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學術抄襲”鑒別中的“非學術”關卡


      2015年02月09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6月18日,廣州中醫藥大學兩名女教師對該校校長論文抄襲的舉報在《中國青年報》上刊登,成為本年度學術抄襲事件的又一“新篇”。今年年初以來,各種與“抄襲”相關的學術丑聞沖擊著人們的視聽,抄襲者從碩士到博士再到博導,而公眾對“抄襲”的耐受性也已經不斷增強,對“每月一帖”的學術丑行幾乎已經不屑于再反復批判。

      然而,在上述被疑抄襲一事中,在舉報者的陳述與被舉報者的回應中,我們還是看到了一些有代表性的東西,這就是那些微妙地、干擾學術抄襲鑒別、調查、評判的“非學術性”關卡。

      “非學術性”關卡一:被疑抄襲者的行政職務與行政資源。據報載,該校長被疑抄襲他的博士生敖海清論文,是因為兩者雷同率高達百分之四十。這個數字如果屬實,應該很快就引起廣泛質疑。但事實卻是,校內雖有民間議論卻一直沒有正式舉報,直到校長論文公開兩年后,才有一位執教三十余年的女教師將此事帶入正規渠道,原因是“反正我離退休不遠了,那就由我來說吧。”而另一位參與舉報的女教師因為在校內職工信箱上發了一條與抄襲事件相關的簡單信息就導致郵箱被封閉,原因是“網上傳播謠言”。其中種種曲折,很難不引人猜疑。

      “非學術性”關卡二:受理舉報部門的猶豫、延遲。2007年10月舉報者向廣州中醫藥大學黨委、紀委實名舉報校長抄襲,學校將此事轉呈廣東省教育紀工委。后者當年11月開始調查,至次年8月無任何處理意見,并又將此事移交廣東省紀律檢查委員會。廣東紀檢委調查后,至今尚無答復。曾被知名學者葛劍雄教授評價為“太明顯了,連中學生都看得出”的抄襲跡象,受理部門鑒別起來竟如此困難,此種奧秘恐怕不關乎學術本身。同時,恰恰是這種非學術性的困難,集中體現了每起學術不端事件的復雜之處——學術界并非與世隔絕,它與社會各層面也有太多的利益粘連。

      “非學術性”關卡三:個人恩怨與學術是非的混淆。在兩位女教師言之鑿鑿的舉報之后,本著兼聽則明的原則,公眾把目光投向了被舉報者本人。該校長認為這是誣告,“有人別有用心,目的是把我搞下臺。”在對該事件的爭論中,也有很多自稱了解內幕的網友認為此事出自個人恩怨,并“曝光”了種種“幕后”。但遺憾的是,我們并沒有聽到詳細的關于論文本身的回應。該校長雖然認為“作為同一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的課題,長期積累的數據會相同”,但相對于舉報者對論文的詳細分析和眾多質疑,被舉報者的解釋顯得過于泛泛。即使校長論文中的“百分之四十雷同”確系別有根由,將個人恩怨引入學術爭執的做法也對事情解決無益。說白了,有恩怨不代表沒抄襲,學術清白應該由學術本身說明。

      這些關卡的存在,才導致調查、鑒別、定性學術抄襲的機制難以理順,也使得每起學術不端事件的解決都或多或少帶有一些隨意性。見識了種種學術抄襲事件,真希望這一事件的最終結果能公正客觀,也希望它的解決過程能為我們今后破除這些“非學術性”關卡提供思路。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