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走出開題報告撰寫的三個誤區


      2015年02月07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開題報告是學位論文撰寫的預演和雛形。從這個意義上說,好的開題報告也就意味著學位論文成功的一半。然而,由于研究生對開題報告準備或認識不足等原因,許多開題報告看似形式完美,即大多有研究問題、研究意義、文獻綜述、研究假設、研究方法以及研究框架等的呈現,但在開題報告形式規范的背后卻潛藏著一些誤區,嚴重影響了學位論文開題報告的質量,急需引起應有的重視。

      誤區一:把“研究理由”當作“研究問題”

      開題報告的首要任務是要清晰地闡明研究問題,其道理無須多講,因為任何研究都是對問題的研究,而不是對知識的宣講。因此,在開題報告的答辯會上,老師經常追問的是“你要研究的問題是什么”。此時,多數研究生會流露出一臉迷茫、困惑的神色。一方面,研究生深知研究問題的重要性,另一方面心里又犯嘀咕:開題報告寫了那么多內容,尤其是有專門的“問題提出”或“問題緣起”,難道老師還沒有看出研究問題來?其實,這里的奧秘在于有的研究生只是在“問題提出”或“問題緣起”中闡述了研究的必要性,錯把“研究理由”當成了“研究問題”。比如,《語文教學中滲透道德教育的敘事研究》,在“問題提出”中,闡述了“語文教學中滲透道德教育的敘事研究”的理由有三:“學校道德教育的現狀令人擔憂”。其論述,無論是“傳統的道德教育思想、教育方法不能適應形勢發展的需要”,還是“網絡給德育帶來了很大的挑戰”,抑或“學生的思想狀況很不樂觀”,都旨在表明“語文教學中滲透道德教育”的必要性。“語文教學的工具性與教育性的融合”。通過揭示“語文教育的功能和特點為德育滲透提供了可能性”和“語文的教育內容為德育滲透提供了條件”,無非是想說明“語文教學中滲透道德教育”的可行性。“運用敘事的方法研究教師的課堂教學成為教育研究者的追求”。其闡述的要點是“課堂教學框架———教育敘事的依據”和“課堂教學的場景———教育敘事的源泉”。

      這些觀點也只能表明運用敘事對“語文教學中滲透道德教育”進行研究的契合性。從一定意義上說,自從赫爾巴特提出“教育性教學”打通了“教育”與“教學”的關系以來,就無須再論證教學中滲透道德教育的必要性。更何況,“問題提出”或“問題緣起”本來是要闡明研究問題的,而大談特談研究的理由則不僅有違“問題提出”或“問題緣起”的初衷,而且使下面的闡述(比如研究意義、文獻綜述、研究方法)等失去了目標和方向。

      而要想走出把“研究理由”當作“研究問題”這一誤區,首要的就是要搞清楚什么是研究問題。通俗地講,“研究問題”就是困惑或矛盾,是在理論或實踐中存在但還沒有探究或解釋清楚的疑問,它主要有三種表現:①現有的研究根本沒有意識到或發現的新問題。比如,教師特崗計劃實施所帶來的問題,隨遷子女的教育問題等。可以說,社會總是不斷發展變化的,而隨著社會的不斷發展變化,總會涌現出一些新的教育問題。已有的研究還沒有運用或運用得不夠成熟的視角和方法。對于同一教育現象或事實,往往可以從不同的視角,運用不同的方法給予重新闡釋和研究。比如,教師成長的敘事研究,相對于原有的哲學思辯,就是試圖通過敘事揭示教師發展的一種新的研究路徑。研究者直覺地預感到可能成立的新觀點(相當于研究假設)。比如,對于新課程改革所引發的重視或輕視知識的爭論,有學者則認為對于新課程改革的異議也許并不是重視或輕視知識的問題,而是如何看待、理解知識的問題。換言之,判斷一個問題能否成為一個研究問題的標準是,研究的對象要么是一種新的教育現象,要么是從一個新視角(新理論、新方法)來看,已有的教育現象呈現出了新的面貌,要么是已有的教育現象呈現出新的變化,反之,就不適合進行研究。因為研究的解題不是考試的答卷,它不是對已有答案的再現,而是對未知問題的嘗試性解答。就《語文教學中滲透道德教育的敘事研究》而言,則可以從描述語文教學道德教育的缺失表現及其相關研究對敘事研究這一方法的忽視談起,進而提出擬要研究的問題。

      誠然,研究問題的確定并非靈機一動地拍腦袋,它大多要經歷研究方向的確定、相關文獻的研讀、研究問題的初定與研究問題的論證等反復醞釀、孕育的過程。也就是說,在選題之初,研究生通常是在已有的知識積累與實踐經驗的基礎上,結合自己的興趣和志向而大致確定一個研究方向或領域。此時,研究問題只是一種寬泛、朦朧與模糊的意識,而這種寬泛、朦朧與模糊的意識還需要借助相關文獻的研讀才能夠逐漸清晰、明確與具體。因為相關文獻的研讀會告訴研究者在某一研究領域,學者們都解決了哪些問題,還有哪些問題沒有解決。只有清楚了已有研究成果的不足或缺陷,研究問題才能初定下來。而開題報告就是在研讀相關文獻資料的基礎上,對選題的必要性和創新性進行的學理分析,即對初定的研究問題的再認識、再分析和再論證。

      誤區二:把“主題編織”當作“文獻綜述”

      開題報告之所以撰寫文獻綜述,并不是為了陳述某一主題的相關內容,而是通過呈現已有相關研究成果進一步澄清擬要研究的問題,或者說,是依托已有相關的研究成果來襯托出自己研究的意義。因此,開題報告的文獻綜述理應圍繞著擬要研究的問題,闡述別人在該問題上已解決了哪些問題,還有哪些問題有待深入研究,進而通過揭示這些有待深入研究的問題為自己的研究指明努力的方向。倘若研究問題相同,則應著重闡述已有研究是通過什么方法、選取什么樣的材料進行的,并側重指出自己的研究試圖運用其他研究方法或材料的理由。但無論是揭示已有相關研究成果有待解決的問題,還是闡明自己試圖運用的其他研究方法或材料,其目的都是要通過相關研究成果的敘述來映襯出自己的研究的價值。由于研究生不清楚文獻綜述的要義,開題報告的文獻綜述大多寫成了“主題編織”,即圍繞了某一研究主題羅列相關的文獻,其樣式是某學者就某主題說了些什么,某學者就某主題又說了些什么,某學者就某主題還說了些什么。比如,《論走向對話的學校道德教育》,其文獻綜述就簡要地概述了“巴赫金的對話理論”、“馬丁·布伯的對話理論”和“保羅·弗萊雷的對話理論”。這種僅僅將文獻的作者、題目、核心觀點一一列出,而沒有運用分析與綜合、比較與歸納、抽象與概括等方法對文獻去粗取精、去偽存真的做法,看似完整、深刻,但深究起來,這樣的文獻綜述只是與該研究的主題相關而已,除了告訴別人一些相關的知識外,并沒有襯托出自己研究的獨特價值。也就是說,與既有的研究相比,本研究試圖在哪些方面有所突破?是贊同,還是反駁某種已有的觀點?若是贊同,需要充實哪些新的事實材料?若是反駁,其原有觀點的缺陷是什么?自己的觀點如何超越已有的見解?即使贊同,到底贊同哪種觀點?為什么?其根據何在?等等。對于這些問題,此文獻綜述卻只字未提,從而使文獻綜述變成了“主題編織”。

      而要想走出文獻綜述“主題編織”的誤區則需要轉換路徑,把“主題編織”轉化為“問題先導”。“問題先導”即以擬研究的問題為中心,充分、全面地展示、陳述與該問題有關的文獻都說了什么,還有哪些問題有待進一步追問和解答,或者陳述對已解決問題所采用的不同的研究方法或材料。它與“主題編織”的根本區別在于組織、闡述已有研究成果的主線、目的與思路的差異。“問題先導”以擬要研究的問題為主線,“主題編織”則以擬要研究的主題為主線;前者以澄清、凸顯擬要研究問題的價值為要務,后者則以告訴別人就某一主題都研究了什么為旨歸;前者是用已有研究成果來襯托出擬要研究問題的價值,而后者則只是勾勒了已有研究成果的主要內容。自然,“問題先導”的文獻綜述需要搞清楚擬要研究的問題是什么,這個擬要研究的問題又包含著哪些子問題,各個要解決問題之間是怎樣的邏輯關系。倘若擬要研究的問題及其包含的問題之間的邏輯關系搞清楚了,那么“問題先導”的文獻綜述大致可分為擬要研究的核心(母)問題的學理澄清、各分(子)問題的邏輯闡釋和擬要解決的各種問題的重申。比如,在《論教育學研究的價值生成》中,作者通過回顧已有研究成果對教育學發展中所存在問題的陳述,進一步概括為“無論是正確處理意識形態與教育學研究關系的思考,還是彌合教育理論與教育實踐之間裂痕的努力,抑或是異域教育理論的中國化、原創性訴求,其最終目的無外乎提升教育學研究的價值,而如何提升教育學研究的價值才是上述問題的根本出發點與歸宿,也是目前元教育學研究有待深入探討、系統論證的一個問題”。這樣就通過對已有文獻的綜述澄清、襯托了“如何提升教育學研究的價值”這一擬要研究的問題的價值。但這個擬要研究的核心問題,如果既有成果已經解決,或者說,對于該問題,研究者倘若未能發現沒有解決的問題,則該研究仍然沒有價值。于是,在對各分(子)問題進行陳述時,作者分別綜述了在教育學研究與意識形態、教育學研究與異域教育理論、教育學研究與其他學科知識、教育理論與教育實踐等分問題上,學者們都說了些什么及其存在的問題,并針對其存在的問題闡述了本研究擬要解決的問題,從而凸顯了本研究的價值。最后,根據對各分(子)問題的分析,再次重申擬要研究的各種問題的意義。可以說,“問題先導”的文獻綜述不僅可以在搞清楚別人就某問題已解決了什么、還有哪些問題有待深入研討的基礎上避免了主題編織的錯誤,而且還能襯托出擬研究問題的價值,從而進一步廓清了所研究問題的意義。

      誤區三:把“研究方法的列舉”當成“研究方法的運用”

      研究問題、研究方法以及對研究問題的基本觀點是開題報告的基本要素。換句話說,開題報告至少要告訴讀者“研究什么、如何研究以及預期結論是什么”等內容。如果說問題提出和文獻綜述是旨在闡明研究問題的話,那么研究方法則是闡釋如何解決擬要研究的問題的。而闡釋如何解決擬要研究的問題并不是列舉各種研究方法,而是展示研究方法的運用。但是,多數開題報告對于研究方法的闡述存在著簡單列舉的弊端,錯把“研究方法的列舉”當成了“研究方法的運用”。比如,“本研究運用文獻法、歷史法、訪談法、調查法等研究方法”,并簡單摘抄些各種研究方法的闡述,從而把研究方法的運用變成了研究方法的講解。更有甚者把不同層次的研究方法雜列在一起,諸如列舉調查法、訪談法、質的研究和敘事研究等,而不知質的研究、敘事研究并不是一種具體的研究方法,而是一種研究范式。質的研究通常是與量的研究相對而言的,它常采用調查研究法尤其是觀察法和訪談法;敘事研究也不是與調查研究并列的研究法,與敘事研究并列的通常是實證研究。況且,調查法如果不特別注明是“問卷調查”,那么通常意義上的調查法就包含著訪談法。

      而要想走出“研究方法列舉”的誤區,最佳路徑是研究問題準備如何解決就如何敘述和呈現。比如,調查法是用來解決什么問題的,擬如何解決,就如實地描述和展示出來。因為研究方法與研究問題的區分是人為的,某一問題的解決總是蘊涵著解決該問題的某種方法,而某種方法也總是解決某種問題的方法。只有當人們就解決某一問題的過程進行反思時,才會產生解決了什么問題與如何解決該問題的區別,才有了“問題”與“方法”的區分。而開題報告的“研究方法”就是用來陳述研究問題如何解決的,它與擬要研究的問題具有內在的一致性。從一定意義上說,雖然許多研究方法有著比較廣泛的適應性,但是問題不同,解決問題的角度、路線、方法往往也不同,因此,研究方法的闡述不僅僅要與擬要研究的中心問題(由問題的提出來完成)相對應,而且要與研究內容中的具體問題基本對應。因此,在闡述研究方法時,“正確的做法是首先對研究內容所涉及的問題加以歸類,然后根據各類問題設計適合的研究方法。如果無法做到如此精細的話,至少也應該對擬解決的關鍵問題所需要的研究方法作出討論。”

      當然,解決某一問題,不僅需要一些具體的研究方法,而且需要一套運思框架。其實,從研究方法的功能上看,眾多的研究方法大致可劃分為相互關聯的三個層次:獲取研究資料和對資料作形式處理的方法。比如,觀察法、調查法、實驗法、文獻法等,均屬于獲取研究資料的方法,而對資料(文字、數據、音像記錄等)作形式處理的方法則有量化和非量化的方法。搭建理論框架和論證/闡釋觀點的方法。比如,理想類型法、系統法等就具有搭建理論框架的功能,而體現“分析—論證”和“理解—闡釋”的典型方法則有人種志研究、敘事研究、闡釋學研究、概念分析、比較研究、歷史研究、個案研究等。指導研究的理論視角,即提出問題、分析問題與解決問題的特定角度。而對某一研究視角的選擇也就意味著對一套特定話語系統,即一套從基本概念、命題到方法原則構成的理論話語的運用。比如,博弈論、人力資源理論、交往理論、人性論、復雜性理論等。而搭建理論框架和論證/闡釋觀點的方法以及指導研究的理論視角大多以研究方法論或研究思路的方式呈現在開題報告中。相比較而言,選擇什么樣的理論視角,確定怎樣的理論框架,對于開題報告的質量來說,更具有決定性的意義。

      雖然開題報告作為學位論文的預演和雛形,出現這樣或那樣的認識誤區實屬正常,對于這些認識誤區也大可不必大驚小怪或者上綱上線,但如果這些認識誤區不能得到及時矯正,使之延伸到學位論文中,則會對學位論文造成難以彌補的損害。因此,走出開題報告撰寫的誤區不僅是為了提升開題報告的質量,更是為了完善學位論文的品質。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