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研究生論文選題寬泛的主要內部因素探析


      2015年02月11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研究生論文選題寬泛”,是當前所有導師發出的感嘆。如姜秋霞教授等2””8年在5中國翻譯6第2期中專門撰寫一文:5翻譯研究與論文寫作)))翻譯學碩士研究生學位寫作問題分析6,雖作者一再強調其文“側重分析研究與寫作中的技術問題,不論及研究方法的哲學內涵”,但無不折射著深遠的哲學意義。在學位論文選題層面,姜教授等列舉分析了研究生在選題中所存在的幾個問題:

      (1)題目寬泛﹑空洞,往往“小題大做”;(2)注重熱點﹑忽略可操作性;(3)選題陳舊﹑缺乏新意。作為研究生群體的我們,也無不為這些問題而苦惱。一是因為這涉及到能否順利畢業;二是因為涉及到以后能否順利從事科研工作,做好社會主義文化建設的接班人。筆者作為研究生群體中的一員,對學術論文的寫作著實存在著很大的困惑。就拿筆者最近某一論文的選題而言,最初所確定的題目是:“比較法對典籍英譯的促進作用”,然而,題目確定之后,開始剖析從哪些角度切入自己的觀點時,卻發現題目過大,所選材范圍過于寬泛,短短幾千字遠不足已涵蓋所有內容,于是將題目加以縮小,變為:“比較法對中國典籍英譯優秀品的促進作用”,這次雖較第一次有所縮小,但還覺題目過大,考慮各方面情況之后,于是再次縮小:“比較法對中國古典詩詞優秀英譯品的促成作用”,仔細一考慮,發現“詩”和“詞”方面還是存在很大差異,于是再次縮小,最后定為:“比較法對中國古詩優秀譯品的促成作用”。而最后讀了姜教授等的文章之后還是覺得“選題太大、太泛”,需再次細化。實際上,在此之前,自己也想到類似這樣的情況,最好加個副標題,如“)))以xxx和xxx的古詩英譯為例”可能會好一點。然而,總覺得這類型的論文在各雜志學刊上比比皆是,這樣的選題沒有一點新意,況且這也違背自己的寫作初衷。

      關于此類話題,從導師角度討論的頗多,而從研究生自身角度來分析的還不多見。因此本文另辟蹊徑,根據筆者自身的體驗與調查,認為影響研究生論文選題寬泛的因素大致可以分為內部因素和外部因素;限于篇幅,本文僅討論內部因素,外部因素另文討論。

      一、影響研究生論文選題寬泛的內部因素

      經思考與總結,筆者認為影響研究生論文選題寬泛的因素主要有三個。

      (一)個體對論題的自我涉入度的把握程度

      所謂自我涉入度,是指一個學術論文題目與其撰寫者之間的相關程度,是一個論文撰寫者對某個論題的參與程度。自我涉入度對論題的選擇起著重要作用,有時甚至是關鍵性作用。通常,在其他條件相同或不變的情況下,對某個論題的自我涉入度越高,撰寫者選擇該論題的可能性就越大。就拿筆者所在的班級而言,導師給一范圍:“文學翻譯和翻譯文學”要求每人撰寫一篇論文,題目自擬。雖然大家每天一起上課,一起學習,然而待最后論文定稿之后一看,題目真是千差萬別,細細分析,發現每個人所選取的角度往往與自己的興趣、知識儲備緊密相關。比如對美學感興趣并在此之前有一定基礎的同學則是從美學的角度切入進行研究。筆者因向來對心理學感興趣,而此前接觸心理學的學習也有四五年,由于所從老師在心理學界頗有建樹,基本的方法與知識也著實受益不少,受此影響,每每剖析問題時,思維總是不由自主地傾向心理學這一邊,當然運用自己比較熟悉的事物往往感覺得心應手。彼此交叉閱看之后,雖覺從美學角度考慮也頗有一番好奇心和興趣,但由于對美學知之甚少,因此在做論文時也是避之而行,不敢貿然涉略。而她們在看過筆者的習作之后,也有類似反映。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可能有許多種,但自我涉入度是一個重要原因。真是隔行如隔山。雖然目前研究生對論題的自我涉入度有一定的意識,然而,要對所選論題作透,還是鳳毛麟角。

      自我涉入度是一個中間變量,一方面影響著論題的選擇,另一方面它又受其構成因素的制約。筆者認為,涉入度與兩個因素有關:其一是對與某個特定論題相關的信息和知識了解的廣度和深度;其二是特定論題對某個個體的意義、價值、重要性等。一般而言,對相關信息和知識了解得越廣越深,其涉入程度就可能越深。另外,一個論題與個體的相關度也取決于該論題對于這個個體的重要性。比如,盡管我們深知美學可能之于詩歌翻譯的研究要比心理學之于翻譯的研究重要,也深知從美學角度研究翻譯的資料相對來說要較為充裕,收集起來也比較容易,但美學對于筆者卻沒有太大的觸動和影響,而心理學卻對筆者有直接的影響。盡管資料方面的不足可能會給自己帶來很大的麻煩和困難,然而于筆者來說,心理學與文學翻譯和翻譯文學的關聯不容忽視。

      總的來說,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一個選題對撰寫者的意義和價值越大,就越容易被選擇。然而,多數研究生對所選論題的相關研究往往很難達到一個透徹的了解,自然對論題的自我涉入度就膚淺,而若是在其平常的學術論文中就能發現和意識到這些問題,并能學會一種思維和有效收集資料的方法,在日后的學位論文寫作中也不至于出現一些不該出現的問題,尤其是在進行文獻綜述時至少能夠減少對“研究問題的設定方面”出現“第一,研究問題闡述得不夠明確。第二,研究問題缺乏新意,往往舊話重提。第三,研究問題難以回答”之類的問題。

      (二)個體對論題的可控度

      論題的可控度是指一個人對某個論題的自我控制度。如果一個論題對于某個人來說,是可以控制的,甚至是可以解決的,那么他就很有可能選擇該論題。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一個人對論題的可控度越強,他選擇該論題的可能性就越大。一個人如果對某個論題完全無能為力,那么該論題再重要,他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可控度與選擇者的能力水平是成正相關的。但這只是從一般意義上而言的,它并未考慮選擇者的能力類型和論題類型之間的關系。實際上,不同的能力類型對論題有不同的適應性。有些研究生擅長處理抽象問題和邏輯問題;有些研究生擅長擅長處理具體問題和經驗問題。有些研究生擅長解決客觀問題、整體問題和普遍性問題;有些研究生則擅長解決微觀問題、局部問題、細節問題和特殊性問題。有些研究生擅長處理結構問題,有些則擅長處理過程問題。有些擅長處理基礎理論問題,有些則善于解決應用性問題。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對于研究生來說,多數論題的選擇往往摻和著很大的感性成分,認為這是個熱點問題,認為這是個別人較少涉略的話題,認為這個問題值得深思,然而,至于自己在實際操作的過程中能否順利地進行下去,卻沒有做足夠的調查。若是研究生在平常的學術論文寫作中去真正衡量自己對所選論題的可控度的話,在學位論文選題時,就會有一種切身的、發自內心的警惕與謹慎感,同時平常積累起來的經驗也能對其論文適當選題起到更為切實的指導作用,有時甚至比導師的指導可能更有意義。

      (三)對論題的興趣

      興趣是最好的老師。選擇一個人感興趣的論題往往會激發選擇者強烈的動機去解決它。在價值相等的情況下,有趣的問題更值得選擇。美國心理學家斯金納在1959年指出:“不被科學方法論者正式承認的第一個原則是:當你撞上一些有趣的事時,就要拋開其他一切事,抓緊去研究它。”如果我們把“有趣的事”理解為“有趣的論題”的話,那么我們可以移植這一原則。

      根據對我們班14個研究生的調查,筆者發現有人喜歡探究宏觀問題和一般性問題,有人則從經驗主義立場出發,喜歡選擇微觀問題和具體性問題。這種選擇不僅與各自的能力和價值觀有關,也與各自的興趣有關。再比如翻譯《紅樓夢》的楊憲義和戴乃迭夫婦,還有霍克斯,如果他們對此著作的翻譯僅僅是價值上的追求,而沒有興趣上的因素,是難以堅持那么久并取得巨大成績的。再看看目前我國典籍英譯界的許淵沖教授和汪榕培教授,他們從事中國典籍英譯或法譯,數十年如一日,在行政與教學之際,即使在退休之后也仍然繼續奮斗在教育一線,一邊積極為祖國培養未來典籍英譯的研究生和博士生,一邊從事典籍英譯工作。他們將深奧的中國古典作品譯為通俗易懂的外國作品,贏得了國內外眾多讀者和評論者的好評。如果說他們典籍英譯所取得的成就單是他們中外雙語水平的一種積淀與展現,而沒有他們濃烈的興趣在里面,要譯出“意美,音美,形美”,“傳神達意”的譯作是很困難的。這一點,汪榕培教授在課間也常跟我們說,“我搞典籍英譯這玩意兒,就是覺得有趣兒。”他那種對學術豁達開朗的態度,無不讓人感到欽佩。

      興趣是支配研究生選題的一個重要因素,“選題具有客觀意義是保證研究成功的必要條件,但不是充分條件”,“在選題時,不但要考慮課題的客觀意義,也要充分認識各種主觀因素,具體地說,就是要對自己是否有能力、有興趣、有條件研究這個課題”。幾乎每個導師在和其學生談到論文寫作時,第一句話往往是:“你對什么論題感興趣?”然而對于研究生來說,所有感興趣的問題未必都能作出滿意的答案。選題是一個多方面因素交織的結果,不是單憑一個“興趣”就能了得。研究生論文選題寬泛與其粗淺的認識不無關系。若是在學術論文的寫作中,能夠體會到這一點,這對于學位論文的適當選題也不無幫助。

      二、給研究生導師們的建議

      根據以上對影響研究生論文選題的內部因素的分析,筆者認為要改變目前研究生論文選題寬泛的現狀,研究生自身的意識是一個方面,另外研究生初期階段,導師的作用決不可忽視。導師們應在百忙之中去聽聽學生們的心聲,去了解學生們在確立某一論文題目中的一些思維軌跡,從而因勢利導,幫助研究生從本質上,從思想上認識到自己對所選論題的可控度,讓研究生學會一種確立論題的思維方式,讓研究生逐步培養起來一種對論題的自我審視,自我評判的理念。

      也許有些導師會想當然地認為既然研究生已通過了較為嚴格的選拔,基本的論文寫作方法應該都已掌握,然而他們卻忽略了本科學習和研究生學習的一個本質上的差別:本科的學習還處于一種基礎知識的積累階段,而研究生階段的主要任務就是要培養學生的一種科研思維、科研意識,同時也要培養學生獨立科研的能力。盡管本科有學位論文的鍛煉,但真正的論文寫作意識還只是處于模糊的認識階段,多數論文的寫作,如格式等都是在輔導老師的牽引之下做的,至于自己獨立的科研思維能力在較短的時間內,不經過大量的實踐活動和導師的評判與指導是培養不起來的。研究生階段,尤其是學位論文寫作前期,導師應該從各方面了解各個學生的特點,從培養研究生的學術論文寫作能力著手,培養研究生進行獨立科研的意識。

      另外,研究生思維能力和思維習慣上的差異也提醒導師們應該根據各個研究生自身的特點,使其努力地、健康地掌握學術科研能力,為培養出科研能力強的未來研究工作者而努力。這也就是說,導師們不應抹殺某些研究生的抽象思維能力和整合的思維習慣,而應該因勢利導,不應該試圖用一個模子來衡量每個研究生的能力,也就是說,不要試圖改變他們固有的思維方式,而是要教會他們調整。畢竟每個研究生經過小學、初中、高中、大學,有些甚至有幾年的工作經歷,思維方式往往已定型,要改變其思維方式不是不可能,而是困難太大。我們必須承認人與人之間確實存在差異,思維方式上存在差異。導師們應盡量在平常抽點時間幫助學生發現、挖掘其思維優勢、彌補其思維劣勢,從而幫助研究生成長為社會需要的人才。

      就拿我國目前翻譯界現狀來說,實踐的東西往往較多,而系統的理論卻很少,尤其是對我國歷來翻譯理論進行概括和整合的專著不足的狀況而言,這方面人才的培養是必需的。有人說中國人的思維是邏輯性思維,而英美人士的思維是整合性思維,實際上,筆者認為這種論斷有失偏頗。中國人并不是天生就不具備這種整合思維能力,而是在后天受教育的過程中慢慢地被抹殺掉了。為了使我國的翻譯事業的繁榮,為了使中國人在翻譯理論界有自己的聲音,就讓我們學會保護這些多姿多彩的思維方式吧。

      當然,我們也不能否認,有不少研究生對待學術問題不嚴謹的、漠視的態度。導致這些現象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其對學術問題在思想認識和態度上的不足。有的研究生認為只要能混到一張文憑就可;有的是雖想充分利用研究生三年的寶貴時間學點什么,然而卻沒有意識到認真謹慎地作學術論文對提高自己各方面能力和知識的促進作用。導師應時刻提醒學生,尤其是在入學之初,從思想上向學生灌輸作學術論文對促進各方面進步的重要性。在學生步入學術論文寫作階段后,應幫助學生通過分析某些優秀論文的選題角度的新穎性、材料選擇的獨特性、觀點和材料組織的巧妙性、文獻的引用、摘要與關鍵詞的規范性等等相關的問題。任課導師可常組織學生對某些論文或彼此的論文展開討論與評價,讓學生的思維逐步細化、具體化,讓其對論題的范圍窄化到可控的程度。

      當然,只要在思想上對學術性的東西有了正確的認識之后,多數研究生還是期望能從自己的專業中學到點什么。作為研究生的我們,也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做好自己的學術論文,為自己負責,尊重別人的勞動成果。實際上,一個認真的研究生在選題之后的材料收集和寫作過程中,會逐漸地發現自己所選的論題過大,感覺里面許多點可細化,于是,也會自覺地對選題進行調整。因此,筆者認為較早地培養研究生對學術論文重要性及意義的認識以及撰寫能力,對日后學位論文無論在選題上和撰寫上都會有很大的幫助,導師們也不用像現在這樣苦于對研究生學位論文選題寬泛而感慨。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