面的和膚淺的。針對這一問題,行之有效的解決方案當然還是組織專題性互聯網作業測試,其優越性亦同上述。當然,大學專業有數百種之多,專業特點不同,其畢業過關方式自可各異,原本無需固定在一種或數種模式之中。

      以上分析當然主要限于教學型大學。至于研究型大學是否保留統一的畢業論文制度?恐怕還是不搞一刀切為好。中國是個人口大國,人均占有教育資源十分有限,許多研究型大學也好不到哪里去。以有限資源侈談知識創新,畫虎不成反類犬之事實在太多,其間悖謬無須多說。對于確實具備條件的研究型大學,畢業論文制度可以保留,但應加強管理,做出實效,切實防止畢業論文形式化。另一方面,知識創新是個非常復雜的問題。雖然求知貴在創新,但應當慎言創新。知識創新的根本源泉在于科學革命與社會革命,漸進發展時代,知識生產總以教育傳承、邊際改進、應用轉化等形式為主。從這個意義上講,知識生產總是少數人所為之事,大群體躍進不符合知識生產規律。約一千五百年前,文論家劉勰提出“為情造文”,反對“為文造情”,若移之于畢業論文寫作,就應該是提倡“為理造文”,反對“為文造理”,實在無“理”可寫時則不硬寫。很顯然,這樣的觀點有利于我們反思高校畢業論文制度,并根據時代的需要和國情的可能做出適當的選擇。否則制度壓力之下,群體性的違心作偽就是必然之事。

      從一定意義上講,當代世界文化發展已經進入一個知識生產相對過剩時代。在這個時代里,一方面,既有知識借助各種媒介所發生的平行移動和下向移動極其迅速,知識之所以變得廉價,知識之所以需要而且可能強調其集成運用,主要的原因應當就在這里。另一方面,知識創新的智慧、技術和社會門檻也日益提升,這在教育上的重要表現之一就是教育結構縱向分化鏈環的不斷延伸,其另一重要表現就是面向大眾的終身學習觀念及相應的制度安排。居今之世,一個人若不接受碩士及其以上階段教育,侈談科學研究、知識創新至少沒有普遍意義。因此,大學畢業論文制度并不會在實質意義上被廢止,它只是因應時代變化而上移至碩博士階段而已。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